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纵然缘浅 奈何情深 > 第24章 往事(3)

第24章 往事(3)

 热门推荐:
    作为天世传媒的公子哥,岳启飞的办公室相当低调,挤在一众的高管之间,没有任何特殊化。坐在门口的助理也特别和蔼可亲,一见到她,连是否预约都没有询问,直接以内线询问岳启飞有没有时间,是否要见她,然后客气地将她请入办公室。

    略显狭小的办公室内,咖啡的沉香徐徐散开,神采飞扬的岳启飞站在门侧,似乎特意迎接她,“这么早,为了给我意外的惊喜?!”

    避过他好像能把她融化一样的热切目光,她回答:“可能,算不上惊喜。”

    “哦?”岳启飞看看她冷然的神色,双手轻柔地搭在她肩膀上,“是不是你妹妹的学费不够?没关系,你还需要多少,尽管开口,我可以私人借给你。”

    她向后退了一步,躲开他的手,空留他的双手悬浮在半空中无所适从。

    仰起头,她直视着他温和的脸。面对眼前对她如此用心的男人,没有一点感动,没有一点愧疚那是不可能的,但也仅仅是感动和愧疚。

    “对不起!我明天不想去香港了。”

    他的笑容滞了滞,“不想?我不懂你的意思……”

    因为他们的关系很难界定,所以她也不好直接说出拒绝的话,想来想去与其找些推诿的理由,不如坦白直言。

    这至少是对他的尊重。

    “我遇上我的初恋了,虽然分开很多年,可我还是爱着他,我不想失去他。所以,我决定和他在一起了……”

    他的脸色骤然变了,“你这算是过河拆桥吗?”

    拆桥应该算的,毕竟她在默许了他的所有给予之后,拒绝了付出,至于过河

    “女二号的合同我还没签,我欠公司的二十万我也会想办法还上。所以,我算不上过了河。”她厚着脸皮朝他笑着,“我最多算是跳河。”

    岳启飞的脸色更差了,“你的意思是,宁可跳河,也不稀罕我这座桥?”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承认你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我也承认我被你迷惑过……”晓之以理没有效果,她决定动之以情,“可他是我的初恋。岳总,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过初恋,如果你有过,我想你会明白这种感情,他或许不够美好,或许有很多缺点,也或许一无所有,可他在我心里却是最完美的。”

    岳启飞慢慢坐回椅子上,慢慢端起咖啡杯,慢慢喝一口,又慢慢开口:“这么说,你为了他,跳河也心甘情愿了。”

    她明白他的警告,却毫不犹豫地回答:“是!”

    咖啡杯重重撞击了桌面,他到底还是压抑不住心里的火了,蓦地站起来。

    “你会后悔的。”他态度坚决。

    她比他更坚决,“我不会后悔!”

    她惹怒了岳启飞,必将付出惨痛代价的。

    她早料到了自己的下场,所以当经纪人冷着铁青的脸告诉她,刚才新戏的剧组临时开会,把她的角色换成了一个正走红的女星,她原定的所有宣传通告也都取消了,她丝毫不觉得惊讶,淡淡地哦了一声。

    威爷又告诉她,公司又给他安排了两个准备力捧的新人,让他卖力点儿推,他可能要忙一阵子。

    她也没有丝毫惊讶,“哦,你如果忙的话,就先不用照顾我了,我正好快要考试了,我回去好好备考。”

    从她的表情,威爷大概看出端倪,试探着问:“你该不是真得罪了咱们公子哥吧?”

    “嗯。”

    “唉!”

    她想起了个最关键的问题,“我在财务那边预支的二十万,他们是不是也催我还钱?”

    “那倒没有,不过,你早晚还是要还清的。”

    这倒是让她有些意外,她以为岳启飞会直接置她于死地,没想到还是网开了一面。

    威爷想了想,劝她说:“岳少不是个睚眦必报的人,他对你做这些,很明显在跟你置气。要不晚上我帮你安排个地方,你约他出来聊聊,说几句软话……依我看,他是在意你的。”

    她毫不犹豫摇头,“我就算把好话都说尽了,他也不会改变主意的。除非他看到我一无所有,下场惨不忍睹,他或许能消气。”

    “啊?你到底怎么得罪他了?”

    “……”

    看她不想说,威爷也没多问,一脸惋惜地看着她,“那你先回学校好好准备考试吧。过阵子他的气消了,说不定也还有机会。”

    “嗯,那我等你电话。”

    之后的一个月,简葇继续回学校上课了,威爷也没再给她打过电话。

    没有通告,也没有龙套能演,她的生活就像满世界的灯火辉煌突然间熄灭,她什么都看不见,甚至也看不见了自己。她也知道这个新旧更替飞速的演艺圈很快就会把她遗忘,再这样继续下去,用不了多久,她曾经的努力就全部会付诸流水。

    可她依然相信这黑暗是暂时的,她还年轻,只要努力,只要脚踏实地一步步往上爬,曙光不是没有的。况且,就算她真的在娱乐圈混不下去了,她也可以转行做幕后,反正这个掩盖着隐晦的光鲜亮丽本来就不是她想要的。

    只是,她不知道简婕明年的学费要怎么办,难道还要靠妈妈去餐馆没日没夜地打工赚钱?她欠公司的二十万又怎么还?巨大的现实压力让她的无力感越来越强烈。

    灯熄了的寝室,一半的床都是空着的,越发显出午夜的寂寥。简葇在黑暗里翻来覆去睡不着时,手机屏幕上显示出她最想看见的三个字郑伟琛。

    “睡了吗?”他刻意压低的声音在静夜里很是动人。

    为了不吵醒她仅剩的一个室友,她也躲进被子里,声音听来也闷闷的,“还没呢。”

    “还在学校?你最近没拍戏?”

    她若无其事回答:“最近学校要考试,我没接戏。”

    可惜,到底还是瞒不过他这个专业学侦查的,“是不是岳启飞把你封杀了?”

    “……”

    “你别急!等有一天,我一定能把你捧得大红大紫。”

    她知道他只是在用一个不可能实现的许诺在安慰她,但还是听得很舒心,“不用,我凭着自己的实力。”

    “哦,那我等着看你的实力!”

    他又说:“我刚才突然想起来,我们还有一场电影没看,你想看什么片子?”

    她想都没想就说:“我还没看过《泰坦尼克号》,很想看,不过院线应该没有了。”

    “没关系,只要你想看,我一定……”

    不等他说完,她因为被闷得太久了,所以提了个很缺氧的建议,“我家里有这个碟片,要不你来我家看?”

    “哦,恐怕真的不可能有电影院会放这么老的片子了,看来只能去你家看了……”

    “你这周有假吗?”

    “应该有。”

    她有些不解,“你每周都能请到假?”

    “嗯,我特殊情况,兄弟们支持我,把假全都让给我了。”

    “……”

    黑夜里,她无声地笑着,在心里计算着:一、二、三……还有三天才能到周末。

    那时候,虽然隔着遥远的距离,可是她总觉得他们很近,每次在电话里听见他的声音,她都会有种强烈的幸福感,每次一想到他们之间那种特殊的关系,他们将会在以后的余生中一起度过,她就有种说不出的期待和茫然。

    她也见多了同学的分分合合,见多了那些轰轰烈烈开始,无声无息结束的爱情故事,可她却始终坚信他们开始了,就不会结束,相爱了,就是一辈子。所以她经常会在闲来无事时,给他讲圈里那些艺人与豪门理不清的爱恨情仇,讲完了,还不忘顺带加一句:这些富二代的男人们是不会有真心的,就算有,也不会维持太久,等到新鲜感过了,他们还是会听从父母的安排,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媳妇。

    一谈起这个话题,不论她说什么,他总是一言不发地聆听。

    即使她强烈要求他发表点意见,他也只是轻描淡写地说:“凡事总有例外。”

    可她看见的听见的那么多,就没见过例外。

    不过,她倒是遇到了一场意外。

    第二天,她正在上表演课,来了几个日本人围观,其中一个穿着非常体面的小个子男人在她表演时从上到下仔仔细细看着她,一只手摸了摸下巴,然后跟身边的人说了几句日语,那人也看着她,看似附和地狂点头。

    她原本没有在意,没想到下午威爷就给她打来了电话,叫她去公司一趟,说是有一部戏想签她当女一号。

    到了威爷的办公室,她才知道原来那是一部中日合拍的电影,而那个在她表演课上围观的小个子日本男人正是电影的导演。原本他选了另一个演员,因为那个女演员发生了意外,不得不临时换人。刚好导演在电影学院围观时,看见了她,发觉她和他想象中的女主角非常像,所以就钦点了她。

    惊喜来得太突然,她反倒无法接受,马上戒备地看着威爷,“和日本合拍?什么戏呀?该不会是……”

    “你放心,绝对不是你以为的那种。是讲一个中国女孩儿和日本黑帮男人相恋,为了那个男人付出了一切,最后连生命也付出了。”

    “真的没有色情的戏份?不用脱衣服?”她还是有点担心,毕竟日本的艺术总是那么超凡脱俗,让人不敢直视,又忍不住想去直视。

    “只有一场洗澡的戏,两场床戏,不过你放心,肯定不会太过分。”

    “可是……”她还是不太相信。

    “我帮你谈了一下片酬,他们出的片酬比较高,一部戏下来,扣除公司的部分,你拿到手的至少有五十多万。以你现在的名气,他们能出这么多,很不容易了。”

    这的确是个诱人的条件,她马上有点动摇了,“呃,那我能不能回去考虑一下。”

    “考虑一下可以,别太久了,日本那边急着要开机。”

    威爷还说,最近岳启飞跟着剧组去了意大利取景,为了帮她争取这个机会,他打算先斩后奏。所以,这个机会对她来说是相当的来之不易。

    她拿了剧本回去研究了一个晚上,的确如威爷所说,虽然剧情不算精彩绝伦,但不是什么超凡脱俗的动作电影,整部戏都是在浓墨重彩地表现一段感性的异国恋情,情感细腻,结局悲怆,算是不错的剧本。

    于是,她心一横,不管是机会还是陷阱,她都认了!

    两天后,她和日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达成了共识,应日方的要求,她下周拿到签证就要去日本定妆,试拍一个宣传片。

    一切谈妥了,她走出天世传媒的大楼,正想和郑伟琛好好分享一下这个喜讯,郑伟琛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告诉你个好消息,我下周要去国外拍戏了。”她迫不及待说,“你的车票买好了吗?明天几点的火车?我去接你。”

    “可是,我有个坏消息要告诉你,我们下周要集训,所以这个周末的假期取消了。”

    “取消了?!”也就是说,她去日本之前都见不到他了。

    “你说我们是不是和《泰坦尼克号》有缘无分呢?”

    想到他们四年前错过的那场电影,他等待了一夜。她挂断电话以后,直接回家拿了电脑和买了好多年都没看的影碟,直奔火车站。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她一路轻车熟路,五个小时后就顺利到达了g大的后门。

    站在高高的院墙外,她给他发了条短信,“你在忙吗?”

    这一次,他很快回复,“嗯,忙着悼念我期盼已久的电影。你呢?”

    她回,“我正在想,擅闯军事重地的罪名严重不,会不会被判刑?”

    “不会,非法进入军事禁区,最多是拘留十到十五天,不过要是危及军事设施安全或者值勤人员生命安全的情况下,也不排除被击毙的可能。”

    “我在想,如果我偷偷翻栏杆爬进军校,会不会被送去军事法庭?会判我什么罪?”

    “你恐怕会被枪毙的。”

    “啊!这么严重啊!”她挠挠头,又回,“我要慎重考虑一下,我是爬,还是不爬。万一我被击毙了,你就没有媳妇了。”

    “你要爬哪儿啊!”

    “我在你们学校后门旁边的围墙外呢!我带了电脑来,我本来想在你们校园找个没人的地方和你一起看电影。你说我现在是爬,还是不爬?”

    信息刚发出去,不到一秒钟,她就看见屏幕上显示了三个字:你等我!

    十五分钟后,她看见郑伟琛干净利落地从学校的围墙上跳下来。

    来不及说话,他已将她紧紧抱在怀里……

    她在他怀中仰起头,傻傻地笑着,“擅闯军事禁地和未经上级批准擅自逃离军事重地,哪个罪名更大点?”

    他告诉她:“前者拘留十天到十五天,后者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皎洁的月光下,她踮起脚轻轻亲吻着眼前的男人。

    这一刻,她真的觉得爱上这样一个男人,什么付出都是值得的……

    《泰坦尼克号》本就是一部让人难忘的电影,如果两个人是在便捷的时钟酒店,挤在14寸的电脑屏幕前看,那场景就更难忘了。

    就像时隔几十年,rose仍然记得泰坦尼克号新鲜的油漆味道一样,时隔多年,简葇仍然记得他落在她耳后的呼吸,漫过她敏感的神经,让她全身都有一种难耐的麻痒……

    尤其是看到男女主角热情迸发的场景,急促的呼吸,被薄汗浸透的身躯,她仿佛也被汗水浸透了一样,急需降降温……

    落在她侧耳的呼吸突然加重,她感觉他的气息越来越近,最终滚烫的唇落在她的耳后,仿佛一股火焰瞬间被点燃,烧遍了她全身。

    她下意识想躲避,可虚无般的知觉又渴望着更多的满足。而比起身体,她的心更渴望着他的拥有,可以毫无隔阂地紧紧相拥,没有一丝间隙。

    他的唇移到她耳边,伴随着灼热的气息缭绕耳廓,她听见他更灼热的声音,“你猜我在想什么?”

    “……”这还用猜吗?虽然她没谈过恋爱,好歹也演过偶像剧,这样的天时地利,外加人和,男人还会想什么!

    “我在想,如果我说,我今晚不想回学校……你会用什么理由拒绝我。”

    电影是彻底没心情看了,她默默站起身,走向浴室。

    他急忙扯住她,“你去哪?你不会生气了吧?”

    她低头,用微不可闻的声音答:“今天坐了一下午的火车,全身都是汗,我去洗个澡……”

    就算再愚蠢的男人也听得懂她的意思,更何况郑伟琛,他猛然搂着她的腰,将她抱坐在他的腿上,双手滑入她裙下,“你要是不介意,我们一起吧。”

    “浴室好像不太大……”

    “没关系,我不介意……”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