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鲜满宫堂 > 第三十八章 名字

第三十八章 名字

 热门推荐:
    “那,那叫……什么……”苏誉呆呆地问出声,心思却完全不在问题上了。

    刚刚发生了什么?皇上,打了,他的,屁股!这,这是调戏吧……

    柔韧的手掌拍在那弹力十足的地方,软软的,弹弹的,这样的触感让皇帝陛下感到很是新奇,忍不住把手附了上去,来回摸了摸。

    “皇,皇上……”苏誉的脸腾地变得通红,本能地向后缩了缩。

    安弘澈抬头,正对上苏誉,满是窘迫的双眼。那温润清俊的脸染上了一层浅红,因为他的触碰,那层薄红渐渐向下蔓延,染红了白皙的脖颈,攀上了线条优美的锁骨,身体因为紧张而微微蜷曲,整个人看起来仿佛一只煮熟的虾,很是美味的样子。

    皇帝陛下觉得有些口干舌燥,这该死的蠢奴,无时无刻不在勾引他,这是严肃的立规矩,可不能让他就这么糊弄过去,哼!

    稳了稳心神,皇帝陛下得意地扬起下巴道:“知道厉害了吧,以后你再做错事,朕就这么罚你!”

    调戏就调戏,找这么蹩脚的借口都不知道要怎么接话了,苏誉翻了个白眼,觉得自己被摸一下就脸红什么的有点丢人,这会儿要找回场子,他就应该捏着皇上那线条完美的下巴邪魅一笑,然后强吻上去……

    打住!苏誉甩了甩脑袋,自己在想什么呀?皇上可是个跟他一样的男人,他们是纯洁的老板和陪吃陪聊陪睡的厨子……虽然皇上是长得很好看……

    抬头看了一眼那两片淡色的薄唇,此刻因为心情好而微微上翘,泛着健康的光泽,苏誉吞了吞口水,不敢再看。

    找回场子什么的,再借他个胆子他也不敢,只能低头任怂。

    看到蠢奴一副“知道错了”的样子,皇帝陛下很满意,松开对苏誉的钳制,翻身倚在床头,见他还是一副呆呆愣愣的蠢模样,微微蹙眉,该不会是吓到了吧?唔,这蠢奴还真是娇弱。

    安弘澈伸手,一把将人圈进怀里,“当然,你要是做的好,朕自然会好好赏你的。”

    苏誉冷不防被再次拽倒,被迫埋首在了皇上的臂弯里,带着阳光味道的温暖身体,让人忍不住生出几分贪恋。没有挣扎,苏誉只是默默地换了个姿势把脸扭出来,内心却是在不停地翻滚,完了完了,自己不会真的弯了吧?

    想想上辈子,因为忙着学手艺挣钱,都没有时间谈恋爱,这辈子更是为了温饱疲于奔命,成亲的事还没考虑过,今日就这么突兀地被一个男人给吸引了。

    偷偷瞄了一眼皇帝的侧脸,真的是无可挑剔的俊美,一定是这家伙长得太好看了,自己才会一时鬼迷心窍,一定是这样,嗯。

    做好了心理建设,苏誉轻咳一声,准备打破这诡异的气氛,“皇上不许臣叫酱汁儿,那圣猫原本的名是什么?”

    安弘澈低头看了看他,沉默片刻,清冽的声音带着几分他自己尚未察觉的郑重,缓缓道:“湛之……你可唤‘湛之’。”说罢,缓缓将头扭向一边,盯着不远处的烛台,一双耳朵泛起了一抹不自然的嫣红。

    安弘澈,字湛之。

    粼粼澈澈兮,清水湛之。

    朕允许你,唤朕的表字。

    “蘸汁儿……哈哈哈哈……”苏誉噗嗤一声大笑起来,“皇上您这名起的也不比我好到哪里去,哈哈哈哈,蘸汁儿还不抵酱汁儿呢,哈哈哈……”

    皇帝陛下又缓缓把头扭过来,看着笑得手舞足蹈的苏誉,脸彻底黑了。

    我将心事付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沟渠里,躺着一条不知死活笑得花枝乱颤的臭鱼!

    于是,皇帝陛下背对着贤妃娘娘睡了一夜,没有再跟他说一句话。

    次日,皇上依旧没有吃苏誉做的午饭。

    根本没有意识到皇帝陛下在跟他单方面冷战的苏誉,高高兴兴地把省下来的材料做成了一盘蒜香仙贝饼,去安国塔跟“国民男神”喝下午茶。

    国师这次没有在大殿见他,直接让苏誉上了二层。

    “昨日我便说过,无事不登安国塔,你既日日前来,总要有点事做,”国师单手支着下颌,清冷的美目望着青花瓷盘里色泽鲜亮的小饼,“这是什么?”

    “元贝肉做的点心,”苏誉笑着把盘子推到国师面前,“撒了些蒜粉,皇叔尝尝这次的火候可好?”

    白皙到近乎透明的手指捻起一片小饼,缓缓放入口中,掌心大小的圆饼,炸烤得酥黄焦脆,外面浮着一层蒜粉,炒熟的蒜粉有一股奇异的香味,与贝肉的鲜味相得益彰,让人欲罢不能。

    国师慢条斯理地吃掉一个饼,轻啜一口姜茶,随手扔给苏誉一本书,“这本书你拿去看,有甚不明白的,可来问我。”

    苏誉惊讶地看了看国师,这是打算教他东西?心跳不由得开始加快,难道这才是穿越奇遇的开始?

    想想以前游戏、电视剧里的情节,穿越的主角会机缘巧合认识一个高深莫测的人,这人会莫名其妙地认为主角根骨奇佳,经过一番考验,十分草率地决定传授其绝世功法,并将天地间的重任交托给他。

    怀着激动莫名的心情,苏誉双手微颤地打开了精致的书封,里面躺着一本装订华美的书籍,书页上清清楚楚地写着。

    杀鱼……心法……

    苏誉觉得他的理解能力出现了些问题,不然为什么明明认识这四个字,拼在一起就不认识了呢?

    “我知你善杀鱼,但*凡胎没有丝毫内劲,难成大器。”国师咬了一口蒜香饼,淡淡地说。

    内劲!苏誉听到这个词,脑中灵光一闪,想起那看不懂的,关于内劲去腥血的记载,或许不是苏家祖宗瞎胡扯的……

    “夫内劲杀鱼,乃引天地灵气,灌注奇经八脉,固于双手双目,去腥膻,除杂血……”

    长长的引子,看得苏誉云里雾里,再往后翻,竟然还有个目录,整本书分为……

    这书真的是讲杀鱼的?苏誉抽了抽嘴角,心中好奇得要死,迫不及待地往后翻看。

    “启禀国师,肃王殿下求见。”楼下的宫女突然出声禀报。

    “把书收好,莫让他人瞧见。”国师抬手,阖上了苏誉手中的书,示意他先别看了。

    苏誉听话地收起来,把书放在了食盒里,只是心里跟长草了一样,总忍不住往食盒上看。

    沉稳有力的脚步声从楼下传来,不多时,龙行虎步的肃王就出现在二层。

    “见过肃王。”苏誉赶紧起身行礼。

    “贤妃也在啊,”肃王摆手示意他免礼,自己给国师行了个礼,“见过国师。”

    “没有外人,何必客套。”国师捻起一块仙贝饼,示意肃王坐下。

    “今日丞相说,他找到了一人,很有可能是神谕上的异星。”肃王满脸严肃地说,顺手捻起一块仙贝饼咬了一口。

    纤长的睫毛颤了颤,国师冷冷地嗤笑一声,“他懂什么?”说着,将瓷盘不着痕迹地向手边挪了挪。

    作者有话要说:小剧场:

    赵氏:这是苏家祖传的菜谱

    小鱼:穿越原来是为了发家致富↖(^w^)↗

    太后:这是皇家的宗族秘史

    小鱼:穿越原来是为了宫斗升级(⊙o⊙)

    国师:这是神秘的武功秘籍

    小鱼:穿越原来是为了拯救苍生(⊙_⊙)

    喵攻:朕今天要吃红烧鱼香辣蟹油焖大虾喵呜~~

    小鱼:穿越其实是喂猫来的……吧

    日暮迟归扔了一个手榴弹

    那一抹蓝白的温柔扔了一个地雷

    那一抹蓝白的温柔扔了一个地雷

    那一抹蓝白的温柔扔了一个地雷

    那一抹蓝白的温柔扔了一个地雷

    那一抹蓝白的温柔扔了一个地雷

    ohnotaeko扔了一个地雷

    千九黛扔了一个地雷

    阿血扔了一个火箭炮

    楠子扔了一个手榴弹

    15785432扔了一个地雷

    又酥又浓。扔了一个手榴弹

    shenseer扔了一个手榴弹

    ohnotaeko扔了一个地雷

    15751839扔了一个地雷

    mathlenovo扔了一个地雷

    15785750扔了一个地雷

    bushuyel扔了一个地雷

    喵公主她妈扔了一个地雷

    喵公主她妈扔了一个地雷

    欧阳晨笛扔了一个地雷

    darknight扔了一个地雷

    弯豆扔了一个地雷

    gyla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大人们的地雷、手榴弹╭(╯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