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其他小说 > 我被禁区污染七十年 > 第一百五十五章嘘,那个怪物在你旁边

第一百五十五章嘘,那个怪物在你旁边

 热门推荐:
    “遇到他就会死?”

    听到这句话,九点女士下意识就心里就冷笑。

    对于他们这种在能级三巅峰里的王者来说,基本上内心都有着一种骄傲。

    这封信里的说法太肯定了,仿佛她连逃生的机会都没有,这无疑非常触及她的尊严。

    不过能成长到她目前的层次,她自然不会是智商太低的人,起码能被推荐成为参与噩梦席位的候选人,九点女士的综合素质肯定要远超一般人。

    这是来自她猎物的信件,九点女士很轻松可以得出这个结论,据她所知,信使有可以通过命运或者说类似天启的手段,联系上符合使用者列举条件的对象。

    本来对方不一定能跟她联系,但是猩红宴会成为了一个契机,让他能精准地锁定自己。

    为了不至于在思考上出现漏洞,九点女士发动了她的能力。

    “判断他的话真实性。”

    她向自己的能力提出需求,下一刻,她的能力给她反馈,发布了任务。

    任务一:去救下一个名为赵强的人的性命。

    任务二:猎杀五个能级二的非凡者。

    完成的奖励,自然是对信件内容的真假判断。

    这两个任务并不难,比起第二个任务,反而是第一个比较浪费她的时间。

    正常来说,是这样干的。

    九点女士又向自己的能力,许下新的愿望。

    “上一个任务中的赵强,在哪里?长相如何?”

    她的能力游戏精灵,再一次给她发布任务

    一天之内,消耗十万块。

    九点女士,让老管家随手拿出一些钱,从窗台外撒出去后,游戏精灵就提示她任务完成,并且给予她对应的奖励。

    她获得了赵强的地理位置跟长相。

    九点再次派出几名仆从,一名去寻找赵强,剩余的则是去猎杀能级二的非凡者。

    两个任务没多久就被完成,九点得到了能力的反馈。

    信使的话,大部分都是真实的。

    真的部分为,伊甸园里确实有一个,信使认为是怪物的存在,并且那个怪物,曾经杀死过位格级别的强者,并且他是真的被迫参加进这一次的候补竞争。

    假的部分是,他其实并不确定那个怪物来伊甸园的目的,究竟是参加席位候选,还是别的原因。

    还有一点……

    那个信使,并非诚信打算跟她合作。

    最后这部分九点女士,就算不通过能力,都可以判断出来。

    新时代,善良的人基本都死去了。

    或者有也是很罕见,至少不会来参加到噩梦席位的候选,太过单纯善良的人参加这次竞争,跟羊入狼口没有多大区别。

    “能够杀死位格迁跃的非凡者,必然也是位格之前的等级,能级四之上是没有参加席位竞争资格的。”

    九点女士对此笃定,不过她随之又想到……或许存在对方状态不佳等可能性。

    既然如此,对方等同于各方面都比其他人更丰富的老牌非凡者,那的确比较棘手。

    九点女士又通过能力的方式分析了回信的危险性后,才确定多试探一下情报。

    本来她是想靠能力指引,想知道要如何应对,能够获得更多的信息的,又或者是直接向游戏精灵提出想得到那个怪物的资料的需求。

    可惜,她想过的更有效的解决方式,游戏精灵给她发布的任务都很麻烦,特别是最后面关于那个怪物的情报,游戏精灵给出的任务……

    非常难完成,哪怕是以她现在的实力、势力。

    “可惜,我的能力在特定情况下,会受到我的主观认知影响,在我的观念中,那是极具价值的情报。”

    尽管如此,九点女士并不会小觑,那位信使提到的那个怪物,在心里,九点女士将那个怪物提到了跟常规候选人一个级别。

    【我是很有诚意的。

    如果你不愿意跟我达成和平的协议。

    那么……即使我不愿意参与,到不得已的地步,我也会战斗。】

    信使再一次传信过来,语气就像是一个被逼的老实人。

    九点女士想了想,开始让手下代为回信。

    【我不可能凭你几句话就相信你,你说的怪物也好,还是你没有打算参加噩梦席位的竞选。

    你要说服我,就要拿出证据。

    否则……你认为我会放过你吗?我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想,既然我参加了这次竞争,我就已经做好了觉悟。

    杀与被杀,庄园没有给出我们别的仁慈的选项。】

    月牙的邮票贴上在信封上后,就消失不见,被传送到了3号信使那边。

    【你想pua我?哦不,不应该这么说,这个说法太过时了,用在现在不一定准确。

    换句话说……

    你少给老子下套,搁这儿给我玩心理。

    我说的是真是假,我凭什么去给你证明,我说了,如果你不打算跟我达成和平协议的话,那我……

    只能杀了你!

    证据?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更多的东西。】

    pua?

    九点女士眼睛一眯,她没听过这个词,大概不是什么好东西,既然那个信使意识到这个词用得不妥,那为何不删除掉,是懒得删去,还是故意给她看到?

    她想要再发动一次能力,可是她制止了这个冲动,因为在双方这一次交锋里,她其实已经在产生损失,起码这位信使浪费的时间精力,要远少于她,技能发动的消耗,大致可以忽略不计。

    时间跟精力的成本,是很宝贵的,对她拥有的能力来说,比其他人拥有更高的价值。

    【当然,我是很大度的人,你听说过b博士吗?十三号实验室的b博士。

    我怀疑他现在的变化,极有可能跟那个怪物有关,在上一次接触b博士的时候,我发现他跟原来相比,有了很大的改变。

    我这句话透露出来的信息量可不少。

    那么该你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了。】

    b博士?这个信使跟十三号实验室有关?他是研究、战斗人员,还是试验体之一?

    九点女士一时间,又被勾起了好奇心,明明她是已经决定不发动能力了。

    但是现在这个被庄园判定为她要狩猎的信使,却不断地变化着风格,前后的态度也有所区别。

    又是威胁又是示好,太过矛盾。

    他的目的是什么?仅仅是告诉她,伊甸园来了一个怪物?

    【这样吧,我再免费送你一个情报……那个怪物,就在你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