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其他小说 > 我被禁区污染七十年 > 第十六章细思极恐

第十六章细思极恐

 热门推荐:
    “对了,老王他把钱袋子扔下来了。”

    顾二叔忽然开口道,看向那钱袋子的目光有几分贪婪。

    不仅是他,其他人同样心动,那里面至少装了一万多块,对他们来说同样不是一笔小数目,虽然顾师傅给黎鸣一张口就是上万块,但那是在交易物资的情况下,一方面更多的是图的,回去路上,有黎鸣这个能力者作为保障,顺便想要巴结认识黎鸣。

    此刻,白捡的钱袋子,就在眼前。

    “糊涂!”

    顾师傅猛然大骂一声,既是骂醒自己,也是骂醒其他人,那些钱,是老王丢下来,孝敬给黎鸣的。

    “禾兄弟,我们这就开过去,帮你把钱袋子捡起来。”

    他们不会下车,而是摇下车窗,用工具把它吊起拿回车里。

    “不用了。”

    “啊?”

    “那可是至少一万多块啊。”

    顾二叔用不舍地语气说道,仿佛钱是他的一样。

    但是顾师傅,似乎意识到什么,打了个寒战,立刻开车离开这里,方向跟老王岔开了一大截弧度。

    黎鸣之所以突兀地抢权做主,是因为他在老王放下车窗的短暂时间,看到了他旁边的座位绑满了冰块袋子,看上去大部分都开始融化。

    而坐在座位上的,是一具开始腐烂的女尸。

    ……

    听着黎鸣的解释后,顾家一行人都一阵后怕。

    要不是黎鸣,他们有可能被不知不觉传染到某种诡异的疯狂因子,那意味着什么,他们没有人不明白。

    特殊的疯狂因子,可不会管浓度的问题,直接就会将你污染成可怕的怪物。

    不由得,对黎鸣一番感激。

    发自内心。

    特别是顾师傅,很庆幸自己尝试着拉黎鸣上车,换做以往是不会的,可是最近荒野的不好传闻有些多,若不是为了生计,他们都不想出来跑。

    打算趁现在荒野供货的物价上涨,干完这一波就休养一段时间,顾师傅在回去路上,总有种莫名的担心顾虑,几方面结合起来,才促使他邀请黎鸣。

    “可是,老王为什么不把他媳妇的尸体,放在车库里面呢?”

    忽然顾小锦提出这个问题。

    是啊,老王为什么不见女尸放在车库里保存呢?里面保冷的效果更好,放太多冰块在旁边的话,到了晚上以老王的年纪身子,难免也会觉得冷。

    而就算是顾师傅他们,透过那微弱的火光,明显粗略看出,老王扔袋子时的手,是穿的短袖!

    “或许老王体质好,又或者里面温度并不是很低吧,毕竟禾小哥说的,那尸体都开始腐烂了,不然老王再痴情,也熬不住啊。”

    一旁的顾三叔小声道,用不敢肯定的口吻,也不敢仔细想下去,光是现在的情况,就吓着他了。

    换个位置,要是他身处老王的座位,身边坐着的是一具尸体,想想就很恐怖,更别说里面还有某种很可能更加可怕的情况。

    “最近的荒野,太危险了。”

    他感叹道。

    “是啊,什么时候坐自己旁边的,是人是鬼都不清楚。”

    顾二叔跟着有感而发。

    黎鸣的脸色,忍不住有些古怪。

    顾师傅注意到后,心里咯噔一下,“不会我们被那钱袋子有污染到吧?”

    “应该不会。”

    黎鸣摇摇头,是否真的不会他也缺乏认知,但他的否定,是他的表情变化,不是因为这个理由,所以他要给顾师傅传递的,只是这个信息。

    顾师傅闻言,松了一口气。

    “禾哥哥,我也能成为能力者吗?”

    半小时后,顾小锦问道。

    “不知道。”

    黎鸣老实回答。

    “那你当初是怎么拥有能力的?”顾小锦直接道,她大致看出黎鸣是什么样的人,于是没有顾忌这个问题。

    “算是运气?”

    黎鸣脑海中,闪过殡月城,104路巴士,闪过柳青影,老虎八,狼九。

    “噢……”

    顾小锦显得很失望,她也想成为能力者,因为……

    她看了看几位叔叔伯伯后怕的样子,又看了看黎鸣。

    若是她有能力的话,大概,就能回报几位长辈们对她的好了吧?

    顾小锦曾经看过一句话,说的是:“希望我成长的脚步,赶得上父母老去的速度。”

    她也希望能做得到,她已经二十岁啦已经不小了,可又什么时候,才能长成曾经向往的厉害的大人呢?

    “我要努力,努力,以后保护叔叔伯伯,保护哥哥,还有弟弟妹妹他们!”

    顾小锦暗暗发誓。

    ……

    “前面就是凌城了。”

    第二天,他们看着前面城市的轮廓,纷纷松了一口气。

    除了遭遇老王的诡异后,没有再遇到其他的危险,这让他们十分庆幸,哪怕老王本身的怪事,就是小概率事件。

    可人一倒霉起来,就怕没完没了。

    “我们能平安,全靠你了。”

    他们对黎鸣的感激隔了一天也没有减少,反而更多几分。

    顾师傅有提出给黎鸣报酬,被拒绝了。

    不是嫌钱少,而是没必要。

    既是举手之劳,又何须取人血汗。

    “说实话,我同样感激你们愿意搭我一程,不管原因是什么,那时候我快弹尽粮绝了,沙尘暴将我的移动工具摧毁,靠我自己徒步,要走回凌城不容易。”

    黎鸣真诚地说道:“哪怕我是能力者,本质上仍然是凡人的身体,要我坚持几天,对我而言是一个严峻的挑战。”

    “上车的时候,其实我就考虑,要怎么找机会答谢你们,刚好那位老王给了我这个机会,我们互不相欠。”

    见黎鸣的说辞真挚,他们心里的负担减少许多。

    顾师傅道:“你救了我们一车人,要是我们死了,那我们顾家就完蛋了,整一个大家子,基本上是我们在维持生计,既然禾小哥你坚持,等我们条件再好些,或者以后有帮得上的时候,记得开口。”

    “……行。”

    对方的话里,蕴藏着,关于他们顾家的信息不少,跟他们告别之后,黎鸣看着他们一行人劫后余生,又收获了那么一大批货的喜庆洋洋,心里泛起莫名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