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纵然缘浅 奈何情深 > 第12章 绯闻(4)

第12章 绯闻(4)

 热门推荐:
    她这边还没消化好赵大记者这句“就跟看见老婆偷人差不多”,那边门铃响了,打开可视门铃的屏幕,她亲眼目睹了“跟看见老婆偷人差不多”的脸色……果然不是一般的阴沉。

    听不到简葇的回应,赵天天使出绝招,“看来,你是想我现在去找你严刑逼供?”

    “别!”一听见赵天天要登门造访,简葇立刻从实招来,“我招了,我全招了。我们……正在发展中,具体发展到哪一步,还要看缘分吧!”

    “这么说,你们有戏喽?”

    “戏是有的,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微电影。”

    抹了抹额边骤然而出的热汗,她换成温软哀求的语气,“我的亲姐姐,你yy一下就成了,千万别乱写啊。”

    “放心吧!除非我活腻了,我哪敢乱写他。”

    门铃又一次响起,为了避免赵天天灵敏的嗅觉嗅出什么情况来,简葇借口明天有个通告,需要早点休息,迅速结束了通话。

    沉闷的敲门声取代了门铃声,在这无声的午夜,这样的敲门声格外的扰民。

    为了隔壁白骨精的美容觉质量,简葇不得不回应,“郑少,这么晚了,找我有事吗?”

    “有。”

    “该不是又来取回你的东西吧?”

    他淡淡地说:“我来跟你聊一聊昨晚的感受。”

    “……”

    “你不用开门,我们隔着门聊也是一样。反正现在夜深人静,我说话大点声,你也能听见。只是不知道楼下的狗仔走了没有,她一定对我们的关系很好奇……”

    或许真是年纪大了,锋芒磨平了,她年轻时那份不知天高地厚的坚持和决绝被现实消磨尽了。

    时隔多年,她在可视门铃里看着站在门外的男人,脑子里浮现的一幕竟然不再是他拥着性感妖娆的当红女歌星在顶级配置的a8里醉生梦死,而是他昨夜抱着她,说出那句“我想要的女人,始终只有你一个”时,声音里浓得化不开的眷恋。

    明知道这扇门一旦开启,他们之间的关系再也纠缠不清,她还是没有控制住自己旋开门锁的手。

    门打开,她的心跳乱了节奏,“想聊什么,聊吧。”

    他侧身从开了一半的门进了房间。

    简葇无语地看着眼前的男人走进她的家门,这么多年他变了很多,唯一没变的就是总把她的家当成自己家。

    “有酒吗?我们边喝边聊。”他问。

    “喝酒?!你不会酒后乱性吧?”

    他目不斜视看看她身上的黑色真丝睡衣,“我想乱性,喝不喝酒都一样乱。”

    在禽兽遍地的圈里混了这么多年,无耻的男人简葇也算遇见过不少,可厚颜无耻到这种程度,且无耻得如此坦然,他是唯一一个。

    她言辞匮乏,除了恭维他一句“你这作风……果然名不虚传”,她确实找不出其他语言回应他。

    恭维完了,简葇还是本着来者是客的原则,翻箱倒柜找出仅存的一瓶波尔多木桐。据骆晴说这酒很贵,所以她很多次想喝,都没舍得,原本想留着它以备不时之需,今天倒是派上用场了。

    开了红酒,她又低头看看身上的睡衣,虽说不算暴露,可该掩饰的曲线也没掩饰住。为了避免他乱性的时候,说是她存心诱惑,她刻意去衣帽间加了件深灰色的长款针织外套,从头到腿包裹得密不透风。

    对着镜子照了照,确定这个夸张的狗熊造型没有一点女人味,她才放心大胆抱着红酒和两个高脚杯回到客厅。

    客厅里明亮的水晶灯和壁灯全被打开了,房间各个角度都被照射得亮如白昼,黑白色调也显得不那么孤寂。她的cd机也被打开,《myheartwillgoon》缠绵悱恻的旋律自音响中流淌而出,从婉转到激昂,很是催情。

    而她的不速之客也已脱了外衣,正在用他的职业眼光审查着她的房子,她看了无数遍的dvd《泰坦尼克号》,她窗前开了花的仙人掌,就连她今晚刚买的几件奢侈品衣服都没放过。

    最后他的脚步停在她私人珍藏的写真照前。

    照片上的她侧躺在雪白的床单上,抱着雪白的枕头……且只抱了个枕头。不得不说,这照片对男人而言十分催眠,她默默决定明天一定要换一个。

    听见她的脚步声,他转头看向她与照片上两个极端的装扮,哑然失笑,“你穿成这样,不是怕我看吧?!”

    “夜里风大,我怕着凉。”

    “这么热的天,你还是脱了吧……”他接过她递来的酒杯送到唇边,浅品一口,“我想看的,昨晚都看过了。”

    “……”

    这男人,还能再坦荡点不?!

    裹紧身上的狗熊款外套,她坐在沙发和茶几之间的绒毛地毯上,分明距离他几米以外,她还是没有什么安全感。

    “你最近去过加拿大吗?”为了缓和气氛,她先问了一个困惑了她一天的问题。

    “嗯,上个月公务考察去过一次。”

    “你去过?!”她脑子里一阵轰鸣,“那我妹妹说的那个男人,不会真的是你吧?”

    他没有否认,“她说我什么了?”

    “她说你答应请她吃饭,你真的说过?”

    “可能说过吧,我不记得了。”他随口说着,不以为意的口吻和简婕期待的语气形成强烈的对比。

    看着他的淡然,想起骆晴的执迷不悔,再想起被他始乱终弃,到现在还无怨无悔的妖娆女歌星严羽,简葇再也淡定不了,“郑伟琛,我警告你,你爱招惹谁招惹谁,别招惹我妹妹!否则……”

    他走向她,手撑着沙发的扶手低下头,越靠越近,气息落在她躲避不及的唇上,软软的痒痒的,“否则怎么样?你能把我怎么样?”

    滚热的火辣自唇瓣瞬间遍及全身,她急忙闪避。因为闪避太急,手中的酒杯从指尖滑落,撞上玻璃茶几。郑伟琛及时帮她接住酒杯,才挽救了杯中的红酒,可还是有几滴溅在剧本上,鲜红如血,像极了那一年溅落在青石上的鲜血……

    她忙抽了张纸巾默默擦着剧本上的鲜红。可惜太迟了,红色已经渗进了白色的纸张,无论她怎么用力,也擦抹不去了。就像横亘在他们之间的距离,无论他再怎么努力,始终无法跨越……

    “昨晚为什么哭?”他垂首看着她,锐利的目光看得她无所遁形一般。

    凭借她苦练多年的演技,她面不改色答:“我哭了吗?不好意思,我喝醉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这么说,你昨晚热情如火急不可耐,是因为酒后乱性。”

    “我……”她深吸口气,认认真真回答,“这是演员的基本修养,谢谢!”

    郑伟琛笑了,她已经很久没见过他笑得这么真心,清朗的笑声从喉咙里溢出,很有感染力,惹得她都想笑了。

    他笑够了,仰头把红酒干了。她很想告诉他,这红酒很贵的,你能不能慢慢品?

    想起他一口气灌完整瓶五百毫升轩尼诗的场景,她忍住了。

    “演员的修养?”他嘲弄地微笑,不怀好意的手搭上了她的肩膀,“为什么我感觉你是对我旧情难忘,情不自禁呢?”

    血脉又是一阵逆流而上,直冲她混沌的大脑,她狠狠拍掉他的手,“对不起,你想多了!”

    “噢?”他的指尖又探到她的腰间,那是她最敏感的地方,被他轻轻一碰,一股火焰瞬间从身体烧了起来。

    这就是她为什么五年都不敢见他的原因,她的身体在他面前总是太过诚实,只是稍微有一点身体接触,她的演技只能用来自欺而已。

    为了掩饰身体的反应,她低着头继续专心致志擦剧本。擦着擦着,她忽然发现茶几上的半盒烟和烟灰缸不知去向,茶几上除了剧本空无一物。

    倏地,她记起下午接到岳启飞的邀约,她匆匆忙忙装扮,临走时才想起来手指上的钻戒忘了摘,随手摘下来放在盒子里,那个盒子,她好像放在了什么地方……

    她这个一着急就随手乱放东西的破性格啊,被威爷骂过多少次了,到现在还是改不了!

    她四处张望一圈,不见戒指的踪影,抬头再看郑伟琛沉静的表情,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果然,郑伟琛心领神会般拿出个小巧精致的黑色盒子。

    “你在找这个吗?”锦缎的小盒在他修长的手指中掀开,黑色的绒布上流泻出剔透的冷光。

    他这洞察力,还真是对得起他的职业。

    “……”她一言不发,在心里打定了主意,宁死也不招。

    “你不是说卖了吗?”他淡淡问。

    “我要是说:我知道自己卖亏了,又去珠宝店把它赎回来了,你信吗?”

    郑伟琛横了她一眼,“你能不能编一个不侮辱我智商的理由?”

    她努力想了想,“那家珠宝店卖了好久都没卖出去,又给我送回来了。”

    “……”

    “好吧,我说实话,其实是那家珠宝店的老板嫌我要价太高,不肯收……”

    “……”

    编来编去也编不出个像样的理由,她干脆放弃了,“算了,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嗯,既然卖不出去,我帮你处理了……”

    他起身,走到窗前,打开窗。午夜的风吹落了仙人掌上柔弱的花瓣。

    或许是经过了风雨的洗礼,今夜竟然可以看见星星,虽然只是零零散散缀在夜幕上,却也是难得一见的景致。

    在无垠的星空下,他的手臂缓缓抬起。

    正混沌的脑子一脱线,她不顾一切冲过去抱住他的手臂,“别……”

    钻戒的盒子在夜空里自由地坠落,她的心仿佛也跟随着它被抛下,以一道完美的弧线,落地,摔得粉碎……

    “你……”下一秒,她幡然醒悟。

    郑伟琛不是个冲动的人,他分明在试探她到底在不在意那枚戒指,而她居然笨得不打自招了。

    “你不是不想要吗?”他问。

    “谁说我不想要,”她理直气壮反驳,“那颗钻石很大啊,还是蓝钻,很贵的。”

    “不贵,才花了我一年的工资。”

    一年的工资?!他的意思,他工作了整整一年,赚的钱全都用来给她买了一枚戒指。她又经历了一遍心被高空抛下的感觉,疼得毫无知觉。

    他关了窗子,悠闲地坐回沙发继续喝酒,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把戒指还给我。”她追了过去,在他面前摊开掌心。

    “扔了。”

    她掌心固执地在他眼前摊着,“别闹了,这种幼稚的游戏,我十几岁就不玩了。”

    “真的扔了。反正也没有珠宝商识货,廉价卖了,不如扔了。”

    “我不信。”她抓住他的手,一根根扳开他的手指,又抓了另一只手看,真的没有。她又去翻他的裤子口袋,空无一物,她还不甘心地摸他身上的衬衣,从领口摸到腰间……

    她太过专注于那枚钻戒,以至于忽视了他身体骤然的紧绷,等到她发现自己的双手正暧昧地缠在他腰间,身体亲密无间地贴合……为时已晚。

    一切就那么发生了。

    似乎是无心之失,又似乎是蓄谋已久。

    循环播放的《myheartwillgoon》正唱到动情时。

    oncemoreyouopenthedoor,

    andyouarehereinmyheart,

    andmyheartwillgoonandon……

    她被他按倒在沙发上,半湿的黑发自沙发上倾泻而下。他的指尖托起她的下颌,毫不犹豫吻了下来。

    仿佛昨夜被暂停的场景再次拉开帷幕,戛然而止的镜头又在继续,他低头,强势的吻依然带给她疼痛,她甚至品尝到一股腥咸的味道流过舌尖。

    她没有反抗,环上他的腰的手收紧,迎合着他的为所欲为。

    红酒杯摔落在地上,刺耳的破碎声。

    然后,她厚重的外衣和他的衬衫纠缠着落地,微乎其微的跌落声。

    再然后,薄丝的睡衣轻飘落下,无声无息。

    最后,房间里只剩下他们急切的呼吸声,久久不绝……

    她用尽了所有热情吻着他,她不奢望还能跟他旧情复燃,更没有一丝借他上位的念头,她仅仅是太过想念,想念那个最美好的年华遇见的最美好的男人,想念那个可以为爱不顾一切的自己,也想念记忆中那段最纯粹的爱情。

    如果可以,她很想再说一遍“我爱你”,不是在回忆里,也不是梦中。

    ……

    这一夜,他深切并且深刻地向她证明了,他在某方面的能力没有一点障碍,而且比起五年前,还要更长进很多。

    他伸手把她搂入怀中,吻了吻她的脸颊。

    “周末有空吗?我朋友结婚,你陪我去吧。”他问。

    “谁的婚礼?”

    “叶正宸,你记得吗?”

    “当然记得!”她怎么会不记得,那个瞬间刷新了她对“富二代”偏见的帅哥,郑伟琛最好的哥们儿。当初她在日本拍戏遇到麻烦,还是叶正宸帮忙解决的,现在他结婚,即使她一向不喜欢参加婚礼,也该备一份厚礼去祝贺祝贺。“他的婚礼我一定去,在哪个酒店?”

    “在四川南州的一家酒店。我订好了机票,下周五去,周一回来。”

    也就是说,不是去参加婚礼,而是陪他四天三夜。这一晚都快要了她的命,那漫长的四天三夜,她真的没法想象,她要怎么度过。

    “为什么要我陪?这种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场合,你应该带个拿得出手的。”她问。

    “因为我一向不参加别人婚礼,这次是叶正宸结婚,我不能不去……所以,我想有你陪着,我心情会好点。”

    他听似轻松的话不偏不倚戳到她心底最柔软的角落。

    她抬眼,望着他的黑眸,“郑伟琛,我们……”

    他打断她想说的话,“别跟我说那些侮辱我智商的话,你对我到底是假戏,还是真心,你以为我分辨不出来?!”

    “我们是不可能的!”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时间会改变很多东西……五年的时间,让你从‘宁死都不愿意见我’,到现在为了演女一号,愿意跟我回家。”他笑着靠近她,在她脸颊印上深深的一吻,“说不定有一天,你会愿意戴上我送你的戒指……”

    不会有这一天!

    这句话分明到了嘴边,却终究没有说出口。

    她一动不动被他拥着,她不敢眨眼,怕一眨眼眼泪又会掉下来。

    这五年的时间真的改变了很多东西……

    唯一没变的,就是他们还爱着彼此。

    被郑伟琛缠到了东方现白,她实在撑不住,在他怀里睡着了,半梦半醒时还惦记着她的戒指,看着身上空无一物的男人,她还不死心地含糊着问:“你到底把戒指藏哪儿了。”

    “睡吧,等你睡醒了,我告诉你。”

    等她再次睁开眼,太阳已经绕过半边天空。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