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他不好撩[校园] > 040

040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他不好撩[校园]()”查找最新章节!

    这句话一出口,陈警官当即愣住,他沉默不语地开着车,思索了片刻才道:“按照现在已知的受害者身份来看,倒是很有这个可能。”

    江燃将手中的资料放下,食指轻轻点了点纸张,然后开口道:“第一名受害者,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也是一名学生。去调查一下潼南市内的各大高校中,这段时间有没有长期请假没有正常出勤的学生,没准能找到些线索。”

    这个时候比起埋头苦找,这样的思路反而可能会有些方向,没准真的能找到第一位受害者的线索。

    于是陈警官点了点头,正准备发送消息给警局布置下去任务的时候,突然看见有警车闪着光的停在前面,有几名穿着警服的警察围在四周,似乎在处理什么事情。

    附近都是熙熙攘攘的围观群众,十分有默契的挤成了一个圈儿。但是他们见到陈警官的警车开过来,纷纷都心照不宣的让开一个口。

    陈警官将车子停下,摇下车窗,招呼了一声:“哎,这块怎么了?”

    有个警察听到话,小碎步跑了过来,朝着陈警官敬了个礼,然后才回答道:“有个人报案,说是有个男的刚才跟踪一个女学生,差点就动手行害了,不过被拦了下来并且抓住,现在我们正在走流程呢。”

    江燃听到这句话,抬起头望了一眼。

    人群中,那个带着金丝边框眼镜的男人显得格外出挑,清秀的面容,此刻十分平和地站着原地和警察商量着刚才发生的情况。

    男人站的距离不算远,所以声音可以清晰的传过来。

    “我看见他正准备对一个女学生下手,就拦了下来。”

    “送那个学生出去之后,觉得这个人可能还会在巷子里没有走远,就原路返回想要试着能不能将他抓住。毕竟这样的危险人物,放走了可能会有更多的人受害。”

    警察一边做笔录,一边皱了皱眉:“遇见这种事情就该第一时间报警,自己动手去抓,万一出了什么意外怎么办?”

    男人无比温和的笑了笑,然后点了点头,并不否认警察的话。

    警察又问:“你叫什么名字来着,是做什么职业的?”

    男人垂下眼,一字一句地报着自己的名字:“陆仁城,是一名老师。”

    陈警官听警察和自己汇报完情况,心中顿时有几分喜色,他抬头,问道:“这件案子要好好的查,你应该也知道最近局里特别紧张的那间分尸案的事情吧?”

    警察点了点头,然后道:“知道。”

    陈警官:“如果歪打正着给我们抓到凶手了,这不就解决了让我们都头疼的大案子了吗?”

    说到这,陈警官又问了句:“不过说是差点遇害的那女学生是谁?找到了吗?”

    警察摇了摇头:“陆仁城说他和那学生也不认识。”

    江燃:“是沈欢。”

    陈警官一愣,转过头看着江燃:“就是那个跟在你身边,长的还特别漂亮的那个小丫头?”

    江燃点了点头,然后抬眼,看向陆仁城的方向。

    陆仁城此刻答完话,十分有礼地安静站在一边,看着警察将犯人压上警车。他似乎感觉到江燃的目光,轻轻抬起视线,向着他这边望了过来。

    两人的视线无声的碰撞。

    然后江燃看见,陆仁城将眼轻轻一眯,朝着自己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然后微微点了点头。

    陆仁城认识自己。

    和陈警官汇报情况的警察见要收队了,于是急忙道了个别,然后赶回了队伍之中。

    陈警官将车窗摇了起来,转过头对着江燃道:“你说这个人可不可能是……”

    江燃将眼一抬,漫不经心地答道:“不可能。”

    陈警官愣了半晌,然后失笑道:“你这么肯定?”

    “结合前几次的受害者来看,犯人并不是随机选择受害者,而是有预谋性的选择对象。而且你没发现,几位受害者被发现的时间,都是有一定规律的吗?”

    江燃无比平静地开口,语速不徐不缓,他掀了掀眼皮,然后道,“但是今天沈欢路过巷口,完全是属于突发性的意外。”

    “况且,从资料上尸块的图片上来看,刀口都是极其干脆利落得,而且切割地手法及其专业,并且几乎都是一刀而成,切割处非常干净。”

    江燃抬了抬眼,从放在一旁的资料中,抽出一张拍摄尸块的照片,他抬起手,将照片放在了陈警官面前,然后道,“在不了解犯人的情况下,尸体所呈现的状态是最好的语言,无论是从包裹尸块的包装还是从切割的方式来看,犯人一定具备着相关知识素质,并且大有可能从事过医学相关的工作,或者对人体结构有着一定的了解。”

    “还有一点,犯人切割尸体,并且从包裹方式和打包来看,排列的相当整齐,大小之间也有迹可循。说明他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是处于极其平静,没有任何恐惧和焦虑的情况之下。”

    江燃伸出手点了点资料上的照片,然后开口,“这说明,犯人一定是一个极其冷静,做事很精密的人,有着极高的心理素质。”

    他说完,伸出手指了指正被押送上警车,嘴上还一直吵吵嚷嚷的犯人,然后道:“您觉得,这个人符合以上的哪一点?”

    陈警官听到江燃的话,陷入了沉思。

    其实他也知道,这种情况下想着犯人自动送上门,无疑是无稽之谈。但是这起案件是刻不容缓,再多拖一天,就可能有新的人遇害。

    而江燃却突然沉声开口道:“警方是暂时封锁了这起案件的有关消息,对吗?”

    陈警官不知道为何江燃要问这件事,但他还是点了点头,如实答道:“是。”

    江燃转过头,有些无奈的抬了抬眼,伸出手指了指窗外,然后道:“可是今天的事情一出来,恐怕消息封锁就会有很大的难度了。”

    陈警官顺着江燃的视线朝外看去。

    人群围观这么久,早已将消息都打听的一清二楚,甚至有人从头到尾都举着手机,似乎是在给人直播现在的情况。

    这样的动静,一定会引起范围内的讨论。

    再结合最近频频出现的失踪案来看,恐怕许多记者会嗅到案件的气息,进行调查。

    所以恐怕这个事件过后,想要封锁消息,就无疑是难上加难了。

    江燃的眸光一暗,然后道:“从犯人的抛尸地点来看,他大可能是故意想要引起人注意的。所以群众对这件事情的关注度越高,就会越发答道他的目的。”

    -

    沈欢找了一家甜品店坐着,点了一份小蛋糕,一边咬着叉子一点点的切着蛋糕,一边撑着下巴等着江燃。

    江燃到达甜品店的时候,沈欢盘子里的蛋糕已经吃了大半。

    江燃在沈欢面前的椅子上坐下,抬了抬眼,抱住自己的胳膊,然后语意不明地笑了声,问道:“你还挺悠闲?”

    沈欢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拿起自己点的一杯奶茶,喝了一口,然后道:“……没有,我虽然在吃东西,但是刚刚一直在检讨自己的错误。”

    江燃看着沈欢这副样子,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生不出气,只是叹息一声,然后问道:“有受伤吗?”

    沈欢笑着摇了摇头,停顿片刻然后道:“不过,说起来帮我的那个男人,的确有点奇怪呢。”

    江燃听到沈欢的话,眉头微微皱起,然后开口问道:“哪里奇怪了?”

    沈欢将叉子放在盘子上,然后伸出手敲了敲桌面,思索着说道:“我刚刚看了一眼视频,发现好像没有拍到男人的公文包。”

    江燃抬眼,狐疑的问:“公文包?”

    “对,就是那种,看上去好像是公司统一发放的公文包。”沈欢伸出手比划了一下,然后说道:“上面写着大大的楚育文化四个字。”

    “所以我刚刚去搜了一下,发现这是家培训机构,应该就是男人就职的地方吧。”沈欢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打开手机,然后将屏幕转过来,递给江燃看,“不过这家机构的下半关门时间是下午六点半,现在已经八点多了。而且你看地理位置……”

    沈欢用食指点了点屏幕,然后道:“离这里相当远呢,可以算得上是潼南市南北两端的距离了吧?”

    江燃垂下眼,将沈欢说的话记下,但是他却伸出手,轻轻关闭了沈欢的屏幕,将手机推了回去:“不用观察那个男人了,是我多疑,他刚刚将跟踪你的那个男人擒获归案了,他们不是同伙。”

    沈欢看着江燃的眼神,突然笑着开口:“但是你还是怀疑他的,对不对?”

    江燃的动作一顿,抬起头,看着沈欢。

    沈欢了然的将手机收了起来,然后道:“是不能告诉我的事情,对吗?”

    江燃知道沈欢是一个特别会观察他人情绪的人。

    即使是轻描淡写地想要岔开话题,也会被她轻而易举的看出倪端,于是江燃索性不再反驳,只是淡淡笑了声,然后道:“是。”

    沈欢倒是毫不在意,她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然后拿起叉子,轻轻戳下一块蛋糕,咬了一口,然后道:“不过陈警官找你,应该是想让你参与某件案子吧,你拒绝了么?”

    江燃掀了掀眼皮,答道:“是。”

    他的确是拒绝了陈警官。

    在下车的时候。

    沈欢笑了声,然后故作随意地说:“这样啊,我还挺期待看到你办案的样子呢。”

    而此时,他看着沈欢似乎是无意,但是却别有用心的问话,微微停顿片刻,突然开口:“你现在的意思,应该是在劝我同意陈警官的邀请吧?”

    “不是。”

    沈欢放下手中的叉子,抬起头看着江燃,伸出手撑起下巴,一双好看的眼睛里带着些笑意。

    她眉毛弯弯,笑眯眯地说道:“只是在巷子里差点被袭击的时候,想着如果我真的被坏人绑架的话,一想起江燃会来找我,就会安心很多呢。

    “因为觉得如果是你的话,一定会很快找到我的吧,然后这么想着,就会有一种让自己感觉到希望的心情。”

    江燃看着沈欢的眼睛,许久没有说话。

    如果第一位受害者身份能够确定的话,那么大概就能推断出,犯人的目标群体,大概就是这些高中院校内的女学生。

    所以沈欢无疑也是危险的。

    江燃其实无比清楚的知道,如果自己真的不想参与任何有关案件的事情,那么自己就绝不会上陈警官的车。

    但他还是那么做了。

    沈欢看着江燃脸上的神情,沉默地垂下眼,许久后站起身,伸出手握住江燃的胳膊,然后轻轻笑着说:“走吧,回家吧。”

    -

    “陈警官,我们按照您的要求去调查了一下各大高校,最近有没有长时间缺勤的学生,查到了一位女学生,叫邹倩。”

    一位警官将资料放在了陈警官的桌上,然后拉开椅子坐了下来,眉头拧在一起,“按照学校那边的说法,邹倩这位同学原本住校,但是在一周前向学校提交了附有家长签名的请假条,说是家中长辈过世,要回老家一段时间。”

    “但是我们向其家长询问消息之后,发现邹倩根本没有回家。而且邹倩的家长常年在外地工作,对孩子情况基本上一无所知,唯一在身边的奶奶也以为孩子还在学校,所以一直没有人报案,我们核查了信息之后,发现dna与第一具尸体完全一致。”

    陈警官注视着资料上那位样貌干净的少女,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他将三分受害者的资料摆在一排。

    高中生、性别女,除了这些以外,几乎无论是家庭,人际交往,还是性格特征方面,都没有任何相同之处。

    唯一一样的,是她们都长着一副干净漂亮,足够引人注目的面孔。

    一旁汇报情况的警察见陈警官一直没有说话,于是上前一步,犹豫了片刻,还是开口道:“现在几位家长的反应都十分激烈,因为下午那件事,有些记者嗅到了风声,警局外面都是记者,有些家长甚至已经按捺不住,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陈警官闻言,脸色微沉,他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道:“既然已经风声已经刮起,那么我们警局也必须做出回应,不然怎么能安抚群众?向局长通报一声吧,这件事情我们越是死死按住,就越容易引起群众的恐慌心理。”

    -

    警局外人声嘈杂。

    陆吟吟的家长是最早被通知了消息的,在看到自己家孩子并不完整的尸体之后,身为父母的情绪第一时间崩溃了起来。几乎是三天两头便往警局里跑。

    可是这种案件想要在短短几天内便有突飞猛进的进展,几乎是不可能的。

    家长心越焦虑,便越想通过各式各样的方法来找到凶手。

    所以在记者提出采访时,这对父母也并没有像其他人一般拒绝要求。

    此刻在镜头面前,陆吟吟的母亲哽咽着道:“孩子的尸体到现在都没有完全找到,我们这些父母怎么能不揪心?如果连尸体都无法找全,连入土都没法安心啊。”

    记者紧接着问:“我们听说这次犯人的手法极其残忍,方便具体透露一下情况吗?”

    在这种情况下,各大记者都为了寻求爆点,想要更可能的关注尸体呈现的状态。但这样的问题,对于家长来说,几乎都是难以启齿的。

    而也就在这时,警局里出来的人拦开了记者,正色道:“请各位不要私自对受害者家属进行采访,警方会针对这次事件作出回应。”

    但是记者尖锐的问题却一个个抛了出来:“我们听说,现在这起案子已经出现了三个受害者,警方案件进度却迟迟不前,请问是否是因为警方内部的不作为?”

    一石惊起千层浪,有了第一个问题,便有无数问题迎面而来。

    “请问警方能保证没有下一个受害者出现吗?”

    “为什么现在为止,警方都不曾正面回应过记者消息,是否是因为进度无法推进?”

    记者的问话向来都是尖锐而又敏感的。

    因为对于这些绝大多数的报刊以及网站记者而言,事情描述是否吸引人往往是报道出色的关键,越是剑走偏锋的话题,越是容易得到人关注。

    而就在警局门口越来越喧哗嘈杂的时候,在陈警官的劝说下,潼南市分局的李局长终于现身。

    记者虽然希望寻求新闻爆点,但是对于警方的事情开始会存着几分敬畏之心,在局长出来之后,局势也终于得到了控制。

    在局长对于这次案件情况做出承诺之后,记者虽然没有挖到什么有爆点的内容,但却也不敢再进一步造次,于是只得互相对视一眼,收了工。

    李局长面色铁青,他转过头,看着陈警官道:“现在是舆论还没有彻底掀起轩然大波,所以这些记者还有所忌惮。但消息只会越来越膨胀,如果一个星期内,我们还没有任何进展,局面就不再好控制了。”

    陈警官低下头,他知道,这句话是局长对自己下的一个死线。

    一周之内,案件必须要有突破。

    陈警官自然知道事情的严重程度,虽然任务可能难以完成,但却也必须竭尽全力。

    而就在这时,他听见江燃的声音响起。

    “陈警官。”

    江燃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他站在几米开外,无比平静地看着这头的动静。

    李局长见江燃走过来,面色稍缓:“江燃,代我向你父亲问好。”

    江燃听得清局长话中的意思,他掀了掀眼皮,道:“我父亲在美国被些事情绊住了脚,恐怕一时半会儿,还不能回来。”

    李局长无奈地笑笑,然后道:“你知道我不是问这件事情,半年前那件案子,让我们损失了一位得力的帮手。”

    江燃抬眼,缓缓开口道:“我是来了解这次案件的具体情况的。”

    李局长和陈警官对视一眼,脸上的神情带着些了然。

    江燃既然这么开口说,就说明,他愿意协助这次案件的推动。

    而几人没有注意到的是,不远外一台相机正在悄悄拍摄下眼前的这一幕。

    一位打扮的不起眼的男子,一边叼着烟,一边看着自己拍下来的照片,心满意足的收起了相机,嘴里还碎碎念道:“没有点耐心的人,怎么能捕捉到爆点新闻?”

    他一下下的按动着相机的回放键,查看着自己刚刚拍下的诸多照片。

    不仅仅有江燃的那一张,还有他耐心等候下拍摄到的这起案件各位受害者家属的面孔。

    男人将叼在嘴中的烟揪下来,扔在地上踩灭,然后将相机放在包裹里,心满意足地离去了。

    -

    第二天早晨,沈欢在来到学校刚刚坐下的十分钟内,就收获到了无数欲言又止,满脸写着八卦的目光。

    陈婉音自杀的事情在昨天晚上就已经在学校论坛内掀起轩然大波,一时间陈婉音自杀的原因成为了讨论的热度,虽然有人猜测是否和陆予萱有关,但却很快被陆予萱的小姐妹压了下去,毕竟没有真实证据,谁都没理由借题发挥。

    沈欢抬眼看了看面前的位置。

    江燃的位置是空着的。

    今天早上的时候,沈欢就发现江燃的摩托车也没有停在他一直停放的位置,看来昨天晚上,他出去了一趟,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徐云飞是个性子直的,几乎是立刻就开口问了:“沈欢小姐姐,听说昨天是你和燃哥发现陈婉音想要自杀的,什么情况啊?透露一下呗?我绝对不往外说!”

    顾筱筱翻了个白眼:“你这张嘴不往外说就怪了。”

    而就在这时,老何便一脸严肃的踱步进来,将沈欢喊到了办公室。

    然而办公室内坐着的并不止老何一人,还有极为年纪主任,以及学校的管理人员。一旁还做坐着个打扮得无比光鲜艳丽的贵妇,此时见沈欢进来,几双眼睛都齐刷刷地盯着她看。

    老何给自己倒了杯茶,然后颤巍巍地端起,对着沈欢说道:“别紧张,我就问你些事。”

    老何虽然这么说着,端着茶的手却止不住的颤抖,有几滴还溅落在茶几上。

    沈欢:……我觉得看上去好像是您更紧张吧?

    老何看出了沈欢眼神里的意思,于是将茶杯放下,故作无事地咳嗽几声:“陈婉音的事情,我听警方说了一下,据说好像是因为学校和家里的双方原因导致她自杀。”

    “其实实话说,无论是学校还是外界,对这件事情都很重视,如果你知道些什么,尽可以和老师说,这样这件事情才能解决。”

    近些时期以来,学生自杀的事情往往是社会热点,再加上昨天的动静闹得挺大,一时间就有无数记者想要挖到些热点。学校从昨晚到现在,不知道已经拦下了多少采访。

    沈欢听到老何的话,脸上没什么神情,只是平静的拿起手机,然后播放了一段录音。

    录音里录制的,正是陆予萱的那段通话记录,语气中充满了恐吓和威胁。

    沈欢昨天便将这段录音保存并发送给了自己。

    老何听完,脸上的神情愈发凝重了起来。

    校园暴力,一直都是个无比敏感的话题。

    一旁的主任坐不住了,咳嗽几声,然后道:“这样吧,这位同学,你把这段音频发送给我们,然后把音频删了,毕竟这种东西泄露出去对学校的影响不太好,我们肯定会处理出一个满意的结果的。”

    沈欢面无表情地收回了手,然后道:“我可以写保证书,如果学校处理的结果真的能公正让人满意的话,这段音频我不会泄露出去。”

    主任的脸色一变,道:“你这是不相信学校的处理吗!”

    “我很相信学校的处理。”沈欢转过身,朝着主任鞠了一个躬,然后抬头,轻轻地微笑了起来,得体而又礼貌:“所以希望学校也能够相信我。”

    一旁的女人坐不住,站起了身,叉着腰,眼神有几分轻蔑:“说吧,多少钱?”

    他不好撩[校园]最新章节地址:/book/95514.html

    他不好撩[校园]全文阅读地址:/read/95514/

    他不好撩[校园]txt下载地址:/down/95514.html

    他不好撩[校园]手机阅读:/read/95514/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040)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他不好撩[校园]》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