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其他小说 > 我被禁区污染七十年 > 第八章食腐乌鸦,沙漠白狼

第八章食腐乌鸦,沙漠白狼

 热门推荐:
    这一幕好像似曾相识,不过黎鸣没想太多。

    “滚蛋吧。”

    罗中书笑骂道,“就你这蹩脚的演技,谁看不穿啊。”

    黎鸣失笑地摇摇头,“那你一眼看穿我不是人咯?”

    罗中书大笑几声,“我倒是希望你不当人啊,可是啊……”

    他笑着笑着,又变得苦涩,“你人太好,太善良了,你不知道,昨晚那件事在小圈子传得很开,大家都说你是大好人!”

    “不当人的,能活得滋润,要当人的,你迟早当不了人!”

    “重启环出现后,世道,也不再是以前的世道了!”

    “行行行,我明白了,罗老哥苦口婆心,我听你劝。”

    见黎鸣似乎真听进去,罗中书才停止他的长舌。

    “对了老哥,有个问题啊,我想问你。”

    “人渣的命,算是命吗?”

    提到那两个字,罗中书愤慨道:“他们手里哪个不是沾了人命啊,就他们,算人吗?畜生都不如!”

    “懂了。”

    罗中书有些奇怪地看了黎鸣一眼。

    “看来我的三观没有出问题。”

    黎鸣默默想道。

    “人渣不算人,这说法确实很合理。”

    虽然罗中书之前跟黎鸣说,他身上的钱足够买好几张疯狂试纸,但那是在物价没有改变的情况下。

    在荒野,物价的浮动有时候会比较夸张,就算没波动,黎鸣也需要足够的钱去买理智药剂。

    有了那块破石头打基础,罗中书对黎鸣好了不少,知道黎鸣被打劫,缺钱,于是咬咬牙,决定带黎鸣去他平时藏着掖着的地方,去采集草药。

    “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的没,中元草只有疯狂因子达到一定浓度,才能生长。”

    黎鸣点点头,“没忘记,我想起之前看过的,不知道是真科学还是谣言,说是一般毒蛇的洞附近,会有它的解毒草。”

    “管它真假呢。”

    这就触及罗中书知识盲区了,他简单带过话题,“疯狂因子的浓度越高,中元草就越容易生长,质量就越好,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富贵险中求。”

    黎鸣笑道,“老罗,你别看我斯斯文文,我也不是那种胆小鬼,好歹见过大风大浪的啊。”

    罗中书显然不信黎鸣的话,要不是后者确实有金钱需求,就算是好兄弟,他都不一定愿意带去那种鬼地方。

    险中求的险字,不是说笑的,他一身的疯狂因子,全依仗他拼命的努力。

    “嘘,小声点,我们绕路……”

    罗中书今天带黎鸣走的路线,确实不一样了,鬼鬼祟祟地带他左绕右拐,生怕被人跟身后。

    他指了指数十米外,两个成年男子巴掌大小的黑色乌鸦,连忙带黎鸣换个方向。

    看了看乌鸦身上的黑色羽毛,等走远些后,黎鸣低声开口。

    “那些乌鸦……”

    “食腐乌鸦,你也可以简单叫它荒野乌鸦。”

    罗中书情绪有点不太好,“有它们在,证明那条路死过人了,不安全。”

    “既然不安全,那群乌鸦还过去?”

    “因为有毒啊,”罗中书解释道:“你想它们平时吃的什么,身上带了不知道多少病毒,一般吃肉的生物,根本不敢吃它们,就算不怕它们的毒素,那口感,啧啧。”

    “不过它们倒不是没有用,取点它们的羽毛,晚上就不用担心蛇虫鼠蚁的过来了。”

    “艹,倒霉!”

    话刚说不就,罗中书低声骂了句,神色倒是没有太慌张。

    “沙漠白狼。”

    他一边带黎鸣离开,一边科普:“它们视力,听力都不太好,跑不快,全靠一个鼻子过活,想不明白,它们是怎么就没死绝,要换我们眼不够尖的,死十遍八遍了都。”

    关于沙漠白狼跟荒野乌鸦的信息,黎鸣都记在心里。

    “耐力,嗅觉,力量,是优点。”

    “包括自身的毒素在内,可惜的是视力,听力相对较弱,速度偏慢,当然是相对来说。”

    “嗯,白狼跟乌鸦都能夜视。”

    “你记下这些是好事,要在荒野混,没人带你点东西,活不长。”

    罗中书见黎鸣认真的模样,颇为欣慰。

    “以后碰到,能早点避就早点避开,终究是危险。”

    罗中书最后叮嘱道。

    除了遇到沙漠白狼跟荒野乌鸦外,两人没再碰到其他意外,顺利地来到一处隐蔽的枯林边。

    “还有小山丘挡着,怪不得一般人找不到。”

    黎鸣对罗中书的细心表示佩服。

    随着罗中书跳下洞穴,里面黯淡无光。

    “别乱摸,周围一片黑,你看不见很危险的。”

    见黎鸣大胆的行为,罗中书微微吓了一跳,虽然他不止下来过一次,但是保不准会有变化。

    制止了黎鸣的举止后,他蹭出照明石的亮光,让周围有了光源后,才带黎鸣大胆摸索。

    “这里的疯狂因子浓度很高,十分钟,最多十分钟,我们就要赶紧离开。”

    罗中书快速将忘记叮嘱黎鸣的话补上。

    “我上次来看还没这么多的!”

    他惊呼失声。

    中元草的采集,没有很困难,黎鸣轻易就能从土壤里拔出,忽然他开口道。

    “老罗,你有没有觉得,长中元草这边泥土比别的更湿润?”

    罗中书愣了下,下意识回道:“没水怎么长草啊?”

    黎鸣若有所指道:“一般来说,山洞内的湿度、温度,都相对恒定,条件合适的情况下,适合来储存酒酿。”

    “啊,老罗,你知道的,我没什么文化,说错了你别见怪,我也不知道说的对不对。”

    “你看……”

    黎鸣指了指洞口,“这窄的,刚好够一个人进入多些,你说像不像是,有人挖到这么大个口了,觉得刚刚好?”

    罗中书看了看入口,又看了看山洞深处的漆黑,里面彷佛有一尊择人而噬的猛兽,打了个寒战。

    如果入口被毁,他们会被深埋在洞中,困死!

    “一般中元草生长周期,多久?”

    “……根据疯狂因子的浓度,普遍来说,荒野这边都是三个月。”罗中书沉默了会儿,道:“我上次来,是两个月前。”

    顿时,只觉得黑暗之中,密密麻麻的双眼,在偷偷注视着。

    看他笑,看他疯,看他欣喜若狂!

    他们距离洞口,有1分钟的路程。

    若是这1分钟里,真有人埋伏在外面对他们动手,将洞穴炸塌,就算是黎鸣,也绝无生还的可能。

    跑!

    半分钟。

    二十秒!

    只剩十秒的路程了!

    “会不会,在这最后十秒,就倒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