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修真小说 > 洪荒:我是东王公 > 第六百八十五章心态

第六百八十五章心态

 热门推荐:
    场上的形势好像是一方在守擂台,另一方攻擂,又好像是在进行两军对垒,一方全力防守,另一方尽情进攻。

    虽然大家真正交上手的时间并不算长,可双方已经打出了真火来,场面一度如火如荼,看上去一派火星四溅的模样。

    不过,坦白来讲,灵族一方这一次守得还算不错,仙道炼气士一脉虽发起了猛攻,可取得的战果并不大,离着那法台与阵旗依旧很远,距破开此阵还差得远了……

    其中,也唯有东王公和寥寥几位仙道的鸿蒙教主,往里面深入了不少,好似一支支箭头,又仿佛一根根的楔子扎入了其中,离着法台最为接近。

    当然,也因为他们孤军深入的缘故,承受的压力也最为强大。

    他们哪一个不是在以一敌二,甚至是在以一敌三,攻势从前后左右,四面八方不断涌来……

    余元与姬无道两人联手,双双对战东王公,开始的时候,两人合力之下,还能和东王公斗得有来有往。

    然而没出十多个回合,东王公就已经熟悉了两人的攻势,开始凭着一身至宝占据了上风。

    又有十多招,他的攻势变得越发的凌厉,渐渐地压得两人有些透不过气来,逼得他们只能花费大半的心神用来防守。

    两人虽然心中不忿,觉着东王公完全是在以宝欺人,可那也是人家有此机缘造化,法宝也是本人实力的一种,他们想要谴责也说不出口来。

    渐渐地,眼见无法攻破东王公的防守,他们索性将全部心神放在了防守上。

    打算先守得自身不败,然后趁机将东王公死死地拖住,让他没有机会闯过两人的封锁,去毁坏阵旗与法台。

    说实话,两人这么调低了下限,连求胜的欲望都压下了,也算是为了几位灵尊的大计尽心尽力了。

    尤其是那余元,自己最好的友人正被镇压在太极图中,生死不明,若说他心中不担心的话,连他自己都骗不了。

    可是为了大局着想,他不得不将这种忧心和焦虑深深地埋入心底。

    至于什么是大局?阻挡众仙破除此阵,就是大局所在,也是他们身上所背负的最大的使命。

    毕竟,他们之前已经连败两阵了,再这么继续下去,且不说灵尊老师那里不好交代,自己心里那一关也过不去呀……

    自太古之时起,仙灵两道就已然齐名鸿蒙宇宙,共分宇宙乾坤,大道之下本没有高下之分。

    此为众生之公论。

    可如今真正对上了,他们却表现的如此孱弱,冥冥中被仙道一脉压了一头。

    一旦传扬出去的话,岂不是让众生以为他们灵族一脉一直以来都是徒有虚名!

    到时他们还有何颜面与仙道炼气士一脉平分宇宙气数,执掌无量界域……

    这一次的斗法,不仅是几位灵尊道祖们间的理念交锋,也同样关系着仙灵两道的气数之争,更关乎着在场所有人的面皮。

    成就灵尊老师们的未来理念很重要,本族的气运福泽也同样不轻,可他们自家的面皮更是重中之重。

    他们很多人其实也明白,大道机缘极为有限,未来能够证就大道道果的机会十分渺茫。

    可即使成就不了大道,以他们的道行修为,只要未来不遭逢致命的劫数,也已经能够永生不死,逍遥无期了。

    而活得久远了,不必担心死亡的到来,渐渐地,某些教主圣尊便将世间一切视为了游戏。

    天地生灭,众生寂灭轮回,乃至同道间的争斗,在他们眼中不过是过眼云烟,游戏一场罢了。

    可现在几位道祖灵尊亲自出马,终于将某些人的心态从游戏中拉了出来,开始真正地全身心投入了这场争斗。

    这也是现在斗法如此激烈的原因所在了。

    譬如那余元,之前被东王公拿竹杖击中面门,若是换做平日里,他早该承认失败,掩面退走了。

    毕竟他好歹也是一位鸿蒙圣尊,明明知道不是对手,还要死缠烂打不该为圣尊所为。

    败就败了,老实承认就是了,最多日后再从其他地方算计一番,出一口丢掉面皮的恶气就是了。

    可现在,他脸上受竹杖抽打而留下的那道鲜红印记还没有消退呢,却仍是不管不顾,咬着牙和姬无道一起拼命与东王公纠缠。

    仿佛人间泼皮打架一样,一直在死缠烂打,哪还有平日里一方界域之主的风范……

    两人若是全力防守,东王公一时间想要胜过他们也是没那么容易。

    不过,不容易并不代表着他做不到。

    转眼又有百多个回合过去,东王公拿太极图与竹杖配合,发动了一连串疾风暴雨般的进攻后,终于强行撕开了两人的防守。

    一杖狠狠地砸下,直接将余元掌中的法剑击得粉碎。

    然后,趁着余元手无寸铁之际,顺势一竹杖将他挑飞了出去,再祭起太极图去拿人。

    旁边,姬无道的支援终于到来,拿着拂尘刷出一道仙光将太极图定住了刹那,登时救下了余元。

    然而,余元虽逃过了太极图的裹挟,东王公的竹杖却又递了过来,横杖一扫,再次将其击飞了。

    这时,姬无道祭起了一枚山峰状的灵宝砸向了东王公。

    可出手之后,他就有些后悔了,关键时刻,他忘了,就凭这件灵宝未必能够打破东王公的防守。

    这么一来,东王公根本不必理会便可,他想要借着攻击东王公,从而为余元解围的打算自然是落空了。

    眼见东王公如他所料,对着轰隆隆碾压下来的灵宝根本不做理会,径直拎着竹杖去追余元。

    法宝砸在玄黄塔上后,却没有撼动其分毫,反而受那玄黄塔上萦绕的玄黄气流一冲,直接弹飞了出去。

    东王公此时业已追上了余元。

    而余元也已经借着抛飞的工夫缓过一口气来。

    见东王公挥动竹杖再度击来,心念急转,身形蓦地化作一团烟气原地散开,宛若无数道气箭四面八方激射了出去。

    亿万道烟气散开来,其中大半为幻化之物,为了迷惑东王公的视线罢了,他的真身已经化为一粒微尘,隐藏着其中不起眼的一道烟气中遁去。

    “哼!区区幻象小术,又岂能骗的了贫道!”

    东王公冷笑一声,直接将太极图凌空展开,裹向了所有的烟气。

    正所谓不管他藏匿在哪,宁杀错,不放过就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