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其他小说 > 我被禁区污染七十年 > 第五十九章潘多拉的愿望

第五十九章潘多拉的愿望

 热门推荐:
    “我们今天演讲的内容主题,是……”

    “关于雪崩的灾难。”

    “首先,我先给你们讲述一个故事……”

    会议室内,青年将故事道出的过程中,在场的众人,精神就已经开始恍惚。

    不是说故事有多么的吸引人,相反,这个故事很粗糙,用词简单,没有让人亮眼的地方。

    但,就是这么一个普通的叙述,开会的人,逐渐出现诡异的呢喃。

    “那一天,我遇到了雪崩……”

    “跟我遇难的,有我的同事,我们被困在了山洞……”

    “我们饿了很久,很久,我们没有食物了,也没有水,我们等不到救援就要被饿死在山洞……”

    “没有办法,我们……唯有选择猜拳,决定谁活下来。”

    “我很幸运,我活下来了,可是这件事情将会成为我余生的阴影。”

    “以后的日子,我看见肉食,都会想到那天发生的,忍不住想要做吐,我能感觉到我的身体,在本能地反抗,只要我每吃进去一份肉食,身体就会让我短寿一分。”

    “不过,我终究是活下来了。”

    “可是……为什么,我回来之后,会看到……”

    “我的同事?”

    “他发现我的时候,目光同样的诡异、惊悚。”

    “我……真的活下来了吗?”

    他们低声自语着这些话,然后身体的肌肤开始遍布一块块尸斑、产生裂痕,有鲜血缓缓渗出,头发在不断掉落,脸容变得枯瘦,浮现死灰色。

    “我已经死了!”

    “为什么死的,是我!而不是他!”

    “为什么我赢了一辈子,却输了那一次猜拳!”

    吼

    他们的面目变得狰狞,完全化作丧尸,有的,则是变成肌肉异常膨胀增殖的怪物。

    有的,肢体扭曲,眼睛咕噜乱转,指甲变得尖锐,长出坚硬的毛发。

    ……

    不是全部人都全部受到影响,一部分人,则是意志坚定下来,否定了这些认知。

    或者说,他们更加地不愿意接受现实。

    结果,这群在现实生活中,最擅长逃避的人,居然幸免下来。

    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

    这群人很少,幸好之前会议对于座位的安排,否则他们第一时间,就受到了袭击,如今,距离给了他们仍然有逃命的余地。

    白姓青年看到那小部分人,有些遗憾地叹了一口气。

    不仅是这个会议室,其他地方,也出现类似的情况。

    疯狂跟暴动,不仅限制于隔离区,其他正常的生活区,也有不少漏网之鱼,这些人散播的混乱,才是最严重的。

    “怪物,怪物啊!”

    “该死!关卡入口的人是干什么吃的!怎么会让污染进来!”

    “别过来,我不想被污染,别过来!”

    “清理部门!赶紧联系凌城的武装部队过来,快点让他们来保护我们!”

    哒哒哒哒。

    一战用车上,走出一排排武装战士,拿着防爆盾牌,全身武装。

    “麻醉枪准备就位!”

    “注意瞄准!保护百姓!”

    ……

    “报告!麻醉枪失效!”

    “启用拦截网!”

    ……

    “报告!拦截网被突破!”

    “艹,那什么怪物,力气怎么那么大!”

    凌城的混乱,就算有着官方的介入,也抑制不住传播的趋势。

    逐渐地,已经有战士伤亡。

    摸河揉了揉眉心,然后脸色严肃道:“将死亡,列入意识盲区!”

    他将异变的人,对于死亡变成认知上的盲区。

    这种做法很有效,不少异变的人,居然停止了攻击,浑浑噩噩。

    但也有很多怪物,仍然无法终止疯狂。

    这时候,就有其他能力者,上去用武力制止,若非留守有不少非凡者,凌城早就变得彻底失控。

    纵然如此,混乱的速度也在不断加速。

    战士们、非凡者们,都在奋力抵抗动乱。

    就在他们身心就要变得疲惫的时刻,一阵无形的波动,在凌城扩散。

    所有产生异变的人,忽然平静下来,模样逐渐恢复回普通人的外貌。

    ……

    “报告,动乱已经停止了。”

    来人这一次,用敬佩、崇拜的目光,看着顾闻。

    “全部人,都恢复正常了?”

    来人听到这个问题,沉默了一下。

    “有一部分人,很遗憾。”

    顾闻点点头,道:“那些人,应该早就死去了,不必遗憾,他们以及他们的家人,应该庆幸多了一些陪伴的时光。”

    “对了,稍等一下。”

    顾闻从抽屉那出一个平平无奇的白色盒子,想了想,拿几块报纸包裹住,然后用一个塑料袋装好。

    然后,在纸上写下几行字。

    “麻烦帮我寄个快递,这张纸上面,是收件人跟收件地址。”

    说着,顾闻将这个塑料袋递给来人。

    “顾主任,这……会不会太简陋?要不要我包装一下?”

    “不用,礼物嘛,最重要的是心意。”顾闻笑了笑,“收件的人,不会在意外表的,去吧。”

    “是。”

    等来人退下后,顾闻才叹了一口气。

    “早有预谋啊,我就知道,你们愿意提前将情报交到我手上,并且肯派人过来支援凌城,肯定有图谋的。”

    “只是,潘多拉魔盒跟别的禁忌物,又都有所不同,你们真的能抵御住它的诱惑么?也好,我顺手扔出这个烫手山芋。”

    “七色骑士,文明教会,自然神教,可能还有一方未知的势力……到底是谁?”

    顾闻双眼微微一眯,“凌城到底有什么,值得他们如此关注?”

    “连慕白白的本体都觉得难缠,维持不了画像分身,自然神教出动的,肯定不是一般的狠角色,特别是能掌控进化论的。”

    沉思一段时间后,顾闻揉了揉眉心。

    “c级投资?能放在我眼皮底下的,价值会是c级?”

    顾闻自语道:“罗中书到底看中了他什么呢?积累毒素引起变化的能力,虽然不错,但也没有太出彩的地方,对疯狂因子的抵御能力,在小城市里的确出色。”

    “他的智商?算优秀,还是不够,罗中书那样的人物,见识过太多的天才。”

    顾闻又回忆起,关于黎鸣的档案记录。

    拒绝顾家的高额回报、体谅员工保安的辛苦招新人、在出重大任务前,担心自己身死,特意先给员工发放了大额奖金……

    虽然有其他一些另类的形式风格,但那也无伤大雅。

    “罗中书看中他的,是那一份难得的善良么?正如慕白白说的?”

    顾闻得出这个结论后,觉得十分可笑,等反应过来后,又莫名悲哀。

    为自己,为这世道。

    “善良的人,其实有,然而有一定能力,又善良的人,终究是少了。”

    顾闻喃喃道:“以罗中书的风格,这不正常的逻辑,反而正常。”

    如果黎鸣背后有势力,就不需要罗中书投资,如果黎鸣掌握着某些秘密,直接审问或交易就是。

    排除种种不可能,顾闻唯有得出这个,荒诞却又唯一可能的结论。

    他认为,这就是真相。

    “不,还有一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