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网游小说 > 三国:我帮刘备种出万里江山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宣誓主权

第一百七十二章 宣誓主权

 热门推荐:
    孙尚香的话赵云不好回答,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主公的家务事他更管不了。

    赵云木讷不搭话,孙尚香也不多问。

    孙尚香虽然好耍刀枪棍棒,但受到母亲的良好教育和熏陶,守节识礼而且懂得隐忍克制,寻常大家中妻家有较强背景,面对夫君宠幸妾室,那么通常会有手段对付妾室,以维护正妻不可动摇的地位。

    甘倩回到江陵已有月余,孙尚香本来一直等候她上门来拜见,没想到等来等去等了个寂寞,人家根本就不搭理自己。

    其实并非甘倩不识礼数,她刚回江陵的第二天就欲去别院,结果被刘备拦了下来。

    甘倩手无缚鸡之力,刘备担心万一发生点什么磨蹭,他无法像蓝田交待,所以一来二去这事就算过去了。

    来到刘备的左将军府,赵云发现陈到的人不在,就知道主公不在府中,于是劝谏孙尚香:“孙夫人,主公似乎不在府中,要不我送您回别院?”

    孙尚香也知道个中缘由,但她今日来的目的是见甘倩,于是说:“无妨,我想在府上四处走走,顺便见见传说中的玉美人。”

    赵云听得大惊,看样子这主母是来寻麻烦的,他一面让人去找寻刘备,一面跟着孙尚香身边不敢离开。

    孙尚香冷冷地直奔后堂而去,当她步入花园的时候,突然院里一只小木槌飞来。

    赵云正要打算挡下,只见孙尚香侧身翻转,轻松接下了那软弱无力的‘暗器’。

    孙尚香将小木槌拿在手中,锤柄上还有绳索与流苏,像是一个玩耍用的木质武器。

    “你是何人?快把流星锤还我。”阿斗跟着跑到花园门口伸手讨要,发现这个婢女他不认识,而且对方也没打算还自己玩具。

    “世子。”赵云怕孙尚香找阿斗的麻烦,抢先一步向刘禅行礼。

    “赵叔。”阿斗先是点点头,然后又疑惑地望着孙尚香,但本能地没有再讨要流星锤。

    “你就是阿斗?生得还挺憨厚。”孙尚香慈祥地说道。

    赵云拉住阿斗小声说:“世子,这是大夫人...”

    “阿斗,谁在外面说话?”

    刘禅还没来得急叫人,甘倩边往外走边呼唤着。

    声停人至,妻妾相见。

    孙尚香和甘倩本能地注视着对方,一人青春靓丽,一人白皙雍容。

    “母亲?”

    阿斗的呼唤声,打断了短暂的沉寂。

    因为有赵云护卫在左右,甘倩猜出了来人的身份,只见她右手压左手,左手按在左胯骨上,然后双腿并拢屈膝,微微低下头行了常礼,口中说道:“甘倩见过夫人...”

    孙尚香微微点头,心说原来你是懂礼之人,“姐姐果然如传言一般光洁如玉。”

    “我已人老珠黄,夫人里面请...”

    甘倩本来是出于礼貌的邀请,结果孙尚香微微皱起了眉,心说你真把自己当主人?

    孙尚香嫁给刘备前,她知道刘备还有妾室,而且还有一个儿子,她背靠母家江东,根本没把妾室和庶子放在心上,但是赵云刚才叫出那声世子,直接让她脑袋里嗡嗡作响。

    刘备怎么会如此着急,将一个三岁的孩童立为世子?她们孙家可都没这先例,但是世子这两个字实在碍眼,孙尚香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玉美人以及那憨态的阿斗。

    走进后堂前,孙尚香拿起小木槌往花园树上一扔,就如流星般砸中枝头桃花。

    阿斗看得惊奇,但是没有特别的震撼,因为他在泉陵见过更高明的手段。

    甘倩的住所陈设简单,侍奉她的也只有两三名婢女,看过这些外在的东西,孙尚香心中的不悦消散了不少。

    孙尚香在主位四平八稳的坐下,甘倩让婢女拿来瓜果、茶水,自己站立在一旁也不说话。

    “甘姐姐也请坐,我在江陵举目无亲,玄德他日常军务繁忙,现在幸有姐姐回来作伴,我也有个说话的去处。”孙尚香指着一旁说。

    甘倩微微颔首,“听夫人吩咐。”

    “甘姐姐是何方人士?”孙尚香问。

    甘倩:“妾乃沛国人也...”

    “家中可还有父母兄弟?”孙尚香又问。

    甘倩惆怅道:“阿母早丧,阿翁也离世较久,目前尚有一弟...”

    刘备的婚姻子女情况,吕范已经提前打听清楚,原妻糜贞出身徐州商贾之家,现在两个兄长一个是荆州别驾,另一个为武陵太守,都是在荆州官居要职,她猜测甘倩之弟也在荆州。

    “令弟也在荆州?”孙尚香问。

    “嗯,他在零陵...”甘倩没有说出蓝田的名字。

    “莫非是甘兴霸?”孙尚香试探性问了问。

    甘倩摇摇头,“夫人误会了,我乃沛国人士,甘将军乃是巴郡人...”

    荆州的甘姓文臣武将中,只有甘宁一人为中郎将,其余根本没有上得了台面的人物,得知甘倩之弟不是甘宁后,孙尚香最后一丝小担忧也没了。

    阿斗被立为世子,这就让孙尚香百思不得其解。

    两人随后聊了没一会,刘备急匆匆的从外面赶回来,进到后堂发现两人都很平静,那悬起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两位夫人好兴致啊。”刘备笑呵呵说道。

    “夫君,姐姐这里条件简陋,而且侍婢也太少了,干脆让姐姐搬到我的别院去住?”孙尚香建议。

    甘倩还没来得及说话,刘备连连摇头:“甘夫人性格节俭,到了你的别院她住不惯,我看现在这样的安排就很好。”

    看见孙尚香欲言又止,甘倩行了个常礼说:“将军你们先聊,我去看看舒儿与婉儿去哪里了...”

    “去吧。”刘备点点头。

    “我实非是妒妇,只不过你将甘姐姐安顿在此,却将我冷落在别院之中,要是被兄长知晓恐有不妥,夫君还是要尊奉礼法...”孙尚香委婉地说道。

    “备对内事不明,夫人以为当如何安排?”刘备问。

    “要么我搬进将军府,要么给甘姐姐也置个别院,不过这规模当以礼...”

    孙尚香还没说完,刘备急忙说:“还是置个别院,我明日就叫人去安排,甘夫人她素来节俭,不会找太大院子...”

    孙尚香爱在家中陈列兵器,刘备虽然剑法很高,但也不喜欢寝殿中摆满刀剑,所以他马上决定给甘倩也安置个别院,这样就可以蒙混过关。

    孙尚香听后略略失望,看来当初洞房时惊了玄德,自己很难搬进将军府居住。

    简单聊了几句后,孙尚香不解地问:“适才我在院中见到阿斗,这孩子生得乖巧活泼,只是有一点我不明白,为何玄德早早就立下了世子?”

    “袁本初和刘景升没早立世子,导致后面兄弟相残,所以群臣才有此建议。”刘备说道。

    刘备的解释很有说服力,孙尚香点点头勉强信服,盘算着自己生子后可以改立,但刘备都不常去别院,就让这件事变得遥遥无期。

    到将军府宣示主权后,刘备让赵云护送孙尚香回别院。

    孙尚香离开之后,阿斗不知从哪里跑了出来,在刘备身边撒娇:“父亲,这大夫人好凶呀,刚才阿斗有些害怕...”

    甘倩连忙打断:“阿斗,不要乱说...”

    刘备将阿斗抱在怀里,摆手说:“无妨,我会在旁边给你寻个院子,不行让叔治去护卫你们的安全。”

    “叔治要保护将军,妾和阿斗在江陵城中,应该是很安全的。”甘倩摇摇头。

    刘备微微颔首没再说话,第二天在将军府旁找了个别致小院,让甘倩带着儿女们搬了进去,又派了几个甲士去护卫。

    刘备此时有龙腾之势,根本不会为女色所羁绊,所以极少去孙尚香的别院,大多数的时候仍然留宿在甘倩处。

    到了年中六月的时候,甘倩遣人送信到泉陵,言阿斗思念蓝辕、蓝霁,请蓝田一家到江陵去做客。

    这个时候正值夏收繁忙,蓝田按例会去各县视察稻米收割,特别是要去看农科学员耕种的实验田,人工去雄的两系杂交稻已经开始培育,这种不吃肥又抗病的高产稻种,特别适合这个人力充沛的时代。

    “夫君,要不要忙过这一阵再去?”吕玲绮见蓝田有些犹豫问道。

    蓝田摇摇头:“江陵城的情况我也了解一些,姐夫他宠爱阿姐与阿斗冷落了孙夫人,必然会惹得对方不悦,毕竟她是孙权的亲妹妹,估计各方面在找麻烦,阿姐这是在向我求援呢。”

    “这怎么行?听说那孙夫人有武艺,阿姐岂不是会受欺负?”吕玲绮皱起秀眉。

    “有姐夫在倒是不至于,但是阿姐身边的婢女随从多半要吃些苦,看样子咱们得去给阿姐撑腰才行。”蓝田分析道。

    吕玲绮想起自己的经历,仰头叹息:“出身高贵的女人,总是仗着母家的权势高看自己,这次我跟夫君一起去江陵。”

    蓝田点点头,“也好,顺道带些岭南的新鲜荔枝过去,我记得阿姐特别喜欢吃。”

    吕玲绮当夜就让人收拾好行李,准备第二天一早乘船北上江陵,现在有了华佗的止晕丸她再也不怕坐船了。

    次日清晨,一家人欢喜地走出太守府,吕玲绮带着两个孩子刚钻进马车,高顺就骑马赶了过来。

    “先生,就让兴霸陪你去江陵,鲁铁在交州那边出事了,我准备即刻南下...”高顺抱拳致歉。

    看高顺表情如此严肃,加上鲁铁个性谨慎,蓝田就知道情况不太妙。

    蓝田听完高顺小声介绍,他立刻皱起了眉头,然后沉声说:“交州的情况比较复杂,伯平的性格不适合去处理,我亲自去一趟比较好,你护送夫人去江陵吧。”

    “唯。”高顺听了有些激动,这次蓝田亲自出马,应该能彻底解决交州问题。

    当天在泉陵军港,数十艘战船分道扬镳,蓝田率一千陷阵营精锐南下,吕玲绮则带着孩子们北上江陵。

    说好的全家游,蓝田因工作半路离开,吕玲绮稍稍有些失望,但鲁铁是陷阵营十八将之一,万一真有什么三长两短,她心里还是比较难过。

    吕玲绮站在甲板上,看着蓝田的船队渐渐远去,不解地向高顺问:“老鲁会有事吗?”

    高顺摇摇头,“情报上没有说明,但提到鲁铁伤势非常重,所以先生把华神医都带上了。”

    “交州的情况竟然如此复杂,希望夫君这次过去能一劳永逸。”吕玲绮惆怅说道。

    “别人不好说,先生从来不会吃亏。”高顺点点头。

    吕玲绮到江陵之后,直接住在了甘倩的小院,几个玩伴数月没见甚是兴奋,阿斗引着蓝辕、蓝霁玩耍嬉闹。

    甘倩看着孩子们问:“子玉去了交州,邓范那孩子呢?怎么没有跟着过来?”

    “范儿也随夫君去了交州,这孩子学到子玉沉稳的性子,将来必能成大器。”吕玲绮解释说。

    两人说话的时候,甘倩的婢女将洗好的荔枝端来,吕玲绮见这小姑娘手上、额头都有淤青,她疑惑的问:“这姑娘身上的伤是...”

    “都是些无妄之灾...”甘倩叹了一口气。

    “孙夫人这么霸道的吗?”吕玲绮皱起了眉。

    “玄德常来这里看阿斗,孙夫人心中不快也能理解,跟随她从江东来的仆从、丫鬟都有武艺,我这身边的几个姑娘,免不了受了些委屈,我都尽量让她们少出门了...”甘倩解释。

    “姐姐一味忍让也不是办法...”吕玲绮自言自语。

    吕玲绮到江陵后,高顺的人暂时替换了甘倩的守卫,陷阵营的重甲兵守在别院门口,可他们刚换班没多久,就遭到了城中两个泼皮的挑衅。

    两个泼皮名叫吴佐、吴佑,是孙尚香母亲同乡宗族之后,他们在别院的仆从中地位较高,来到江陵后恃宠而骄,干了一些作奸犯科的小事,刘备考虑到孙刘联盟的稳定,对其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甘倩回归江陵后,孙尚香遭受到了冷落,吴佐、吴佑两人义愤填膺,他们不敢去招惹刘备,于是把目光瞄向了甘倩的身边人。

    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甘倩身边的婢女,院中的杂役、马夫,都不同程度地受到欺凌,甘倩于心不忍才写信给蓝田。

    吴佐、吴佑原本不敢招惹守卫,因为陈到的宿卫也是江陵的精锐,但门岗的突然变化让两人想试探试探。

    陈到难道把精锐换走了?新换的守卫大热天全身着甲,说不定是几个外强中干的家伙。

    就在两人试探性侮辱时,被陷阵兵三拳两脚打得吐血。

    行家功夫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吴佐、吴佑虽然有些武艺,但全都是花拳绣腿,在职业军人面前根本不够看,最后在逃跑的时候,口里还不停地喊:“你们给我等着...”

    陷阵兵出手皆杀招,他们虽然没有用兵器,也把吴家兄弟打得狼狈不堪,吴佐的右手被折断,吴佑的牙齿被打掉了五颗。

    亲近仆从在外吃了瘪,只能回到孙尚香的别院去诉苦。

    “那两个军汉好生无礼,我们只是从那小院前路过,结果就被打成这样,小姐你要还给我们做主啊。”

    吴佐捂着断手哭泣,吴佑因为牙被打掉口齿不清,只能跪在旁边卖惨。

    看着下首匍匐的两人,孙尚香仰头沉声斥责:“我早就告诉尔等要注意分寸,过分嚣张会适得其反,陈叔治的兵是那么好惹的?”

    “小姐,我们真没有惹事,就是那些守卫主动袭击,会不会是那甘夫人不想忍?”吴佐一本正经地说,完全忘记了刚才挑衅的举动。

    孙尚香冷冷道:“即便你们跋扈了些,以甘夫人妾室的地位,她忍不了又能怎样?”

    “甘夫人虽是妾室,但她的儿子可是世子,刘将军原来与小姐恩爱有加,是因为大都督在赤壁大胜,我江东人强马壮,现在大都督不幸身故,使君他会不会有别的想法...”吴佐小声说。

    在那个门阀世家的时代,姻亲的背后有利益为纽带,一旦没有利益再美满的姻缘,都不一定管用,孙尚香比谁都清楚这原因。

    “周公瑾虽然身故,但我江东十万健儿仍在,玄德才不会这般短视...”孙尚香自我安慰。

    “好皆...跟特...嘚奔胡四铲倒则...”吴佑有些激动的补充。

    这厮因为被打掉了几颗牙齿,现在嘴巴肿胀说话漏风,所以吐词不清楚。

    “你说什么?”孙尚香皱眉问。

    吴佐连忙翻译:“佑弟是说打我们的不是陈到的护卫,小姐你看他被打得多惨...”

    “不是陈到的兵?玄德难道换人了?”孙尚香有些不解。

    “小姐,会不会甘夫人找了什么新靠山?”吴佐追问。

    孙尚香冷眼问:“殴打你们的兵卒,比陈叔治原来的兵如何?”

    “装备精良,更加雄壮。”吴佐刚才虽然在说瞎话,这个时候还是老实回答。

    孙尚香猛的一拍案几站了起来,吴佐描述根本就不是陈到的兵,难不成甘倩真的有什么靠山?她扭头对两人问:“你们现在不打紧吧?我带你们去讨个说法,晚点再去找仲景先生看看,定然会完好如初。”

    “我不碍事...”

    吴佐一听小姐要帮自己出头,断手之痛瞬间就抛诸脑后兴奋得猛点头,身旁的吴佑可怜兮兮地看着他,张仲景医术高超是没有错,但是这几颗牙怕是长不出来了。

    孙尚香刚一出别院,在附近的赵云马上就得到了消息,骑着马拦住了一群女将的去路。

    “夫人将欲何往?”赵云下马抱拳问礼。

    孙尚香指了指旁边两人,冷冷地说:“这两个不成器的东西,刚才路过甘夫人的门前无辜被殴,我带他们去看看郎中。”

    吴家兄弟也算是江陵城名人,仗着孙尚香的关系胡作非为,主公他都视而不见,陈到的人是怎么敢的?赵云是既震惊又纳闷。

    “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误会?要不云带他们去医学堂疗伤,就不劳夫人走这一趟了。”赵云见孙尚香怒气冲冲,连忙开始大包大揽。

    “难道我不能四处走走?”孙尚香怒目而视。

    “云不敢。”赵云低头抱拳。

    “哼。”

    孙尚香冷哼一声,昂首阔步走在前方,几个侍女随从跟在身后,这种阵仗赵云只在数月前,甘倩初回江陵时见过,他不敢掉以轻心紧跟其后,并派人秘密去找刘备报信。

    一行人走过两条街,来到甘倩的小院门前。

    吴佐指着那两个重甲侍卫声泪俱下,孙尚香突然感觉到很熟悉,走在最后的赵云则为之一怔,心说陷阵营的兵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高将军何在?”赵云抢在孙尚香之前提问。

    “诸位稍等,我这就去请。”一位甲士说完就转身走进小院。

    院门被推开的瞬间,孙尚香瞟了里面一眼,同样穿着的士兵在列队巡逻,她心中感到非常震惊,心说这里为何配置了如此多的人?难道是在防范我?

    “子龙将军,你认识他们的统领?”孙尚香十分疑惑。

    “夫人应该也见过的。”赵云记得孙尚香也去了宜村吃烤羊,怎么会没见过干活的陷阵营,以及他们的统帅高顺呢?

    “我...见过?”孙尚香一脸诧异。

    高顺走出小院,朝着众人抱拳行礼:“孙夫人、子龙将军,请里面说话。”

    当初在宜村救灾的时候,高顺全身穿戴披挂,士兵们则是轻装干活,现在的情况却刚刚相反,高顺穿着轻便的常服,士兵们都穿着重甲,孙尚香虽然觉得很眼熟,但没有把他们联系在一起。

    孙尚香让吴佐等人候在前院,自己与赵云跟着高顺走进前殿,她想看看甘倩葫芦里在卖什么药,却发现了那美貌惊艳的吕玲绮。

    女人天生爱美善妒,误以为吕玲绮是刘备新纳的妾室,关键这妇人眼中完全没有恭敬,是不是太嚣张了些?

    吕玲绮已近而立之年,正是韵味十足的年龄,她美貌中英气不减,看着孙尚香就想起了曾经年少的自己。

    “甘姐姐,这位是...”孙尚香感觉到吕玲绮眼中的锐利。

    “母亲你怎么跑这里来了?快来后院陪我们玩...”蓝霁突然从后堂窜了出来,但看见气氛有些不对,马上又溜了出去。

    孙尚香皱起秀眉脑袋嗡嗡的,心说这妇人还有这么大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