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修真小说 > 我是宗师不说假话 > 第七十七章 入世下山【求订阅哈】

第七十七章 入世下山【求订阅哈】

 热门推荐:
    “唉,这修真界还真不是普通人能待的地方。”

    李长青半倚在床上,手里剥着司徒往刚送来的下酒毛豆,一个人自怨自艾中。

    盟主心狠手辣,能理解,但是当面撕毁协议,是不是有些不妥。

    一群不知道从哪里的修士,明摆着心怀不轨,先前还叫嚷着要杀我,最后还能和我们相谈甚欢,签个所谓的协议。

    还有那个鸦王,完全是利用了我和萧灿,萧清雪,如若我们没有找到那方世界的入口,吕卯的阴神分身估计都不会现身。

    唉,做到吕卯这等位置的人,当真要如此内卷才能成功?

    这些人里,到底有谁真正关心过受了重伤的风剑仙,和下落不明的大壮兄弟。

    唉,这么多天过去了,也没有个音讯。

    不知道现在都怎么样了。

    烦那!

    胡思乱想中,李长青熟练的运用手中气息,将一粒毛豆,引到了空中。

    随后一刀黑白剑光,毛豆的壳便被完整的剥下,随后整齐地落在了桌子上。

    庖丁解豆!

    嗯,不错,起码现在,心剑合一,御剑的能力,倒是上升了不少。

    李长青心中有一出没一出地想着。

    回到青琅宗的几日,他整日将自己关在房间里,继续着躺平的生活。

    他没有去想那个叫做枯榆的老人,他们到底是怎么来的?

    上界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们是怎么修炼的,那几张符箓到底有什么作用?

    为什么那方世界可以躲入生死剑冢中,又为何只要稍稍有些气息流动,世界就会崩溃。

    真是上界遗珠?

    还有那个窟窿,当真是上界的漏洞?

    还有他们口中的别人,又是谁?还有第三势力?

    那个管理员的突然出现,又意味着什么?

    他想不明白,也不想想明白。

    原本以为自己如果回到六境,甚至成为飞升境后,便不会再有什么烦恼的错觉,在这一次对战后,烟消云散。

    七境?还真不保险!

    风剑仙不是七境吗?大壮不是七境吗?不依然身负重伤奄奄一息又或下落不明,生死不知。

    吕卯,七境飞升境巅峰强者,又是樊光大陆的执牛耳者,不一样战战兢兢,做起事情来,如履薄冰。

    这和自己想象中的修炼者,不一样。

    ……

    翌日,平平无奇的第二天,风烟俱净。

    青琅宗的峰顶,如今在联盟的扶持下,灵气愈加旺盛,红日初升之际,七彩霞光遍布,紫气东来,愈发如同一座仙境。

    李长青在院子里稍稍活动了片刻,遛了遛承影剑,便打算继续回到屋内,躺上几个时辰。

    “师叔祖,师叔祖,快开门!”

    只是今天的清晨,有了些喧闹,几声稚嫩的童生叫起了门。

    “嗯?”李长青随后一挥,便将院门打开。

    几位面容青涩,潮气蓬勃的脸,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余彤,林烨华,易秋静。

    “你们来这儿干嘛?陪师叔祖唠嗑?”李长青有些纳闷,最近好像没有什么需要自己指点的课程啊。

    一位青琅宗天资最好的剑仙坯子,一位年轻的邢堂执事,一位青琅宗百年难遇的女弟子。

    “师叔祖,我们和师父说过了,下山除妖去吧。”

    余彤率先跨过门栏,高声说道,随后给身后的两位使了个眼色。

    片刻后,三位小朋友再次并排,用天真无邪的眼神,齐刷刷的盯着他们的师叔祖。

    “诶?今天,这么突然?”李长青拍了下自己的小光头,才反应过来自己成给这三个小家伙承诺过这事情。

    只不过后来因为从风剑仙的口中得知,有所谓的魔修联盟要来杀自己,便一直将这个事情搁置了下来。

    “正好下宗接了一次大夏王朝的入世机会。

    我们就和师父抢过了这个名额。

    但是师父说,如今的山下世界鱼龙混杂,保不齐会有一些高手暗藏其中。

    所以需要要找一位修为高超的客卿或者长老,我和静秋师姐就想到您了。

    然后,师父就同意了。”

    余彤慢悠悠一字一顿地将上面一番话说完,是不是还抬眼望一下天空,明摆着是刚背完不久。

    唉,不专业啊!这演技!

    “唉,小彤啊,说的真话?”李长青笑着摇摇头,随后用手在余彤的脑袋上摸了下问道。

    “真…真…话。可是,可是……”余彤吞吞吐吐,不时还往后面年纪稍长的林烨华的方向望去。

    “小家伙,谢谢你们!还有谢谢你师父。”李长青露出了释怀的笑容,轻吐一口浊气后说道。“记住,以后不要说谎!还有啊,余彤小家伙,你可真不是一个会说谎的家伙啊。”

    随后,李长青便大袖一摆,开怀大笑起来。

    连日来的阴郁,消解了不少。

    “来,几个小家伙,进来喝口水,给你们师叔祖说说,我们这次都到哪儿去啊?有些什么人啊?”

    “好的,师叔祖!”

    随后,三个小家伙对视一望,也笑了起来,随后便争先恐后地进入了长青子的房间。

    …

    ……

    ………

    大乾王朝,樊光大陆山下世界中最强大富庶的两座王朝之一。

    地域宽广,击壤而歌,其治下各州郡县丰衣足食,可谓四海升平。

    得益于一位英明的人间帝王,如今大乾王朝当今的帝王,周益,懂得审时度势,十年前的一场国战,才让整个大乾王朝定下了基调,国力蒸蒸日上,与那些山上的宗门世家也有着非常好的关系。

    不同于其他小国对山上世界的唯唯诺诺,唯命是从。

    大乾王朝更多的还是秉着互相合作的态度和这些在他们眼中的神仙中人,做着来往。

    而这一次,大乾王朝王室与青琅宗外门所达成的这笔交易,便是一次非常有意义的实践的机会。

    “小彤啊,那个皇帝找我们干嘛来着的?降妖捉怪?”

    长青子跟在余彤身后,背着一个蓝色的布包,走在一条泥泞的山径小路上,满脸的轻松。

    出了宗门,由于长青子师叔面容娇嫩,和与他面容相仿的余彤和易秋静换上了一套书童装扮,清新可人。

    自然,李长青的各色毡帽还是必须要戴上的。

    而年纪稍长,又喜好以大人口吻自居的林烨华便被打扮成了一位世家公子,玉镯玉佩玉簪,古书扇子样样俱全,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二世祖。

    “师叔祖,具体我也不知道。

    这都是外门接的差事,说只要我们走一趟大乾王朝的皇宫,见下皇帝就知道了。

    我也没有具体问。”

    余彤快速接话道,眼里满是兴奋。

    对于他来说,这是第一次下山入世,新鲜感爆棚。

    比起宗门内整日的灵气盎扬,什么曲水流觞,什么鸟语花香,什么山路小径都让他无比兴奋。

    还没完全走出青琅宗地界,看到真正的山下世界,便已经手舞足蹈,乐不可支了。

    自然,另外两个少年也差不了多少。

    但是由于稍稍年长了几岁,表现得自然要收敛了许多。

    “对了,师叔祖,师父说了,既然是出来散心,您尽量收敛点。”

    忽然,余彤终于想起了师父的叮嘱,转过头对着长青子苦口婆心地说起来。

    “唉,知道啦,你怎么和你师父一样啰嗦。

    入世修心,讲究的是感悟。

    全程走路,不要暴露修为,不随便生出事端。

    好好看看这山下世界。

    你以为你师叔祖是谁?还和你们几个半大小子一样。

    我再告诉你个事,你师父还和我说了。

    碰到任何问题,不让我出手!

    你们几个才得给我好好老实些!

    对了,以后在路上就不能叫我师叔祖了。

    我都替你们想好了,阿青,这个名字我还挺喜欢。”

    李长青屈指弹了下余彤的小脑袋,笑呵呵地说道。

    “我们才不用师叔祖护法呢。”余彤挺了挺胸膛,一颗圆扑扑的脑袋涨得满脸通红,加快了脚步,随后刻意补了一句。“知道了,阿青!”

    “对,我们才不用呢。”很快,余彤的话得到了响应,易秋静支援道。

    “师叔祖,您走山路,鞋上衣服上都不沾泥,可不太好!”不多时,还有人出言反击,走在最前头的林烨华转过头,对着李长青说道。

    “好好好,都听你们的。”李长青见状,微笑了起来,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随即,他便撤去了包裹在自己身上的禁制,切切实实地将脚踩到了泥水之中。

    每一步行走,长裤都会被溅起的泥水沾染一片。

    只是如此,李长青却一点没有厌烦,甚至比起脚踩承影,在空中飞行时更为的舒心。

    这种,脚踏实地的感觉已经消失许久了。

    ……

    “师叔,不,阿青,你快看,我们好像要进城了。”

    大概走了有两三个时辰,一行四人在一片荒原上走了许久,终于来到了一座砖土围起的小城墙之前。

    走在最前面的林烨华见状便大声叫了起来。

    “不要大惊小怪的,不过一座小城而已。话说,我们方向对不对?我怎么记得地图上说要经过好几座村庄后,才会出现城市的啊?”

    余彤兴奋之余,多了份谨慎,随后从背包里拿出一张地图,看了起来。

    “并郡入州,整个资源,然后遇到灾事,坚壁清野,老传统了。”李长青没有将阴神释放,只是大眼四周瞧了瞧,便能看出个大概。

    按照原地图所示,先前的荒原本应是片肥沃的土地,但是一路行来,尽是荒草枯冢,杂草丛生。

    这和他听说的大乾王朝盛景似乎有所出入,但是一路上并没有发现什么歹人,他也便没放在心上。

    如今,来到一座城墙前,整片城墙黄灰相间,周围明显有焚烧过的痕迹,看来城中定是遭遇了什么不测。

    而且时日不短!

    “怎么办,师叔祖?”下意识地,余彤靠近了李长青,默默问道。

    “进去看看!”李长青揉了揉太阳穴,缓缓说道。

    “要不师叔祖,您分神进去看看?”一旁的易秋静扯了扯李长青的袖子说道。这些小徒弟总会不自觉的将李长青作为自己的后盾来看待。

    “进去吧!”李长青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并不会使用分神来探查,这是对这几位孩子历练前的承诺,也是对自己修心的一种考验。

    “好!”林烨华低头沉默片刻,随后抬起了头,便径直往城门口走去。

    之后,另外两个孩子也意识到了长青子师叔祖的意图,便也自顾自地往前走去。

    “来者何人?”

    忽然,城墙的角落里,一位身穿藤甲,手握锄头的兵士模样的老人探出了头,看到只是几个孩子,才放下了心,高声喝道。

    “将军,我们几人是游学至此的读书人,希望能进城过一夜,明日便离开,前往大乾王都。”

    林烨华作为明面上的少爷,走出一步,对着城门上的老人大声喊道。

    “快回去吧!这里不安生!城里也没几个吃的了,进来也就是挨饿,小家伙们,快快离去吧。”

    老兵一听,略微思考了片刻,还是摇了摇头,回复道。

    “可是如此一来,天黑了,我们就没有地方住了,请将军通融一下。”

    林烨华对答如流,明显是在出门前做了不少的功课。

    只是他的肺腑之言,并没有得到城门口老兵的同情,反而继续说道:

    “小家伙,我劝你们现在就快离开吧。

    这里盗贼横行,我们城之所以白天就大闭城门,便是怕了这群盗寇匪贼。

    你们在这里时间一长,万一路上碰到,可就不好了。

    听大爷一句劝,快些走吧,朝南走。

    那里大概5天教程,可以达到炆樊城。

    那里有大乾帝国的驻军,会稍稍安全些。”

    “可是现在马上就要天黑了,如此荒凉之地,万一有个豺狼虎豹,我们也没有办法过活啊。将军,我们就睡一觉。”

    此时,余彤也加入了劝说的行列中。

    “唉,你们这,真是为难我啊!”

    老兵看着四个面目清秀,唇红齿白的孩子,着实有些不忍,但是城中已经闹了饥荒,大乾驻军也早已褪去,城中为了口吃的,易子而食都偶有出现。

    说实在的,比起城外,城内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

    忽然,李长青四人猛地转头,对着西北方向望去。

    就在老兵纳闷的时候,忽然,从西北方向传来阵阵马蹄声,然后便是灰茫茫一片,飞沙走石,大地似乎都震动了起来。

    “糟糕,他们又来了。几位孩儿啊,快快进来。”

    见状,老兵忽然下楼,打开了锁,摇开了城门,拼命地对着他眼中的四个孩子挥起手来。

    见几个孩子似乎被眼前的一幕吓傻了,老兵一咬牙,箭步冲了出来,将为首的林烨华和余彤拉了进来。

    “啊?可是。”还有些困惑的余彤,还没想好如何应对,便被老兵拖进了城墙。

    自然,李长青和易秋静也顺利的躲了进去。

    随后,电光火石间,就在一群骑马之人刚刚靠近城墙,城门已经再次紧闭。

    只看马群中,为首一人,纵马飞奔至城下,大声叫嚣了起来:

    “哈哈哈哈,你爷爷黑旋风来了,还不快开城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