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纵然缘浅 奈何情深 > 第6章 饭局(1)

第6章 饭局(1)

 热门推荐:
    一个月后。

    保姆车在夜色中一路疾行,高耸入云的建筑物接连从眼前晃过,一幢比一幢富丽,一幢比一幢堂皇,仿佛在尽其所能地张扬着所有者的权势与地位。

    相比之下,渺小的人流与车流像是尘埃,浮游于这座城市,没有归处。简葇仰望这个她从小生活到大的城市,它总是那么陌生,似乎从来都不属于她,而只属于那些拥有着无尽特权的少数人。

    她的经纪人威爷坐在她旁边不厌其烦地循循善诱,“今晚这个,只要他高兴,别说把你捧成一线,捧成一姐都有可能,你自己瞧着办吧。”

    一线!她多少年来可望而不可及的美梦啊!

    “真的?什么来头?”简葇顿时眸光发亮,补妆也补得特别勤快。

    威爷用力戳戳她被金钱掩埋的头脑,“你能不能别死命往钱眼里钻?!”

    “这么说,他没钱。”

    “人家有个好爹……”他指着自己的肩膀比画一下。

    简葇了然地点点头,明白了威爷所指。

    这些年,见多了世态炎凉,她凭着过人的演技和苦练了多年的酒量,再加上短道速跑的基本功,她在“衣冠禽兽”遍地的娱乐圈混迹多年,倒也周旋得游刃有余。虽说没吃什么大亏,但说句良心话,她也没捞到什么大便宜,否则就凭她这磨练了八年的演技和耗费了八年的青春,再加上金牌的经纪公司,敬业的经纪人,怎么会到现在还是个半红不红的二线演员,好本子、大制作从来不用她当女一号。

    她的经纪人威爷不止一次恨铁不成钢地教导她:“你就不能为艺术奉献奉献?!”

    她回他一个真诚的笑脸,“你是了解我的,我只认识钱,不认识艺术。只要片酬合理,女一号还是女二号,我无所谓。”

    “你别忘了,一线和二线的片酬可是天差地别的。”

    她觉得此言有理,点点头表示赞同,“那就等遇上能真正把我从二线捧到一线的人,你再一次性把我卖个好价钱。”

    她随口一说,不料威爷不愧为圈内最敬业的经纪人,还真是找到机会就把她往火坑里推。

    今天晚上的饭局,本来是一个大制作的投资方想“考察”一下女演员,公司原定了两个正走红的小天后和一位力捧的新人去,后来突然又钦点了她去。

    起初她以为是威爷在高层那据理力争的结果,后来听知情人透露,真正原因是投资方那边请了一位重要客人,而那位客人自称是倾慕她多年的忠实影迷,公司当机立断推了她晚上的杂志专访,让她去陪客。

    威爷出于对她的了解,一路把她押送到包房门口还是不放心,等在门口盯着她进门。

    怀着对一姐片酬无限期待的心情,简葇摆着女神式优雅的姿态走进奢华的包房。下一秒钟,她看清了坐在主位的男人,二话不说扭头出了包房。

    威爷赶紧把她堵在走廊转角处,“你要去哪?别跟我说去厕所,你来之前已经去过三趟。”

    “我忽然有点不舒服,你让公司换别人吧。不如换骆晴吧,她肯定对你千恩万谢!”

    “换人?!”一向好脾气的威爷怒了,“你什么时候耍大牌不行,偏在这个时候!你就不怕公司把你雪藏了?”

    “随便吧,活埋了也行!”

    “你别忘了,雪藏期间你是拿不到片酬的。”

    她迟疑了一下,装作眩晕地扶额,“威爷,我真的不舒服。”

    “如果我没记错,你在多伦多的房子该到还款日了吧?还有你妹妹下学期的学费……”

    简葇立刻笑得如芙蓉初绽,“我感觉好多了。”

    “那进去吧。”

    “……”

    临去前,简葇急忙扯住威爷的袖子,“威爷,这次你一定要在门口等着我,见我出来,说什么也要带我走,千万别让我落在他手里。”

    “……”威爷没应声,很明显对她的提议不太苟同。

    “求你了,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下次不管你给我安排什么局,我都去!”

    威爷狐疑地看着她。

    “我跟他有仇,仇深似海!让我落他手里,他肯定把我剥皮抽筋的。”为了增加可信度,她硬生生在眼底挤出几点泪光,又搭配了个心神俱颤的眼神,“是真的……”

    威爷被她望得动了恻隐之心,“好了,好了,我在外面等你。”

    目送着威爷又是一脸恨铁不成钢地惆怅走远,简葇唇边牵出得意的笑意。就知道他嘴硬心软,要不怎么会到现在还没把她成功营销出去。正得意着,一回身,她看见一张足以把当红男星秒杀得渣都不剩的脸。

    他看似悠闲地倚墙而立,嘴角也勾着笑,一种看不出喜怒哀乐的笑意。

    “剥皮抽筋?!”

    有意无意地,他的指尖划过她半露的锁骨,恰到好处的力道让她连骨头都有点发麻,“这么美的皮,我享受还来不及,怎么舍得剥了……我最多,拆了你的骨头……”

    她嘴角的笑僵硬如冰。

    她的笑僵硬,并非因为怕他那句“拆了你骨头”,而是好久没有这么近距离面对郑伟琛这张秒杀男星的脸,多少有点被惊到,乱了心志。

    不知是否因为初识在十月,他总会让她联想起深秋。那个成熟的季节,恰如他给人的感觉深沉却不压抑的天空,浓郁但不炽热的阳光,凌厉却不刺骨的清风,清冷但不凛冽的细雨,还有沧桑不苍凉的落叶。

    这种由经历沉淀而来的气质,即使他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名牌的logo,也一样让人感觉得到身份显赫。

    一阵呆愣,等她寻回被美色所惑的心神,才想起眼前的男人刚才说要拆了她的骨头。

    她用有恃无恐的媚笑掩饰住内心骤然而生的惊慌失措,“郑少,我听说你快要升职了,如果这个时候,有媒体爆出你虐待女星的丑闻,恐怕即使你能跟我庭外和解,也免不了葬送前途吧?”

    她自认自己的威胁很有杀伤力,人家却连眉峰都没动一下,“那正好,这种朝九晚五的工作我早就做腻了,换换工作也好。”

    她半仰起头,面对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脸,靠近,再靠近,直到他冷静的眼中激起了异样的波澜。

    她抚了抚他的衣领,“那么,我们试试看……”

    “……”

    她踩着三寸的高跟鞋摇曳生姿地走开。

    郑伟琛凝视着她的背影,黑眸中的波澜化作浓烈的占有欲。

    “那么,就试试吧,我倒想看看哪家媒体爆我的丑闻……”

    简葇在洗手间里重新描眉画眼,涂了个烈焰红唇,还补了个浓重的深咖色眼影,原本清丽的脸全被妖艳掩盖住。

    调整好纷乱的心绪,她再一次走进包房。

    公关部的李勋一见她进门,马上迎过来为她引荐各位大人物,那迫不及待的架势,好像生怕她又扭头走了,留下烂摊子给他收拾。

    这也难怪,她不止一次给他制造过烂摊子。

    李勋第一个为她引荐的就是郑伟琛,“这位是郑少……”因为他的工作性质比较特殊,李勋没有说出来,巧妙地话锋一转,“不用我介绍你也肯定认识吧?”

    “当然认识!怎么会不认识呢?”简葇自然地伸出手,谄媚的表情演得那个炉火纯青,“郑少,以后还要拜托您多关照啊!”

    “郑少,这位是……”

    “不用介绍了,”郑伟琛也很自然地起身,握住她的手,别有深意地说了一句:“简小姐的演技,我终生难忘。”

    她怎么会听不懂他话中深意,干笑两声,“哈哈,郑少过誉了。”

    “他真的是你的影迷,他的手机里存了很多你的照片。”一边肥头大耳的土豪自以为很知情的口吻帮着补充,“简小姐,你今晚可要多敬他几杯!”

    手机里存了她很多照片?微微一愣,她马上换上笑脸,“呵,这是当然了!”

    后来她才知道,这位肥头大耳的土豪就是《似水流年三部曲》的投资商刘总,他因“偶然”在郑伟琛的手机里发现了她的照片,得知他对她“情有独钟”,便马上安排了这个饭局,希望可以借机拉近拉近关系。只可惜,他选错了人,她在这方面从来都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认识完其他几位老总,又和经纪公司的高层热络地打了招呼,简葇毫无意外被安排在郑伟琛旁边。

    她热情洋溢地伸手拿酒瓶,欲给他倒酒,他却抢先了一步,在她面前的酒杯里倒满了红酒,鲜红的色泽流转于晶莹的杯壁,酸涩的葡萄香充满侵略性地袭来,刺激得她的鼻根也酸涩起来……

    她深深吸气,努力去想象一些开心的事,比如她的演艺生涯从今日起逆转,她将会从二线爬上一线。这么想着,心境顿时开阔许多。

    ……

    她大大小小的局也应对过不少,从来没遇到过这么难应付的。

    刚刚开席,她还没来得及吃点东西垫垫底,众人便频频举杯,且每次都有各种理由带着她,就连那两个小天后和新人也看清了形势,一个劲儿敬她酒,还一口一个前辈,叫得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人老色衰了。

    刘总更是屡次和她撞杯,各种明示暗示,让她务必陪好郑少,只要把他陪高兴了,《似水流年三部曲》的女主角就是她的。

    她何尝不想借着这个机会上位,可是,任何机会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简葇瞄瞄身边的人,从头至尾他只安静坐在她旁边,悠闲地品着红酒,冷眼旁观着她措手不及的应对。好像在这场酒局中,他只是个局外人,与这满桌晦暗不明的牵连毫无关系。

    他也没对她有丝毫逾越的行为,唯一的一次身体接触,是将她快要滑落的裙肩拉回原处,及时避免了她的不慎走光。在饭局逢场作戏了这么久,应酬的男人哪个不是一双色眼绕着她胸前的峰峦打转,恨不能把她的衣服都扒了,大饱眼福一番。

    他是唯一一个帮她掩盖的。

    她明白,他只会为自己在意的女人这么做。可她不明白,经历了这么多事,过去了这么多年,他为什么,还在意她?

    仰起头,把一杯红酒喝尽,她将所有的心酸混着红酒一起咽了下去。

    ……

    数不清喝了多少瓶红酒,后来,她真的有点醉了。头沉甸甸的,连思维也有些混乱,好在意识还清醒着。她知道他们的目的就是把她灌醉,所以晚醉不如早醉。

    “对不起,我,去下……洗手间。”她含糊的声音说着。起身时,双腿酸软,身体发飘,脚下不小心一绊,险些摔倒……

    不料,一双有力的手臂托住她摇摇欲坠的身体,然后,她的身体被紧紧拥住。

    熟悉的味道漫过鼻端,是清凉的薄荷香混着淡淡的烟草味道……

    简葇受惊般挺直身体,用尽全力挣扎。无奈人家四年的健身不是白练的,一双手臂钢筋铁骨一般牢不可摧,反倒在她的奋力挣扎下搂得更紧。

    “我陪你去。”他的声音低沉而坚定。

    她坚定摇头,声音也不含糊了,“怎么好麻烦你呢?”

    “不麻烦!这里太大,我怕你回来时迷路,走错了地方。”

    “……”他还是这么了解她。

    在众人暧昧含蓄的注视下,她被他半拖半拉、半拥半抱出了包房。临出门前,她还接收到刘总赞许的目光,估摸着女一号的角色离她已经不远,触手可及。

    转过长廊,到了旁人目光所不及之处,他才放开她,顺手为她理好因费力挣扎而凌乱的发丝。

    她反射性退开一步,第一个念头就是对他大吼:为什么是我?!你郑伟琛身边从来不缺女人,比我年轻比我漂亮,还让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为什么还要招惹我?!你明知道我不想跟你有任何瓜葛?!

    冷静想想,问了又有什么用。人家有权有势,人家乐意招惹谁招惹谁,她一个二流的小演员,有什么资格什么本事反对。

    压下满腔积怨,她决定直奔主题,“你到底想怎样?”

    他云淡风轻地答:“所有人都看出我想怎么样了,你别说你看不出来。”

    “我当然知道你今晚的目的。如果只是今晚,我可以陪你。”她尝试了两次,依然无法面对他深不可测的目光,转开了视线,“反正陪谁都是陪,我无所谓……我是想问,过了今晚呢?你能别再这么关照我吗,我简葇福薄,承受不起你这么关照!”

    没有回答。

    她不敢去看他的表情,依稀听见他的呼吸沉了许多。

    沉默了十几秒,他扫了一眼她食指上耀眼的蓝宝石戒指,“我送你的生日礼物,喜欢吗?”

    对于这个话题,她丝毫没有防备,怔了好一会儿,才甜笑着回答:“喜欢,很值钱。我卖了五万块,够我妹妹三个月的生活费了。”

    他薄唇轻抿,“那是我让人在法国定制的,独一无二。”

    他永远知道怎么打动她。就像她永远知道,怎么刺痛他。

    “是吗?这么说我卖亏了?!这些奸商……”她将痛心疾首后悔万分的表情演绎得十分到位,之后还不忘补充一下很有建设性的意见,“要不,你明年送我生日礼物时顺便附上发票,我直接去退货,方便多了。”

    “好!”

    结束了不甚愉悦的交谈,他们重新回到包房。

    这一次,简葇是抱着必死的决心上战场的,喝得要多豪爽有多豪爽。反正该发生的她阻止不了,与其清醒地面对,不如让自己醉得人事不知,这样就不必努力去忘记。

    喝到气氛热烈时,李勋坐到她旁边来,凑近她小声说:“刘总想吃过饭再去ktv玩一玩,他让你一定要去,陪陪郑少……”

    “……”她放下正欲端起的酒杯,听他说下去。

    “我知道你有底限有原则。可这个刘总的面子你不给就算了,上头特意交代,郑少千万千万不能得罪。我的好姐姐,算弟弟我私人求你,你就忍一忍,勉强应付一下,你的大恩大德我铭记于心!”

    “忍?!你说得容易,你忍一个我看看。”

    “我是真想忍一个给你看看,可惜我没有姐姐你的风华绝代!”

    “忽悠,你接着忽悠……”

    他果真接着忽悠了,“我说真心话。要不是你品性高洁,出淤泥而不染,你早就成咱公司的当家花旦了,什么金像、金鸡,哪轮得到别人……”

    李勋看她微笑着玩着手中的红酒杯,若有所思,以为她有点被打动了,更加努力劝说,“我知道你不在乎这些,可这一次,你就算自己不怕被封杀,也考虑考虑我,我上有老下有小的,我的饭碗就全指望你了!”

    他这边滔滔不绝,正决心不达目的誓不闭嘴地说下去,谁知简葇直接丢过来一句,“行,我去!我肯定把人陪好了……不过,我要演女一号。”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