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重回70年从放牧开始 > 第二百九十章 啥也不会

第二百九十章 啥也不会

 热门推荐:
    “爹,你又认错了,这个字念种,是种地的种,哎~爹你咋这笨呢!”

    冯学文有些气恼的看着自己的老爹,他这几个字都教了好几遍了,他爹准是记不住啊!

    所以他说话的时候就没注意,一个“笨”字脱口而出。

    “你~你个小兔崽子,你咋说话呢!”

    冯利国本来让儿子教他写字感觉面皮上就有些过不去。

    听儿子这么说他,立马脸红脖子粗的举起手来想给这熊孩子来一下,可想了想又把手放下了。

    冯学文这次少见的没怕他爹,算是勇敢面对老爹的大巴掌了,好在冯利国也没舍得往下打,他其实也觉得这事是怪自己。

    确实儿子教的挺好的,可他实在是记不住啊!

    “我~我说的是实话嘛!我作为班长,许老师可是交给我三个家庭讲课的任务。”

    “只要我完成的好,不仅能得小红花,还能给娘争取缝手套的活,可~可~娘,你说说爹,他咋就啥也记不住啊!”

    冯学文有些急了,甚至急的都快哭了。

    他感觉自己从来没这么委屈过,比以前让他爹打他一顿都委屈。

    所以冯学文越说越气,最后只能求助自己的母亲。

    “你这人,孩子又没说错,别说孩子急了,我看的都急,来来回回就这么几个字,你咋就老是认不清。”

    张敏正好把饭做熟了,听到声音,端着一盆糊糊进来了。

    她作为妇女主任当然识字了,不过认识的也一般,算是能有个小学毕业的水平吧。

    可不要小看这水平,这在农村都不多,也勉强算是个文化人了。

    “哎,我这也不知道啊,这刚学就忘,看哪个字都差不多。”

    “就说那个养猪的顺口溜,放一块这几个字还能记记,这分开看一个也不认识。”

    冯利民也是无奈了,他不是不认真学,实在是不知道咋的就是不会。

    其实这个情况可不是就他这一家,几乎队上所有人都一样。

    今天上午开例会的时候就有人向王福兴反映了,这学习比让他们干活都累,他们现在是宁愿上山割草也不想上课认字。

    这不是养猪都有顺口溜了,有人还顺势给编了一个。

    “学汉字真难熬,一个字一个样,学半夜记住他,到天亮全忘掉。”

    你别说这顺口溜编的还挺好,关键是队上不少人别的没记住,这几句反而记住了。

    今天一上午了有事没事的就嘀咕一句,显摆一下,好像自己是文化人一般。

    王福兴也确实无奈,昨晚众人的精神头倒是挺好,可一大早在他耳边传来的全是困难。

    他也经历了几次扫盲活动,算是有了一定的经验,也知道会是这个情况。

    不过这次特殊,王福兴可没办法再像以前一样和稀泥了。

    好在许灵均有主意,这不当天就派出他的这些学生,以包户的形式,进行家庭式的帮忙。

    口号是“人人争做好老师,帮户扫盲共进步”。

    总之就是一个孩子帮扶两三家,让他们当小老师,帮助大人认字。

    为了更好的完成任务,许灵均会把教授大人的课程先交给孩子们。

    当然了除了这小老师,大人的思想工作也不能少。

    出台了老师教全员,子女教父母,夫妻互相学,先会教后会的学习方法。

    “学文,先吃饭吧,一会吃完饭我来教你爸,你不是还管着咱两个邻居呢嘛!”

    “吃完饭,让你哥和你一块去教,教好了,到时候给娘多接点缝手套的活,要是活多了娘给你换肉吃。”

    张敏是思想觉悟还是很高的,她当然支持儿子的工作了。

    “娘,还有我的事啊!我还想出去玩呢!”

    还没等冯学文发话呢,他哥冯学武就不乐意了,这又不是他们老师给他的任务,他才不想去呢。

    “玩什么玩,就知道玩,你看看你弟弟,才一年级就认识多少字了~”

    张敏这一下打开了话匣子,同样的冯利国也一样。

    他正好那股憋屈有了发泄的地方,两人对冯学武那是一顿说教。

    冯学武这熊孩子现在是直接被男女双打了,只能低头驼背缩脖子支着。

    他发现自从弟弟去队上上了学,那在家里的地位是直线上升,甚至他的小伙伴们都说家里总能听到对他弟弟的表扬。

    关键是人家还拿他做对比,这就让他感觉很不舒服了。

    “你看看人家冯家老三,自从去了队上上学,老懂事了。”

    “还是班长,还升国旗,还会讲话,你多和人家学学,别没事就跟冯家老二学,就知道瞎玩。”

    冯学武一想到他那小伙伴绘声绘色的学父母这几句话就异常郁闷。

    “娘,你别说哥了,还是帮我出出主意吧!”

    冯学文见爹娘都说哥哥,他并没有像以前一样幸灾乐祸的,只是有些惆怅的让张敏给他出出主意。

    他现在都愁死了,他们家邻居李大鹏和孙海文和他爹的情况一样,都是刚学了就忘甚至还不如他爹呢。

    不过这大鹏叔倒是还好一点,毕竟有秦婶婶帮着也能学一点。

    可这海文叔就麻烦了,虽然李萍婶婶也还行,可是,海文叔他娘太固执了不好办啊!

    其实就是李萍想教孙海文,别看这家伙在外面蔫,但在家里还有些大男子主义。

    尤其是李萍这么长时间都没怀上,一直有所不满,当然不会让李萍教他了。

    至于他娘张兰芳,那更是固执己见,要不是想多揽一些缝手套的活计,她都不会去上课。

    可这人就是典型的自己不行还怪别人,昨天就说李萍不好好学,不积极发言为家里多争取点缝手套的活,还说家里还欠着饥荒之类的。

    她就没说说自己不积极,更没说自己儿子不积极。

    李萍也是敢怒不敢言啊,甚至怒都不敢怒,只是有些麻木的低着头不敢说话。

    “学文,你可以学学你许老师啊,你看今天队上有啥变化。”张敏没直接给他出主意,而是反问了一句。

    “变化?多了好多宣传口号,还有~”

    “对了,字条,东西上都写了字条,这样只要大家使用或者是看见就知道这字是啥了。”冯学文惊喜的说道。

    这主意好,只要在家里常见的东西上都写上字条,一使用就能看到,慢慢的也就把字认熟了。

    “对,就是这个。一会你和你哥就多写点字条,把它们贴到对应的物件上,等见得多了,这字也就认识了。”张敏笑眯眯的说道。

    这办法也是许灵均今天提出来的,张敏觉得很不错,就让学文先试试。

    其实这种办法早就有了,只不过以前办学都没人重视,所以这方法也没人用。

    现在许灵均也是在尝试着,所以只在大队上一些常见的地方贴了纸条,想着先看看情况再说。

    “娘,大鹏叔那边倒好说,海文叔那边~”

    冯学文想想那老太太不讲理的样子他就有点犯怵,可许老师说他们都是小老师,一定要克服困难,迎难而上才行。

    所以他说话的时候就有些犹豫了,毕竟他娘都给他出了主意,这啥事也找大人感觉自己有点~

    就是那种本来以为长大了,可还得靠父母的感觉。

    “行了,你海文叔那边我还去做做工作,到时候我做通工作了你再去。”

    张敏很清楚孙海文家的情况,她作为妇女主任得和张兰芳谈谈了。

    对了,还有李萍,也得和她说说,这都新时代了,女人也得硬气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