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鲜满宫堂 > 第六十六章 宅子

第六十六章 宅子

 热门推荐:
    用过早饭,苏誉又被皇上拖去御书房当靠垫。

    给猫大爷当靠垫,苏誉自然没什么不愿意的,削了一盘水果,一边背一边给皇上喂水果吃。

    事实证明,一本三天是可以背完的,但是背完之后忘得也很快,主要是这上面图多字少,有些鱼还长得比较相像。所以,苏誉有空就拿出来复习一下,捂住文字,单看图,然后背出这种鱼的名称、特点、功用,而后再背出里关于这种鱼的杀法。

    “嬴鱼,鱼身而鸟翼,声如鸳鸯,见之则其邑大水……”苏誉仔细看了看嬴鱼的长相,两只翅膀画得很长,不知道鱼的翅膀是鸡肉味还是鱼肉味的。

    “不吃了。”皇上避开苏誉的手,不肯吃那切成小块的水果。

    “再吃个吧,你才吃了两块。”苏誉从书中抬起头,微微蹙眉。之前就知道皇上挑食,只喜欢吃海鲜,别的倒是没在意,现在想想,这段时间皇上好像什么水果都没吃,连青菜也吃得很少。

    “不吃。”安弘澈抿唇,坚决不肯再吃,酸不拉几的东西,有什么好吃的。

    知道猫都挑食,皇帝陛下如果就是个猫,不吃水果也就罢了,但他还是个人,总要营养均衡才是。苏誉无法,拿了块小鱼饼喂给他,这下倒是吃得利索,然后趁着皇上转头去批奏折,又给他塞了一块水果。

    皇上以为还是鱼饼,就张嘴吃了,刚到嘴里就皱起了眉头,转头瞪着苏誉。

    “好好,这是最后一块,不吃了。”苏誉三两下把剩下的吃掉,向皇上展示了一下空空的盘子。

    安弘澈这才哼了一声,把口中的水果咽下。

    苏誉忍笑看着皇上,俊美而不失霸气的侧脸,配上这幅表情就显得冷冽而威严,但若是换成毛茸茸的猫脸,就是那么别扭而可爱。忍不住凑过去,抱住皇上的腰身。

    “做什么?”皇帝陛下一动不动任他抱着,手中的朱笔不停,两只耳朵却忍不住红了红,这么粘人的蠢奴,真是让人头疼。

    “皇上,你会不会在人形的时候变出尾巴?”苏誉已经从腿软脚软的状态中恢复过来,看着眼前的人型猫咪,就热血沸腾地老想动手动脚。

    “朕怎么可能做出那种蠢事!”安弘澈瞥了他一眼,继续批奏折。

    “那就是能变?”苏誉眼前一亮,他就是异想天开而已,没想到还真行,“那……”

    “休想。”还不等苏誉说出口,皇帝陛下就冷冷地拒绝了这个非分之想。

    苏誉眨了眨眼,不死心道:“我中午给你做好吃的,就变一下给我看看吧?”

    “不变你也得做。”皇上抬手把苏誉从身上撕下去,堆到宽大龙椅的角落里,苏誉抱着皇上的胳膊不撒手。

    两人正闹着,汪公公突然进来禀报,说袁先生进宫求见。

    “袁先生说有急事告知。”汪公公眼观鼻鼻观心,仿佛完全看不到皇上正把贤妃按在龙椅的角落里而贤妃还在欲拒还迎地挣扎。

    苏誉看向皇帝陛下。

    “别耽搁了朕的午膳。”皇帝陛下摆摆手放行。

    “是。”苏誉起身,理了理衣襟,抬脚出了御书房,去暮春殿寻袁先生了。

    贤妃走了,汪公公就自然地留下伺候笔墨。

    御书房中一时又静了下来,过了片刻,皇上突然开口,“汪福海,男子承欢是不是很疼?”

    汪公公研磨的手一抖,赶紧问道:“皇上可是伤到贤妃了?”

    皇帝陛下皱了皱眉,汪公公也意识到自己说了废话,若是昨晚当真伤到了,贤妃就不会这么活蹦乱跳的了。

    “他害怕。”安弘澈放下手中的朱笔,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昨天在苏誉识海里看到的场景,他想了想就明白了,知道男子之间应当那样亲密,但昨晚他要这么做的时候,苏誉却双腿发抖。

    “不,不行,会疼死的。”苏誉惊恐地阻止他试图进攻的姿势,说什么也不肯让他做下去。

    倒不是苏誉矫情,任谁看着皇帝陛下什么准备都不做,就要直捣黄龙,那也得怕得发抖。

    “这个……”汪公公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以为皇上都懂的,“北极宫多宝阁上那几本书皇上可看过吗?”

    皇帝陛下闻言,眉头皱得更深了。

    汪公公这才意识到不对,赶忙去北极宫把书拿过来。

    那是一套用金色丝绒硬盒装订的书籍,乃是历代帝王成年之后方可以观看的书。里面一共有两本,一本名为。

    汪公公拿出那本,郑重其事地摆在皇上面前,“是老奴失职,没有提醒皇上,皇上及冠之后,就可以看了。”

    安弘澈看了一眼书的封皮,“朕看过。”

    汪公公显然不相信皇上看过,抬手帮皇上翻开了书页。

    屋中沉静了片刻,皇帝陛下缓缓抬头,看向汪公公,汪公公扶住即将掉出来的眼珠子,抽了抽嘴角。

    这书做得很精致,图文并茂,十分详尽,只不过……书中的每一页,都充满了,猫爪痕!

    一本好好的书,被无数的猫爪痕抓成了竹帘子,根本看不出原本写了些什么,皇帝陛下能学会才怪了。汪公公连忙看了看另一本,果然也遭了毒手,“皇上……”

    “这书一直都是这样。”皇帝陛下无辜道,这书从先帝时期就摆在这里,及冠之后汪公公提醒他可以看了,他就拿出来参详了半晌,最后确定父皇的抓痕不是什么遗诏,也就扔在了一边,反正北极宫还有很多书都是这个样子。

    汪公公默默地把先帝的遗迹放回盒子里,终于明白,这一切都是先皇造的孽!

    袁先生给苏誉带了几个消息,鲜满堂的分店已经筹备得差不多了,只等着新招到的厨子跟张成王丰学好手艺,就能开张;庄子的奴仆也都采买齐全,辣椒的长势很不错。

    “先生说有急事,是什么事?”苏誉点了点头,这些都是好消息,袁先生一向能干,他也不打算多操心。

    “苏家出事了。”袁先生叹了口气,把赵氏托付的话传达给苏誉。

    “母亲要我回去一趟?”苏誉皱起了眉头,自打进宫,他还没有回过苏家,只是每月让人把鲜满堂的红利送去个嫡母,有什么事情袁先生也都代为办了,赵氏是个精明的,有这些帮衬自然过得很好,这突然要他回去,定然是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大事了。

    “还是因为苏名的事。”对于别人的家务事,袁先生不好多问,听赵氏的意思,好像是苏孝彰为了救儿子,想把苏家祖宅给变卖了换钱。

    “亏他想得出来!”苏誉气得牙根痒,苏家就剩下这么点家业,再把祖宅给卖了,难道要这些个老幼妇孺露宿街头?苏孝彰这么做,摆明了就是逼迫赵氏,以此要挟苏誉帮他把苏名捞出来。

    “这事您还是去一趟,我一个外人处置不好。”袁先生无法,这事涉及内宅,况且赵氏怎么说也是苏誉的嫡母,他一个外人是不能出手安置的。

    “你要去苏家?”皇上吃下一只烤虾,抬头看向苏誉,“朕跟你去。”

    “皇上也去?”苏誉一愣,他就是想跟皇上借几个人手撑撑场子而已,跟大伯这种人交锋,让皇上去,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

    安弘澈哼了一声,继续吃饭,直接拍板定局,不给苏誉反驳的机会。

    上次遇刺的事还历历在目,那东西明显是冲着苏誉来的,若是没有他在身边,这蠢奴估计就有去无回了。

    午后,苏誉带着一队侍卫,怀里揣着金色小猫,浩浩荡荡地去了苏家。

    苏家一如往昔,并没有因为出了个宠妃而奢华多少。勋贵圈子就这么大,苏家是个什么状况大家心知肚明,虽然有些个不入流的因为苏孝彰和苏名的吹嘘而捧他们,但谁也不是傻子,苏家长房跟贤妃关系不好,他们也不可能真的跟苏孝彰亲近了。

    皇宫侍卫穿着统一的侍卫服,脚步整齐划一,刚一进院子,就迅速把守住了所有的要道,面无表情,肃穆而立。

    苏孝彰夫妇见这阵仗,原本十分的气焰顿时矮了八分,不甘不愿地给苏誉行礼,“参见贤妃娘娘。”

    “起来吧。”苏誉微微抬着下巴,也没跟他们多客气,直接走进正堂,在主位上坐了。

    赵氏听闻苏誉回来了,忙不迭地从后院赶了过来,“我的儿,可算回来了。”说着也要给苏誉行礼。

    苏誉连忙抬手扶住,让苏孝彰给他行礼是下马威,赵氏就不必了,怎么说也是这身体的母亲,说什么也不能受了这个礼。

    赵氏看着一身锦衣华服,气质高贵的苏誉,心中大慰,她的儿子果然有出息,轻蔑地瞥了一眼畏畏缩缩的苏孝彰夫妇,直接坐在了另一边的主位上。她儿子可是伯爵爷,在这个家里她的地位最高,自然应该坐在主位。

    “听闻大伯要卖祖宅,怎的不让人只会我一声。”苏誉给母亲添了杯茶,先发制人地问道。

    “你堂兄已经被关在京都府这么久,再不救出来怕是就废了,”大伯母闻言,立时哭道,“若不是你见死不救,我们怎么舍得卖了祖宅!”

    “苏名犯了案子,自当去京都府审问清楚,怎的就是我们见死不救了?”赵氏冷声道,听说苏名被抓了起来,她这几天心里别提有多痛快。当初苏名把苏誉推到在石阶上,差点就要了苏誉的命,她一个妇道人家又在病中,没法去告官,若是不是苏誉命大,估计就那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当初说得明白,东街的两间铺面给苏誉,其余的都是长房的,我要卖祖宅,还轮不到你们插手。”苏孝彰梗着脖子,之前去求苏誉无果,他就知道苏誉不打算帮忙,自家婆娘就想出这么个办法来。

    赵氏是个寡妇,苏誉在宫中又不能把母亲接去,只能跟着他们过活,一旦卖了这祖宅,就无处可去,苏誉为了他母亲,也得帮他们把苏名救出来。

    “苏誉啊,不是大伯母说你,救你堂哥就是你一句话的事,都是一家人,你就忍心看着你母亲露宿街头吗?”大伯母擦着眼泪,尖声数落道。

    苏誉静静地看着大伯母,“当年若不是我命大,也跟那人一样磕在台阶上归西了,哪还有本事去替堂兄说那一句话?”

    大伯母李氏噎了一下,顿时提高了嗓门,“好哇,敢情你是记着仇,故意要害死堂兄是不是!好,明日我就让全京城的人都看看,贤妃娘娘是怎么对待自家人的!”

    “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大伯母只管去说便是,”苏誉懒得跟他们理论,转头对赵氏说道,“母亲去收拾收拾,暂时住到庄子里去,改日宅子置办好了,儿子再去接您。”

    论理,苏家变卖祖宅,苏誉应该阻止,但是想想这其中的麻烦,在看看怀里的毛球,实在是没必要在这些事情上浪费时间,有这点功夫,还不如缠着陛下变尾巴给他。

    赵氏闻言,微微一愣,旋即明白了儿子的意思,虽然就这么便宜了长房心有不甘,但想想儿子以后可是伯爵爷,什么好宅子不能置办,这破旧老宅她还不稀罕呢。而且,现在苏誉在宫中正是得宠的时候,可不能因为家里的乌糟事连累了他,速战速决最是要紧。

    于是,赵氏毫不含糊地起身,去后宅收拾东西了。

    “你,你怎么能这么做!”大伯傻眼了,冲上去要跟苏誉理论。

    立在苏誉身边的侍卫迅速上前一步,刷拉一声抽出佩刀,“退后!”

    苏孝彰见到那明晃晃的利刃,脚下一软,跌倒在地。

    窝在苏誉怀里的皇帝陛下无聊地打了个哈欠,对于苏家这些个破事一点也不敢兴趣,缩起爪子仰躺在衣襟中,看着苏誉白皙的下巴,舔了舔嘴角。

    汪公公给他找来了一盒脂膏,说是有了那个就不会疼了。皇帝陛下甩甩尾巴,京都府是怎么办事的,早点把案子结了,也不至于浪费朕这么重要的时间!若是今晚不能用到那脂膏,明日就把府尹和苏名一起流放了!

    作者有话要说:小剧场:

    府尹:皇上,说好的天下公允呢?

    喵攻:朕吃不到鱼,就没有公允!

    汪公公:(痛心疾首状)先帝,为什么要这么做?

    喵爹:(透明状,舔爪子)健康做喵,拒绝小黄书

    嗷,赶着坐车回家,献上略粗长君,嘿嘿,明天继续,先遁了~

    takano卷扔了一个地雷

    丝思爱扔了一个地雷

    凉夏柚扔了一个火箭炮

    司空纭淼扔了一个火箭炮

    窝是酱油君扔了一个地雷

    我的猫咪叫嘟嘟1991扔了一个地雷

    不爱哭的烤鱼扔了一个地雷

    gyla扔了一个地雷

    沧海一粟扔了一个地雷

    arrogance_wang扔了一个手榴弹

    arrogance_wang扔了一个手榴弹

    arrogance_wang扔了一个地雷

    arrogance_wang扔了一个地雷

    arrogance_wang扔了一个地雷

    依韵黎扔了一个手榴弹

    章十五扔了一个地雷

    阿箱扔了一个地雷

    刚刚弄人弄人扔了一个地雷

    jjjjjjjjjjjjj扔了一个地雷

    多倍体瓜子脸扔了一个手榴弹

    darknight扔了一个地雷

    依依然然扔了一个地雷

    426850扔了一个地雷

    jjjjjjjjjjjjj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大人们的地雷、手榴弹、火箭炮~~╭(╯3╰)╮每人送先皇爪印一枚!嘎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