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修真小说 > 黑沙剑尊 > 第一百零八章 冷汗

第一百零八章 冷汗

 热门推荐:
    孔氏爷孙到底有何隐秘,黄烁其实不关心。据说孔慈是上上任掌门年轻试剑天下时结交的好友,后来不知为何加入了剑宗,从零张罗起了原本的药事房,现在的药师峰。上上任的掌门也是出身浩养峰,是燕无锋正经的亲师爷。

    所以,燕无锋和这爷孙俩,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联系,也实属正常。至于是不是剑修,有没有什么隐情,和黄烁没有半毛钱关系。那是剑宗的内务,掌门的事,轮不着他一个闲散人员操心。

    这孔班反正抢的也不是自己的位置,实力如何,有什么异常,也和自己没什么关系。

    但是,黄烁之所以惊出一身冷汗,是因为他隐约猜到了燕无锋的布置。

    引战!

    这是黄烁现在脑海里唯一的念头。燕无锋这是在勾引着圣域,勾引着上宗开战啊。

    长生丹尊这四个字就这么光明正大的说出口了,当着现场十数万的剑修,就这么说了。俗话说,人上一百,形形色色。这些外来的剑修,来自天南地北,绝大部分都是独行侠,你要说里边没有上宗的探子,打死黄烁都不信。

    打仗打的就是情报,没有任何一个成熟的势力会轻视情报的力量。既然已经敌对,人家上宗,圣域,凭什么不给你掺沙子。而且剑宗来者不拒,摆出一副天下剑修一家亲的架势,来者不拒。简直就是明摆着说,你随便派探子,我照单全收。

    所以丝毫不用担心上宗收不到这个信号。这些剑修们可能不清楚长生丹尊这个尊号的意义,但是上宗的人能不懂?

    那么结果呢?黄烁都不需要细想,无非是要么合作,要么抢夺,实在不行就一拍两散,得不到就毁掉,大家继续在泥潭里打滚。

    这可就和他息息相关了。虽然成立剑盟,他们在这里角逐执行团名额,本就是剑修们要对外扩张的信号。但这并不意味着大家就真的做好了和四大上宗全面开战的准备。

    恰恰相反,提出剑盟的建议,其中最核心的内容反倒是以剑宗为桥头堡,作为抵抗上宗的最前线。而保留有生力量,大力向南,出海发展,保留剑修火种。

    上宗太强了,那是用千年时间积淀起来的威名,几乎是所有剑修的共识,他们只有和上宗的一拼之力,但绝没有胜利之能。

    所以舍弃了千年的传统,寄身剑宗,只不过是弱者最无奈的选择,抱团取暖。无论是几十万剑修的数量,还是五位剑尊,其实都给不了大家多少安全感。这些在上宗面前,实在不值一提。大家的目的也从不是真的反击,只不过是想稍稍有些威慑力,能过几天平稳日子。

    所以...燕无锋想干什么?

    这一刻,黄烁全身发冷,意识到事态早已超出了他能掌控的范围。要不是大壮还在这里,要不是剑庐那些人还在这里,黄烁差点忍不住掉头就走,远远离开这是非之地。

    而他更大的疑惑是,燕无锋凭什么?

    这绝不是意外,更不可能是一时不查的口误。

    现在的黄烁很想找人倾诉,找人讨论,可是看了眼身边的大壮,还是忍住了。大壮赤子之心,真要是让他知道了,恐怕直接就找燕无锋质问了。

    默默的坐下,黄烁就像一个旁观者一般,冷漠的看着眼前的闹剧。猜到了部分真相后,什么剑盟,什么执行团,在他眼中都不过是个玩笑。就像洪水之下,一窝蚂蚁还在有序的分工一般。

    另一边比赛还在继续。

    得到了剑尊的认可,吴刃无话可说,只能重新面对孔班。

    虽然孔班没再动用那神秘的权柄,但是吴刃依旧战斗的极为困难。明明孔班的灵剑已毁,按说发挥不出大半的战力。但诡异的却是,没了灵剑的孔班却像失去了封印一般,反倒战力大增。

    一手完全默发的术法,让人眼花缭乱。虽然来来去去只是石笋术,泥沼术,重压术,地震术等几个有限的术法,但却排列组合,流畅无比的玩出了花。

    这也侧面印证了黄烁的猜测,虽然孔班确实是用剑道演化的术法,用剑术的练剑成丝构筑起了术法模型,确确实实算是剑法。但是如此熟练,如此深厚的积累和运用经验,没有传承骗谁啊。

    不过术法毕竟都是些中低级的常见术法,倒也不显山漏水,组合虽然巧妙,攻势也很精妙,但威力真说不上有多大。

    只不过吴刃这边却出了问题,他的剑法肉眼可见的出了问题,速度,威力,灵活都明显的下滑。大部分人只以为他之前抢攻,消耗过大,三板斧用完了。但在黄烁看来,却很明显的是剑出了问题。

    黄烁不敢确认孔班的权柄是不是真的是长生,是对生命的控制。但他以一个炼剑师的眼光,很容易分辨出九曲碧蛇剑的暮态。

    在这之前,他很难想象一柄剑会变老。

    剑就是剑,根深蒂固的认知很难改变,即便黄烁的仙剑已经开始觉醒剑魂了,是一个有灵魂,有意识的剑了。在他心中,剑依旧还是武器。他实在无法把剑当人。

    一柄剑,会生锈,会腐蚀,会破损,但是实在和苍老联系不到一起。

    可是,现在这柄剑就是个他的这个感觉。

    这真的很奇怪,出于职业习惯,黄烁很想研究一下这把剑的状态。可惜现在显然不是时候。

    几个来回后,吴刃就认输了,这场比赛只能说过程跌宕起伏,结局稍显潦草。不过想想吴刃的为人,也不足为奇,这显然不是一个刚烈的战士,之前被大壮打,毫不还手也就看出来了。

    不过分出胜负并不是关键,关键是吴刃当场认输后,马上就当众提出,要求孔班把他的剑恢复。

    吴刃是被挑战的人,一时的输赢并不决定什么,他还有三次挑战的机会,后面也许还有机会。但是以他剑现在的状况,恐怕也就没什么机会了。而且一场比赛,却要搭上传承多代的灵剑,这可是在亏大了。吴刃也是个聪明人,他不敢等到比赛技术后,万一那时孔班已经是执行团的实权人物,他恐怕就说不上话了。所以虽然有些得罪人,他还是要当场提出,就是要在众人的见证下,不让孔班有拒绝的权利。

    孔班也没废话,眉心竖目张开,一道充满生机的白光闪过,九曲碧蛇剑就似乎恢复了原状。

    只不过黄烁嘴角一抽,眼中闪过一丝怜悯和不爽。这次有了准备,他全神贯注的注视了全过程。虽然依旧没察觉孔班的权柄到底是怎么回事,但黄烁是什么人,顶级的炼剑大师。对于灵剑绝对的专家。

    这把剑毁了,虽然现在看起来似乎是恢复了。但在黄烁眼中,那就是垂死前的回光返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