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其他小说 > 我被禁区污染七十年 > 第一百零八章永眠梦境,狂奔人偶

第一百零八章永眠梦境,狂奔人偶

 热门推荐:
    在那些试验体被覆盖掉能力的时候,噩梦信使有点难以置信。

    “我的噩梦种子,居然被什么吞噬了?”

    “怎么会这样,我的噩梦能力即使下落到能级一,在熟练度上,也不是普通的非凡者能够比拟。”

    “该死!实验室那群疯子,究竟搞出了什么东西!”

    噩梦信使再次骂道,“果然,不跟他硬碰硬是对的,我得找到这里的逃生口,庄园没有给出具体规则,那应该就是出口在隐藏的地方。”

    以往都是他看着别人在他的追杀中,惊恐、慌张地求生,如今角色互换,让他有一种莫名的受辱感。

    很愤怒,却只能强行压抑着。

    “只要熬过这次,熬过这次,我就还是那尊高高在上的伟大信使。”

    他不断跟自己说道。

    噩梦信使虽然举办过不少次类似“惊魂时刻”这样的“宴会”,但是以往都是扮演屠夫的角色,求生者的经验可以说没有。

    一时间,他只能尽量回忆之前,那些侥幸逃生的求生者,是如何做到的。

    忽然,在他寻找出口的时候,通道中远远出来凄厉的嘶吼声。

    “有其他生物?不可能,我拥有着实验室场地的支配权!这里的其余角色,都要受到我的支配。”

    “是那个实验体的能力,他拥有制造或者说呼唤支配物的力量。”

    噩梦信使分析黎鸣的能力,“物外侧创造系?还是变化系的一种衍生使用?”

    “不,这套体系局限性不小,特别是对于能级三以上,他虽然是拥有媲美能级二实力的非凡者,但是我也不能去冒险,那是下策,哪怕熬过三小时,最终胜利的还会是我。”

    噩梦信使听着远处的动静,想了想,找了个别的方位跑去。

    这个地图通道的分叉不少,空间很广阔,要撑过三小时,对他来说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当然,要是能提前找到出口,那才是最好的,既成定局更让人放心。

    “嘻嘻嘻”

    “嘻嘻嘻嘻”

    噩梦信使旁边,出现一阵阴森的小女孩小声。

    “是庄园生物?”

    噩梦信使对此并不陌生,很多时候宴会的举办,庄园都会投放一部分“豢养”的非凡生物,这些生物会作为第三方参与的单位,即使是持有场地支配权的屠夫,也没有控制权。

    他顺着声音看去,看到一个身高约莫在一米的,由粗布棉花缝制的女孩人偶,在朝他狂奔而来。

    人偶制作的工艺十分粗糙,如果靠近细看的话,可以看到很多地方有着散乱的线头,部分躯体,甚至打着补丁。

    但就是这么一个人偶,却能爆发出超越成年男子的速度。

    它裂开至耳根的嘴巴,露出尖锐的牙齿,一边嘻嘻笑着,一边奔跑。

    “狂奔人偶。”

    噩梦信使立刻认出来那个庄园生物的名字,知道对方不容易摆脱,移动很快。

    “噩梦惊袭!”

    一阵无形的精神攻击,冲至狂奔人偶的意识中,令后者的身体忽然失去控制,摔倒在地向前滑出一段距离。

    “永眠梦境!”

    他再度使用出新的技能,永眠梦境,可以让生物意识产生自我毁灭的幻梦之中。

    有一种说法,是人在做梦的时候,若是被杀死,会有在现实中死亡的可能。

    那是因为大脑会接受到梦境中死亡的认知,从而导致这种情况。

    但事实上,我们往往会在梦境中“真正”被杀死前一刻惊醒,或者改变梦境的内容。

    噩梦信使的永眠梦境,就差不多是这样的原理,通过梦境来影响狂奔人偶的认知。

    不论旧时代的那种说法是否准确,噩梦信使通过非凡力量释放的技能,是确切能达到死亡的效果。

    在中了这一招永眠梦境之后,狂奔人偶就不再动弹了。

    噩梦信使不再理会,转过身去离开,变成宴会舞台后的实验室空间多了不少,他没必要往会出现庄园生物的地方赶去。

    虽然他并不畏惧那些庄园生物,但是多了也很麻烦,会消耗他的精神,拖延他的时间。

    万一被那个东西追上来,就不太好了。

    3个小时,或者找到出口……

    噩梦信使再一次跟自己说道。

    时间过去一小时,噩梦信使不断根据听到的动静,以及他权限能控制的一些生物反馈的情况,避免跟黎鸣接触。

    “如果我在巅峰状态,我根本不用那么被动,哪怕,仅仅是能力的延伸性开发上这一点都好,我就可以制造、召唤我的噩梦造物,在整个实验室中为我全面监视那个东西的走向。”

    一个多小时,噩梦信使仍然没找到那个所谓的出口,能作为胜利条件之一,实验室的出口必然十分隐蔽。

    “等等,这里有点不对劲。”

    噩梦信使跑着跑着,停下脚步,打量周围的环境,阴暗的通道中,隐约染上了一层红色。

    “这是……环境污染?!”

    噩梦信使暗骂一声,又有些窃喜,“他在持续释放身上的疯狂因子,能够这样大面积污染环境的,绝对不是一般的疯狂者能做到,果然,我没有猜错,他是实验室的试验品,没意外的话,出自于囚徒计划。”

    “只有囚徒计划,才能对应他身上的特征,拥有多个怪物的脑袋,就像被缝一样,同时具备疯狂生物的污染性质……可惜,囚徒计划本身就注定失败,以人身为笼,囚禁多种疯狂生物作为力量源,太过异想天开,即使有侥幸存活的也是残次品,算不上成功。”

    噩梦信使想到黎鸣那多个脑袋的非人模样,暗自摇头。

    “他还愚蠢地不断释放疯狂因子,等他的疯狂因子都放出来,那万一我到最后得跟他战斗,他也相当于少了一张底牌,就算他因为综合实力成为了屠夫,这样不断削弱下去,最后我的赢面只会越来越大。”

    “愚蠢!”

    噩梦信使又下意识呢喃一句。

    “这,才合理……”

    又走了一段路,噩梦信使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

    噩梦信使看着前方几处分叉的通道,一眼看去,远远的就能看到那些浅红色的印迹,仿佛后面的每一段路,都已经被黎鸣污染过。

    “他身上到底有多少的疯狂因子,才能污染这么大一片的区域!?”

    噩梦信使有点难以置信。

    “难道他的身体,是由疯狂生物构成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