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其他小说 > 我被禁区污染七十年 > 第一百零七章疯狂造物,让笔友感受我的痛楚

第一百零七章疯狂造物,让笔友感受我的痛楚

 热门推荐:
    “该死,现在不是考虑这些事情的时候,幸好我的场地支配权仍然在手里,否则这次真的完蛋了!”

    “我应该怀疑,他是十三号实验室搞出来的新怪物,那群疯子,总是不按常理研究!”

    噩梦信使痛骂道。

    “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不要跟他硬碰硬好了,没必要,等我熬过这次,以我的能力,要完整恢复位格也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最多一千多万人的噩梦,不,或许不需要那么多……”

    “未来,我还是高高在上的噩梦信使,是庄园的其中一名宴会举办者,是14号噩梦席位的主人,而他,最多是实验室可怜的试验品……”

    “这,才是合理的未来。”

    噩梦信使自语道,对以后又开始充满希望。

    ……

    黎鸣一步一步踩在碎裂的玻璃上,慢慢地环视周围,“舞台搭建之后,实验室比原来的空间大了。”

    “不仅如此,地形都发生了改变,这就是庄园的力量吗?”

    “我的笔友,你会逃吗?会吧,我看你似乎并不想跟我见面,明明在我们刚认识的时候,我们彼此都是那么地期待,互相地对对方充满着希望,希望会成为要好的知心朋友。”

    “可是,你一次又一次地让我失望,无论是第一个故事也好,后面的故意耍赖也罢,你变了,变得不想跟我做笔友了。”

    黎鸣一边走着,一边看去幽邃的走廊。

    “即使如此,我对你仍然是宽容的,我甚至想过,你只是没能理解我的观念,等你去见识过我生活多年的故乡,感受过那里的风土人情,那就能跟我重新恢复友情,并且更加坚定。”

    “我们有可能会是最棒的知己。”

    “这一切,本来是那么的美好,哪怕你小小地任性,抗拒着我的用心良苦,不愿去我的故乡,我都包容了……”

    “你千不该万不该,在大人认真做事的时候,调皮捣蛋。”

    “那本日记上面的文字,已经没办法复原了。”

    “真是……不乖啊!”

    “是我对你的爱,太过放纵了吗?”

    “看来,人还是要在痛苦之中,才能成长。”

    黎鸣身体的血肉鼓动,腹部。胸部,腰部,双腿,两臂,一个个肉包鼓起撑大,白狼的脑袋从里面冒出,然后是颈部,前肢,身躯,后腿,尾巴……

    一只纯粹由血肉构成,没有毛发的沙漠白狼,从黎鸣的身体,脱落!

    它的身体,不断滴落着新鲜的血液,就如同刚从血河里浸泡过出来一样。

    不仅是它,一只又一只,造型血腥的沙漠白狼、荒野乌鸦,从黎鸣的身体中脱落下来。

    它们的眼眶处,是一团红色的火焰,没有眼珠。

    合计二十只的数量,在黎鸣身边,十二只白狼露出狰狞的尖牙,对前方虎视眈眈,荒野乌鸦则在黎鸣边上盘旋,发出难听的鸦叫。

    “你们的叫声……不够有冲击力。”

    黎鸣冷淡道:“我希望能震撼灵魂,让我的笔友,感受到我有多不满。”

    沙漠白狼跟荒野乌鸦们闻言,不由得身体颤了颤,纷纷发出更加凄厉渗人的叫声,然后在黎鸣的指示下,飞快四散开来。

    它们,在黎鸣的示意下,去寻找他的笔友!

    这本该是它们残留灵性逃离的机会,可是没有一只白狼,没有一只乌鸦有这种想法,都是绝对顺从黎鸣的意志行动。

    黎鸣身上挂着的几个脑袋,从刚才开始都没有出声,甚至不敢有稍微大一点幅度的动作,连呼吸都放得更加平缓。

    在刚才放出的一只白狼里面……他们有看到,那只白狼的脑袋不是狼的头颅,而是人头。

    他们没猜错的话,那绝对是被黎鸣吞噬不久的,掌力的脑袋,尽管后者不过是有着某个代号掌力的非凡者记忆的怪物,但就连红鹰两人都能感同身受。

    跟别说赵柳婷三人了。

    “小笔友,小笔友,你在哪里呢。”

    “快点出来,让我砍掉脑袋,可可爱爱……”

    黎鸣轻声哼着乱七八糟的曲调。

    在他路过类似方才,摆放有玻璃柱子的走廊时,一个个赤果着身体的年轻男女,从走廊两边的黑暗处走出来,双眼无神地看着黎鸣,人数共计八个。

    这些,都是刚才他看到的能力人格赋予实验,被遗弃的试验品。

    此刻,在庄园的力量下,成为了宴会舞台的配角,噩梦信使利用场地支配权,将他们进行操纵。

    在对方的力量影响下,他们的皮肤上,都有着一圈圈黑色粗狂的锯齿状条纹,有一种别样的美感。

    “利用非凡者来牵制、试探我?”

    黎鸣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

    下一刻,他的额头上浮现出一个棱形的红色晶体,皮肤下,一根根布满眼睛的触须钻了出来。

    “污染领域,展开!”

    携带着沙漠白狼、荒野乌鸦、土瓷灰灵以及火怨骷髅性质的疯狂因子,以黎鸣为中心扩散,形成一个半径十米的圆。

    高浓度的疯狂因子,不断侵蚀着那些非凡者的身体跟精神,皮肤表面上,冒出红色的火焰,皮肤下的组织,开始向触手的形状改变,他们白皙细腻的脸庞,可以看见肌肉层一只只游动的眼睛,在咕噜咕噜地上下、左右转动。

    他们发出野兽一样的叫声,没有智慧地嘶吼。

    没多久,他们变成身体表面泛起少许火焰,每一寸肌肤都布满眼睛的疯狂非凡者。

    他们的眼底处,有隐约燃烧的火焰纹络,鼻子,耳朵,嘴巴,都塞满了一根根触须,这些触须上面,是缩小的乌鸦跟白狼的脑袋,在凄厉地鸣叫。

    而原本的黑色纹身,则完全消失不见,噩梦信使失去了对他们的控制权,虽然他们依然没有理智,但是出于子母关系的缘故,被彻底污染之后,他们对黎鸣有着本能的畏惧。

    于是乎,他们发出不明意义的声音,掉转头逃跑。

    黎鸣没有理会,而是维持着污染领域,在实验室里缓步行走。

    他所经过的地方,地上,墙壁上都留有些许火焰灼烧过的痕迹残留,那是他疯狂因子对环境的影响所致。

    三小时的时间限制,以及胜负条件中提到的“逃跑”可能性,并没被他放在眼里。

    这……是他的欢乐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