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梦主 > 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秘钥

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秘钥

 热门推荐:
    “看这样子,需要五颗高级偃晶才能催动,看来这巨炮威力远在神匠火炮之上。”沈落目光落在金色炮筒尾端的圆形凹槽上,眸中一喜。。。

    他手中有十几颗高级偃晶,倒是足够催动了,只可惜这灰塔内有禁神禁制,无法动用这根巨炮,否则倒可以让车青天尝尝威力。

    沈落遗憾的叹了口气,将金色巨炮收了起来。

    如今情况紧急,他无暇一一查看其它偃甲,当即催动逍遥镜将厅内所有偃甲,武器一股脑儿全都收了起来。

    这地方,车青天早晚有可能会找来,他可不想把这批珍贵偃甲留给对方。

    这个大厅顿时变得空空如也,不过在最里面的石台上摆放着着一个黑铁盒子,散发出幽幽黑光,抵挡住了逍遥镜的收取。

    “咦,这盒子是何物?”

    沈落有些意外,走过去尝试拿起盒子,但此盒好像铸在石台上,石台也和地面连接在一起,根本拿不动。

    他暗道了一声古怪,退后两步,祭出纯阳剑劈在上面。

    “轰”的一声金石相击声炸开,剑光绽放,铁盒火光四射,竟然安然无恙。

    沈落正要附身细看,铁盒上面的黑光突然波动起来,飞快凝成一道书卷般的光幕,轻轻闪动着,似乎在等待什么。

    “秘钥禁制?”沈落见此喃喃自语。

    他从火灵子那里听说过这种禁制,一般都是用来守护密室或者宝物,需要书写正确的秘钥才能打开,秘钥可以是咒文,文字或者图画,强行开启只会让禁制自爆,毁掉禁制守护里的宝物。

    沈落考虑了一下,手指冒出金光,在书卷光幕上写了一个‘偃’字,但其很快消失,光幕和铁盒都没有任何反应,显然钥匙不对。

    他想了想,又在光幕上写了“天偃宫”三字,仍然不对。

    沈落皱了皱眉,将所有可能的钥匙都输入了一遍,仍然没有丝毫反应。

    “看来这铁盒的主人设定了一个特殊的钥匙,我初来乍到,只怕打不开,还是算了。”他也没有贪心,转身正要离开,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念头。

    “或许……”他转过身来,在书卷光幕上绘刻了一个复杂的图案,正是地图卷轴最后的那个标识图案。

    图案刚刚绘刻完成,书卷光幕突然剧烈波动起来,然后一闪缩回了黑色铁盒,铁盒周围的其他黑光也尽数内敛。

    盒盖发出一阵“咔咔”的声音,自动打开。

    沈落按捺住心中的激动,朝盒内望去,眉梢一挑。

    盒内放着一根半尺长的黑色铁杆,上面雕刻了许多纹路,还有一些凸起,看起来好像又是一把钥匙。

    “钥匙?是要打开什么地方的?”沈落取出此物。

    就在此刻,石桌旁边的一面青色墙壁突然晃动起来,无数青灰色碎屑纷纷脱落,几个呼吸后,墙壁上出现一堵紧闭的青铜大门,足有二三十丈高,看起来非常壮观。

    沈落视线落在大门正中处,那里有一块锅盖大小的圆形凸起,他挥手一拨,圆形锅盖朝旁边滑开,露出一个黑色小洞。

    他看向手中的铁杆钥匙,有些明白过来,将其插了进去,严丝合缝,正好匹配。

    “果然是这里的。”沈落面上一喜,手指一拧。

    青铜大门内传出“咔咔”的机括运转声,几个呼吸后才停了下来,厚重的大门缓缓打开。

    沈落面露惊愕之色,青铜大门后是一个更加高大的巨厅,足有数百丈高,一尊高大无比,仿佛山峰般的偃甲巨人站立在里面,脑袋和巨厅顶部基本平齐。

    偃甲巨人整个身躯呈现黄金色,胸膛和面部刻画着银白色的奇异花纹,两只铜铃大小的眼睛闪动着骇人紫色光芒,粗壮的双手一只持着火红巨斧,另一只持着黑色巨锤,整体看起来犹如天生的煞神,全身上下都散发出无边的威严和肃杀,让人望而生畏。

    “好可怕的偃甲人!”沈落倒吸一口凉气。

    这具偃甲巨人脸上的花纹不知是何灵纹,能凭空释放出刚烈无比的杀机,让人看了便觉得胆战心惊,巨人双目的紫色光芒好像蕴含两团雷电风暴,那巨斧和巨锤更给人一种能够毁天灭地的可怕威势。

    沈落见过的偃甲中,只有天机城的那尊擎天之械要胜过眼前这具了。

    “说到擎天之械,此物和天机城的擎天之械确实有几分相似。”他打量金色偃甲两下,心中蓦然冒出一个念头。

    就在此刻,他身上突然闪过白光,无名长老的那枚长老令牌自动飞了出去,“咔”的一声插进巨型偃甲胸口,没入其中。

    那里一块金色部分向外凸起了一点,形成一道暗门的门扉。

    沈落对眼前的情况呆了一下,但很快恢复平静,纵身飞到偃甲巨人胸口,握住暗门一拉。

    “咔”的一声,暗门豁然而开,露出一个丈许大小的空间,四周只有光滑如镜的玉璧,中央处摆放着一张金色椅子,上面刻满了一道道五颜六色的符文,和周围的玉璧相连,看起来非常神秘。

    “这是这具偃甲的操控之地?”他暗道一声,打量了里面一圈,看起来没有什么危险后才迈步走了进去。

    一进入此地,沈落面上立刻显现出惊喜的神色。

    因为到了这里,灰塔内无处不在禁神禁制竟然消失了,他的神识可以自如的延伸到体外。

    自从进入灰塔建筑,他的神识就一直被牢牢禁锢在体内,无法蔓延出来分毫,好像身上紧紧罩了一层衣服,非常不舒服,这种禁锢如今消失,他情不自禁运起神识扩散出来,其中夹杂着一根根神魂晶丝,碰触到金色大椅和四面的墙壁。

    金色大椅上突然绽放耀眼的金光,发出一股吸力,沈落触不及防下被吸到了椅子上,竟然动弹不得。

    而其上方玉璧突然裂开,一个金色圆球掉落下来,悬浮在金椅之前,球体上布满了无数神秘的偃纹。

    沈落面上一惊,立刻祭出千斗金樽护住身体,很快发现并无危险,这才稍稍稳定住心神,小心翼翼地打量起身前的金色圆球。

    “这是什么?”他小心的运起神识探查金球,球体上的纹路突然尽数点亮,飞快吞吸起他的神识。

    不到一两个呼吸,沈落的神识被吞噬了近半。

    沈落心中大凛,竭力收回神识,可和金球的吸力根本无法抗衡,神识继续被飞快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