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鲜满宫堂 > 第七十三章 母后

第七十三章 母后

 热门推荐:
    苏誉低头看看刺啦刺啦挠垫子的大猫,又抬头看看端庄威仪的太后,后知后觉地发现,太后,似乎什么都知道了!

    黑色的大爪子很快就把精致的软垫挠得破破烂烂,似乎还嫌不过瘾,又抬爪去挠苏誉的袍角。苏誉顺势看去,就见那双琥珀色的猫眼正朝他拼命使眼色。

    苏誉眨眨眼,一张毛茸茸的猫脸,做出挤眉弄眼的表情,偏他还真能看出来皇叔要表达的意思,轻咳一声,努力把笑忍回去。

    “哎,莫挠那个。”太后见苏誉的衣服也被挠出了毛边,无奈地叹口气,朝林姑姑抬了抬下巴。

    林姑姑转身从箩筐里拿了个小东西出来,将还别在上面的针取下,线头挽了个结,恭敬地摆到凌王面前,笑道:“这是太后近日做的,原本这两日就要给王爷送去呢。”

    苏誉看了看一脸坦然的林姑姑,料想她应当与是汪公公一样,与国师订过血契的。

    古代女子大多都会做女红,富贵人家的女子一旦做了婆婆,基本上就不再碰针线,更遑论尊贵无比的太后。太后做的针线有多珍贵自不必说,就是不知赏赐给凌王的是珍贵的香囊还是精致的手帕,苏誉好奇地看过去,顿时噎了一下。

    摆在地上的小东西,乃是一个用银灰色绸缎做的,绣工精致的,玩具老鼠……

    躺在地上的大猫还勾着苏誉的衣摆,闻言仰头去看,愣怔片刻,立时松开爪勾,一把抱住了小小的灰老鼠。顺滑的蜀锦包裹着柔软的棉絮,抱在怀里的手感极好,大花猫兴奋地用后爪蹬了蹬,又嫌不过瘾地快速咬上几口。

    大殿中静默了片刻,凌王从老鼠的温柔乡里抬起头,就见苏誉愣愣地看着他,顿时僵硬了一下,噌地站起身来,叼着绸缎老鼠躲到了柱子后面。

    另一边,皇帝陛下调来了大批侍卫,无数的灯笼将夜霄宫的院落映得恍如白昼,九曲回廊上血红的符文也清晰地呈现在众人面前。

    “这些是谁画的?”安弘澈指着那些扭曲的字体问道。

    众人面面相觑,“奴等不知。”

    皇帝陛下冷冷地扫视一圈,将视线落在跪在水榭边的太监身上。

    那太监顿时吓出了一声冷汗,这符文还真就是他画的。他是德妃宫中的副总管,今日路妃说这事可以往巫蛊上面说,德妃为表诚意就把他推出去,说他能画符……

    “你,”安弘澈看着那抖如糠筛的太监,“把这鬼画符给朕擦干净。”

    德妃在皇上看向那太监的时候已经吓白了脸,与淑妃对视一眼,在彼此眼中都看出了惊恐之色。皇上谁也不点,就点了画符之人,这其中的意味不言自明。

    历朝历代,但凡牵扯到巫蛊,后宫前朝都要死伤无数,今日之事发生在夜霄宫,传出去对贤妃极为不利,皇上这般处置,明显是想把事情压下去。

    “皇上,事情还未查清……”路妃暗自咬牙,太后把贤妃带走了,她准备的后招基本废了一半,这般下去,今日的布置就白费了。

    路家如今在前朝岌岌可危,她在后宫也是一日不如一日,今日之事若是做得漂亮,就是路家翻身的好机会,如此白白断送了,叫她如何甘心?

    安弘澈冷眼看向路妃,微微眯起眼,“你想查清楚?很好。”

    夜霄宫中瞬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你是个好孩子,既已签了血契,往后就好好照顾皇上。”太后第一次如此和颜悦色地跟苏誉说话,让苏誉有些受宠若惊。

    “臣自当尽心。”苏誉小心地应承道,虽然这血契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现在还没弄明白,但有一点是知道的,后宫之中只有皇后能订血契。寻常父母,若是知道自己儿子一心喜欢一个男人,想必都不会高兴。

    太后自顾自地开始念叨,“先帝去得早,皇上在朝中受了不少为难,哀家看着心疼却也帮不上忙……”从前朝的凶险,讲到外戚专权,皇上成年之前身形不稳,太后扶植路家也实属无奈云云。

    苏誉听得云里雾里,不过想想那么一只小猫,要面对一堆工于心计的大臣,着实挺让人心疼的,便跟着点了点头。

    “皇上自小脾气不好,你要多担待。”太后叹了口气,她也是昨日才知晓,皇上竟提前让苏誉订了血契,自己儿子的脾气自己清楚,很可能会做出不顾别人意愿强行订契的事,提心吊胆了一整天。

    苏誉眨了眨眼,他并不觉得猫大爷脾气有多不好,毕竟再暴躁再难哄,想想那是个猫,也就不觉得了。

    太后瞧着苏誉的神情,慢慢地笑了,“皇上能遇见你,倒也是他福泽深厚了。”

    “哼!”还未等苏誉回答,就听身后传来一声冷哼,转头看去,恰好对上一脸不高兴的皇上,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皇上?”苏誉吓了一跳,随着皇上的力道站起身来。

    皇帝陛下抓着苏誉,硬邦邦道,“时候不早了,朕要带他回北极宫了。”说完,也不等太后发话,就拽着苏誉往外走。

    苏誉踉踉跄跄地朝太后行了个礼,跟着皇上走出慈安宫,“皇上,这是怎么了?”

    “哼,朕告诉你,母后就是跟你客气两句,”安弘澈气哼哼地瞪着他,“能遇见朕,才是你的福气!”

    苏誉愣了愣,看着气鼓鼓的皇帝陛下,弯了弯眼睛,悄悄四下无人,凑上去在那漂亮的眼睛上亲了一口,“是,能遇见你,是我这辈子最走运的事。”

    皇帝陛下僵硬了一下,一双耳朵渐渐染上了玛瑙色,“那,那是当然,你有这个自觉就行。”

    作者有话要说:嗷,今天要去出差,着急出门,想不出小剧场了,先闪~

    凉夏柚扔了一个手榴弹

    16183402扔了一个地雷

    gyla扔了一个地雷

    笙筱扔了一个地雷

    逻辑的本格扔了一个地雷

    笙筱扔了一个地雷

    青莲寻梦琉璃盏扔了一个地雷

    笙筱扔了一个地雷

    小黑是纠结型拖延症扔了一个地雷

    欧阳晨笛扔了一个地雷

    欧阳晨笛扔了一个地雷

    欧阳晨笛扔了一个地雷

    欧阳晨笛扔了一个地雷

    欧阳晨笛扔了一个地雷

    影法师扔了一个地雷

    meela扔了一个地雷

    darknight扔了一个地雷

    这都不叫事扔了一个地雷

    几点河灯扔了一个地雷

    北北的茶杯冬季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大人们的地雷、手榴弹~(づ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