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太子爷 > 第1098章 南疆的女孩都这么直接?

第1098章 南疆的女孩都这么直接?

 热门推荐:
    梁休现在心态是有些糟糕的。

    他想要速战速决,早日解决南境的问题。

    但问题是,打下南境很容易,管理上会是一个大难题,因为南山学院接受新理论的学子,都尚未毕业。

    如果用朝廷原来的官员来管理,用不了多久,整个南境又会再度重新回到老路上。

    如果这样,那付出的心血,就都付诸东流了。

    所以梁休选择了半支持李凤生和李大力的决策,允许他们丢掉那些老弱病残幼,留着从京都调来的南山学子。

    至于用什么合理的理由,由李定芳自己去折腾去。

    而李定芳想要在流民中发展自己的队伍,为了不让李定芳半夜睡得模糊的时候,被人潜入割掉脑袋,他准备严词拒绝!

    什么叫流寇?到处流窜作案的贼人才叫流寇。

    一旦留下来准备生根发芽,那就离死期不远了。

    而且,尝过血腥味、已经抢夺成性的亡命徒,他李定芳又能怎么收服呢?

    羽卿华眉间微蹙,她知道梁休的担忧是正确的,她是最先抵达南境的人,很清楚南境的情况,那就是个惨不忍睹的地狱。

    在这里,为了活着,可以无所不用其极……

    她原本就不是什么好人,不然也不会做东秦在大炎的密谍首领,杀人放火甚至对她来说轻描淡写。

    譬如黑白双袍,还不是因为她一句话,连大炎的国境线都没有逃出去?

    只是现在,或许是因为怀孕的原因,她和李定芳一样,心软了。

    “必须这么做吗?”

    羽卿华看着梁休,微微有些不忍。

    不准李定芳自建军队,那么他的存在,就是不断地制造更多的流民……

    “有一天,我会亲率大军覆灭李定芳,那时就是他重生之时。”

    梁休走到帅帐门边,掀开门帘,抬手遮光看着天空耀眼的阳光,继续道:“而不是我出兵灭了他,就真的灭了他了。”

    “我们千辛万苦,就是想让大炎旧日换新天。”

    “如果李定芳这时候自己打出旗号,那就是真的造反,因为他的仁慈宽厚,会让百姓产生信赖,到时候我要出兵,会死更多的人。”

    羽卿华皱眉道:“你不信李定芳?”

    梁休摇头道:“不,这和信任没关系,当一个人被抬到某一高度,代表着很多人的利益的时候,他就会身不由己。”

    他回头看着羽卿华,耸耸肩道:“你或许认为这有些扯,但事实就是这样!”

    “所以,李定芳既然选择了完成驱虎吞狼的任务,那么他就得忍受得住孤独,得狠,得残忍,这才是流寇该有的觉悟。”

    “否则,他就该回炉重造了。”

    羽卿华沉默了一会儿,才点点头道:“我明白了,我会按照你的命令,给他们传达最新的指示……”

    梁休背着双手,叹了口气道:“记得存档!”

    “好。”

    羽卿华应了一声,转身走到书桌前开始忙碌。

    梁休摇摇头道:“给你半炷香的时间解决,然后好好的睡一觉,你现在不是一个人……”

    羽卿华抬起头,摸了摸小腹道:“他还小,我觉得今晚,我还可以爬窗的……”

    梁休想到东宫时羽卿华夜夜爬窗的情景,小腹顿时一热,随即又摇摇头道:“等本太子闭关出来后,再好好的伺候你。”

    “现在,大哥还昏迷不醒,前线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处理,要是只坚持了三分钟,那就尴尬了!”

    羽卿华眨眨眼,道:“你初夜……还没蹭到就缴枪不杀了吧!”

    梁休脸黑:“滚!”

    话落,梁休拂袖出了帅帐,帅帐中就传来了羽卿华的铃铃笑声,听得他头皮发麻……

    在营帐外呆了片刻,梁休再度回到了医疗区,赤练已经被转移出了急救室,安排在了一间狭小、但消过毒的干净普通病房中。

    梁休进来的时候,她还在昏迷中,但她嘴角却微微的扬起,也不知道是不是做了什么美梦,心情看上去还不错!

    给她捻好被子,梁休这才转身出了病房,进了李凤生所的病房。

    李凤生的病房中,除了沈长思外,还有和尚家两口子,梁休进来的时候,沈长思正在帮李凤生擦拭身体,而和尚坐在不远处,正生无可恋地看着他。

    因为这时,水纤雪正双手叉腰,凶巴巴地训斥着他。

    梁休听了好一会儿,才算是听明白了,因为和尚蹭蹭后不打算还俗负责人,还想回他的寺庙继续当主持,彻底惹怒了水纤月。

    看到李凤生没事,梁休立即竖起一根手指让和尚和沈长思别出声,然后蹑手蹑脚地就要转身离开,他实在不想参与到和尚和水纤月的战斗中。

    只是对和尚而言,这一切的祸端,都是梁休所引起的,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放过他?

    只是他张了张嘴又忍住了,因为这时的梁休,看上去非常的虚弱憔悴,他忽然又不忍心了。

    可是他欲言又止,还是引起了水纤月的注意,她回过头来看着正准备出门的梁休,当时就跳了起来:“喂,你是太子,你说话算不算话?这和尚不想娶我怎么办?”

    李凤生的命可还掌控在人家的手中,和尚是她男人敢得罪他,梁休可不敢。

    眼看逃不出去,梁休立即义正言辞道:“娶,必须娶,嫂子你放心,我给你做主了,只要天下太平,和尚必须得娶你!”

    梁休心说和尚,老子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天下太平,有可能得有十年的时间……好吧,要是有个女人能等你十年,你丫还想当和尚,老子就帮着水纤月给你下药!

    先生出一群小和尚再说。

    “你说的,可别反悔!”

    水纤月指着梁休说完,才扭头看向和尚道:“死秃驴,你听不听他的?”

    和尚嘴角微微抽了抽,心说你不废话吗?就算没我三弟,我体内不是还有你中的蛊吗?你动动蛊,我还敢不从不成?

    “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小僧就不入地狱……”

    和尚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屈服?

    眼看水纤月瞬间就要炸了,梁休赶紧打圆场,道:“嫂子,和尚现在经历的红尘太少了,你先别逼那么紧,先慢慢的处着……”

    “怎么处?”

    水纤月一脸呆萌地看着梁休:“要不……再让他蹭几次么?”

    噗——

    梁休险些呛出一口老血!

    南疆的女孩……都这么直接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