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其他小说 > 赐我神之名 > 第九百九十三章 蔓延的疯狂

第九百九十三章 蔓延的疯狂

 热门推荐:
    克劳德赛一家围坐在山寨的大厅里,一起吃火锅。

    “这是什么东西?”曼达蹲在椅子上,“为什么锅里会有烟囱?”

    史丹利道:“这是你发明的,火锅!最好吃的东西。”

    “火锅?”曼达盯着火锅看了很久,众人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笑容。

    他恢复正常了,只是失去了一部分记忆。

    “这是最好吃的东西?”

    “是的!”史丹利的眼睛含着泪花,现在连记忆都快找回来了。

    曼达端起火锅,正要啃,被罗玛抢了下来。

    看来他还没有完全恢复。

    “火锅不是这样吃的,”布鲁托耐心的解释道,“我们要吃的不是锅,是锅里的肉。”

    “锅里的肉?”

    “是的,鲜美的羊肉。”布鲁托正要涮肉,不料曼达突然倒立着爬上了餐桌,一头扎进了沸滚的火锅里。

    众人惊呼着把曼达拖了出来,曼达的额头上满是水泡。

    “现在锅里有肉了,你们吃吧!”曼达放声大笑,笑不多时,额头上的烫伤已经消失了。

    沃姆抓着曼达道:“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你能不能别再这样了!”

    “发生了什么?”曼达盯着被打翻在地的羊肉,“是没有肉了吗?”

    “肉有很多,老爷,”席尔瓦流下了眼泪,“我去换个锅子,我叫厨娘去切。”

    “不能切厨娘的肉呀!”曼达一步跳出了屋子,倒立着跑了出去,“我去给你们抓只猪回来!”

    众人坐在桌前,不知该做些什么。

    瓜特尔抽抽鼻涕道:“他的愈合能力好像变强了。”

    霍尔娜一声怒吼:“赶紧把他追回来!”

    ……

    曼达在山中狂奔了整整三天,到了第四天的晚上,他在头星山的山顶停了下来,他找到了一位知心朋友和他聊天,这位朋友能理解曼达的一些想法。

    “你知道什么是世间的公理吗?”这位朋友是他的混乱分身。

    曼达认真的看着混乱分身:“公理是什么东西?”

    “公理就是永远正确的真理。”

    “真理又是什么东西?”

    “真理就是真实而正确的道理。”

    “道理是什么东西?”

    “道理是所有事物的规律。”

    “规律呢?”

    “我不知道!”混乱分身摇摇头道,“剩下的你没有告诉我。”

    曼达瞪着眼睛道:“难道刚才那些都是我告诉你的吗?”

    “是的。”

    “我曾经知道,但现在不知道了?”

    “是的。”

    “你能把我曾经知道的东西都告诉我吗?”

    “不能,因为我也不知道。”

    “那我知道的那些东西都去了哪里?”

    混乱分身沉默半响道:“你知道世间的公理是什么?”

    他宕机了。

    “什么是世间?”

    “世间就是一切。”

    “世间之外又是什么?”

    ……

    在旁边的树丛里,霍尔娜带着家人们静静的听着两个人的交谈。

    罗玛有些烦躁,她的情绪有些失控,她用手语比划道:他们为什么要说那么深奥的东西,这些东西不该去捉摸,虽然他变成了神灵,这些东西也不该去捉摸的……

    尤朵拉摁住了罗玛,冲着霍尔娜不停摇头。

    罗玛太聪明了,聪明的人不适合听曼达和混乱分身的对话,因为他们听完了之后会去思考。

    奥格和史丹利一起上前,把罗玛拖了下去。

    老亚曼在霍尔娜耳边道:“不能再让家主这么疯下去了,得想办法让他睡上几天。”

    阿修拉夫道:“我们再试一次,我去把他引过来,瓜特尔准备好陷阱,布鲁托准备好草药,实在不行,老亚曼就用毒,想办法让他晕过去!”

    霍尔娜点点头道:“就这么定了。”

    刻斯托道:“我跟你一起去,如果家主突然攻击我们,我们都能躲得开。”

    鬼神信徒刻斯托能把身体虚化,黑暗信徒阿修拉夫能把身体化成黑雾,只要曼达不下死手,他们应该不会遭到致命伤害。

    但在出发之前,刻斯托突然有些犹豫:“我真的很好奇,世间之外到底是什么?”

    阿修拉夫怒道:“你想这些做什么?等抓回来家主,问问老亚曼就知道了。”

    老亚曼连连摇头道:“我怎么可能知道,我,我也很想,很想知道……”

    阿修拉夫道:“你不知道的话,你的螃蟹肯定知道。”

    “我的螃蟹更不会知道,我的螃蟹,怎么可能……它是神送给我的礼物,它,它也许真的知道。”

    他们三个神情不对,霍尔娜看向了远方的史丹利,却发现史丹利正在和布鲁托争执。

    布鲁托道:“无论到了什么地方,时间都会向前流淌,这是不变的公理!”

    史丹利摇头道:“那可难说,世间之外有世间之外的公理,时间可能会向另一个方向流淌。”

    “朝着哪个方向流淌?你能说得清吗?”

    争执声此起彼伏,家人们忘了他们的任务,也不顾及曼达是否能听见,他们都在争论曼达提出的那些奇怪的问题。

    霍尔娜、尤朵拉和茉艾拉还算正常。

    尤朵拉道:“怎么办?要不先让他们回去?”

    茉艾拉道:“他们回去了,曼达可怎么办?我们三个看不住他!”

    “怎么办?”霍尔娜头疼欲裂,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

    山洞里,桑吉拉汗如雨下,她拿着凿子还在刻写曼达的事迹。

    岩石越来越硬,貌似山神乌瑞亚还没有走远。

    天平姑娘没再震慑乌瑞亚,她明白了乌瑞亚的目的。

    “他在帮我们,他在灌注神力,石头如果不够硬,恐怕支撑不住太高的位格。”

    马努连连点头:“神跟我说过,祂是来提供帮助的,你们一定要相信祂。”

    昆塔道:“山神为什么要帮我们?”

    天平道:“原始神最近一直在遭殃,蓬托斯、厄洛斯、厄瑞波斯,他怕下一个会轮到他。”

    桑吉拉擦擦汗水道:“石头变硬了就能支撑位格?我在奥林匹亚山上刻写事迹的时候,石头可没有这么硬。”

    “怎么?撑不住了?”天平姑娘笑道,“身在茅草屋里,就别做王宫的美梦,如果奥林匹亚山是王宫,七星山就是座茅草屋而已,你不多花点力气,怎么可能找回你男人的阶层?撑不住就放弃吧,我也累了!”

    天平姑娘一直端坐在山洞中央,她在用自身的气息调动着整个尾星山的力量。

    撑得住,说什么也得撑下去!

    桑吉拉咬着牙挥舞着锤子,砸向了凿子。

    ……

    头星山上,曼达在追着混乱分身狂奔,混乱分身满脸眼泪道:“你别再跟着我,别再问我任何问题,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就回答我一件事!”曼达倒立着追在身后,“你告诉我什么是公理,什么是特么的公理!”

    曼达的身后追着霍尔娜,除了她,所有的克劳德赛成员全都崩溃了。

    这场追逐一共持续了三天三夜,最终霍尔娜陷入了昏迷。

    昏迷的不只有她,还有山洞里的桑吉拉和诗人,他们因为过劳陷入了昏睡,天平姑娘也因为耗尽神力陷入了沉眠。

    昆塔和马努的状况上好,马努要留下来维系山洞,昆塔准备出去为他们找些新鲜的食物,忽见车尔丹慌慌张张冲进了山洞。

    “大事不好了,有一个穿着蓝袍的人出现在了屏障外面!”

    昆塔道:“你先别急,是天使吗?”

    车尔丹摇头道:“不像是天使,比天使可怕的多,隔着屏障都让人不敢直视!”

    “难道是……”昆塔忍不住抖了两下,“曼达知道了吗?”

    “家主疯了!我根本找不到他!不只是他,史丹利和罗玛也疯了,他们没法领兵,我们的家人都疯了!”

    昆塔不停的摇晃着天平姑娘,“快醒醒,快醒过来!”

    天平姑娘醒不过来,她像烂泥一样瘫软在山洞里。

    车尔丹绝望的摇了摇头:“你去找家主,一定要把他找到,把他藏进山洞里!托卡和楚伊特正准备和他战斗,我也要去了!”

    昆塔喊道:“别犯傻,躲在屏障里不要动!”

    “没用的,”车尔丹不停的摇头,“屏障挡不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