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其他小说 > 我被禁区污染七十年 > 第六十二章迁跃成神论

第六十二章迁跃成神论

 热门推荐:
    “我知道,你看过的资料里,是不是提到过,除了被动的提升外,迁跃可以选择单个,甚至多个强化方向?”

    “能力的强度、发动速度,或者附加特殊属性等等,很多你可以想象的,在迁跃的过程中,都可以实现,除非脱离了你能力的范畴,或者想法过于异想天开,比如说一个控制雷电的,在迁跃的时候想着能得到,一种被自己能力击中,就会爱上自己的效果,显然不可能。”

    雷神忽然觉得自己无辜躺枪,唯有礼貌一笑。

    现在黑狗就是他爹,爹打儿子,都是理所当然,没办法,谁让他当初那么秀呢?

    “这种主动,能为能力者的发展提供多样性,但是……”

    黑狗加重语气道:“我建议你,在迁跃的时候……强化能力的潜力!”

    黎鸣惊愕道:“这都可以?”

    “为什么不可以?”黑狗回道,“能力的强度,发动速度,这些都可以通过锻炼提升,但唯独潜力这一点,觉醒的时候就已经注定,要想提高上限,只有迁跃!当然或许有别的方法我不知道,不完全排除。”

    黑狗又喘气了一会儿,才继续:“迁跃,可以看做是上天的恩赐,或者是你努力应得的回报,是你可以打破自己上限的奖励。”

    “那……”黎鸣试着道:“如果每一次迁跃,都强化自己的潜力,那能力者,是不是可以无限地进化下去?”

    “我知道你想说的是什么。”

    黑狗摇摇头,“答案是不知道。”

    “曾经有人提出过迁跃成神论,可惜并不被支持,因为不清楚是暂时没人做得到,能一直开发能级到极致,还是迁跃能提升的潜力,其实不足以一直延续这条路,总之事情没那么简单。”

    “就算是现在,世界上仍然没有完全得到所有人认可的理论、推演,也就是说,我们尚未找到能力者最正确的成长路线。”

    “只是潜力迁跃的途径,被更多的人接受,也是目前来说最合适联邦的方式。”

    “然而实际上很多能力者,就算不断提高自己能力的潜力……他们都很可能,在完全开发出来之前,就陷入瓶颈。”

    黎鸣嗯了一声,表示理解了黑狗的话后,提出新的问题。

    “那是不是有其他提升的……”

    黑狗立刻打断了黎鸣的话,“我们进化者,一直有很多人持有偏见,联邦之外的,不要问太多。”

    “否则……很容易会落得一个叛国罪”

    黎鸣知道,黑狗打断他,不是因为有什么意见或感到不悦。

    纯粹是,通过此来跟黎鸣强调,事情的严肃性。

    不,黎鸣估计不是跟他强调的,他默默看了眼旁边那个,一脸好奇又怂的孩子。

    联邦外的其他势力有别的修炼方法,其中部分或许会十分疯狂。

    不然黑狗不会如此。

    回去凌城之后,黎鸣看到的是,一群工作人员在修复凌城的秩序。

    入口的关卡检查一样少不了,不过黎鸣跟雷神二人的,倒是没上次那么复杂,省去了许多提问的步骤。

    显然,他们视作黑狗陪同的过程中,已经进行过相应的评估了,就是这一次,轮到黑狗被抓过去黑楼,重复黎鸣他们上次的检测。

    确定黑狗没有失控倾向,没有被污染,黎鸣他们就简单许多。

    这次任务的贡献,跟慰问品,会在后续发放,在医院给他们大致检查一遍,确认没有隐藏的伤势后,黎鸣跟雷神二人分别回到自己的住处。

    洗过澡,睡过觉后,第二天,黎鸣才开始整理这一次事件。

    跟黑狗不一样,他有别的看法。

    “白京昆,赵树义,赵芳晴,应该是三方势力的代表。”

    “白京昆制造了白管家的分身,企图控制赵家,想要借赵家的力量,去找什么东西,赵树义,纯粹是被野心膨胀,至于赵芳晴,她只能用被隐秘的污染解释。”

    “三人的交叉点在于白凤山,从冒牌远门的口吻中可以得知,白凤山可以帮助白京昆,提高仪式的概率,成为真正的骑士。”

    “骑士就是联邦之外的一种晋升途径,成为骑士之后,白京昆会有什么变化?近战能力更强?应该不止。”

    “对于白京昆来说,他的原始动力,就是成为真正的骑士,对白凤山上心,是仪式需要祭品。”

    “而他一个人要完成所有布局,很容易被凌城注意到,所以跟另外的势力达成合作,这是第四方势力,这个势力,跟白凤山驻点人员的异变有关,冒牌远门的一些话,透露了这一方势力的目的,估计是跟禁忌物有关。”

    “那赵树义,跟赵芳晴两人背后代表的组织呢?”

    黎鸣回忆后来得知的,赵树义的情报。

    “想要借助赵家的力量,进行某种药剂试验。”

    “赵芳晴……抛开她的行动力,单从目的的话,她是想要越过赵树义,控制赵家,也就是说……她极可能,是她背后之人,看穿了赵树义幕后组织的企图,打算插一手。”

    “如果被他们达到目的,会导致什么后果?”

    黎鸣分析,“无论是赵树义成功,大量的试验体出现,很可能导致凌城的混乱,哪怕黑狗说,他想要秘密进行,这由不得他做主。”

    “赵芳晴的潜伏,后面难免会跟赵树义起冲动,同样会引爆试验体的问题,再加上那个火怨骷髅,肯定是为了引起混乱的暗子。”

    “对了,白京昆的仪式,其实没必要,让凌城引起那么大的动静,他可以更隐蔽地进行!这绝对授意于他合作方的要求!”

    “除了白京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目的,让凌城乱起来。”

    “他们图谋的,是这个城市混乱之后,会出现的东西。”

    黎鸣逻辑到这里,又陷入瓶颈。

    “凌城的变故,被神秘力量解决了,这神秘力量,就是他们觊觎的,还是遏制了他们的企图?”

    “如果是后者,凌城以后恐怕,还会遭到他们的黑手。”

    “算上冒牌远门,合计五方势力。”

    “不……”

    这还有罗中书代表的一方,又或者,罗中书就是五方势力之一的人。

    站在旁观者角度看待的话,黎鸣忽然想到了自己。

    “因为我现在即是他派来的,他给我的投资,安排我来到了这里,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巧合,他让我来这里必然有着某种目的,毕竟凌城有那么多的目光在关注,要说他没有留意到,绝无可能。”

    “这么分析的话,他跟我的相遇就不是偶然,他那样的人物,肯定有很高的眼界层次,否则,他不会贸然浪费一次投资的身份,因为这能让他安排其他的人选,而且他在我身上浪费的时间,严格算起来太多了。”

    “那他是怎么精确找到我,这么一个他需要的人呢?要么是特殊的非凡物品,亦或者是禁忌物,要么……就跟柳青影他们有关。”

    “因为只有他们知道我这个人的存在,在他们回去之后,就还有他们背后所在的城市知道,他们一定会汇报殡月城的情况!”

    “等等……黑狗也在这里,如果他的d-302跟我的房间b-404不是巧合的话,那罗中书,肯定知道些什么!在我分析没错的前提下,他想让我认识黑狗,具体原因不清楚,不仅如此,他还想通过我在凌城,达成某些目的!”

    一箭多雕,黎鸣不禁感叹罗中书的格局,甚至他能猜得到,罗中书能保证他在这么严密的核查下,给自己一个全新的身份,凌城里很可能有一位地位不低的高层属于他组织。

    “他说过还会找上我,询问加入组织的答案,就算他想利用我,我们两个之间也极有可能还会见面。”

    “如果他是单纯利用我的话……”

    黎鸣自语道:“那作为被利用的人,在单独质问他时,因为极端愤怒的情况下而失控,也是很合理的,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