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其他小说 > 我被禁区污染七十年 > 第五十七章概念禁忌物,进化论!

第五十七章概念禁忌物,进化论!

 热门推荐:
    “我没必要跟你解释。”白京昆反过来道:“但你应该可以猜到,在我背后支持的势力大小,你确定要跟我们为敌?”

    “既然你不是联邦的人,我们无须发生冲突,你有什么利益大可说出来,我们合则两利,何必被联邦看了笑话。”

    “利益?”

    远门淡淡道:“可以,你将导致白凤山异变的那件物品交出来,我立刻走。”

    白京昆表情有些难看,“你清楚那件物品是什么的话,不觉得提出这个要求,是不可能答应的?”

    “所以它不在你身上。”

    “或者说……你其实不知道,那是什么。”

    远门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想争取恢复的时间,跟黑狗的战斗,其实你的消耗比表面要大得多。”

    “我不介意,问题是,你现在没有能让我值得等待的价值。”

    远门打了一个响指。

    在白京昆周围的空气中,荡起一阵阵涟漪。

    白京昆想要逃跑,但涟漪之中,飞出一条条锁链,封锁住他移动的方向。

    然后,一声声炮火声响起,一轮轮轰炸下,白京昆被炸成重伤!

    若非那些锁链,他根本不用硬抗这些炮火。

    “你……是守夜公会的人?”

    白京昆语气惊怒道。

    “完美的伪装跟模仿,只有守夜公会,才有可能做到。”

    “什么玩意?”

    远门一阵无语地说道:“现在联邦境内,什么时候冒出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势力?”

    白京昆冷笑了一声,“这算是你们的职业操守?就算这个时候,都维持演技。”

    远门不回答,径直朝白京昆走去,让后者不由得绷紧身体,随时反击。

    “不要动,动,就杀了你。”

    远门语气平静道,十分理所当然。

    白京昆身体一僵,想要攻击,又克制着,最终,他放任远门在他身上搜索。

    “连迷宫魔方都不在你身上啊,可怜的傀儡。”

    远门怜悯地看了他一眼,随即在空气中,拉开一扇无形的门。

    “不过,大致的方位我也知道了,不知道是哪位在掌管着,希望不会那么倒霉吧。”

    “至于你……”

    远门啪的一声,打了个响指。

    空气荡起涟漪,白京昆顿时再次被密密麻麻的火力轰炸。

    “你不动,我也必杀你!”

    远门淡淡道。

    “开盲盒咯。”

    远门说着,然后一步踏入门中。

    在他离开后,广场变得十分安静,大概十多分钟后,其中一个能力者站了起来,他的脸容剥落一层皮,露出了白京昆的脸。

    他恶毒地看着远门离开的方向,若非他早有准备,长时间操控了一个傀儡,并在关键时刻完成了心灵转移的写入,方才他就已经死了。

    之所以多等十分钟,也是因为为了确保远门确实不在现场。

    这是他压底箱的保命技巧,十分隐秘,就算有相关领域,更高级的能力者,都不一定能发现,即使如此他依然谨慎,若非界限的时间就要到,他还能等更久。

    “我还会回来报仇的!”

    白京昆脸色阴沉地自语道,“到时候,你们都要死!”

    这么想着,白京昆略带着少许疯狂,扫视了周围昏倒下的人一圈。

    “心灵写入傀儡!”

    因为这些人没有死去,而精神却陷入昏迷状态,他如今唯有给他们的肉身写入傀儡意识,代替大脑来控制身体。

    他一个接一个地写入,被他能力影响的人,都如同一个提线傀儡,动作僵硬无力地站起身,脑袋下沉。

    白京昆打算将这些能力者,作为一种资源掠夺走。

    在他不远处的非凡者,都被操控后,他目光注意到躺在树下的黎鸣。

    “他的精神能抵挡我的能力,算是优质的资源,还没死去,虽然应该差不多,但不在乎多带一个。”

    精神意志能抵挡,不代表肉身也能,在失去意识后,肉身就像一个任由摆布的空壳。

    “心灵写入傀儡!”

    白京昆如法炮制地给黎鸣的身体,写入傀儡意识。

    让他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黎鸣的血肉开始蠕动,一个个肉包在他身上开始长出、破开,露出白狼、乌鸦的脑袋,有触须从皮肤下钻出,黎鸣的额头处,开始浮现红色的棱形晶石。

    蓦然地,黎鸣站起身,睁开双眼,目光幽幽地看着白京昆。

    “为什么,你这都能看穿……”

    被他注视的白京昆,头皮情不自禁开始发麻。

    白京昆感受到了一种来自精神的冲击,携带着某种特殊的疯狂因子,在完全状态下,他可以无视这种污染,但此刻施展了转生,并且耗费大量精力,给那么多人施加了一次能力的情况下,他的实力,早不在巅峰。

    他的身上,开始隐约燃烧起红色的火焰。

    “火怨骷髅的污染!”

    白京昆震惊失声。

    这是荒野中有名的疯狂生物,本体实力不够,但是在能级一里面,具备连很多能级二都没有的强烈污染性质。

    为什么,这种怪异,会出现在一个能级一的能力者身上?而且,看他的样子不像是被火怨骷髅寄生或者污染,更像是……

    在驾驭!

    那个人,在驾驭火怨骷髅的力量!

    他的理智在思考间,开始向疯狂滑落,他的思维逐渐错乱,精神慢慢变得混乱。

    “不能这样下去了,我要尽快解决掉他!”

    白京昆迅速解除对其他非凡者的操控,以此减轻能力的负担。

    这很有效,起码能延缓来自黎鸣的污染。

    “心灵写入骑士!”

    白京昆给自己进行强化,他能感觉到,黎鸣仍然是能级一的非凡者,虽然十分诡异,但是只要解决掉他,身上的疯狂因子,可以逐渐消除。

    在现在的他看来,黎鸣躲躲闪闪,如果不是自己导致他暴露,还不敢正面战斗,肯定强不到哪里去。

    最好最快的方式,就是……跟他肉搏,拳拳到肉的肉搏。

    “你,仅仅是个能级一!”

    他咆哮着。

    “我的速度追赶疾风,我的听力能闻八方。”

    “我的力量能撕裂钢铁,我的肉身能无畏烈焰。”

    王的慈悲!

    黎鸣身上泛起微光,他对力量跟速度,进行了又一次强化,不仅如此,他的身体火焰跟闪电交织,虽然这次发动的慈悲,不是通过引爆目标的印记,而是消耗自己体内储存的方式发动,导致效果没那么好,但是加持的幅度也很可观,毕竟如果以引爆目标印记的方式发动的话,那他的员工就要完蛋了。

    看着双眼不经意似乎染着几分红色,宛如火焰状的白京昆,黎鸣冲了上去。

    速度快如幻影,一拳,就将白京昆击退数步,白京昆跟他对拳的右手骨裂。

    “心灵写入无畏!”

    白京昆狂喊道,将无畏的勇气植入内心,他如今认为,自己会对碰会输给黎鸣,是因为不够勇敢,因为犹豫所以败北。

    他再次起跃,对着黎鸣左侧的太阳穴踢出右脚,吹起呼啸的劲风。

    黎鸣反手就将他的右腿抓住,猛地一刷,把他甩趴下在地上,后背的脊柱发出咔擦骨折的声音。

    黎鸣一脚用力将白京昆踩住,让后者动弹不得。

    他俯视着脚下的白京昆,失望道:“你这也算是能级二的非凡者啊。”

    “你,你这个怪物!疯子,你居然妄想利用诡怪!”

    白京昆尖叫道。

    “我是怪物,是疯子?”

    黎鸣忽然想起了罗中书说的一句话,语气变得十分淡漠。

    “我遵从这世间的规则,也履行人性的美德。”

    “从始至今,我认为没做过对不起凌城的事。”

    “我哪里是怪物,哪里是疯子?”

    “从个人的立场上,我自认为,我是一个十分优秀的人类,一个很有担当的能力者,我在负伤的情况下,还为了凌城的安危挺身而出,哦不,这是我演的,但是,假扮的,又怎样?”

    “我记得以前有人说过,如果一个人伪善了一辈子,那他就是真正的善人。”

    “那么我模仿你们,模仿了一辈子的话,那我跟你们,又有什么区别?”

    “只要我把像你这样,胡言乱语的疯子都杀掉,剩下的,就都是相信我的人,就都是正常的人。”

    说着,黎鸣忽然停顿,喃喃自语。

    “不,我是不是压力太大了,怎么会跟一个死人发泄?哦不是发泄,只是,我只是在寻找自我的路上。”

    “这一切……都是合理的。”

    又过了几秒,黎鸣想了想,用请教的语气继续开口:“好了,我跟你灌输心灵鸡汤做什么呢?你现在败在我手里,是失败者,作为胜利者,我认为我有提问的权利……你是看出来我哪里有问题,所以才用能力试探我的?按道理来说,我那个样子不算死人,也是半废了,你没道理对我下手才对的,就算被你控制住,也没什么用吧?”

    “你到底是从什么地方看出我的问题?”

    “是我倒下的姿势不够自然,还是血流得不够多?下次我要是哀嚎出声,会不会更好?要不我戴上个痛苦面具再倒下?”

    黎鸣一边说道,一边从怀里拿出一本备忘录,准备随时做笔记。

    “你,你是打不过我的,我一根手指头就、能把你弄趴在地上,像狗一样,我要你吐舌头,给我爬……”

    近距离下承受黎鸣的疯狂因子,本就状态不好的白京昆,脑袋变得更加混乱了,已经处于严重失常的状态。

    黎鸣更加失望了,“二级的能力,负一的脑子。”

    没说几句就崩溃,心理承受能力太差了。

    “喂,醒醒。”

    黎鸣拿出小瓶子,在他身上倒了一点点白色液体,打算滋醒他,强烈的腐蚀性,刺激着白京昆的神经,在后背上灼烧出一个洞口。

    剧烈的痛苦,让白京昆的身体不断抽搐,就像触电了一样。

    “电,电,痛,痛……有人会为我报仇的,你的能力是火焰,我记住你了!”

    听到这句话,黎鸣立刻从逻辑上分析,或许可能会害到别的队友,毕竟刚才就有人是使用火焰能力的,他是光明磊落的君子,不屑做这种卑鄙的事情。

    于是他沉着声道:“听好了,本座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杀你的人名为罗中书,掌握的能力不是火焰!”

    “哈哈哈!我就知道不是火焰,其实是风,是风!”

    黎鸣又想到,刚才有人的能力,是风……

    “杀你的人,是罗中书!能力不是风!”

    “果然,果然不是风,其实是雷电对不对!雷电,是雷电,你骗不了我,你以为我是傻子,是疯子吗?我一下子就看穿你的阴谋!哈哈哈,很快会有人杀你!”

    “不是雷!”

    “是雷电!”

    白京昆有些神志不清地说道,他现在只记得现在身体痛苦得抽搐的感觉,就像被雷电击中一样,黎鸣如何引导都不再改变。

    事实上,导致他会最后记住雷电的样子,实在是之前雷神差点命中黑狗的那滑稽的一幕,让他很有印象,再加上黎鸣火电交织,多重引导下,白京昆最深刻的,就是雷电的概念……

    在刚开始见面时,还高高在上,甚至面对远门时仍然竭力保持高傲的能力者,此刻竟然落得如此狼狈的下场,黎鸣见了,若是有外人在场,他说不定都要流下鳄鱼的眼泪。

    微微摇头,黎鸣无语地一脚把他踩死掉,看着白京昆又一度死去的尸体,将手里棕色的瓶子盖子再次打开,缓缓倒下里面的液体。

    火怨骷髅让他初步具备主动污染的能力,这让他对疯狂因子有一定的掌控,否则其他非凡者,都难免会受到污染。

    此刻在黎鸣的刻意下,只有白京昆接受了来自他的疯狂因子冲击,否则他都不方便解释。

    “可惜,如果不是疯狂因子的问题,一些事我尽量可以推到远门身上。”

    从来到这里之前,黎鸣就知道了那个远门,是假冒的。

    因为他在那辆运输车上,看到的秘密武器,是跟远门长得一模一样,却被绑着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的人,那个才是正牌。

    他之所以不让雷神看到,不揭穿,自然有他的分析。

    能做到基本无损地生擒一个二级执行者,冒牌货的实力可想而知,从放过了本人这一点看得出,冒牌货不是来杀人的。

    而白凤山的幕后,是要杀人的。

    谁更善谁更恶,一目了然。

    与其冒着揭穿真相,得罪冒牌货的风险,黎鸣更倾向选择静观其变。

    他相信冒牌远门的实力,绝对远超一次迁跃!

    两次,甚至是三次,都很可能。

    目前来看,冒牌远门是站在他们这一边的,在发生无可挽救的事情之前,黎鸣无须心急,一旦因此暴露他的能力,那对他来说,是很严重的隐患。

    事实证明,黎鸣的分析是正确的。

    虽然后面有些偏差,但是冒牌货能看出他一些底细,也不意外。

    能瞒得过,或许才不正常。

    “先给黑狗处理伤势。”

    黎鸣来到黑狗身边,给他包扎伤口,敷上伤势,若非要守秘,他可以用王的慈悲,加速黑狗愈合。

    “这个是……”

    他看到黑狗褪去异化,衣衫变得破烂的左手上臂接近肩膀的地方,有着几个黑色字体

    d-302.

    莫名地,一阵熟悉的既视感,出现在黎鸣脑海。

    终于,他想起了他居住在殡月城的房间。

    b-404

    “是想多了吗?”

    ……

    远门看着他前方二十多米外,一个穿着黑色教袍、戴着眼镜的老人,手里拿着一本有着灰褐色封皮,有着简单纹络的书籍。

    上面,写着三个字。

    进化论。

    “是你在掌管它啊。”

    “凌城一部分人受到了你的影响,流行素质主义,但却有一些人,在抵触,这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运用,对不对?由于有着它的力量,所以白京昆的心灵炸弹,才更加隐蔽,进化论在遮掩心灵炸弹的同时,也被心灵炸弹遮掩。”

    “然后白凤山的生物,越是习惯用的部位,就会越出现异变,是用进废退,我没猜错吧?”

    “你在用凌城以及白凤山,在试验进化论,又或者……在饲养它?在为解锁下一阶段做积累?”

    他试探着道,见老人笑而不语,就知道无用。

    远门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传出去,别人会以为我是殴打老人的混蛋。”

    老人合上书本,和蔼地笑道:“虽然信仰不同,但我们目标是一致的,没必要在此地发生冲突,不是吗?”

    远门打量了老人一眼,道:“既然身为志同道合的伙伴,那你能把手里的书,借我耍几天不?”

    “小妹妹,你说笑了。”

    老人慈祥地说道:“看来,我得帮你们家大人,管教你一下。”

    远门无语道:“敬老院咋把你这弱智放出来了。”

    老人顿时笑不出来。

    “你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