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其他小说 > 我被禁区污染七十年 > 第十八章失控评分

第十八章失控评分

 热门推荐:
    黎鸣淡淡瞥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切,没意思,搞得跟那些工作人员一样,有我罩你怕什么啊。”雷神咂咂嘴。

    “雷神先生,请不要贸然交谈。”

    黑狗面无表情道,“你应该知道,这里的工作人员一直绷紧神经,若是你有什么举动被误会了,一切后果自负。”

    “好吧。”雷神立刻缩了缩头。

    似乎又觉得刚才怂的太快,雷神低着声在黎鸣旁解释。

    “这里工作的人都不容易,我们要体谅他们的辛苦。”

    看黑狗的目光重新回到他身上,雷神灰溜溜地换了个座位。

    “改天再聊。”

    这一段小插曲黎鸣没有放在心上,他注意到一个细节,进去的人,不会再从大厅出来,出入口的分割,让黎鸣觉得会不会有什么讲究。

    雷神是黎鸣的前一个,他进去后没多久,就轮到黎鸣了。

    一个约摸六十平方的房间,长十二米,宽五米,长宽比例有点不讲究。

    在他前方十多米外的位置,坐着一排五个人,看不清面目,被特殊制服包得严严实实。

    “五杀?”

    “是。”

    变声器?

    声音中性,分不出男女,结合他们的衣服,黎鸣更倾向是变音器,而不是天然的嗓音。

    凌城很注重这五个人的保护,又或者,只是单纯对我们的戒备一贯如此。

    黎鸣默默想道。

    “你最近过得,还好吗?”

    一个人问道,语气就像久别的友人,又如邻居家的老太太。

    “还行吧。”

    “你觉得荒野怎么样?”

    黎鸣想了想,稍微组织了下语言。

    “诡异,危险,不适合一般人生存。”

    “是吗?那你认为只有能力者,才有能力在荒野生活吗?”

    “不是的,在荒野,能力者或许也只是有更多自保之力。”

    短短几日,就在还是接近凌城,相对安全的荒野目睹那些诡异,黎鸣完全可以稍微猜想一下,那些安全区域外,真正的荒野是何等疯狂。

    这些能让荒野人生活,可以作为交通道路行驶的地带,都是有凌城部门定期消杀清洗的。

    就算如此,也依然有着小量的疯狂因子,一般人生活在外,再小心也需要些运气才能到六七十岁,能否平安作为人过完寿命都难说,更别说一个疏忽或倒霉了。

    那个疯女人不提,黎鸣曾不止一次在荒野看到,一些老人,甚至中年在用完疯狂试纸后,默默离开村子。

    那刹那绝望的表情,任一都足够成为震撼世人,流传千古的名画。

    他们真的甘心吗?舍得吗?有勇气吗?

    只是荒野制度的规定,若是他们不这样做,那么他们的家人就得受到牵连,要接受很严重的惩罚。

    那些人,最后都会进入同一个墓,把自己埋葬在那里。

    安全区域外的地方,又该是什么样?

    似乎大致猜到黎鸣想法,一个人解释。

    “荒野之外,我们都认为不是人类应该踏足的区域,特别是某些被称为禁区的地方,那才是最危险,最诡异的地带。”

    不知为何,黎鸣方才隐约产生的,对安全区外荒野的想法,有些感觉变味。

    内心莫名的别扭,古怪。

    顿了顿,他吐出一句话。

    “我也是这么想的。”

    “能分享一下你这一趟在荒野的见闻吗?”又一个人问道。

    他们的声音,都是同样的中性,不认真听几乎分不出区别,至少,在目前的黎鸣听来相差不大。

    黎鸣将沙尘包,将老王的事情稍微组织语言,大概说了出来。

    “你能夜视?”

    “一点点。”

    黎鸣回道。

    这一趟路程,他们又追问了几个问题,黎鸣回答得并不吃力。

    资料上,代号五杀的人就是心血来潮想要去荒野转转,至少表面的理由是这样。

    “对了。”

    快到末尾的时候,此前一直未曾开口的人,忽然出声。

    “你有没有什么梦想想要实现?或者说,有没有想做的事?”

    “我想好好看看这个世界。”

    黎鸣认真道,这不是敷衍,除了想要寻找回自我外,这是他第二想法。

    或许,换一个隔世的人出世,也很应该如此吧?

    问话的人似乎有些意外,停顿两秒后,他才回话。

    “那是,你得好好地看。”

    在两个好字上,他声音略显加重。

    “好了,你可以回去了,这段时间多休息一下吧。”

    黑狗闻言,带着黎鸣从另一个房门出去。

    “怎么样?”

    一个人问。

    “精神很稳定,状态无明显异常,看来在荒野他没有受到太大刺激。”

    “仪器反馈的精神波动也很平稳,在他周围,没有散逸的疯狂因子,证明他身体没有失控倾向,更没有发生异变,没有遭受外来污染。”

    “唯一的疑问就是……在听到禁区那一段话之后,他似乎心理产生了某种变化。”

    “无论是谁,听到禁区都不可能保持镇定,若是他毫无波澜,那才是愚蠢,证明他对禁区的问题不够重视,认知的恐怖不足够。”

    “他的波动,反而表明他对未知保持足够的敬畏,是加分项。”

    几人讨论完后,最后问黎鸣问题的人拍板。

    “可以真正放他离开了。”

    “但是,他……”

    第二个开口的人,迟疑道。

    “没关系,新世界已经是一张黑纸,凌城自然也得是黑的,既然是黑的,那又有什么颜色不能容忍?”

    这句话似乎说服了其他人,不过最根本的,还是说话人的地位。

    那才是决定了他语言分量的关键。

    “过道那么长,是方便增加思考应变的时间吗?”

    黎鸣大致猜得到,这建筑一些设计上的刻意。

    比如说,他正在走过的走廊,除了门外,没有窗户,几乎算是封闭的。

    只要走进来,就没办法掌握建筑的布局,换言之,若是里面的人想要逃跑,除非事先有资料,否则只有两个选择。

    一是暴力摧毁墙壁,二是返回刚才的房间,或者找到下一个出口。

    这两个,无论哪一个,黎鸣都不认为是一个容易做到的选择。

    “其实……”

    黑狗见黎鸣转头看向他,于是正视着他的脸容。

    “你挺白的,为什么要叫黑狗呢?”

    “……”

    黑狗还以为黎鸣要说什么,没想到会是这一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