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其他小说 > 我被禁区污染七十年 > 第一百四十一章雷霆战衣,狂欢狩猎

第一百四十一章雷霆战衣,狂欢狩猎

 热门推荐:
    每天早上六点半到七点,请先不要看,七点零五分后会修正错误部分

    《九卷》的名称最早见于《伤寒论·自序》。《素问王冰序新校正》说道:“《素问》外九卷,虽张仲景及西晋·王叔和《脉经》只谓之《九卷》。皇甫士安(谧)名为《针经》,亦专名《九经》。“王叔和《脉经·卷第七·病不可刺证第十二》引了一段文字,下面小注说:“新校正云:出《九卷》。“而所引的这段文字,却见于《灵枢·逆顺第五十五》篇。这些都是《新校正》的根据。可见,《针经》这一部书,因为它只有九卷,张仲景、王叔和则称之为《九卷》了。

    折叠《针经》

    《针经》的名称,最早见于《素问·八正神明论第二十六》:“岐伯曰:法往古者,先知《针经》也。“明·马莳在《素问注证发微》注云:“此亦历解《针经》之辞也。《针经》者,即《灵枢经》也。第一篇《九针十二原》中,有先立《针经》一语,后世皇甫士安,易《灵枢》为《针经》之名,故王冰释《素问》、宋·成无己释《伤寒论》宗之,己各医籍皆然。“

    《针经》的名称又见于《灵枢·九针十二原第一》:“令各有形,先立《针经》。“明·张介宾在《类经十九卷·九针之要》注云:“《灵枢》即名《针经》,义本诸此。“

    《九卷》这一部书,到了晋代,皇甫谧又称之为《针经》;到了唐代,出现了一部内容与《针经》相类似的书,王冰称之为《灵枢》。这一问题,也是由《新校正》首先发现的。

    王冰在《素问·三部九候论篇第二十》“血病身有痛者,治其经络“句下的注文引了一段文字,称为“《灵枢经》曰“;在《素问·调经论篇第六十二》“无中其大经,神气乃平“句下的注文,也引用了同样的一段文字,却称为“《针经》曰“。《新校正》认为这是王冰指《灵枢》作《针经》的证据。《新校正》说道:“详此注引《针经》曰,与《三部九候论》注两引之,在彼云《灵枢》而此曰《针经》,则王氏之意,指《灵枢》为《针经》也。“可见《灵枢》这一名称,是在公元8世纪中期王冰时代才能出现的。

    《针经》和《灵枢》这两部书在南宋时代都还存在。有的学者考证,这两部书的内容基本相同,只不过编次有些不同,里面的文字“间有详略“而已。

    《针经》到了北宋初年早已亡佚,当时只存有《灵枢》,所以高保衡、林亿等校正医书的时候,他们进书表中所列举的书名只有《灵枢》而没有《针经》。当他们校正医书的时候,即公元十一世纪中期,《灵枢》虽然存在,但业已残缺了许多,并不是一部完整的书。《素问·调经论篇第六十二》“神气乃平“句下的《新校正》说道:“据今《素问》注中引《针经》多称《灵枢》之文,《灵枢》今不全,故未得尽知。“

    到宋哲宗元佑八年(公元1093年),高丽献到医书,里面有一部九卷的《黄帝针经》,下诏颁布天下,然后中国方才又有一部完整的《针经》(《宋史·卷一十七·哲宗本纪》说道:“元佑八年正月庚子,诏颁高丽所献《黄帝针经》于天下。“现今存在的《灵枢》即是高丽所献《黄帝针经》的版本。

    南宋·史崧于绍兴25年(公元1155年)将其家藏旧本《灵枢》九卷,增修音释,编为二十四卷,名为《灵枢》,即成了现在所见到

    灵枢》是中医经络学、针灸学及其临床的理论渊源。《灵枢·刺节真邪》论道:“用针者,必先察其经络之虚实。一经上实下虚而不通者,此必有横络盛加于大经,令之不通,视而泻之,此所谓解结也。““解结“之法有疏通经络,扶正祛邪,调和阴阳的功效。论致病邪气,不外乎分为内因、外因、不内外因。外因方面以六淫为主,内因以七情为主,不内外因主要指房室伤、金刃伤、烫火伤、虫兽伤以及中毒等。致病因素侵袭机体,导致邪正盛衰,阴阳失调,经络失衡,气血失常,或津液代谢失常,会出现机体各种“结“的病证与特征,表现为或瘀滞,或阻逆,或寒凝,或留浊,或各种痹证等,尤其位于经络循行脉线上表现更为明显,即相应的经络出现经络信息反应,如在体表局部经络解剖定位的腧**痒、酸楚、麻木、过敏压痛、隐疹、皮丘、皮下结节、异常色泽等变异现象,有的虽然“结“症轻微或看不到,实质上是存在“潜在经络病机“的结果,故可以认为无病不成“结“。因此,“解结“是针灸临床的一种指导思想与诊治方法,“能知解结“者,则可以把握与提高临床疗效的方向,即“契绍于门户“。临床上通过望、闻、问、切四诊合参的经络穴位诊法,明确腧穴处的皮下组织有无隆起、凹陷、松弛和皮肤温度的变异等“结“的反应现象,及有关穴位邻近或远端有无明显的结节、条索状物等阳性反应征,以此进行经络辨病辨证,运用“解结“法整体论治。“解结“法在《内经》中虽然没有确切指出,但从文献考证上看,《内经》中有关的论述颇多。如《灵枢·经水》曰:“审、切、循、扪、按,视其寒温盛衰而调之。“《素问·三部九候论》亦道:“视其经络浮沉,以上下逆从循之。“《素问·缪刺论》言:“疾按之应手如痛,刺之。“《素问·骨空论》亦载:“缺盆骨上切之坚痛如筋者,灸之。“《内经》中论述的审、切、循、扪、按、刺、灸等均可认为是“解结“思想的运用大法。故所谓“解结“,即解除疾病证候之结,通调经络阴阳,其思想正合《灵枢·经脉》所说:“经脉者,所以决死生,处百病,调虚实,不可不通。“

    上看,《内经》中有关的论述颇多。如《灵枢·经水》曰:“审、切、循、扪、按,视其寒温盛衰而调之。“《素问·三部九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