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纵然缘浅 奈何情深 > 第23章 往事(2)

第23章 往事(2)

 热门推荐:
    威爷想了想,“哦,这个事儿虽然有点麻烦,但也不是不行。这样吧,明天我问问岳少,只要他同意,一切都好说。”

    又是岳启飞!

    听见这个名字,她又心寒了。毕竟,任何的得到都必须要有付出,而岳启飞想要得到的,是她此刻最不想付出的。可她一想到简婕和妈妈在多伦多的处境,就什么都不在乎了,“嗯,那我等你消息。”

    “哦,对了,明天新戏可能要定角色,你上午能不能来公司一趟。”

    “能……威爷,谢谢!”

    一夜没睡,家也没来得及回,简葇赶到威爷办公室时还是晚了,威爷已经去开会了。

    她在威爷的办公室等了一个多小时,威爷才开完会回来。

    他一双闪着精光的眼睛打量了一番简葇红肿的眼和苍白的脸色,“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为了你妈妈和妹妹的事情?”

    “嗯。”

    “别担心了,你想提前预支片酬的事情,我跟岳少说了,他说没问题,他让公司财务那边做下账,你明天就可以去领二十万。”

    “二十万?这么多?!”

    “是啊,以你现在的身价,给你这些算是高价了。哦,我忘了告诉你,公司刚开会讨论完新戏的角色,女一号定了林希儿,你是女二号。”

    看见简葇脸上并无喜色,他以为她不满意自己是女二号,耐下心来对她晓之以理,“别不知足了。这可是定在黄金时段播出的电视剧,公司要考虑收视率,女一号肯定要用一线女星的。你一个新人,能演女二号就不错了,知足吧。”

    简葇还是不说话,手指紧握着手机。

    威爷又说:“我看岳大少对你真挺上心的,你只要用点心,以后有的是好机会。”

    “……”简葇犹豫了一下,试探着问:“威爷,你说我要是得罪了岳制片,以后是不是很难在公司立足了?”

    “得罪他?!”威爷瞪大眼睛看着她,好像看着一个怪物一样,“小葇,你不会真以为岳大少就是个制片人吧?他可是天世传媒的公子哥。现在大老板在地产业做得风生水起,有意把天世传媒全权交给岳少当家,你千万要把他当神一样供着,万一得罪了他,别说在公司立足,娱乐圈你都别想混下去。”

    事实上,即使威爷不告诉她,她也知道结果。她之所以这么问,就是希望能再听威爷说一遍,让她可以更坚定一点。然而,低头又看了一眼手机上的短信息,她的心还是扶摇不定。

    她不在乎出卖自己的,也不在乎自己的将来,她唯一在乎的,是她会不会伤害了深爱她的人?!

    有些事,越是害怕,越是要面对。

    三天后,她收到郑伟琛的短信,他告诉她:“我终于出来了,想我了吧?”

    她没有回。因为她收到短信时,正在和岳启飞喝咖啡。

    比起满是猫屎味道的咖啡,她真的很怀念红茶的味道,即使那是便捷茶包,被开水一烫,会有一股包装纸的味道。可红茶入口虽苦,细品透着甘甜,不像咖啡,怎么品都是猫屎恶心人的味道。

    喝过咖啡,岳启飞送她回了家。

    车停在公寓楼下,他陪着她走下车,有些期待地望着她,“时间还早,我去你家坐坐吧……只是坐坐。”

    简葇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好半天,才抬起头,“对不起,我家没有咖啡。”

    岳启飞被噎得半天说不出话。最后,他理解般地微笑,“那你哪天有空?我带你去香港,买点上好的咖啡,顺便再给你买些衣服和首饰,新戏宣传的时候用。”

    她找不到拒绝的理由,“我先办一下港澳通行证。”

    “好!那我让人预订机票。”

    她轻轻点头,“嗯。”

    岳启飞再没说什么,上车离开。

    目送着岳启飞的车消失,她无力地转过身。

    然后,她看见阴暗的角落里站着一个深深镌刻在她心底的人影,他看着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夜幕降临,路灯还没亮,深灰的天空重重地压下来,就像暴风雨即将来临前的阴沉。

    郑伟琛走向她,脚步很慢,却很坚定。

    简葇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好像停止了流动,手脚因为供血不足而麻痹,又感觉整个人被一张看不见的网笼罩住,就像梦魇一样,她越是想要逃避,网越是不断收紧,她也越来越窒息。

    郑伟琛站在她面前,没有说话。周围熟悉的景物变得模糊,只有他的脸,那么清晰,连他被拖长的呼吸都清晰可闻。

    事到如今,她也只能面对。如果郑伟琛问她:为什么选择和岳启飞在一起?

    她会干干脆脆告诉他:因为他能给我我想要的!可能在你眼里,我们这个圈子光鲜亮丽,其实背后充斥着这样肮脏的交易。我承认我不爱岳启飞,可我愿意任他予取予求,就因为他是我老板,他能给我角色演,他能捧红我,能让我不用从楼梯上摔下来五遍,还露不了脸……这就是我要出名必须选择的路。我知道你现在一定看不起我……如果还有别的选择,谁想出卖身体?我这种三流小演员,想要得到角色,就要付出代价。

    她这样的坦白,也许很伤人,可是一次就够了,足够他把她彻底忘记。

    她抬起头,等着他的爆发。

    他开口,问的问题却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为什么没让他上楼坐坐?”

    “……”好像被人一剑封喉了,她哑然看着他,准备好了要说的一番话竟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不甘心是不是?不甘心为了‘上位’把身体出卖给这样的男人。”

    “……”

    他说的没错。她是真的不甘心,但不是不甘心出卖身体。陪男人上床而已,能有多难,不就是眼睛一闭,往床上一躺,任由他为所欲为。

    也许会很疼,咬牙忍忍,疼痛几下也就过去了。

    她不甘心的是错过一段期待已久的爱情。这种疼痛,不是闭上眼咬咬牙就能挺过去的,它会一点一滴从心口流进血液,会在每一个孤独寂寞的冷夜,变成思念和悔恨。四年前,她经历过一次,真的不想再承受第二次。

    等不到她的回答,他又说:“刚才看见你们回来,我在想,如果你想跟他在一起,我绝对不会强求,也不会怪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无所谓对错。可我想不明白,你刚才为什么拒绝他?”

    没有愤怒,没有埋怨,他的声音始终是冷静的,就像喷泉跳跃起的水滴,冰冰凉凉落在她心里。

    她低下头,不敢面对他,怕再多看一眼就会说出不该说的话,“对不起!不管为什么,总之我和你……不合适……”

    她的拒绝已经很明显,她相信他能明白。

    “好吧,”他的指尖轻轻地抚过她额边的黑发,仿佛是一种安慰,也是一种告别,“如果这是你的选择,我无话可说。”

    她讶然抬头,不敢相信他连一句怨责都没有,就这么放手了。

    没再多说一句,他转身离开。

    一时冲动,她脱口喊出他的名字:“郑伟琛……”

    他停下脚步,停了几秒后,他才回头对她笑笑,“我要回学校了,指导员限我今晚十二点前回去报到,否则给我记过处分。”

    她在他最后的眼神里看到了骄傲的决绝,那眼神清楚地告诉她,他这一次离开,决不会再回头,他们过去的美好也真真正正成为了过去。此后再相遇,也只是擦肩而过的陌生人。

    心口被狠狠撕扯着,像是扯断了全身的经络一样的剧痛遍及全身,她疼得连呼吸都困难。

    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量,让她仿佛突然冲破了笼罩她的无形的网,冲破理智的束缚,她几步跑到他面前,对他说:“因为你!”

    他怔了怔,“什么?”

    “因为你……我没让他上楼坐坐,是因为我刚才满脑子里想的都是你!我在想,今天是周日,你出了禁闭室能不能申请到假期,你会不会回来?我能不能在回来的路上和你偶遇?我明明知道不应该,我就是控制不住想你,想见你……可我又害怕见到你,怕你看见我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他垂下眼眸,深不见底的黑眸望向她。

    她想说的话再也收不住了,“你说的没错,我是不甘心,不过我不是不甘心出卖自己,我是不甘心就这么放弃你……你知道吗?四年前,我大病一场之后,出了院就去你们学校找你,可我找不到你。那段时间,我每天放学以后都会在大门口等你,不管是下雨还是下雪,我每天都等……我以为你一定会来找我。”

    眼泪终究还是流了下来。她抹了抹眼泪,怎么也抹不干,她索性失声哭出来,“你四年都不出现,现在又为什么要出现?为什么?!如果你没有出现,我一定能做到……我以后一定可以做女主角,做女明星,还能做影后……我可以让我妈妈过上好日子,我可以给我妹妹一个好的未来……可现在……”

    “你做不到了,是吗……”

    “我做不到了!我舍不得你……你说,我该怎么办?”

    她抓着他的手臂,用力地摇着他,“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我是真的想出名,想上位,我不想做别人的替身,不想做戏里的背景……现在机会就摆在我面前,我却不想要了,怎么办?”

    灼热的掌心落在她扯着他衣袖的手背上,她立刻握得更紧,死死地揪着他的衣袖,生怕一松手他就会离开。

    下一秒,他把她整个人都抱在怀里,“你想要的,我也可以给你。我现在可能没办法让你一夜成名,但我以后一定能给你你想要的一切……”

    被他紧紧拥抱着,感受着他陌生又熟悉的气息,感受着他胸膛的火热和心跳,她才明白她最想要的就是这样的胸膛,可以在寒冷的时候,让她依靠,让她安安心心地躲风避雨。

    而这些,只有眼前的男人可以给她。

    可能她放弃这个上位的机会有一天会后悔,但是,放弃他,她现在就会后悔,而且会一直后悔下去。

    不管将来怎么样,她现在只想遵从自己的心。

    在他怀中,她坚定地摇了摇头,“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要了,你就这么抱着我,就够了……”

    “……”

    天不知何时黑了,路灯不知何时亮了,明与暗的交叠,在地上投射出他们紧紧相拥的影子,难分难舍。

    他就这么抱着她,让她在他怀中尽情地大哭一场,任由她把鼻涕眼泪还有口红睫毛膏抹了他一身。

    直到她哭得口干舌燥,还有点头晕目眩的时候,他才问她:“想吃冰淇淋吗?”

    她扬着一张五颜六色乱七八糟的脸,“我想吃巧克力口味的。”

    他哑然失笑,用袖子抹掉她脸上不堪入目的色彩。

    她本想提醒他,睫毛膏和口红很难洗掉的,后来因为迷上他眼底不经意流露出的柔情,果断放弃他的衣服。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时隔多年后,她还会在他的衣柜里看见这件被染得一片狼藉的衣服,挂在最深处的位置。

    那晚,郑伟琛带着她去了游乐场,云霄飞车还是那辆云霄飞车,只是在黑夜里亮起星星点点的彩灯,椅子还是那张椅子,只是换了油漆的颜色。人也还是曾经的人,只是褪去了年幼的青涩,多了年少的轻狂。

    她和他也还是吃着冰淇淋,聊着天。只是聊天的内容要丰富了太多。

    他问她:“巧克力口味好吃吗?”

    “嗯,好吃!”

    “真的吗?”

    她把冰淇淋送到他面前,“你要不要尝尝?”

    “好啊!”

    他偏着头靠过来,唇落了下来,却不是落在冰淇淋上,而是落在她沾了点巧克力的粉唇上。

    他的唇舌还残留着冰淇淋的味道,辗转而入时,奶油的香甜和冰淇淋的清凉荡漾过她的味蕾,慢慢被稀释,被温暖……

    甜蜜的眩晕中,她尝试着回应,生涩又期待地轻轻吸吮着他的薄唇,换来又一番更深切的品尝。

    他的吻越来越强势,她的身体被他压制得无路可退,只能用空着的手环住他的肩膀,寻求寄托。

    云霄飞车的彩灯模糊一片,像是流动在半空的波澜,从天穹跌落。

    冰淇淋化了,冰凉的液体一滴滴落在手指上,总算给他们快要着火的情绪降了温。

    他放开她,带着些许意犹未尽,“嗯,巧克力的味道还不错,只是口味太重了。”

    她涨红着脸咬了一口融了的冰淇淋,比起奶油,巧克力的口味还真有点重了。

    ……

    他的指导员打来电话提醒他别忘了回去报到,否则绝没有下次时,已经晚上八点,火车来不及了,他只好赶去机场。

    登机时间快要到了,广播里一遍遍催促着这个航班的旅客准备登机,她拉住正欲起身的郑伟琛。

    “还有事吗?”他问

    “呃,有,我想问……”她终于想起来一个有深度的问题,“卓超越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为了看我演的电视剧霸占了一个月的电视厅?”

    “嗯。”

    “你为什么不让别人看?”她还是想不通。

    “不喜欢听他们谈论你。”他低头扫了她的胸口和双腿,“我建议你下部戏的服装千万别选超短裙或者低胸装,否则,你的戏演得再细腻动情都没用,观众不会留意……至少男观众不会留意。”

    “噢!”

    如果她还有机会再演戏的话,她会记住的。

    临走前,他又在她唇边印上轻轻的一吻,“这一次,盖了章,真的是我的人了,不能反悔。”

    她咬咬麻麻的嘴唇,“那你要负责任才行……一辈子的。”

    “一辈子这么久?”他有些为难地蹙眉思考一下,“那要把章盖清楚点才行!”

    说完,他抱过她又印上重重的、痴缠许久的吻……

    飞机消失在黑暗的夜空,简葇一个人站在空旷的航站楼里,望着天空幸福地笑着。

    她不在乎明天将面对什么,也不在乎将来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这是她的选择,不论对错,她绝不后悔!

    第二天,简葇一大清早就去了公司,打算和岳启飞开诚布公谈谈。她没指望岳启飞能够对她宽宏大量,毕竟当初是她先有目的性地接近他、招惹他,把他的兴致挑拨起来,却又一脚把他踢开。怎么说,都是她过分了。但她还是对岳启飞的人品抱着一线希望,希望他能高抬贵手,放她一条生路,别真把她逼上绝路。

    转过走廊,她站在了岳大少的办公室门前。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