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重开做房东 > 第四百四十八章凶残

第四百四十八章凶残

 热门推荐:
    钟溢他们还没有赶到医院,白洁的电话打来了,她爸爸送到医院后,抢救了一下,还是走了。让钟溢他们赶紧过来医院。

    等钟溢他们赶到医院,白洁强作镇定的等着钟溢他们,见钟溢跟她老公来了。不知道怎么的趴在钟溢身上哭了出来。

    还好她老公也没有什么介意,钟溢拍了几下白洁后问道,“白静呢,她人在哪里。”

    “我妹妹在观察室里陪我妈妈,我妈妈听到我爸爸走了,整个人也昏迷了过去,刚刚醒来。”

    “嗯,那你和大哥先去处理你爸爸后事,我去陪一下白静。”

    “老板,麻烦你了。”

    说完白洁和他老公去处理她爸爸后事,钟溢来到观察室里,找到白静,白静面无表情坐在凳子上。她妈妈挂着盐水,也没有钟溢第一次见到她那时的神采了。

    “老板,我哥他怎么样了。”白静看到钟溢过来问道。

    这时候白静的妈妈也睁开眼睛看着钟溢。在等待着钟溢回答。

    “你哥,没有事。只是在协助调查,过几天就能回来了。没有事的。”钟溢看着白静的妈妈神态,不敢讲实话,只能撒了谎。

    第二天一早,钟溢到医院外面买早餐吃了时候,就给马永东打了一个电话过去,把自己了解到的情况跟他做了一介绍。

    “钟先生,这种情况已经证据确凿了,就算再厉害的律师也没有办法。”

    “如果你辩护的话,能做到什么地步。”钟溢在电话里问了一句。

    “钟先生,对不起。我也无能为力,要不你再找找别的律师吧。”

    “连死缓也不行吗。”钟溢不死心的问了一句。

    “真的抱歉,钟先生。要不我现在过来,先去见一下人吧。问一下有什么需要。”马永东开口说道。

    “那麻烦你了,你到了给我打电话。”

    钟溢买来早餐没有多久,殡仪馆的车也到了,钟溢花钱请了一个护工,照顾白洁的妈妈。四个人一起送白洁的爸爸火化去了。

    按照手续,钟溢没有把骨灰拿回来,在殡仪馆里办了一个寄存手续,打算买好公墓后再安葬。运回老家是不太可能了。

    “小洁,你们去干什么了啊。”钟溢他们从殡仪馆回来,到了病房,白洁的妈妈问道。

    “送我爸去火化场了。妈你好点没有。”

    “你弟弟还没有出来,你怎么把你爸给火化了。”

    白洁刚要说话,被钟溢拉了一下,他自己开口说道,“阿姨,那个没有火化,只是给寄存起来。等白静的哥哥出来,我们在一起火化去。”

    “那就好,还是你做老板的明事理,老子死了,哪有儿子不在的时候办事的。对了,你们昨天问了没有,我儿子什么时候能出来,我儿媳妇和孙子怎么不见人影啊。”

    “这个他们去外地了,已经在赶回来的路上。”钟溢胡乱编了一个理由。

    白静的老公也明白钟溢的意思,点着头应合着。

    正好这时候,马永东的电话打了过来,钟溢跟白洁老公说了一声,带着白静赶去了。

    “老板,我哥他到底怎么回事,你跟我说实话。”上了车后,白静对着钟溢问道。

    “你哥把那个邵琳琳和张江海,和你侄子加张江海的儿子四个人都杀了。你哥也认罪了。具体什么情况我还不知道。”

    “那我哥不是要偿命吗,我妈知道了,那不是我妈也没有办法活了。”

    “先瞒着你妈,现在马律师过来了,我们先带他去看一下你哥,先弄明白怎么回事。”

    到了中午,马永东从派出所出来,来到钟溢跟白静身前,对着钟溢摇了摇头。

    “钟先生,这件事我是真的无能为力,他千不该万不该把两个孩子都杀了。”

    “我们找个地方坐一下,你跟我说说怎么回事。”

    三个人找了一个茶楼,要了一个包厢,马永东这才说起白泽的事情。

    原来白泽无意间发现邵琳琳又怀孕了,这本来是件好事,但白泽结婚到发现邵琳琳怀孕更本就没有碰过邵琳琳一次。连睡觉也是分床睡的。

    白泽就是再傻也知道,邵琳琳肚子里的孩子不是自己的了。

    更让白泽陷入疯狂的事,在他质问邵琳琳这孩子是谁的的时候,邵琳琳抱起孩子就要走。

    可能白泽结婚以来被邵琳琳一直压着,觉得白泽这个没有用的东西就算知道了也不敢怎么样。

    就直接把他跟张江海的事情都说了出来,让他有本事就去法院告她好了,就抱着孩子去了张江海家里。

    想不到最老实的男人,碰到这样的事情,也会发狂,就准备了几天后,白泽找机会找到张江海家里。结果了张江海和邵琳琳这对野鸳鸯。

    好巧不巧的是,那天张江海的儿子也在,听到动静后出来,被白泽给看到了,杀红眼的白泽想到自己都断子绝孙了,也想着让张江海断子绝孙。

    一不做二不休的连家里的两个孩子也没有放过。直接手起刀落结果了两个孩子。

    还在张江海家里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衣服,连作案现场和工具也没有收拾,门也不关,就直接回家了。

    第二天徬晚,警察就找到了在家里的白泽,给缉拿归案了。案子破的相当顺利,没有一丝困难。

    可能邵琳琳到死都没有明白,在她眼里软弱无能,毫无主见的窝囊废,会把她给杀了。毕竟以前她说什么就是什么的。

    “马律师,求求你救救我哥,我妈就这么一个儿子,从小把他当宝,知道他被枪毙,我妈会受不了的。现在我爸已经先走了。”白静在马永东说完后赶紧的求到。

    “白小姐,我是真没有办法,这事件太恶劣了,还有两个小孩。你哥做的真的是一点余地也没有。不管那个律师怎么来辩护,一定只会是死刑。”

    “这事也不能怪我哥啊,是他们两个欺骗我哥,做出这些不要脸的事。还骗走我们家那么多钱。”

    “白小姐,这个不能混为一谈,这钱财的事只是民事纠纷,这个你们可以起诉让法院判决归还。”

    “马律师,要是白泽被认定为精神病患者,而且当时行凶的时候正好在病发期,那能不能免于刑事处罚。”钟溢开口问道。

    “这个是可以行的通,但白泽他自己已经不想活了。而且操作起来也相当麻烦。钟先生,你还是算了,这样对你也不好。”马永东劝解了一句。

    “马律师,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先发制人,不管我们有没有道理,你们去死了的张江海他们家里去闹,还有拿到孩子跟白泽和张江海,邵琳琳他们的亲子鉴定报告。”

    “好的,那亲子鉴定报告的事麻烦马律师你去忙活,别的事我们来做。”

    钟溢带着白静再一次回到医院,叫出白洁跟她老公把事情说了一下。

    白洁哭的跟泪人一样,一直怪自己没有跟他弟弟说孩子的事,这才酿出这么大祸事。怪自己这个当姐的没有当好。

    “姐,你什么时候知道邵琳琳跟张江海他们两个勾搭在一起的,还有那孩子不是我哥的。”白静看着白洁问道。

    “上次许哥送我回来的时候,许哥跟我说的,那孩子的眉宇间像那个张江海。我被妈催了几次钱后就被忘到脑后。”

    “姐,这事不怪你,我哥会这样就是我妈那个性惯的。姐,你现在先收一下情绪,我们进去后别被妈看出来。”白静好像一下子成熟了过来,对着白洁说道。

    白洁被她妹妹这么一说,擦了一下眼泪,过了一会也平复了下来,四个人又回到了病房里面。

    “你们四个出去是不是商量着你爸后事的钱,你们两姐妹不想出啊。我告诉你们,这次你爸爸后事的钱,你们两姐妹出,还有我看病的钱也是。你哥他不容易,知道没有。”钟溢他们一进来,白洁的妈妈就坐了起来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