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纵然缘浅 奈何情深 > 第10章 绯闻(2)

第10章 绯闻(2)

 热门推荐:
    凭她以往算是相当丰富的经验,她每次在他怀中一觉醒来,即便没有骨头散了的感觉,也会连续几天不敢穿性感的裙装出镜。可是这一次,他只在她肩上留下几处轻浅的吻痕,实在有违常理。

    难道,他长期在放纵中浸淫得体力不支了?或者,他对她的激情也如这吻痕,慢慢褪色了?又或者……他点到为止了?

    早上起床时,宿醉后头痛让她没办法整理记忆,现在她努力拼凑着脑中跳跃式的记忆碎片,始终没有找到任何火辣的场景,哪怕一个镜头。

    难道,他真的点到为止!

    更让她困扰的是,简婕认识的那个不婚主义的男人,会是他吗?还是,仅仅是重名而已。

    门铃声打断了她的百思不得其解,在可视门铃里看见威爷黝黑的脸庞和闪动着精光的小眼,简葇随便抓了件衣服换下身上的浴巾,打开了门。

    威爷没提昨晚的事,瞄了一眼她略显倦怠的神色,便开门见山告诉她陈导很看好她,有意让她担纲《似水流年三部曲》的女一号,下周去试镜。那语气和神态像极了老鸨给累得筋疲力尽的女儿分卖身钱,满意之余还带着微乎其微的怜惜。简葇也很淡然地记下了时间地点,接过剧本。剧本很薄,只有几场戏,估计是试镜用的。她随意翻到一页,视线骤然停驻在男女主角的对白上。

    第九十三场

    时间:午后

    地点:蓝雨家中

    人物:蓝雨(女一号),杨琛(男一号)

    杨琛出现在蓝雨面前,急切拉住她的手往门外走。

    蓝雨:

    杨琛:

    蓝雨:(抽出被握紧的手):

    杨琛:(难以置信):

    蓝雨:(冷笑):

    杨琛:

    蓝雨:

    ……

    简葇受惊地猛然合上剧本,声音有些干涩问,“这剧本是谁写的?”

    “肖裳。”

    肖裳是一个当下很红的网络作家,最擅长虐身虐心的爱情故事,很受年轻一代女性的追捧。因为近两年有两部小说改编成电视剧后很受欢迎,她的作品颇受影视公司的青睐。这次的《似水流年三部曲》是肖裳以剧本的形式创作的,没有在网络上公开,也没有同名的出版书,剧本目前还在修改阶段,结局没有最后敲定,所以试戏的演员只能看到部分的剧本。

    这考验的哪是演员的演技,完全是理解力和想象力。

    威爷说:“我可是费了好大劲儿才打听到整部戏的主题思想:一线女星的上位史,还有一段注定了悲剧的爱情戏。”

    “注定了悲剧……”她喜欢这个定位。

    “是,虽然结局还没出来,可一看人设就知道没戏……”为了证明自己的推断,威爷简单跟她复述了一下剧情。

    女主角的定位是一个渴望上位的女艺人蓝雨,而男一号是个出身军校的男人杨琛,以目前女明星嫁土豪、嫁同行的大趋势看来,这样的人设已经不被看好,偏偏两个人之间还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爱恨纠葛。

    男主角杨琛爱得不能自拔,为了和蓝雨在一起,和家人闹翻,他父亲将他赶出家门,并且扬言“只要我有一口气在,我绝不会让她进这个家门。”何等的果断,何等的决绝。

    就在杨琛不顾家人反对,坚持和蓝雨结婚时,蓝雨淡定得不能再淡定地告诉他,他们的爱情,从头到尾都是她为了报复,自编自导自演的一出戏,一句话直接把杨琛和这段美好的爱情一起秒杀了……

    多年后,蓝雨在演艺圈的浮华中从善如流,从一个不入流的小艺人混成了一线的女星,闪光灯下光鲜亮丽,却无人知道她午夜梦回时的寂寞,那一场她自编自导自演的戏里,她已经入戏太深……

    讲完了剧情,威爷又说:“这部戏剧情虽然狗血了一点,但越狗血越有卖点,而且剧中的感情戏很细腻,陈导又是大导演,感情戏一向拿捏得精准到位,拍出来肯定好看。最重要的是,女主角的可塑性强,多层次,很容易出戏,只要你拿到这个角色,我敢保证,这部戏肯定能让你大红大紫。”

    简葇用力握着手中的剧本,从看到这个剧本的第一眼,她关心的就不再是她是否能凭借这部戏大红大紫的问题,而是郑伟琛究竟想怎么样?从昨天的饭局,到暗示投资商把女一号的角色给她,好像这一切全都由他掌控着,而他的目的当然不会是把她捧得大红大紫。

    垂下脸,她又看了一眼手上忘了摘下的钻戒,上面形如双手紧握的戒指缠绕在她的无名指上。她忽然有种错觉,他握着她的手由始至终都没有放开过。

    “小葇?小葇!”

    “嗯?”威爷的巨吼将她的三魂七魄召唤回来。

    “你的手机响了。”

    “噢。”她找出手机,一看上面的电话号码,果断拒接。

    几秒钟后,电话又响起来。

    “谁打来的?”威爷问。

    简葇随口一答:“陌生号码,大概又是骚扰电话吧。”

    电话第三次响起,她刚要拿电话,作为尽职尽责的经纪人,威爷挺身而出帮她接了,“我是简葇的经纪人,请问你是哪位?”

    简葇没听见电话里说了什么,只见威爷的脸像切换镜头一样,瞬间由凛冽的寒冬变成炎热的盛夏,“噢,郑少,您好!您好……小葇,她在,您稍等!”

    纵然千般不愿,她只能认命地从挤眉弄眼的威爷手中接过电话。

    “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他的声音如秋风扫落叶,势不可挡。

    她拿着电话进了卧室,避开了威爷的火眼金睛,才反问:“我们有什么可聊的吗?难道郑少想和我聊聊昨晚的感受?”

    “我以为你会想和我聊聊《似水流年三部曲》试镜的事情。”

    “很抱歉,关于电影的事宜,我的经纪人会代我谈的。我只需要做完我应该做的,至于其他的事情,都是经纪人负责。”

    “你认为在我床上睡一晚,你应该做的事情就做完了?”“睡”那个字他咬得特别重,足见她昨晚果真是睡过来的,而且睡得有点不合时宜。

    “郑少,我一丝不挂睡在你身边都没有激起你的兴致?看来你是纵欲过度,导致某方面有障碍……这怨不得我的。”

    “……”电话里好久没了回音。

    她继续表达着关切,“我认识一个老中医,专门治各种男性疾病,保证药到病除,要不要我介绍……”

    她的话还没说完,只听电话那边阴冷的声音传来,“你是不是要我今天晚上好好给你证明一下,我的身体有没有障碍。”

    脚下一绊,简葇一个踉跄差点摔在地毯上。扶着墙壁站稳,她摸了摸额间的冷汗,“不好意思,我今晚有约了!”

    “是岳启飞?”

    “是啊。”简葇故意用让人遐想万千的暧昧声音说,“如果你不介意……可以一起。”

    “我介意!”丢下这句话,他挂断了电话。

    听着手机中刺耳的忙音,简葇的脑子里忽然蹿出她在某电视剧中的一句对白“你就是仗着我爱你!”

    如果不是真爱她,以他的个性,恐怕早把她啃得连骨头渣都不剩了。

    可如果他不爱她,她又何必针针往他心上刺。

    有时候,瞎话真的不能乱编,一不小心就会应验。

    威爷在她家里蹭了顿饭,本来还想跟她聊聊剧本,深入挖掘一下人物的内心戏,不想公司的副总裁助理突然打电话给她,简明扼要地通知她五点去帝都酒店顶层的旋转咖啡厅见岳启飞。

    没错,是通知,不是邀请。谁让人家是天世传媒新上任的执行副总裁兼总裁的大公子,掌控着她的经济命脉。更何况,现在她还指望着他快点帮她把“小三”的大帽子给摘了,免得她哪天一不留神被他的前妻泼硫酸。

    不到四点,简葇便用厚重的休闲装把自己包裹得密不透风,又戴上夸张的墨镜出门,在街上绕了几圈确定没人跟踪后,她开车直奔帝都酒店。

    她在服务生的引领下走进咖啡厅时,岳启飞早已在包房里等着她了。

    明亮却不华丽的空间里徜徉着柔和的音乐,空气中混着咖啡微微的甘苦,纵览城市风光的窗前,岳启飞深坐在舒适的沙发椅中,修长的手指轻轻托着一杯咖啡,俊秀的侧脸,凉薄的唇和举手投足的从容,乍一看去,还真有种阳春白雪的雅致,然,仅仅是乍一看。

    多看一眼,他骨子里的恶俗就掩饰不住了。

    见她进门,岳启飞挑了挑犯桃花的眉梢,“坐。我给你点了kopiluwak。”

    “谢谢!”简葇坐下,接过服务生递过来散发着浓郁猫屎味道的咖啡,浅抿了一口。跟着他附庸风雅喝了许多次,她始终无法在喝咖啡的时候不去想猫屎的样子。就像她和他相处这么多年,她始终忘不了在人群中看见他第一眼时,她的身体在天翻地覆中旋转,剧烈的眩晕感伴随着身体的撞击痛彻心扉,而他的脸上却洋溢着意兴盎然。

    那一年,简葇十七岁,没有了慈爱的父亲,妈妈带着妹妹去了加拿大,她暗恋的男孩儿也再没出现,世界仿佛只剩下她一个人,独自面对残酷的现实。

    经父母旧识的引荐,她考上了中戏,也有了很多跟组的机会。虽然演的都是路人甲,出镜最多的一部戏也不过是演出场没几次就死了的女n号,可她坚信只要她用心演绎,早晚有一天能红,等她红了,她就能给妈妈和妹妹最好的生活。

    某日,她给一部大制作的电影《悬浮之都》做替身演员,替女主角从二十多阶高的楼梯上摔下去,托了导演精益求精的福,她一连摔了五遍才过。除了她死死护住的脸,全身上下没一处幸免于难。

    那天岳启飞正好去探班,闲来无事,便悠闲地站在一边看她连摔了五遍。所以她在一次又一次翻滚下落过程中,隐约看见一张意兴盎然的脸,那种神情让她第一次深深厌恶某些不知人间疾苦,只知花天酒地的富二代。

    摔完之后,她捂着流血的小腿在旁边观摩饰演女主角的影后林希儿的精彩表演,直到剧组收工才离开。

    天不知何时下起雨,她撑着剧务借她的伞一瘸一拐走在雨里,岳启飞的豪车载着林希儿从她身边驶过,虽然车速减慢了,还是溅起一大片水花,水溅落在她身上,冰凉冰凉……

    车停下来,林希儿倾城的容颜从徐徐下移的玻璃窗中露出,问她去哪,是否需要载她一程。

    听出人家是客套,她微笑着摇头。

    车窗升了上去,继续向前开去,她又一次在被雨水淋湿的倒后镜里隐约看见岳启飞意兴盎然的神情。

    她恨透了那种表情。

    ……

    数月后,世纪传媒想要推出一部偶像剧《不分手的爱恋》,并借此打造一批偶像派的新人,首次担任制片人的岳启飞,颇为敬业地亲自跑去中戏选角色。试镜时,他一眼便认出了她,并且委婉地表达出有意签她的心思。

    于是她就彻底结束了“无经纪公司,无经纪人,无靠山”这种三无演员的悲惨生活,怀着无限的憧憬正式踏入了演艺圈。

    很久很久之后的一天,她问岳启飞,“你当时是不是被我为艺术献身的精神深深打动,才会在后来选角色的时候钦点了我?”

    他很认真回答。“你摔下来的时候,有点走光,我被你胸前的波澜壮阔打动,才会在后来选角色的时候钦点了你!”

    她无语:“岳制片果真眼光独到。”

    岳制片理所当然告诉她:“我以为,就凭你的身材,演戏的天分和不顾一切想上位的劲儿头,非常有做明星的‘潜质’,绝对能捧红。”

    “潜质”这个词在岳制片的字典里通常解释为:被潜规则的基本素质。

    “……谁知道你这么不争气,我在你身上花了那么多心思,你却跟我装起了圣女。要不是我心胸宽阔,不计前嫌,别说混成二线,你现在连跑龙套的机会都没有。”

    其实,真正踏进这个圈子,简葇就没打算装过圣女。

    当岳启飞跟她签了长达五年的合约,还把她分配给资深的经纪人威爷带的时候,她岂会看不出他的心思。在这个圈子混了一年多,她了解圈内的游戏规则。想上位,要么在观众面前脱,要么在投资商面前脱,要么在导演面前脱,要么找个能捧红你的男人脱,反正关键字是一个“脱”。

    比起那些脑满肠肥的老头子,岳启飞长相还算不错,又能捧她,堪称绝佳的选择。所以在跟组的三个月里,她除了用心钻研角色性格特征,也在用心钻研他这个制片人的性格特征,并且颇有心得……

    后来,那部戏在黄金档热播,冷艳又深情的女三号被她演绎的很出彩,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简葇的名字被不少圈内的人牢牢记住。突如其来的名利和水涨船高的片酬更加坚定了她想要成名的决心。

    迎新宴那天,她特意选了一件深v领的浅灰色礼服,满怀雄心壮志地端着杯红酒,走向聚光灯下的岳启飞,她成功地吸引了他的全部注意力。

    庆功宴结束后,岳启飞主动送她回了家,他问她:“不请我上去喝杯咖啡吗?”

    她知道她应该马上点头,然后把岳大少留下来过夜,用她还算有点价值的身体交换上位的机会。也许这种交易很肮脏,很卑劣,但这是通往成功之路的捷径。

    短短的几分钟,她的感性和理性展开一场激烈交战,结果理性一败涂地。她委婉地拒绝了岳启飞,“对不起。我这周不太方便,下周吧。”

    岳启飞有所领悟,“好。”

    他走后,她一个人坐在冰凉的石阶上,喷泉水溅在她身上,一点一滴的寒意透过肌肤。自从失去了家,她开始习惯这样的冷,因为再没有人可以给她温暖。其实,对她而言,冷也未尝不是件好事,它可以让人保持头脑清醒,清醒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该做什么。

    她不记得自己坐了多久。

    只记得失神中,略有些融化的蛋卷冰激凌出现在她视线。她惊异地抬头,一个高大的人影遮住了灰蒙蒙的路灯。淡绿色的衬衫,墨绿色的长裤,在这最朴实无华的衣装下,他一动不动站着,也有种强大的存在感……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