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纵然缘浅 奈何情深 > 第16章 试戏(2)

第16章 试戏(2)

 热门推荐:
    可是这个时候打电话给他,要找个什么话题聊呢?总不能跟他聊聊她和岳启飞此次s市之行的心得体会吧?

    也不能和他说《似水流年三部曲》要试镜的事情……要不,聊聊“养老金”的事儿?

    拿着电话缩进被子里,她咬咬牙,拨通熟悉的电话号码。

    等待音刚响了几声,电话那边就传来动人心弦的声音,尽管背景有点杂乱,“喂!”

    她有种腿软了的感觉,手指磨蹭着枕头问:“方便接电话吗?”

    “方便,你说吧。”

    “我今天回b市了。”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这句话好像透露着邀请的意味。

    静默了几秒,郑伟琛回,“我现在在外地出差,周五能回去。”

    “哦!”她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表现出失望。

    气氛有点沉默,她努力想找点话题,偏偏平时挺能说的,面对他就找不到合适的言辞。憋了很久,她终于憋出句,“你最近挺忙吧?一直都没你消息。”

    “不忙。我没给你打电话,是因为……”

    “嗯?”她把电话贴近耳朵,怕听不见他的答案。

    “我想知道你什么时候会主动打给我。”若即若离,似有若无,他吊人胃口的手段还是这么高明。

    安静的夜晚,她仿佛感觉到他的微笑,无声的微笑,得意的微笑。

    脑子一热,她直奔主题,“我打电话给你是想问一下:如果我用七年的身体使用权换你名下那栋别墅,你愿意吗?”

    电话另一端的回答比她预料的更慢,“你急需用钱吗?”

    “不是,我想过更好的生活。”她早已想好了答案,所以回答得顺溜很多,“我想过了,像我这样的二线小艺人没什么钱途了,我不如趁着年轻有点姿色,多存点养老金,以免以后人老色衰,还要靠跑龙套生活。”

    “嗯,我考虑一下!”可能因为旁边有人,他维持着淡定的语调。

    为了帮助他权衡利弊,她好意提醒他:“你不愿意也没关系,岳启飞说他愿意,我要多少他给多少,绝不还价……”

    “……”伴随着他的沉默,电话里的嘈杂声渐渐远去,他应该是找了个说话更方便的地方。

    嘈杂的声音消失,他低沉的声音格外清透,“我对使用权没兴趣,我要所有权。”

    “呃?有什么区别吗?”

    “有!我说的所有权是指:这七年里,你不跟组的时候要和我住在一起;跟组时要每周抽出一天时间回来陪我;除非有我在场,你不能参加任何带有目的性的应酬或者饭局;不能有任何不雅的绯闻;不能和任何男人有感情纠葛或者暧昧关系;不可以演脱戏,吻戏要借位,床戏要点到为止,还有,不能拍性感写真照,比如你公寓墙上挂的那种。”

    区别还真不是一般的大,简葇认真考虑一下,基本都可以做到,除了,“我不应酬,不和投资商导演搞好关系,我怎么接戏?再说,有些都是公司安排的,我也做不了主。”

    “你公司那边我会让人打招呼,让他们取消你所有应酬。至于接戏,你想演哪部戏,要什么角色,你告诉我,我会帮你安排。我不能保证满足你全部要求,但绝对比你应酬那些别有目的的投资商和导演的成效好。”

    听起来条件挺合理的,简葇抱着被子琢磨了几秒,“行!我同意。”

    “那我明天让人带你去办手续,把别墅转到你名下。”

    “呃,明天《似水流年三部曲》要试镜,我没有时间……”她说,“这样吧,反正这个事情也不急,回头我好好拟定个协议,我们双方签字确认一下,免得以后发生争议。”

    “我不会和你签协议。”

    “为什么?”

    “我不喜欢将来可能成为证据的东西,你懂的。”

    噢!她差点忘了,人家不是艺人,卖身契这种东西当然不能随便乱签,搞不好要身败名裂的。

    “好吧,那我们就君子协定吧。”

    她想了想,也没什么可以聊的话题了,“那就这样吧,我没其他事了。你先忙,我不打扰了。”

    “嗯。”

    她等着他挂电话,等了几秒不见他挂断,却听见他说:“明天的试镜,你不用在意,走个形式而已,女一号不会是别人。”

    “是吗?你跟那个刘总很熟吗?他卖你这么大个人情,不会很麻烦吧?”

    “他没卖我什么人情。”他说,“这部戏的女一号,没有人会比你更合适,导演和编剧都不是瞎子!”

    他这话忽悠忽悠刚入行的新人还成,她在演艺圈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她岂会不清楚,除了几个大导在资金充裕的前提下,有权挑些有票房号召力的大腕,否则投资商的面子,还是不得不给的。

    既然他不愿意多说,她也不便多问。

    “哦……好,那,拜拜了。”

    电话中无声了将近半分钟之后,简葇估摸着对方在等她先挂,于是磨磨蹭蹭按了挂断键。

    挂断之后,她的心绪比通话之前更跌宕起浮了,脑海里满满的都是这七年将怎么度过,不由自主地想起几天前,他们在这张床上的场景。现在的她,只剩下满床破碎的伪装,和一颗只为他才柔软的心……

    第二天,没有睡好美容觉的简葇顶着被遮瑕霜粉饰的苍白容颜赶去试镜。

    提前了一个小时到了试镜地点,副导演热情地安排她稍等片刻,并且告诉她:“试镜的部分是九十四场:蓝雨和杨琛提出分手后,杨琛离开后,蓝雨的内心戏。”

    简葇拿出《似水流年》的剧本细读了一下那部分戏。

    按剧本上所写:这场戏是整部戏最考验演技的一场。蓝雨经过一年多处心积虑的设计,终于用最残忍的方式伤害了爱她的男人,达到她想报复杨家的目的。她应该是满足的,快乐的,可是在满足的同时,她也有着更加深切的心痛。也许,她的爱是虚假的,但杨琛对她的爱至真至诚,点点滴滴的相处甜蜜动人,她不能不动心。动了心,就注定要伤心。

    而这段内心戏,没有对白,没有独白,也没有任何设定的情节,要演员靠肢体的语言表现出蓝雨的爱恨纠结,满足与悔恨的挣扎……正读着剧本,简葇看见当红的玉女陈瑶瑶试完戏出来。她穿了件素白的连衣裙,化了略显憔悴的妆容,一张脸看起来就是悲剧。她眼妆有点花了,眼里血色未褪,估计是试戏时哭得泪如泉涌了。

    还有另一个实力派一线女星正准备进去,她与陈瑶瑶的妆容截然相反,穿了条艳红色的连衣裙,领口的碎钻在灯光下闪闪发光,妆容也是明艳亮丽的,玫红色的唇,亮色的眼影和腮红,让整个人看上去神采飞扬。她显然是想表现蓝雨极力掩饰自己的痛苦,以最美丽的一面面对深爱却不能爱的男人,伤害他的同时,也隐隐希望她的美丽在他心中永不磨灭……

    简葇摇摇头。不是这样的,她和郑伟琛分手的时候,不是这样的过程。她没有一点快乐,没有一点满足,心里满满的都是疼痛。

    注定了没有结果的爱情,她不想牵绊他,不想让他越陷越深,所以,她希望可以趁着彼此陷得还不够深,斩断一切。毕竟,长痛不如短痛……

    所以,她选择了用最平常的样子和他结束了曾经美好的爱情,这样的话,当他以后回忆起他们分手的场景,也不会觉得她有什么特别之处。

    ……

    接近中午,副导演叫简葇进去试戏。她对着镜子照了照,涂了一点透明色的唇彩,走进试镜的房间。

    宽敞的房间内,陈导端正地坐在沙发椅上,他旁边坐着一个如同文字般娴静清雅的女孩儿。她长得很漂亮,气质比长相更出众,如果简葇没猜错,这个女孩儿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美女作家,肖裳。

    是谁说女人才貌不能双全?那是纯粹的嫉妒!

    肖裳看见她,浅浅一笑,月牙一样的眼睛里闪过调皮的可爱。

    简葇也回之微笑,坐在他们对面的椅子上。

    客气地闲聊了几句档期的安排,陈导问她:“你看过剧本了吗?”

    “看过了,我很喜欢这个剧本。”

    “那你能不能说说,你理解的蓝雨是个什么样的性格?”

    “我不知道,我觉得我一点都不了解她……”她是真的不知道,因为一个人最难的就是了解自己,“我觉得她是个很矛盾的人,尤其是二十岁的时候,自以为很成熟,其实很幼稚,自以为很坚强,其实很软弱,自以为能看透世事,其实根本没经历过现实的残酷……她注定了要在演艺圈摔得遍体鳞伤,然后,才学会珍惜。”

    肖裳一手托着下颌,听得双眼闪闪发光。

    “你觉得她爱杨琛吗?”肖裳问。

    她毫不迟疑答:“爱!爱得比她了解的还要深,甚至没办法再爱上别的男人……”

    “噢?你从哪里看出来的?”

    简葇笑着眨眨眼,“从剧本里对杨琛的塑造。一个那样完美的男人,如果我是蓝雨,我一定爱死他了!”

    肖裳笑得嘴角弯起,隐隐露出两个甜甜的酒窝,“那你认为这部戏的结局该是什么样的?”

    这个问题还真是问到她的心坎里,她真切地看着肖裳,“我希望蓝雨和杨琛可以一起克服家庭的阻碍,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现实里有太多的悲剧,我想在故事里看到美好的结局,即使是假的。”

    “……”肖裳陷入思考。

    导演点点头,让她开始试戏。

    她从椅子上站起来……

    这些年,简葇从不去回忆那段往事,她以为她早已记不清了,此时,她放纵着自己走进那段记忆,才蓦然发现,记忆中的场景还是那么清晰,白色的窗帘,窗前那盆仙人掌,连他离开时的脚步也清晰得恍如就在眼前,沉重、凌乱地踩在她心上。

    仿佛又看见他转身离去,她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没有眼泪,也没有笑容,只小小地向前一步,又如梦惊醒般停住。

    其实,极致的悲伤,是木然的,来不及痛苦,来不及悲伤,就像锋利的刀割开皮肤时,第一瞬间的感觉是冷意,之后才是皮开肉绽的疼痛……

    木然站了好久,简葇突然跑到窗边,手犹豫着伸向窗帘,她想再看他一眼,想看他是不是伤得很深,很痛。

    可她害怕看了以后,再也没办法逼自己放手。

    后来,她触摸到窗帘的手缓缓收了回来,落下,手指一阵刺痛,她木然低头,望着窗台,那里本应该摆着一株仙人掌,细密的刺刺进她的指尖,她捏着麻痹的手指,血滴在翠绿的仙人掌上。

    他说过,仙人掌的花语是:藏爱在心底……当仙人掌心里藏了爱的时候,它就会开花。

    此后的每一年盛夏,仙人掌都会开出娇柔的花,花色鲜红如血……

    一滴眼泪噙在眼眶,她抬起头,不想眼泪掉下来,视线不偏不倚撞上门边久久伫立的人影,那是唯一能让她感受到自己柔软的人……

    悲伤的回忆突然和现实碰撞,她震惊地望着意外出现的郑伟琛,不知所措地愣在原地。

    郑伟琛客气地道歉,但不是对她,而是看着陈导和肖裳,“不好意思!我来的不是时候,打扰你们试戏了。”

    她严重怀疑他是掐着时间来的。

    陈导客气地摆手,示意不打扰。

    肖裳甜笑着迎过来,“的确不巧!你打扰了我偶像精彩的发挥了!”

    “哦?”郑伟琛看了看时间,“那我请吃午饭,算是赔罪,不知道你们赏脸吗?”

    “你郑少请客,我当然要给面子,不过……”肖裳先看了一眼简葇,又看向导演,问:“陈导,你赏脸不?”

    陈导婉言回绝:“抱歉,我中午有约了,下次吧。”

    肖裳灵动的目光马上转回简葇脸上,一脸的热切和真诚,“简葇姐,你中午有约吗?”

    就凭这一声亲切的“简葇姐”,和刚才那句“偶像”,简葇都没法拒绝,更何况,请客的是郑伟琛。

    “没有。”简葇笑着说,“我中午刚好有空。”

    于是,她就厚着脸皮蹭了顿免费的午餐。

    刚坐进郑伟琛的车,肖裳便主动和她聊天,她和其他的编剧都不同,不只年轻漂亮,还热情,而且真实,让人很难不喜欢。

    “简葇姐,”肖裳从副驾驶的位置回头,以不太舒适的姿势和她聊天,“你不介意我这么叫你吧?我看过你的简介,你比我大一岁。”

    “我朋友都叫我小葇,你也可以这么叫。”

    “好!小葇姐,我超喜欢看你演戏,真的!尤其是感情戏,我觉得你哭得特真实,特打动人……我猜,你一定经历过刻骨铭心的感情,不然不会演得这么好……”

    “你的小说写得那么虐心虐肺,我猜你也一定经历过。”

    肖裳的脸上露出幸福的神情,“也算不上刻骨铭心啦!哦,对了,刚才你演的那一段戏,真的感动我了,我都有种幻觉,剧本里的蓝雨真实地出现在我眼前。还有,你刚才在窗边捏手指那一段……你演的是不是手指被仙人掌刺伤了?我一定要在剧本里加这么一段情节,一定很煽情,能展现出蓝雨对杨琛藏在心底的爱……”

    车子一个急刹。

    简葇揉了揉被闪了一下的腰,哀怨地看了一眼前面的红灯。她很想告诉肖大编剧:郑少开车时,尽量别提这样煽情的话题吸引他注意力,会有生命危险的。

    考虑到肖大编剧超强的理解力,她忍住了。

    好在路程不远,肖裳没说几句话,车子安全停进了一家很高级的会员制私人会所的停车场。

    下了车,简葇才敢问出早想问的问题,“小裳,《似水流年》这个剧本你怎么写得这么好?你的灵感是哪儿来的?”

    肖裳看了一眼郑伟琛,见他没有阻止的意思,才说:“其实,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我朋友讲给我听的。我问他可不可以写成小说,他建议我写成剧本,他找人投资拍电影,所以就有了《似水流年》这部戏。”

    “哦!”和她猜想的基本差不多。

    肖裳悄悄拉了拉她的袖子,压低声音问:“可我猜不到蓝雨的原型是谁,你是圈内人,应该知道点内幕吧?是不是那个情歌天后严羽?”

    严羽?提起这个名字,简葇就觉得心口隐隐作痛,停车场潮湿的味道让人窒息,她离开停车场的脚步也加快了。

    ……

    电梯门迟迟没开,一袭高挑堪比模特的倩影走向他们,被极具诱惑力的香水味道和限量版的裙子吸引,简葇看向美得跟女神一样的美女,意外地发现,她和郑伟琛短暂的一个眼神交流,郑伟琛浅笑着颔首。而女神则瞟了一眼简葇,调侃说:“怎么这么巧,每次见到你,你都是和明星吃饭。”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