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纵然缘浅 奈何情深 > 第22章 往事(1)

第22章 往事(1)

 热门推荐:
    简葇早听说g大是一所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学校,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陈旧的教学楼展示的不只是不容侵犯的庄严,还有历史的肃穆,只是遥望着都会让人心生敬畏。

    正是下课时间,学生有条不紊朝着一个方向走。他们中只有少数几个穿着军装,大多数都穿着浅绿的半袖衬衫,放眼望去一片生机勃勃的绿。在一众绿叶衬托的世界,她和郑伟琛并肩走在被白桦夹在中间的小路上,无异于一株盛开在绿叶中的红花,回头率自然格外的高。

    时而,她还能听见经过的男生议论,具体说了什么听不太清,隐约能听见他们提到他和她的名字,还有她演的偶像剧的名字《不分手的爱恋》,也偶尔有男生和郑伟琛打招呼,分明是和郑伟琛说话,眼睛却在用逛动物园的新奇目光一眨不眨盯着她看。

    简葇知道自己演的那部电视剧很火,却没想到这么火,连这个与世隔绝的军校都有这么多人围观她。隐约间,她觉得被围观的原因好像不止是因为她的工作性质,似乎还有点别的什么原因,一时又想不出来。

    后来她才知道,那是因为郑伟琛同学在学校里本来就是个很有争议的人,三天两头就要被关禁闭反省,但也仅仅是关禁闭而已。

    “我们这是去哪?”简葇纯粹是为了找话题,调节一下被围观的氛围。

    “带你去吃晚饭。”他顿了顿,问:“你没戒吧?”

    “暂时,还没有。”

    郑伟琛带着她去了一家校内的餐馆,店面不太大,却很干净整洁,淡绿色的桌布洗得一点污渍都不见。一身清爽的服务生点完了菜,悄悄凑到简葇跟前,腼腆地挠着头问:“我特别喜欢看你演的于孜然,能给我签个名不?”

    “哦,好!”她一边签名,目光却被刚进门的两个帅哥吸引,他们不止穿着完全相同,脸长得也是一模一样,只是一个看上去很淡然,另一个则多了几分洒脱和不羁。不得不说,作为路人甲和路人乙,这两个帅哥有点抢镜了。连见惯了男星的简葇也忍不住多欣赏两眼。

    而郑伟琛,也皱着眉头看了两眼。

    简葇签了名后,服务生上菜也上得特别勤快,一转眼,桌上摆了满满的六菜一汤,外加四样小碟特色菜。

    因为在军事重地,郑伟琛有意收敛了些言行,以至于气氛特别沉默,她正想再找点话题调节气氛,邻座不羁版的帅哥端着自己的碗筷坐过来,一只手搭在郑伟琛肩膀上,“琛哥,点这么多菜,你们两个能吃完吗?要不,我帮帮忙?”

    郑伟琛斜斜瞄他一眼,“你觉得,有这个必要吗?”

    “我觉得,有!”

    郑伟琛默了一下,简单给简葇介绍了一下两个十分抢镜的帅哥。原来他们是双胞胎,安静内敛的是哥哥,叫卓超然,洒脱不羁的是弟弟,叫卓超越,也是睡在郑伟琛邻铺的兄弟。

    郑伟琛还没来得及介绍她,卓超越摆摆手,“不用介绍了,我认识,简葇妹妹……”

    简葇点头,刚要说“是”,就听他继续说:“你的媳妇嘛!”

    原本气氛和谐的餐馆,骤然一静。幸好她没喝水,不然一定喷出来。

    郑伟琛在十几道诧异目光的注视下,微笑着点点头,“嗯,既然你认识,那我就不介绍了。”

    “我能不认识嘛?你独霸了电视厅一个月,闲杂人等禁止入内,就为了看她演的《不分手的爱恋》。周一的天下足球不让我们看也就算了,政治教育的视频也不让我们看!我要是再认不出来,我还好意思学侦查?”

    简葇听得傻了!

    他独霸了电视厅一个月,就为了看她演的没有营养的偶像剧?

    郑伟琛则特别殷勤地给卓超越倒了杯水,满不在意地笑着说:“继续!”

    卓超越喝了水润了润嗓子,立刻继续对简葇说:“我跟你说,你在琛哥心目中就是他一个人的,别人连远观都不行。后来,终于有人不满意琛哥霸占电视厅的霸权主义行为,一状告去了指导员那边,指导员罚他关三天禁闭,琛哥出来之后,果然深刻反省了,再看《不分手的爱恋》时,允许大家共享了。”

    这一顿饭,她虽然吃的不多,却从卓超越口中知道了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比如郑伟琛在寝室里从来不避讳自己喜欢她的事实,甚至郑重其事告诉他们:“总有一天,我要娶她做媳妇!”

    有人笑他年少轻狂,当然,也有人相信他绝对可以得到所有他想要的女人,比如卓超越。

    至于她,她真的不知道他到底能不能做到,她只知道,如果错过了郑伟琛,她再也遇不到这样一个男人,以这样热烈的方式爱她。

    吃完了一顿百味杂陈的晚饭,郑伟琛又带着她在校园里转了转,直到天色暗淡。

    “你什么时候回b市?”他问。

    “我……”她差点脱口说出现在就回去,“还不一定,怎么了?”

    “你来s市还有什么事?”

    这一下还真把她给问住了,她一时没想出怎么回答,他又问了:“你是专程来给我送钱包吧?”

    她的脸像是突然一下着了火,这火焰转瞬间便烧遍了她的全身,“呃,已经过了六点了,我该走了。”说完,她加快脚步走向大门。

    沉重的门即将在她背后合上时,她听见他在喊她的名字:“简葇,其实我是故意把钱包放在你家的。”

    她讶然回头,看向他。

    他突然跑向她,没给她任何反应的机会,一手搂住她的腰,将她带入怀中,就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在这军纪森严的校园内,他的薄唇肆无忌惮吻了下来……而他的舌尖更迅速地穿越了她因为震惊而来不及合上的牙齿,势不可挡地来了个彻彻底底的湿吻。

    她的脑子轰然炸开一般,火花四溅之后,徒留一片废墟。

    这是她的初吻。就这么猝不及防,就这么明目张胆,被他掠夺了。可她忽然有些庆幸,那个人是他。

    对于这场毫无防备的强吻,简葇没有迎合,因为她还不太会迎合;她也没有抗拒,因为她无法抗拒。她只能睁着茫然无措的眼睛,望向他眼底灼人的火热,直到,眼睛不由自主闭上……

    没有视线的干扰,触觉会更敏感。

    她感觉到他的唇比她想象的柔软,濡湿的舌却比想象的强硬,在他的柔软和强硬的热吻中,她抵在他胸口的手移到他强健的手臂上,死死抓着,说不清是为了推拒,还是为了想支撑她完全失力的身体。

    没有感觉到她的抗拒,他吻得更深,令她全身发颤,心也在战栗。这一刻,在他的怀中,她才真正感受到自己的弱势,她自以为的冷静,自以为的现实,都不过是在自欺欺人,她终究还是抗拒不了他的强势,抗拒不了他这份激烈的爱。

    比她预想的快,他放开了她,在她还没真正感受到甜蜜的时候。

    他对她说:“不是我想吻你,是你的眼神太诱人了。”

    呃……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吃干抹净后,把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

    她捂着被他吻得微疼的唇,愣了好久,脑子中的一堆废墟还没来得及重建,她脱口而出,“分明是……是你太禁不住诱惑!”

    “这么说,你承认你诱惑我了?”

    “我……”她,承认了吗?!好像是承认了。

    不远处传来几乎微不可闻的窃笑声音,她扭头一看,居然有不少路人亲眼目睹了这一场激情真人秀,而且看得意犹未尽,好像在等待着下一场好戏的上演。

    平复了一下不稳的呼吸,混沌的大脑冷静下来,她开始努力思考下一幕戏该怎么演?

    给他一个耳光,口口声声告他非礼?那他估计会被立即送去军事法庭,因猥亵罪入狱,大好的前程从此葬送。

    这当然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要不然,她大声质问他:“你想怎么样?!”

    万一他说:“我想怎么样,你看不出来吗?”

    她该怎么回答?

    或者,她应该让他对她负责一辈子?

    虽然,她心底里隐隐是这么期待的。可是,这种事……貌似还没那么严重。

    最后,作为一名戏剧学院的高才生,一名职业演员,简葇在这个关键时刻……扭头就跑了。

    留下哭笑不得的郑伟琛,不知如何谢幕。

    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落荒而逃,是不想让他看见她红透了的脸,还是不知该怎么面对他眼底满意的笑意?

    反正,此时此刻,她的废墟脑子想不出比落荒而逃更好的选择……

    一辆出租车非常识时务地停在简葇旁边,她忍下再看一眼郑伟琛的冲动,上了车。

    车子刚要启动,一辆白色的宝马突然在离她不远的街边停下来,车窗缓缓降下,一张男人侧脸露出,他看起来四十多岁,有着成功人士该有的沉稳和儒雅。

    他的视线落在对面g大庄严的大门上,不知是什么吸引了他的注意,他看得特别出神。

    两辆车错过的一瞬,简葇看清了男人的脸。是他!她不会看错,他就是前几天舅妈给她的照片中的男人,还有那辆宝马车,也是照片上的那辆。

    她仔细看了一眼车牌号,是b市的车。

    出于好奇,她把头探出车窗,顺着男人的眼光看过去,只见郑伟琛正在和门口的守卫说话,守卫不停摇头,把沉重的大门锁得严严实实。

    他只能从紧闭的铁门中看着她离去,一道门把他们隔得遥不可及……

    出租车没有因为他们的留恋而片刻停留,迅速地转过街角,阻断了他们的视线。

    一路恋恋不舍地到了火车站,走进售票厅,简葇才意识到何谓泱泱大国,回b市的车次那么多,居然连一张站票都没有了。她在售票厅转悠了一个小时,好不容易买到了一张黄牛票,还是午夜十二点的。

    她除了等待,别无选择。

    炎热的夏季,乌烟瘴气的候车厅里挤满了人,个个热得汗流浃背,困得呵欠连天。可她却一点都不觉得时间难熬,反而心情特别舒畅。

    她随便找了个靠窗的位置,仰头望着夜空的一弯新月发呆,望着望着,她痴痴地笑了起来。笑得旁边的中年大叔心里都没底了,摸摸自己的脸,没发现异样,又低头看衣服是不是穿反了。

    她的手机响起短信提示音,她点开一看,不禁笑出声来,“我被关禁闭了,指导员说我光天化日行为不检,严重违反组织纪律,让我面壁思过三天。我又不是调戏良家妇女,我亲的是我自己媳妇,我就不信他不亲他媳妇……这是嫉妒,赤裸裸地嫉妒我媳妇长得漂亮……”

    她很想回复:你才被关三天禁闭?要是换作地方法院,你在公共场所当众强制猥亵女性,判你五年有期徒刑都是少的。

    短信编辑了,又删了,最后回复了一句,“谁是你媳妇?我什么时候成你媳妇了?”

    “我亲了,就是了。”

    这逻辑,这因果,好像跟她没什么关系一样!

    简葇抱着手机想了半天,彻底不会回了,干脆换个话题,“你关禁闭还能发短信吗?”

    “指导员让我告诉你一声,免得你想我。指导员要没收手机了……等我出来再联系你,别太想我!”

    “嗯,好好反省。”

    之后,他再也没有了消息,她却一直把手机握在手心里。

    晚上十一点刚过,简葇的手机响了,她急忙看一眼一直握在手心里的手机,上面显示的是来自加拿大的号码。

    她开心地接通,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简婕哽咽的哭声,“姐,妈累得晕倒了,在急救室里……都是我不好……我不读大学了,我也不治腿了……你劝劝妈吧!”

    她急忙跑向安静一点的角落,“到底怎么回事?!简婕你别哭了,好好说话啊!”

    在简婕断断续续的陈述中,简葇才知道两个月前妈妈就和继父离婚了。原因是简婕没有拿到全额的奖学金,继父不肯承担她的高额学费,也不愿意再拿钱给她做伤腿的复健治疗,继父甚至还骂她:“你一个残废,读那么贵的学校有什么用!”

    妈妈一怒之下,便和继父离了婚。可她不想简葇担心,所以什么都没有说。她去中国餐馆打工赚钱,想独自承担简婕的学费。最终,她过度劳累加上旧伤复发,晕倒在饭馆里。

    听着妹妹在电话里泣不成声的哭诉,简葇死死咬着手背,没有发出一声哽咽。

    简婕说想放弃读书,放弃她的腿,让她劝妈妈也放弃。可她不能,她不能眼看着妹妹废了一条腿,连以后的人生也废了。不就是一年十几万的学费吗?!钱就算再难赚,也难不过简婕在病床上还坚持学习,忍着病痛考上多伦多大学。

    低头擦了擦眼泪,简葇笑着安慰妹妹:“你怎么不早说,我刚接了一部戏,片酬很高的,你的学费我会寄给你。你告诉妈,以后别再去工作了,好好养身体,我赚的钱足够你们花了。”

    “姐……”

    “不管怎么样,你要好好读书,好好治你的腿,不管谁放弃你,你自己都不能放弃,知道吗?你别哭了,好好照顾妈妈……我最近有点忙,等我忙完了,我一定过去看你们……简婕,你别再跟妈说放弃的话,你应该了解她的,她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她在电话里安慰了简婕十几分钟,简婕的情绪才慢慢好转,不再哭了。

    然而,挂断电话,简葇却无力地蹲在地上,埋头在双膝上无声地抽泣。

    她以为父亲的惨死,简婕在车祸中伤了右腿,妈妈为了让简婕得到更好的治疗条件,嫁给了大她二十岁的加拿大华侨,这一切已经够不幸了,没想到,现在连继父这个依靠也没有了,妈妈和简婕在加拿大怎么生活?

    而她,连买张机票去加拿大看他们的钱都没有!

    原本幸福的家,变成了这样的支离破碎。如果这一切是天意,她甘愿承受,可是妈妈说过,这不是天意,是人为。父亲的坠楼,妈妈和简婕的车祸,都是有人蓄意为之。

    虽然她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可她相信天理循环,因果报应,总有一天,她会找到那个人,让血债用血来偿还!

    所以,她不能让自己软弱。

    用力擦去眼泪,简葇拨通了威爷的电话,“威爷,我有件事想麻烦你。”

    半夜被吵醒,威爷的态度却极好,“小葇,你这么晚打电话,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到底什么事,我能办的一定帮你办。”

    “我妈妈在多伦多生病了,我妹妹需要钱交学费,我能不能向公司预支一些片酬,以后等我拍了戏,一定补上。”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