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修真小说 > 从县令开始的签到生活 > 第五百零一章 到嘴的肉不保了

第五百零一章 到嘴的肉不保了

 热门推荐:
    “来,说说吧,不是让你想清楚了再来么?”

    “卑职,卑职不知道从何说起?”

    “就从你是接到什么任务开始说,比如说,你想要找到恶人城和食人谷的所在,是为了找什么东西?”

    小样,还在这里玩试探,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为了诈你一下么?

    “砰!”听到这里,程林差点一个踉跄直接躺在地上.

    你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结果别人什么都知道,完全拿你当笑话看。

    “大人,卑职,卑职.......”

    “说说吧!”上前把程林扶了起来,沈钰拍了怕他的肩膀,一点也不像是生气的样子。

    事实上,沈钰也没啥好生气的。程林效忠的人,从来都不是他,这一点他很清楚。

    不过,他还是希望对方能够对自己坦白一些。

    “你也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这件事情就算不是人尽皆知,知道的人也绝对不少。你以为齐承安他们到了晓州,是来干什么的?”

    “事实上,也不止是齐家派人来了,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有很多人涌入晓州。”

    “你守护的秘密,以前可能是秘密,但从现在往后都将不是什么秘密!”

    “这......”深吸一口气,程林摘下了自己帽子放到一旁,而后闭上了眼睛。

    “大人,卑职请求速死!”

    对于沈钰的话,程林很愿意相信。当看到齐承安手持金牌的时候,他也已经有所怀疑,是不是那位对世家有所妥协了。

    可是,即便这件事情人已经尽皆知,他依旧不能说。没有得到确切命令之前,他一个字都不能说。

    自三岁被皇室收养以来,忠君爱国的思想就已经刻入到了他的骨子里。

    可以说,他们的一切都是属于皇家,属于陛下。对于沈钰,他的确是发自内心的尊敬,但这个尊敬前提是不能触及底线。

    若是沈钰和他所效忠之人发生了冲突,程林会毫不犹豫的站在那一边。

    哪怕明知必死也要去做,也会向沈钰举起自己手里的刀。

    说他愚忠也好,说他傻也罢,但这会是他的选择。

    古往今来,多少人明知必死也要去做,也要义无反顾。

    是他们看不清形式么,不,这是他们内心所秉持的信念,这个改不了,而沈钰也尊重他的选择。

    “既然不能说就算了!”冲他摆了摆手,沈钰随后说道“你手下的黑衣卫移交给梁如岳!”

    “从今天开始,你来做州府的捕头吧,也省的外面那些事情让你两难!”

    “卑职领命,谢大人!”从沈钰那里离开,程林放下了心里的一块石头,整个人也变得轻松了许多。

    只不过沈钰就难免郁闷了一些,虽然知道结果可能是这样,但当真正知道后还是会有些失落。

    一年多以来的相处,终究是比不上几十年来的洗脑教育。

    程林的确是个很聪明的人,办事能力不缺,但也绝对是个不会变通的死脑筋,接到命令只会一根筋的坚守。

    换成韦小宝那样的人,早就把底裤都卖的一干二净了,哪还会坚守什么底线。

    亏他之前还提点过对方,给了他不少的好处,结果问他点问题他连都不愿意说,又不是让他向旧主拔刀,有这么费尽么。

    程林来的时候实力并不算强,能做到现在的位置,八成与他的忠心有关系。

    可到了沈钰这里,他的实力就有了飞速的提升,乃至于离蜕凡境还有一步之遥。

    真以为是他天资够高么,要不是沈钰给他开小灶,他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进步。

    程林觉得自己与蜕凡境只有一步之遥,随时都有可能突破。殊不知,这一步之遥困住了多少天资卓绝的天才,而且一困就是几十年。

    多少少年天才最后熬了垂垂老朽,都没能跨过这一步,终生止步于此。

    程林不知道自己这一走,究竟错过了什么,对待不能跟自己全心全意的人,沈钰也当然不会太用心。

    好歹程林这一年多没让他失望,办事也足够漂亮,这才让沈钰时不时的提点他。

    奈何他不上道啊,生生错过了这些,以后能不能突破蜕凡境可就得看机缘了,说不定,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

    还是梁如岳好啊,让他往东他就往东,从来不问缘由没有任何疑义,这样一心一意跟自己干的才是自己人。

    就是起点低了点,到现在也不过是大宗师。看来自己得抓点紧,手下怎么着也得有个蜕凡境跑腿。

    也让外面的人看看,当了咱的人是怎么共富贵的!

    “外面怎么了?”

    突然间,沈钰听到了远处传来的兵器交锋的碰撞声,那巨大的声响显然不是一般高手能弄出来的。

    一帮完蛋玩意,敢在州城动手,也让他原本不爽的心情更加糟糕。

    看来自己有段时间没杀人,有些人是皮痒了!

    身形转眼间消失在了州衙,来到了远处的街面上。这里两个人正在打生打死,不过却默契的没有伤到百姓。

    他们心里很清楚,他们自己打架顶多受罚,可要是伤到了周围的百姓,沈大人会告诉他们死字怎么写的。

    “她是我的!”

    “放屁,明明是我先付的钱!”

    “你个不要脸的老东西,明明是我先问的价格,你横叉一脚算怎么回事。你也不看看你多大了,你当人家爷爷都够了,你也好意思!”

    “那你怎么不看看你自己,你不一样是能做人家爹的年纪。再看看你那张破脸,谁特么会对你有意思,亲一口能把隔夜饭吐出来!”

    “你再看看老夫,老夫今年虽然六十八了,但好歹也是玉树临风,风度翩翩,她跟了我不吃亏!”

    “我呸,不要脸的老东西,你还有那个能力么!”

    “你,黄口小儿,你找死!”

    就当老头准备扬起大刀再打他个三百回合的时候,旁边一个中年人直接一把拉住了他。

    “爹,爹,不能再打了!”

    “干什么,没见你爹在跟人动手么?”

    被一下拉住,老头瞬间不乐意了,尤其是看到是自己儿子动的手,那胡子都快起的飘起来了。

    “你个逆子不帮忙也就罢了,还拉住我做什么。给你找个小娘,你是不是不愿意。我告诉你,不愿意也得给我憋着!”

    “爹,沈大人来了!”

    “谁来了也不好使,等会,你说谁?”

    “楚掌门好大的火气啊!”

    突然出现的声音,让原本睁目张须的老头一下子冷静了下来,原本满是怒火的脸庞上顿时推满了笑容。

    “沈大人,老夫见过沈大人!”

    “怎么,楚掌门不打算打下去了,继续啊!”

    “这,我.......”

    “沈大人,你给评评理!”见到沈钰到来,另外一个人也是不含糊,直接开始告状,气的老头直跳脚。

    不过那人不在乎,告状这玩意,可不就是谁先告算谁的,你有本事咬我啊。

    “这女子卖身救父,我看他可怜,就想着帮帮他。结果那个老东西,竟然第三者插足!”

    “这话说的,你付钱了么?你没付钱这买卖就不算成立,你好歹也是一方豪强,不会连这个都不懂吧。”

    旁边的楚老头一脸的不屑,那态度蛮横的真的让人忍不住想要把他的老脸摁在地上使劲摩擦。

    “老夫直接付了钱,人就得归我!”

    “沈大人,您看看,他就这个态度。楚老头,别人怕你,我南家商会可不怕!”

    “闭嘴,你们两个也是一把年纪了,竟然敢当街动手。谁都跑不了,都得给本官回去!”

    “姑娘!”冲两人冷哼了一声,沈钰转而看向了旁边一直跪着的少女,这不看不要紧,一看连沈钰都不由为之一颤。

    嚯,难怪这两老头能打起来,红颜祸水!

    “坏了!”一看沈钰那眼神变化,两个老色批立刻有了警觉,这到嘴的肉怕是不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