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他不好撩[校园] > 求婚篇番外·二

求婚篇番外·二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他不好撩[校园]()”查找最新章节!

    江燃和沈欢是在三天后回到潼南市的。

    按照上楼的顺序,江燃先回了趟自己的家,把行李放置好,再准备去沈欢的家里拜访。

    一回到家,没想到的是自己爸妈都呆在家里。

    江母躺在沙发上一边嗑瓜子,一边看最新播出的言情剧,电视屏幕上的女主哭的稀里哗啦,她却练练打哈欠。

    而江父也半靠在沙发上,十分悠哉地打游戏。

    两人见到江燃回来,只是抬了抬眼,然后轻飘飘地说了句:“给我们倒杯水,懒得动。”

    江燃:“……”

    但江燃却还是放下行李,去厨房倒了两杯水,然后放在两位家长的面前。

    倒完水,他站在两人跟前没动。

    江父抬了抬眼:“如果你想和沈欢订婚,要过的是老沈那关。”

    江母笑着说:“我还在想呢,你能憋到什么时候。”

    自家的儿子,是个什么心思当父母的能一眼看出。

    更何况那报纸上拍摄得毫不掩饰的亲密,以及江燃望向沈欢的眼神,是明显的将面前这个姑娘宠到骨头里。

    江母支棱起头,笑着说了句:“给你提个醒,我们这两天可是连老沈家的门都进不去。”

    “他还扬言要和我们划清界限,你知道这几天他喊你爸喊江先生,喊我喊江夫人,一趟电梯愣是装不认识。那较真样,我怕你今天上去就不能活着下来了。”

    江父抬了抬眼皮,没说话。

    自己当年娶老婆的时候,差点没被江母的哥哥打断一条腿。

    而江燃此刻的反应却十分平静,他点了点头,站起身准备出门。

    江母坐起身子,十分情真意切地说:“一路走好。”

    江燃:“……”

    沈欢在电梯口等着江燃,看着他浑身紧绷着按下了电梯,脸上虽然平静,但是宛若将大写的“紧张”二字刻在了身上。

    沈欢笑着安慰道:“别太紧张啦,虽然我爸看上去刀枪不入,但其实很随和的。”

    随和?

    沈欢的父亲可是在警局里出了名的威严,但上下的人都知道他是个女儿奴,恐怕也只有自己的宝贝闺女才能用随和来形容他。

    按下门铃,开门的是沈父。

    沈父看见自己的宝贝闺女回来,露出一脸幸福的笑容,还伸出手一把拥住了沈欢,摸了摸她的头,笑着说道:“辛苦了,等会晚上你妈给你煲了鸡汤。”

    然后沈父一抬眼,看到了站在一旁,手上拎着沈欢行李的江燃。

    沈父脸色一变。

    沈母从房间里走出来,看见门口的两人,连忙热情的招呼:“江燃也来了?坐飞机肯定辛苦了,来,进来坐……”

    沈母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沈父抬手打断。

    然后沈父上前两步,面露严肃地弯下腰,从江燃手中接过行李,安静地摆在自己的玄关处。

    然后伸出手拉住沈欢的胳膊,将她带进了屋内。

    然后再抬起头,看着江燃,抿了抿唇,语气平淡地说:“你好。”

    江燃保持着得体的微笑:“……您好。”

    沈父点了点头,然后面不改色地将门关上,还不忘补了句:“再见。”

    沈欢被自己父亲一气呵成的动作给惊呆,上前两步拉开了门,站在江燃的旁边,转过头看着沈父,开口道:“爸,江燃有话要和你说……”

    沈父反应得很快:“不,他没有话对我说。”

    沈母无奈道:“你先听孩子把话说完。”

    沈父不进油盐:“我们已经说完你和好再见了。”

    沈母:“哪有你这么和孩子打招呼的。”

    江燃:“伯父,我确实有话对您说。”

    沈父:“不可能,你没有话对我说,还有,你不许叫我伯父,带‘父’这个字的都不行,我过敏!”

    沈欢一度怀疑他们是在玩绕口令小游戏,只觉得太阳穴一阵发疼,她无奈地揉了揉自己的眉骨,然后叹了口气道:“爸,别闹了。”

    方才僵持着的局面顿时冷静了下来。

    沈父看着江燃,然后轻哼一声,转过身,淡淡地说了句:“江燃,你跟我来。”

    沈欢看到自己父亲油盐不进的模样,有些担心地望了江燃一眼。

    江燃笑着,安抚似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继而跟上了沈父的步伐。

    沈母看见沈欢担心的样子,上前,笑着安慰道:“你别看你父亲一副嘴硬的样子,心里还是拎的明白的,江燃是个靠谱的人,对你也好,你爸不会为难他的。”

    沈母的话音刚落,便听见书房传来一阵稀里哗啦地东西落地声响。

    两人的动作顿时僵在原地。

    沈欢抬起头,眉毛紧紧的拧在了一起:“妈……您确定吗?”

    沈母保持着微笑,拍了拍沈欢的肩膀,然后面色平和地走到书房,一把拉开书房的门,朝里面吼了句:“老沈!你再给我翻箱倒柜把书房弄得乱七八糟!今晚就给我端着碗去门外吃!”

    虽然沈父在江燃面前一副威严而又耀武耀威的样子。

    在这个家,仍然是食物链的最底端。

    想在江燃面前立个威严形象的沈父被沈母这一吼,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但随即就意识到江燃还在旁边,于是立刻直起腰板,想要弥补。

    江燃此刻却转过身,语气中带着些歉意地开口:“伯母,不好意思,刚刚是我撞到书柜,等会我来收拾就好。”

    沈母一脸不信。

    沈父觉得自己作为一个长辈,是绝对不能让一个后辈,并且是江燃这个觊觎自己闺女的后辈来背锅的!

    于是沈父正气凛然的点了点头,道:“对!就是江燃!”

    沈母:“……”您真有骨气。

    沈母拿这两人没辙,于是叹了口气,道:“别为难人家孩子。”

    然后替两人轻轻掩上了门。

    刚才沈父是从书柜上面抽出一副围棋棋盘时,不经意间弄倒了摆在一旁的杂货盒。

    此刻他咳嗽一声,假装无事发生。

    沈父将棋盘摆在桌子上,做了个请的手势,微微垂眼,道:“老人常说,人生就像下棋,我这半辈子,下棋还从来没有输过。”

    江燃对围棋倒是略有所知,但也知道,无论沈父是什么层次的技艺,要哄得他开心,一不能输得太快,二不能赢过他,需得有来有回。

    于是江燃在沈父面前坐下,道:“赐教了。”

    沈父落下一枚黑子:“我见你第一面就不大顺眼,恐怕是早就猜到,你迟早会拐走我家欢欢。”

    “我对欢欢,是亏欠的,在她前十七年的人生之中,我不是个合格的父亲。换句话说,我也不是个合格的丈夫。我的确获得了无数勋章,无数项光荣的奖项,但在家庭里,我没有尽到一丝一毫的责任。”

    “江燃,你的确是个未来可期的孩子。但是我比任何人都知道,在这条路上你一定会疏忽些什么。欢欢是我的女儿,我不想让她再受到这样的委屈。”

    江燃无比平静地垂下眼,落下一枚棋,然后道:“伯父,我比您自私。”

    沈父的下棋方式,让江燃摸不着任何的门路。

    他微微皱眉,观察着棋盘上的局势,但声音还是无比平静地回答着沈父的话。

    “我爱沈欢。”

    “四年前,我会留下来;四年后的每一天,我也会留下来。我是个普通人,第一件事永远是想自己爱的人能够幸福,然后再是其它人。”

    沈父半晌没有说话,许久之后,才冷哼一声,下了枚棋,道:“成吧,欢欢是个大人了,她的想法我无法左右。”

    “不过这局棋我赢了。”

    江燃:“?”你赢了?

    才走几步呢你就赢了?

    沈父敲了敲棋盘,道:“喏,连成五个子了。”

    棋盘上,黑子无比整齐地连成了一条线。

    江燃:“?”敢情您在下五子棋呢?

    两人推开门走到客厅时,正对上沈欢一双忧心忡忡的眼,她上前两步,轻轻握住江燃的胳膊,道:“没事吧?”

    沈父带着些酸意道:“怎么会有事,我就是和他下了一盘棋,然后毫不客气地杀了个片甲不留。”

    沈母揭穿他:“得了吧,你围棋象棋一向不通,多半下的是五子棋。”

    沈欢轻轻靠着江燃的肩膀,笑着看着不远处贫嘴的爸妈,抬起头,在江燃耳边用气音道:“看吧,我说我爸很随和的。”

    沈父比江燃想象中的要好接触。

    他似乎从头到尾,都没有打算为难江燃,为仅仅是想试探一下自己的态度。

    而就在这时,沈父突然正色,抬起头对沈欢说:“欢欢,过来一下。”

    沈欢直起身子,拍了拍江燃的肩膀,朝着沈父的方向走去。

    两人一前一后回到书房。

    书房里挂着一个鸟笼,笼里面装着一支鹦鹉,方才江燃在时,它一声不吭。此刻沈欢进来,便见着它扑腾着翅膀,念叨道:“欢欢!欢欢!”

    这只鹦鹉不知道是不是比别的笨,沈父养了一年多,别的话不会说,就记着了沈欢的名字。

    沈欢侧过头,笑着一边逗弄它,一边开口道:“爸,江燃他……”

    “我知道,江燃他其实为你做了很多事。”

    沈父给自己倒了杯茶,自从到潼南市以来,他的任务明显便轻了许多,甚至能多数时间,在家里悠闲地研究茶艺,所以就连茶杯上,也带着一层厚厚的茶垢。

    沈欢愣了一会儿。

    沈父叹了口气,道:“其实你们都瞒着我,但我早就知道,江燃看你的眼神,和对你的照顾,是藏不住的喜欢。换了其他人,我都很难相信会像江燃一样这么对你好。”

    沈欢头顶上那只鹦鹉还在无比活泼地扇着翅膀叫着。

    沈父道:“这么几年,我的工作越来越轻,虽然明着不说,但我弯弯绕绕的也知道,都是江燃替我揽下了大半的工作,明着暗着帮着我减轻些工作量,为的是什么,我也知道。”

    “说实话,在遇到江燃之前,挺少有年轻人敢站在我面前,神色不变地说出我的不对,但江燃在见到我的第一面就这么做了。”说着,沈父抬起头,看着沈欢,轻轻道:“这些事,都是为了你。”

    沈欢微微一怔,却如鲠在喉。

    江燃其实是不喜欢忙碌的工作和任务的,他性格随性,就连江母曾经也说,他对待任何事情都是以不给自己惹麻烦的节能态度去应对。

    而这几年,他却仿佛格外积极地包揽了许多工作,甚至有些时候就连沈欢也以为他改了性。

    原来江燃是替沈父,做了那些推脱不开的事情。

    沈父坐在沙发上,取下鸟笼,从一旁地纸袋里掏出些鸟食,一边逗弄着,一边给它喂食,然后道:“你们年轻人的感情,作为家长,我不会掺手。”

    说着,沈父笑了声,道:“去吧,照顾好自己。”

    -

    江燃的七天假期,还剩下五天。

    两人趁着这段时间,去了趟别的城市旅行。

    回来的时候,出租车却没有停在两人所住的那栋楼,而是停在了一个新的小区。

    小区的位置很好,交通便利,隔音和绿化做的都很不错,虽是新开,但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

    坐了一天的飞机,沈欢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将身体的重心都靠在江燃的身上,抬了抬眼皮,道:“是要去见谁吗?”

    江燃“应”了一声,道:“大学的时候有个教授帮了我很多,我答应了,会带给他看看我的女朋友。”

    沈欢闻言,支棱起自己昏昏欲睡的眼皮,伸了个懒腰,然后点了点头,跟着江燃朝着小区的单元楼走去。

    单元楼里的清洁做的很好,门口的保安似乎也眼熟了江燃,见到他过来,便十分自然的打开了防盗门,并且向他微微点头。

    沈欢笑了声,揽住江燃的胳膊,问道:“你经常来这?”

    江燃点头:“嗯,我经常来拜访。”

    电梯缓缓上升,然后在十三层停下。

    江燃在一间屋子前停下步子,就在沈欢等着他敲门时,却看见他侧过身,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然后插进锁孔,轻轻拧开。

    沈欢一愣。

    江燃将屋门打开,按开了灯,屋内的摆设温馨而又具有格调。

    沙发上,地上,都铺着毛茸茸地毯子,看上去温软而又舒适。

    “喵”

    突然从不远处,传来一声软糯的猫叫。

    有只短腿的布偶猫闻声一摇一晃地走过来,无比粘人地蹭了蹭沈欢的腿,然后轻轻抬起前脚,跳跃着请求着抱抱。

    沈欢很快反应了过来,她鼻子微微一酸,然后蹲下身,抱起那只猫咪。

    这只布偶猫的性格很好,或许是经过专业的培训,有些粘人而且爱撒娇。

    沈欢侧过身,看着江燃,笑着问:“教授?拜访?”

    江燃:“你很久之前,和我说过,以后希望有个离市中心不远,交通便利,上班就算迟到也能赶得及的家。”

    “布置一定要温馨,你喜欢毛茸茸的东西,喜欢接触时候的触感。”

    “最好还要一只宠物,一只黏人性格温和的猫咪,会趴在你的大腿上细声细气的和你撒娇。”

    沈欢不记得,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说过这些话。

    可能并不是絮絮叨叨一次说完,而是哪天一时兴起,随意地提到一两句,全当聊天。

    但江燃全部都记下来了。

    怀中的猫轻轻动了动,然后发出软绵的叫声。

    沈欢看见猫的脖子上挂着一条细细的链子,链子上有一抹银光闪烁了一下。

    她低下头一看。

    是一枚戒指。

    沈欢怔了怔,然后去下了戒指。

    猫完成任务似的一跃而下,迈着小步跑到不远处去吃猫食,一边吃,一边砸吧砸吧着嘴,发出愉悦的呼噜呼噜声。

    江燃笑着开口:“既然戒指被你发现了。”

    “那请问,我可以替你戴在手上吗?”

    在那一瞬间,有无数光景在沈欢的脑海中飞驰而过。

    从暖冬一路到骄阳烈焰,有彼此在的时候,就算是枯木也是鲜活的。

    沈欢:“让我先深思熟虑三秒钟。”

    江燃:“考虑的结果是什么?”

    沈欢笑了声,轻轻翘起自己戴在手上的手指,戒指清晰地一闪。她抬眼,吻住江燃的唇,呼吸缠绵着,她微微昂首,低声道:“我爱你。”

    -

    床头的灯光是昏黄的,在灯罩的笼罩下,整个房间带着并不刺眼的暖色光芒。

    沈欢纤细修长的手指,和江燃十指紧扣,然后紧紧被压在雪白的床单之上,手腕处因为用力而脉络清晰的痕迹,在旁人的眼中,莫名的能勾起一股火气。

    沈欢总能够轻而易举地让江燃失控,让他这么多年来学习地自律和自我控制能力,轻而易举地崩盘。

    但是刚才的激烈,也让江燃受了些理智。

    再这么下去,会伤到沈欢的。

    沈欢将头靠在江燃的肩窝处,呼吸轻柔地拍打着他的右耳:“我在想,从今天开始应该叫你什么。”

    江燃从胸腔里发出一声低低的闷哼,带着些沙哑和莫名的磁性。

    沈欢却是轻轻笑了起来,然后思索着说道:“是接着喊江燃呢,还是像徐云飞他们一样喊你燃哥,还是喊你的小名江然然,或者是”

    沈欢说到这,微微一顿,然后看着江燃的脸,没有出声,单单是比了两个字的口型。

    江燃的十指蓦地握紧,咬着牙根低下头。

    他靠近沈欢的右耳,薄唇贴着她的耳垂,一寸寸地擦过沈欢的肌肤,然后用牙尖,轻轻的一咬。

    在刚才激烈的亲密之后,沈欢几乎是浑身无力,但同时也敏感的可怕。

    她猛的咬紧下唇,轻轻一颤,然后带着些破碎的声音,遏制不住地脱口而出。

    江燃深吸一口气,在沈欢的耳畔道:“沈欢,适可而止。”

    鬼知道自己是怎么拼了命才能忍住。

    说着,江燃起了身,伸出手轻轻弹了一下沈欢的额头,然后道:“我去洗澡。”

    ※※※※※※※※※※※※※※※※※※※※

    下一章番外估计就是同学聚会了quq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o(n_n)o哈哈~2个;36519799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兜兜兜兜杜28瓶;努力努力的慕礼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他不好撩[校园]最新章节地址:/book/95514.html

    他不好撩[校园]全文阅读地址:/read/95514/

    他不好撩[校园]txt下载地址:/down/95514.html

    他不好撩[校园]手机阅读:/read/95514/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求婚篇番外·二)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他不好撩[校园]》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