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修真小说 > 道长,时代变了 > 244.天上飞妖禽

244.天上飞妖禽

 热门推荐:
    灵龟张开不大的嘴巴。

    然后它的嘴像蛇口一样突然拉开。

    变大了许多。

    几乎张开有一百二十度!

    这灵龟的嘴巴很可怖,它的上下颚全是细小的尖牙,它的舌头则像青蛙的舌头又长又黏!

    这样它嘴巴张开舌头喷出,就像一条鞭子抽在了水渍上。

    水渍急忙落地想顺水离去。

    可是甲板位置高,虽然在下雨但上面没有多少积水,它落地后的影踪完全暴露出来。

    就是一团银亮的水渍!

    它想往甲板木板缝隙之间钻下,可灵龟舌头钉住了它。

    云松大叫道:“还不快来帮忙!”

    众人却茫然。

    这怎么帮?

    阿宝扑上来挥爪子,大爪子砰砰砰的敲打水渍,敲的水迹乱飞!

    云松叫道:“钉住它!它是有身躯的!它不能摆脱身躯!”

    风里刀三兄弟立马挥手,一条条的海蛛丝飞上去,就跟东方不败玩针线活一样,十几条海蛛丝透过它给钉在了木板上。

    翻天猿腾空跳起甩出飞镖,钻山甲将脖子上挂的摸金符扔出,尖锐的符爪像兽爪般摁住了它。

    灵龟舌头往后收,张嘴吃大碗宽面一样吃起了这水渍。

    正如云松推断那样,这东西跟水母脱不开干系!

    灵龟吃了个饱,它吃掉水母后竟然跟人似的打了个饱嗝。

    莽子眉开眼笑:“真好,这里还有王八,待会我炖个王八汤给老大补补身子。”

    翻天猿骂道:“闭嘴!妈的,你怎么不把你自己炖了?”

    莽子说道:“我不是没有进补功效么?”

    翻天猿冷冷的说道:“你把你牛子切下来,这不就有功效了?”

    莽子挠挠头道:“行了老猿,你别骂我了,我其实开玩笑呢,这海龟不能炖,还得靠它在船上找找有没有其他的这种妖怪了。”

    翻天猿哼道:“算你脑子灵光一回。”

    然后众人发出欢呼声。

    云松微微笑。

    暗地里松了一口气。

    老大这活不好干啊。

    齐大山等五人面面相觑:“原来这就是害的咱们船上兄弟死光光的东西?”

    “咱们要是有九少爷的办法,那些弟兄可就都能活下来啊。”

    “别说了,九少爷只有一个,咱们哪有这样的办法?”

    云松看向灵龟,灵龟在甲板上懒洋洋的爬了几步,然后突然窜到船舷准备窜出去。

    它要跑路!

    然后一只毛爪子凌空落下拍在它新生的壳上,阿宝斜睨他:上哪去呢,小老弟?

    云松赶紧把灵龟又抓了回去。

    这东西还想跑路呢!

    灵龟待在水桶里很郁闷。

    一步之遥,竟成天堑,它差点跑路成功!

    虽然有一个水怪被处理掉了,但云松不敢保证上船的只有一个,他让众人小心,然后选择干燥的船舱去住,最近有水的地方不能碰了。

    踏浪船快速航行着,齐大山进入了驾驶舱,他有一幅很大的海图,他总是盯着海图看,循着海图走。

    这张海图是疍民绘制的,上面有着简单却令人难以看懂的疍家文字。

    齐大山是船上唯一能看懂这文字的人,他说他小时候被父母抛弃,扔进了一座木盆在海上飘荡,最终被疍家人所救。

    他在疍家的了鸟船上生活到了十二岁,养育他的那一户疍家人最终将他卖给了遇到的南洋人贩,但那人贩发现他熟悉海情,便没有卖掉他而是留下他在船上干活。

    最终人贩船遇到水匪,船上的水手和作恶多端的老板一起被水贼给砍掉了,他跳入海里逃得一命,直到前两年加入刘氏做了门客。

    他的人生很曲折。

    但风里刀悄悄告诉云松说不能相信他:

    “疍家人不会为了一点钱就把养育大的人给卖掉,哪怕不是同族他们也不会这么干,相比咱汉人以及东洋人南洋人,疍家人很是传统也很重感情!”

    “所以他肯定说谎了!”

    云松对此持中肯意见。

    长青等人前些天为了给同族报仇不惜集结成军攻打毒蛇岛,虽然他们是因为自己搞乱了大蛇帮才选择动手,但那只是一个契机,在不确定云松能捣乱大蛇帮之前,他们已经将大军集结在外海了。

    他让心思缜密的云中鹤死盯着齐大山,又让钻山甲和翻天猿带人盯着另外四人。

    这五个人他是信不过的。

    在海上飘荡的日子里他没事干,便把之前斩杀拦江怨鬼得到的奖励拿出来看了看。

    这些怨鬼估计都是水贼和官兵所化。

    云松杀了它们后得到的奖励全是银钱,有大洋有金条有水兵军服有粮食有肉,其中粮食与肉都是紧俏物资,对现在的踏浪船来说价值比阴钱还要厉害。

    此外他还得到了一瓶蛇毒、一瓶化尸粉和六把武器、十个水雷。

    武器之中最珍贵的是一把圆筒冲锋枪,这枪很沉重,光是枪身就有三十斤,而它之所以名为‘圆筒’是因为它的枪筒外有圆筒形的水冷套,需要水冷降温才能使用。

    另外它用弹鼓供弹,它的弹鼓也是圆滚滚的样子,一次填满是160发子弹,随枪一共五个弹鼓。

    云松将武器和毒药全给贴身收好了,这些东西关键时候能派上大用场。

    他们在海上行驶了两天,然后还没有离开亡命海海域。

    这样船上的人就开始嘀咕了。

    云松也怀疑齐大山吹牛,他在驾驶舱里擦着驳壳枪问道:“你真的知道怎么离开亡命海吗?”

    云中鹤帮腔道:“你不会是不知道,之前仅仅是为了能混上我们的船,所以才说自己熟识水路吧?”

    这个猜测是现在船上众人最大的怀疑。

    齐大山举起手诅咒发誓:“我真的知道怎么离开亡命海,我要是骗了你们,那就让我死无葬身之地!让我被海浪拍死……”

    “换个死法。”风里刀摇头,“咱们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你他娘被海浪拍死,我们能有的好吗?”

    齐大山说道:“你们相信我,我真的能带你们离开亡命海,之所以到了现在还没有离开,是因为亡命海很大,而且我们要先去冰火海,到了冰火海之后我才清楚离开的具体路线。”

    “等等,”云松截住他的话,“冰火海?你知道冰火海的位置?”

    冰火海就是他要找的地方!

    之前韦六斤跟他说,亡命海有八大奇观,其中之一叫做海火焚天,届时海上会燃烧起大火,火势冲天而起,非常惊人。

    海火焚天发生海域就叫冰火海,那地方很古怪,平日里海水森冷,水下甚至能结冰,但有时候它会燃烧起大火,大火会烧掉海冰,等到火熄灭,便有采火龟出现来采集火种。

    到时候他就要跟随采火龟去往龙宫!

    听到他的询问,齐大山信心十足的点头:“我知道,世人都说亡命海是疍家圣地,其实具体来说冰火海才是,因为疍家人死后最终会葬入冰火海。”

    他们正在驾驶舱里聊着,外面忽然有人喊了起来:“那是什么云?怎么是红色的?速度好快啊,而且是奔着咱们来了!”

    齐大山一听这话赶紧推开门冲出去,风里刀厉声道:“你去哪里?”

    “我去看看他们说的红云,恐怕不是云彩,是麻烦!”齐大山急匆匆的说道。

    风里刀冷笑道:“我看你是想以此转移话题……”

    “出去看看。”云松打断他的话。

    因为令狐猹开始装死,而阿宝则站起来从窗口往外使劲看。

    现在不知道船是向着哪个方向行进,总之就在他们行进的路线上,一片阴云乌压压的飞来。

    速度很快,而且压得很低!

    云松举起望远镜看,看到这所谓的红云是一群红色大鸟!

    这些鸟如同大雁,个头挺大的,身上羽毛赤红发亮,雨水落在上面立马滴落。

    它们有着尖锐带钩的长嘴,飞行的时候它们是后面的鸟咬住前面鸟的尾巴或者翅膀,就这么连绵成片。

    风里刀看清楚后惊呼道:“是??焳!”

    齐大山紧张的说道:“对,是??焳,疍家叫做倾天火,因为它们衔接成一片的时候,好像是天上燃烧起了大火。”

    “怎么会有这么多??焳冲咱们来了?”云中鹤抢过风里刀手里的望远镜看去。

    这时候不用望远镜也可以看清??焳的身影了,它们主力队伍前面有先锋一样的独飞鸟,这些鸟已经到了船的上方。

    它们到来后并没有接着飞走,而是围着船在盘旋。

    莽子傻愣愣的问道:“这些鸟要干什么?嘿嘿,看起来很肥啊,它们要是下来的话,咱们后面几天可有口福……”

    “你傻啊,是它们要有口福了!”风里刀怒声道,“快快快,把所有人都叫出来,先把木帆落下、再朝天开枪,尽可能的吓走它们!”

    翻天猿如灵猴一样窜上桅杆,他将木帆上的缆绳解开,又抬手一枪打下来一只??焳。

    有人喝彩道:“老猿好枪法!”

    翻天猿笑道:“不是我枪法好,是它们飞的低!”

    “让我来打一个!”骰子兴致勃勃的说道。

    云松厉声道:“先去降下风帆,然后再打,落到船上的鸟必须踢入水中去!”

    他知道??焳这种海鸟,《临海异物志》曰:??焳鸣声哀,船行所见,皆哀。

    ??焳这海鸟是害鸟,它们本来是不会伤害人的,但因为它们总是成群结队出现,所以海上的船一旦碰到这种鸟就要倒霉,船上所有人都得哀悼

    它们在海上飞的太久,看到船就会落上去歇歇脚,而它们太多了也太大了,往往能把一艘船给压得沉没!

    果然,前头的鸟儿绕着踏浪船翻飞之后开始落下。

    齐大山抓狂的说道:“快快把它们杀死!然后踢到海里去!一个都不能留下!”

    “它们是探子,只要它们可以在咱们船上停下,那整个鸟群都会落下来!”

    云松抬头看向前方。

    红云蔓延出去很远,这鸟群怕不是有几十万!

    风里刀三人绝对知道??焳的恐怖,他们第一波冲出去,甩开海蛛丝缠住??焳绞断头扔入海里。

    但??焳不是乖巧的麻雀,麻雀急了还会啄人呢!

    它们遭到攻击便张开尖锐的嘴巴往前冲,就跟一支支利箭射来!

    危急关头,云松准备将圆筒机枪给抄出来。

    他不太想在船上用机枪,太危险了,子弹会把船体打碎!

    这时候他们前方的海上突然冒起了波浪。

    浪涛翻滚,一艘龙头大船出现了!

    云松大吃一惊。

    青龙獠!

    他们竟然在这里遇上了青龙獠!

    这算什么事?

    缘分?

    是什么样的缘分让我们一路走来变成一路人?

    云松不信会有这样的巧合。

    所以答案就随着青龙獠一起浮出水面了:徐福暗地里一直跟着踏浪船!

    毕竟只有他最清楚云松要找龙宫而且得到了关于龙宫位置的最确切信息!

    只是云松没想到他们还挺能藏呢,自己可以多次下过水的,从来没有发现过他们踪影。

    徐福等人显然一直关注云松的动向,这次发现他们遇到了难以解决的危机,这才主动出水帮他们负担压力。

    不管怎么说,青龙獠的出现确实帮了踏浪船的大忙。

    随着青龙獠出现,一些??焳便扎头落了上去。

    青龙獠内没人出现。

    ??焳休息的心安理得。

    红云飘来。

    落下的??焳发出啼鸣声:“呜呜、呜呜……”

    像人在哭!

    红云散落,不断有??焳落下到青龙獠上,这就跟下饺子一样,噼里啪啦的往下落。

    很快青龙獠上便站满了??焳,但后面的??焳还在继续落下。

    它们站到了同类身上。

    就跟叠罗汉一样,一层层的摞了上去。

    很快青龙獠看不到了,只能看到海上飘着一座血山!

    云松等人都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情景,一个个眼睛瞪得像铜铃:小刀剌腚,开眼了!

    风里刀上来推人:“还看什么看?赶紧走啊!”

    “它们这是在干嘛?”钻山甲傻傻的问道。

    风里刀说道:“在休息,它们飞的很久了,累了,这是找地方休息一下,休息之后会继续飞。”

    “那艘船不够它们休息使用,它们太多了,咱们得赶紧走!”

    “否则等它们落到咱们船上,咱们都准备沉船去喂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