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玄幻小说 > 人在东京,专业男友 > 【379】弱势角色椎名君

【379】弱势角色椎名君

 热门推荐:
    松屋食堂

    正值中午时分,食堂里来往的学生众多,周遭氛围热闹,熙熙攘攘的人群如浪潮般涌动着,却又不约而同的避开了角落处的一个位置。

    远处有几堆女生扎在一起,指着三人的方向小声的嘀嘀咕咕。

    不过,此时的椎名伊织显然是没有心情去在意其他人的细碎编排了。

    他一本正经的坐在饭桌前,哪怕面前的菜肴都有些凉了也一丝不苟的坐着,没有丝毫动筷的念头。

    在他身边,五十岚结衣和寺岛幸则同时成默然状。

    饭桌上,没有丝毫声音。

    自从椎名伊织把来龙去脉讲述完毕之后,餐桌上就始终保持着这种静默的氛围。

    直到声音静默了好一会儿,结衣才终于消化掉了刚刚来自伊织的解释,粗壮的脑回路渐渐的从平静中转过弯来,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渐渐从一开始的思索状逐渐睁大。

    里面满满的都是不可思议。

    托在餐桌上的大海豹随着逐渐急促的吸气呼气起起伏伏。

    直到最后,止不住的发出一声惊疑不定声:

    “诶!?!?”

    似乎是被这阵声音激活了本能反应,寺岛幸面无表情的朝着五十岚结衣的方向瞥了一眼,吓得小海豹同学下意识的瑟瑟发抖着捂住小嘴。

    但是,这个动作只持续了不到一小会儿,就又在逐渐按捺不住的内心驱使下转头向椎名伊织确认道:

    “叔叔阿姨要伊织带我回家?!”

    “是这样的。”

    椎名伊织一本正经的点头,目光直视着面前的五十岚结衣,整个过程中甚至连余光都没有往寺岛幸的方向多瞥一下。

    生怕自己被那巨大的目光压力碾碎了理智。

    小海豹同学突然听到这个消息,自己也是一脸茫然。

    虽然原本就预料到这笔钱对伊织家里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但是结衣毕竟是富贵出身,从来没像她家可怜的父亲大人一样尝到过积年累月欠钱负债的苦楚。

    因此,在骤然听到这一消息之后,结衣连小脑瓜里都是懵的。

    等到坐在原地反应了一回儿,结衣才忽的明白过来椎名伊织这句话的意思,结结巴巴的挥手胡言乱语道:

    “可、可是我们又还没有孩子,也没领证件,平、平常也没有住在一间屋子里!而且、而且也没怎么谈过恋爱,只约了几次会......现在就去见父母亲大人,这样、这样是不是也太快了?”

    说着说着,脑子里晕乎乎的就开始胡扯着玩命想要找借口拖延时间,却又因为小脑瓜里烧得火热一时间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下意识的找了个非常合情合理的理由:

    “要不然!要不然!订婚什么的,我们还是等以后怀了再去!”

    “这次,要不...就算了?”

    “?!”

    坐在旁边的寺岛幸闻言,那清冷的脸蛋缓缓转过来,先是用一种别有深意的目光看向五十岚结衣托在桌上的大物件,再看看她那十四五岁孩子般清纯可人的精致童颜。

    最后,目光便落回到身边的椎名伊织脸上。

    少女的瞳孔黝黑无光,淡漠得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情绪。

    藏得很深么,伊织同学。

    同一时刻听到这句话的椎名伊织都不用回头,光靠那厚实的脸皮就能察觉到来自身边如同极寒冻光一样冰冷的视线,连忙开口排解道:

    “什、什么怀不怀的!”

    “我家父母是想和你道谢!是道谢!”

    “没有别的事!”

    “真的。”

    最后一句,他明显是对旁边虎视眈眈的幸说的。

    “真的?”

    结衣反倒一脸怀疑的反问:“明明都要见父母了?”

    盯

    椎名伊织没有回答这个傻敷敷的问题,只是用一脸微妙的表情盯着结衣。

    为什么你说的像是我没见过你家父母一样?

    注意到伊织的目光,结衣也像是忽然反应过来,但又连连摆手否定道:“我、我家那两个大号的笨蛋不能算是正经父母啦!那一次不算!”

    一边说,小海豹同学还一边双手在胸前打叉,一副非常反对将自家父母列入‘正常人类’范畴当中的模样。

    椎名伊织对此只能表示微笑。

    自从他上一次在结衣的房子里恰好看到贴在玄关的那张纸条的时候,他就明白结衣妈妈绝非凡人,可行料敌于千里之外之能事。

    领悟到这一点之后,他自然也就明白上一次结衣家爸妈来他们家里小住的过程,明显是一次针对他个人的‘男友考核’。

    就目前状况而言,他大概算是勉强过关了。

    否则,他现在应该待的地方,九成九是炼钢炉。

    “没关系的。”

    想到这里,椎名伊织反倒有了种‘官方认可’的平静感,心态自然道:“当做修学旅行就可以了,再不济,那边不是还有真希在么。”

    “说起来,再过一段时间,应该也到御潜神事的季节了。”

    “当做郊游、赶海也没什么关系。”

    “我家父母又不是什么正经人,随便点就好了。”

    他看得倒是很开。

    “这样...可以吗?”

    结衣闻言反倒有些惴惴,声音怯怯的,似乎对这个‘不正经’的理解比较全面。

    “没事的,没事的。”椎名伊织见结衣终于被自己渐渐劝导开了,放松道,“他们只是让我把女友带回去给他们看一眼而已,不用这么郑重。”

    “这、这样啊......”

    闻言,结衣也像是终于放松了下来。

    “嗯?”

    两人刚刚把事情说开,就听身边响起一声平静的上挑音。

    椎名伊织背后一个激灵。

    糟糕!得意忘形了!

    猛地一转过头,就见寺岛幸静静的坐在旁边,目光直视着椎名伊织的方向。

    神色依旧清冷淡漠,似乎完全没有因为两人刚刚的对话产生丝毫的情绪波澜。

    见伊织的目光终于落到自己身上,她才平静的问道:

    “伊织要回家的话,几号出发?打算怎么回去?”

    注意到幸似乎只是寻常的问话,椎名伊织这才暗自松了口气,强笑着道:“应该是暑假第一天吧?现在的新干线还挺方便的,能直接停到距离家里比较近的站台。”

    “幸,你的意思是...?”

    说着说着,伊织就看到寺岛幸一边听一边默默的把时间和回程方式记录在手机的备忘录上。

    还特地设定了两个提前一天的铃声。

    连问话的声音都带着几分强撑的意思。

    “跟你回家。”

    只奈何,无论椎名伊织心中多想抹掉这个回答,寺岛幸还是如此神色淡淡的答复了。

    一听到这句话,对面好不容易才平复下心情的结衣顿时像炸了毛的小动物一样,又害怕又想做出生气的样子,很用力的瞪她,却还不太敢说话。

    “幸,这样不合适。”

    椎名伊织用尽可能委婉的语气,试图拒绝。

    带女友这种事情,一次带一个才算适当。

    同时好几个一起带回家的,那叫龙王与修罗场。

    然而,寺岛幸却似乎并不是很在意伊织的意见,声音平静的反问道:“五十岚同学是帮伊织你还钱的恩人吧?”

    “是。”

    椎名伊织不明所以,下意识的按照幸的问题回答着。

    “叔叔阿姨是不是想要伊织带女友回去?”

    “对的。”

    “那给你钱的人是不是你的女友?”

    “没问题啊。”

    寺岛幸点点头,从身边的包包里递过来一张银行卡:

    “这是你这个月的工资加提成,卡送你了。”

    椎名伊织一愣,看着幸手里的那张卡片,陡然便明白了事情的不对劲之处。

    但是,低头看向寺岛幸手里的那张银行卡,右手止不住的就捻住了其中一角。

    幸现在是霞之丘会社的老板→她给我发钱→里面都是我辛辛苦苦泡女友赚到的血汗钱→可以拿!

    经过一段并不复杂的脑回路过程之后,椎名伊织带着一副近乎挣扎的表情,缓慢的将那张银行卡一点点的,从幸的手里抽了出来。

    很没出息的紧握住。

    他这辈子就这么点破绽,全被这女人抓实了。

    这就是富御姐的威力吗?!

    太可怕了。

    在旁边看着这一幕发生的结衣,则是满眼不忍的捂住了脸。

    寺岛幸却似乎并没有出现太大的波澜,云淡风轻的继续问道:

    “现在,我是你的什么人?”

    “老板。”

    “什么人?”

    “...女、女友。”

    在寺岛幸那冷淡的目光注视下,握着银行卡的椎名伊织几乎是咬着牙说出的‘女友’这两个字。

    “嗯,对。”

    闻言,寺岛幸则是一脸认可的点点头。

    清冷的面容上,似乎从头到尾都没有露出丝毫多余的神情。

    只是那平淡的嘴角里,却总让人觉得似是沁着笑意。

    难以分辨。

    见状,结衣在旁边无奈的捂着小脸,小声叹气:

    “伊织还真是弱势角色呢......”

    好像是听到了什么嘀咕声,寺岛幸又朝着她的方向转过头:“五十岚同学有什么见教吗?”

    刚刚还小声吐槽着的结衣登时在小板凳上坐得笔直,原本托在桌面上的一双大海豹都跟着挺起来,晃悠晃悠的,一本正经的回答:

    “什么都没有!”

    ......

    “叮铃!叮铃铃!”

    傍晚,西点小屋外。

    一阵清脆的风铃声响起,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佐野诗乃刚一提着手提袋进了屋子,就闻见一股从厨房里传来的甜腻焦香味道,下意识的耸了耸鼻尖,面庞上露出舒适而惬意的笑容。

    她迈步进了房间二楼,将身上的衣物换掉,还没等她再下去,就见已经下课回家的椎名伊织手里端着一盘刚刚烘烤而成的蛋挞和红茶上了楼,连身上的围裙都还没换掉,笑容殷勤:

    “诗乃,来尝尝我新调制的蛋挞配方,对比一下这两种哪个比较好。”

    “对了!我还泡了你最喜欢的大吉岭红茶。”

    “你试试这个我自制的茶包怎么样,如果可以的话,正好在店里推广一下。”

    “是~”

    “让我尝尝。”

    佐野诗乃还没来得及换衣服,但见到伊织这么难得的殷勤模样,只得笑着连连答应下来。

    对于伊织的厨艺,天天吃他的佐野诗乃自然是一清二楚。

    经过这段时间的顾客口味对比,她已经彻底的认识到了自己与伊织在厨艺这一领域上所存在着的巨大差距。

    只不过,因为是自己家的男友,而且每天还总会做点饭后吃不胖的小甜点犒劳她,这才让诗乃心安理得的接受了这一事实。

    但是,诗乃刚一拿起蛋挞,又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目光敏锐的看向伊织:“不过,就算你给我做点心吃,我也不会就此罢休哦。”

    诗乃说的,自然是她要多搞点钱的想法。

    “是、是。”

    椎名伊织无奈的答应着。

    也不知道她较得是个什么劲。

    见伊织答应下来,以为是自己的疲劳攻势奏效的佐野诗乃这才笑嘻嘻的轻轻咬了一口蛋挞。

    口中发出极轻微而细腻的享受声。

    甜得恰到好处。

    “刚刚回家的时候,见诗乃你不在店里,我还吓了一跳呢。”椎名伊织一边把红茶摆过去,一边状似随口询问道,“你今天去哪了?”

    “去了银座。”

    佐野诗乃提起这件事,顿时笑眯眯的道:“既然要把我们家的西点小屋做大,那就肯定要一些专业证明啊~所以我就去询问了一下高级面点师和高级营养师的证件考核流程。”

    “没想到还挺麻烦的,听了整整一下午的课。”

    说起这件事,小狐狸前辈顿时装作头晕目眩似的摇摇晃晃的拿着蛋挞倒在伊织的腿上。

    手里那咬了一口的蛋挞倒是一点都没有掉落的意思。

    只是纯粹的撒娇。

    “伊织!我听课听得头好疼,你快给我按按!”

    “是、是,这里可以吗?”

    椎名伊织对于给自己的女友服务倒是没什么抗拒心理,一双大手轻轻缓缓的在诗乃额头两侧轻轻按揉,动作舒缓而有力。

    躺在伊织腿上的诗乃顿时有点止不住的小声哼唧起来,舒服得不自觉露出笑容。

    “伊织。”

    “这里不舒服吗?”

    “没,我只是有点害怕......你是不是犯什么事了?”小狐狸前辈闭着双眼,温柔的声音在伊织大腿上响起,听得他止不住一怔。

    “没、没有啊...”椎名伊织的声音隐约带着几分心虚,“这不是,偶尔给我们家诗乃服务一下么,这么辛苦。”

    诗乃的声音却变得愈发平静了。

    她闭着眼,安静的伴着伊织按揉的动作轻声道:“你现在全部说出来的话,我比较有心理准备。”

    “......”

    椎名伊织看着诗乃那平静的神色,张了张口,原本编好用于搪塞的理由顿时有些不好说出口了。

    踌躇了几秒,最终还是诚实道:

    “结衣和幸...都说要以‘女友’的身份和我回家。”

    “我没拦住。”

    话音刚刚出口,椎名伊织顿时就有点后悔了,连手头的动作都跟着渐渐停下。

    在他膝盖上,佐野诗乃平静的睁开眼,问道:

    “伊织。”

    “是。”

    “你知不知道中语古文中的‘死’字,有几种写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