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修真小说 > 赤心巡天 > 第七十章 照见五蕴皆空

第七十章 照见五蕴皆空

 热门推荐:
    血洒长空,犹自冲锋未歇。

    甚至是带着一个敌人,冲向另外一个敌人。

    天下闻名的盖世戟,将他的腰腹部凿出一个大洞。

    他却以戟锋为锁链,拉着项北一起拔冲。

    他难道如此笃定,他一定可以在项北杀死他之前,杀死太寅吗?

    谁也不知道,他的自信从何而来。

    可他切切实实,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立在五龙封天之巨伞上空的太寅,可以清晰地看到那截戟锋,甚至看得到戟锋上挂着的脏器碎片。

    可当然他也看得到姜望死死盯着他的眼神。

    那赤金色的眼眸中,没有痛苦,没有愤怒,只有决心。

    伤何其重。

    势何其勇!

    战前自认已经准备周全的太寅,一时也有瞬间失神!

    “与我决死!”

    “与我决死!”

    这一声竟如雷鸣,长空滚滚有回音。

    当太寅反应过来,翻手又拿出一只椭圆形阵盘时。

    啪!

    一声微不可察的轻响。

    似乎有什么事物破裂了。

    坠在姜望身后的项北还有些不明所以,太寅却能够瞬间明白。

    是姜望怒不可遏的这一声,打破了化影禁声阵对声音的封锁。

    他知道姜望懂些音杀之术。

    八音焚海这门道术里,就有很强的音杀造诣在。

    可是他断然不晓得,姜望竟将音杀一道掌控至如此境地,竟然随口一声,就能破了他的化影禁声阵!

    事前他和项北预想的糟糕局面发生了

    他们已经暴露在祸斗兽群的视野中!

    如果不能立刻解决姜望,他们也是马上就出局的结果。

    他刚想出声提醒,但项北已经有了动作。

    岩浆湖四周猛然看过来的祸斗,让项北立即做出了跟太寅相同的判断。

    在这样的时刻,他的重瞳之中,爆发出太阳一般的强光,刺眼夺目。

    身上已经恐怖非常的肌肉,再次暴涨,那如龙如蛇的青筋,似乎要炸开一般,仿佛根本无法束缚其间奔流的血液。

    吞贼鬼气沸腾不息,演化各种虚幻的神魔形象。

    他并不是要开启神魂之战,杀进姜望的通天宫。而是以强大的神魂之力,干涉吞贼霸体,将肉身力量,更推一层楼。

    “给!我!下!来!”

    他如斯怒吼。

    双臂肌肉如山峦鼓起,紧握戟身往下拽落。

    如天有环,也要扯落青天!

    轰!

    他真个就笔直坠落。

    因为在他发力的同时,姜望就已经松了手。

    于是盖世戟的枪尖,从这具年轻的躯壳里拔将出去。

    鲜血愈发奔流肆意,腰腹创口透光。

    姜望的速度却暴涨一截!

    他好像全然感受不到痛楚。

    在五龙封天术的如瀑神术中,逆流而上。

    此身虽缺,勇而无漏。

    伤重在我,可我一身轻松!

    就这样带着那巨大的创口,笔直地冲向太寅。

    太寅!你能当否?!

    高穹之上的太寅,直接回应一巴掌,盖落阵盘。

    无穷耀眼的金光,暴射而出,迅速在五龙封天术之后,筑起一道屏障。

    是为法阵,金光障!

    真金不磨,障壁不破。

    那拔离盖世戟的项北,也及时止住坠势。

    戟锋一抖,已将血珠甩离。

    一脚踩爆了空气,就此反冲高穹。

    要脱离他项北的八荒无回戟势,谈何容易!

    天橫双日重瞳,这一刻耀眼得让人无法直视。

    何能留给他背影?怎么敢这样轻视他?

    便是姜青羊,也要为这份轻视付出代价!

    战斗一瞬间演进至最高潮。

    前有五龙封天、金光障,后有吞贼霸体、盖世戟。

    谁能轻易脱身?

    至少太寅代入自己,一时间根本找不到破局的思路。

    但他只听到,正面向他冲来的姜望,一声怒喝

    “三叉!护驾!”

    身在高穹的太寅,有那么一瞬间的迷茫。

    三叉是什么咒语?

    护驾又是什么意思?

    是我理解的那个护驾?

    你他娘还混成祸斗老大了不成?

    但紧接着,火山岛那座最高的山峰上,就传来了威势十足的怒吼,似是回应。

    吼!

    是祸斗王兽的声音!

    太寅百忙之中扭头一看,惊得肝胆欲裂!

    那尾分三叉的祸斗王兽,正以恐怖的速度踏空而来。

    第一眼尚在远处,第二眼已至近前。

    竟然它娘的真来给姜望护驾!

    “三叉!”姜望随手一指拔空飞来的项北:“杀了他!”

    自己却继续控制着剑势,仍然冲向太寅。

    三叉当然听不懂人类的话语,但姜望的气势、动作、身上的杀气,所表达的意思再清楚不过。

    而且它也的确愤怒。

    这些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臭虫,竟然敢潜进它的王国,杀它祸斗之王的厨子!

    打狗还得看主人呢!

    从山巅跃下,一个前扑,就已经压至项北身前。

    身如烈马,皮毛摇风,直接洞穿了空间的距离,利齿森森已近。

    项北就算再勇烈,也清楚自己和祸斗王兽之间的实力差距,明白自己完全不可能是对手。

    但好在祸斗王兽是可以沟通的。

    既然能够沟通,那就未到绝路!

    姜望既然都能够跟祸斗王兽达成协议,他为什么不可以?

    项家什么没有?

    姜望拿得出来的,项家都拿得出来。

    姜望拿不出来的,项家也拿得出来!

    “他能给你什么,我十倍奉之!”

    项北立即喊道,并且以神魂之力,传递了一缕善意过去。

    但他只听得啪的一声。

    又好像连这一声也没有听到,但再也无法确认了……

    因为整个世界,都已经沉寂了下来。

    无知,无觉,无识。

    却是被祸斗王兽一巴掌就拍掉了整个脑袋!

    于三叉而言,它完全听不懂这两脚兽在大喊大叫什么,还敢冒失的拿神魂之力来挑衅王者!

    叫它连玩闹的心思也不再有,直接就下了杀手。

    项北脑袋爆开,尸体瞬间被山海境的规则所保护,消失在原地。

    这一幕当然清晰地印入了太寅眼中。

    在原本的作战计划里,项北还留下了一些伏手,他们做了很多方案,以应对各种各样的情况……

    但祸斗王兽一出现,直接以碾压的战力将之扑杀,将所有的后手都断绝了。

    现在,太寅需要考虑的、能够考虑的,也只有他自己。

    此时此刻,项北的尸体已经消失,那气息凌人的祸斗王兽虚立岩浆湖上,只是一扫尾,便将岩浆湖面的道术余波尽数扫平。

    披风浴火的姜望,还在逆冲神术瀑流,还在极速地向他迫近。

    可太寅的心情,竟是前所未有的平静。

    法阵之道,是比符篆之道消耗还要恐怖的吞金恶兽。

    阵盘的创制,可以说为法阵道统续了命,但阵盘本身,则意味着一个更恐怖的吞金时代的到来。

    法阵对资源的消耗恐怖到什么程度?

    叔爷太华在世时,都轻易不会与人交手。每一次出手,都必须要提前算计好收获。堂堂真人都得拮据如此!

    而他这次进山海境,是抱着很大的指望,主动开口要与项北同行。

    进入山海境以来,神狱六道阵的布阵材料、已经碎灭的诸多阵盘……消耗掉的资源已经难以计数!

    在山海境一无所获,就意味着巨大的亏损。

    对现在的太氏来说,这绝不是一笔可以轻松抹掉的损失。即使他是太氏下一代的核心人物,也难免遭受指责。

    所以他为什么坚持要来找祸斗王兽,为什么要赌这一遭?

    时也命也势也。

    祸斗王兽这一巴掌,直接拍掉了他所有的指望。

    宣告了山海境之旅的结束。

    在结果已经如此清晰的时候,他反倒定下了那颗患得患失的心。

    可以清清楚楚地注视,这位纵剑而来的对手。

    剑仙人是什么样的神通?

    黄河之会后,列国强者已经分析过无数遍。

    此神通剑演万法,是典型的因人成就的神通。

    人强剑便强。

    而姜望的剑怎么样?

    从观河台的表现来看,在内府层次已经接近绝顶。

    绝不算弱,但压不住天下英雄。

    其人最恐怖的,是他无与伦比的战斗才情。

    分析此人在观河台上的每一战,他好像总能在战斗之中,做出最好的选择。

    甚至于有些选择在当时那一刻并不如何出彩,却能在后续演进的几个回合里,绽放出令人惊艳的光芒。

    他研究过姜望!

    也自认是了解姜望的。

    此时此刻,姜望显现剑仙人之态,以最强的状态一剑摧山,轻易将他的五龙封天之术洞穿……

    他并不意外。

    阵盘金光障拦在身前,作为最后的防线。

    这道防线挡不住姜望,他很清楚。

    他也明白,在耗去诸多阵盘之后,也无法现场布阵的此刻,他不够资格与姜望正面搏杀。

    祸斗王兽能够如此卖力帮姜望杀人,他更是已经失去了所有赢得此战的希望。什么九章玉璧,什么山海境秘宝,全都成为云烟,不必再想。

    但是他要证明自己。

    作为夏国人,在齐国人面前证明自己。

    作为太氏嫡传,在齐国天骄面前证明自己。

    作为他太寅本人,在姜望面前证明自己。

    他要拉着姜望一起离场!

    不能着急……

    他这样想着,左手结了一个隐蔽的印决,右手翻出一只黄铜色的圆形阵盘,人往后跃,往更高处疾飞。

    表现出要逃离此地的姿态。

    而姜望的速度果然加快。

    人字剑洞破了一切。

    长相思的剑尖,终于抵在了金光障上。

    锋锐的剑气和顽固的金光,在一瞬间产生了千万次的对撞。

    割裂,割裂,割裂。

    长剑进。

    又进。

    一进再进。

    不可阻挡。

    金光障凹下去一块,且不断地往更深处凹陷。

    终于……啪地一声,碎灭了。

    在这个瞬间,姜望那流动着不朽赤金之色的左眸,瞬间翻为赤红。

    乾阳之瞳,神魂坠西!

    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太寅左手的印决放开,右手直接将阵盘按下。

    神魂的层面中,煌煌大日从天而降,借助单骑入阵图,直接轰击一座孤零零的通天宫。

    其时四野茫茫。

    仰首俯首不见天地,只见烈日直落通天宫。势要一举灭杀神魂,瓦解此宫,断绝道元之根本。

    轰!

    煌煌大日砸下,直接将通天宫砸破了,落入其中。

    竟然如此容易就击穿了神魂防线,接下来双方神魂力量的正面绞杀,几乎不存在悬念。毕竟神魂力量的差距这样巨大……

    但在此刻,神魂的层面里,忽然飘落一张描绘着诸天万魔的阵图,正正印在太寅的通天宫上,将那洞口堵住,竟然瞬间重铸了通天宫,也把姜望攻入通天宫的那些神魂力量,囚入其中!

    这是战前项北特意留在太寅通天宫里的诸天万魔图。

    本就是为了填补太寅相对于姜望的神魂弱势,把这个弱点,设作埋伏。

    在项北身死后,对身受重伤的姜望而言,最好的战斗选择是什么?

    太寅认为,是神魂之战!

    身体虽然遭受重创,但姜望的神魂依然在巅峰状态。

    他笃定姜望一定会展开神魂攻势……

    而他等到了!

    在通天宫的战场里。

    诸天万魔图最擅引入入魔,颠倒魔魂,就算不能立即反向操纵姜望的神魂,也至少能定住他七息时间这是项北认真分析过姜望的神魂力量后,所做出的判断。

    而七息时间能够做什么?

    一息都能分十几次生死。

    七息……太长了!

    在身外。

    黄铜色的阵盘同时发动。

    在金光障崩碎的流光之中,探出来一只灿金色的巨大佛掌。

    每一个指节上,都印有玄奥的梵文。

    从大拇指到尾指,每指印有一个字,是为“照、见、五、蕴、皆”。

    最后一个字,落在掌心。

    是为“空”。

    曾经为了对付枯荣院,太氏先祖有人与悬空寺高僧论道,赢得一式佛功而返,后来成就此阵。

    无尽金光破碎处,当见如来!

    一掌已贴面。

    噗!

    被一剑洞穿!

    长相思贯穿这灿金色的佛掌,也同时贯穿了太寅的手心。

    怎么、怎么回事?!

    通天宫的战场里。

    诸天万魔图一出,立即有无穷魔气,侵扰姜望的神魂本源。

    但旋即姜望的神魂显化之身,就遍照赤金色的不朽之光。

    璀璨如神佛,万魔不得侵!

    此为神通,赤心。

    永不为异志所侵扰。

    彼时在上古魔窟,那万界荒墓里的魔中之魔,都未能浸染此心。

    现在区区一张诸天万魔图,甚至于失去了项北的后续支持,又算得了什么?

    此刻神魂显化之身如金身,反手一剑,以长相思剑灵之显化,轻易斩碎了这张诸天万魔图。

    叫太寅的通天宫再开天窗!

    请君入瓮……变成了引狼入室。

    而在身外,姜望动作亦无半分迟缓。

    在太寅惊骇的眼神里,剑身一横,直接将这半个右掌削掉,又斩飞了他的左手!

    迎着姜望依然冷静的眼神。

    感受着身内身外同时陷入的绝境。

    太寅心中骤然生出一种明悟

    “我想削掉他的三成神魂本源,带他一起离场。而他想绕过山海境的规则,彻底在这里灭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