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纵然缘浅 奈何情深 > 第29章 缘起(2)

第29章 缘起(2)

 热门推荐:
    “别人不行,伍建帆指名邀请你。要不是他指定了你,这么好的机会,你就是抢破头都抢不到的。”

    “为什么指定要我去?”

    “可能因为野村导演的事你最近名气飙升吧。小葇,我带你时间也不短了,你的性子我大概了解。你和其他的女艺人不一样,你连岳大少都不放在眼里,日本导演你都敢刺……所以,有不少人约你‘见面’,我都帮你推掉了……可是伍建帆真不是一般人,天世传媒现在想跟他合作搞网络传媒,万一因为你耽误了公司这个大计划,后果你自己想吧。”

    这么大的责任压了下来,简葇顿时觉得自己肩上担负了千斤重担,“这么说,我是非去不可了?!”

    “除非你不想在娱乐圈混下去。”

    既然在这个圈子里,她还是要混下去的。被岳启飞雪藏了一次,她已深刻体会到“雪”的冰冷,现在好不容易翻身了,她可不想再试第二次。

    “真的就是吃饭?没有其他?”她又确认了一遍。

    “绝对就是吃吃饭,喝点酒,不会有其他。”看简葇还在犹豫,威爷说,“要不这样,你先去应付一下,我看着时间差不多,找个借口帮你脱身。”

    “好吧……我真的就只陪吃饭。”

    威爷闻言,拉着她直接往门外走,“那走吧?”

    “去哪?不是现在就去吧?”

    “我给你安排了个很有名的化妆师,我先带你去化个妆。”

    化妆师基本上按照走红毯的标准拼尽全力给她往抢镜里打扮。恰到好处的浓妆淡抹,波浪的卷发及腰,再配上韩国某名牌最新款的无袖镂空连衣裙,性感的裸色,镂空处若隐若现的曲线将欲语还休的媚惑演绎到极致。

    果真不愧是知名化妆师的杰作,她所有潜藏的魅力都被一次性地挖掘出来,连威爷都啧啧赞叹。

    下午五点,一辆宾利接了她,将她送到西单附近的一间高端私人会所。

    看一场饭局是不是高端大气上档次,单看选的地点就能略知一二,而伍建帆选的地方是接待过无数外国元首和各界名流的地方,足见档次有多高。

    第一次走进这间b市赫赫有名的会所,简葇还以为穿越了时空,这似乎是清朝亲王的宅第,青砖灰瓦、宫灯古槐,老式的四合院和旧时的院落风景,充满了历史的厚重感和静默沉迷的尊贵之感,让人恍如走入了帝王之家。

    难怪这间会所的入会费高得惊人,果然物有所值。

    转过荷塘,朗眉星目的年轻男人迎了过来,彬彬有礼地俯身,伸手,“简小姐,您好,我是伍建帆,很高兴见到你本人。”

    简葇轻轻将手递上去,“伍总,久仰久仰。”

    他轻轻一握便收回手,礼数周全又不温不火。

    简葇曾以为高富帅都是岳启飞那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继叶正宸之后,她今日见到年纪轻轻、器宇轩昂、又谦恭有礼的伍建帆,她才知道,她真不是一般的孤陋寡闻。

    伍建帆亲自为她带路,进了包房。

    包房里已经坐了男男女女四五个人,虽然不认识,简葇也看得出包房内的男女非同一般。

    伍建帆简单为她介绍了一圈,便让她坐在空着的主位旁边。

    隔着两个空着的位置,坐着一个高贵如名贵兰花的女孩儿,如果简葇没记错,她叫喻茵。不知道为什么,她不太喜欢喻茵,不仅仅是因为刚才介绍时喻茵对她的态度冷淡,还因为她的身上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更因为,几分钟内,喻茵看了几次表,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着急了?”伍建帆别有深意地笑着,笑得喻茵无法再维系她的骄矜,他才说:“叶少刚打过电话,飞机晚点了,他刚接到人,现在还在机场高速上。”

    “叶少亲自去接机?”伍建帆旁边的李公子问,“谁这么大的面子。”

    立刻有人答:“废话,还能有谁,琛哥呗。”

    听到这个熟悉的称呼,简葇猛然觉得心跳漏了两拍,思绪不受控制地想念起郑伟琛。这个时间他已经与她同在一个城市了,可能还相距不远。不知道他晚上要应酬到几点,万一他早早结束却找不到她,一定会问她去了哪里。

    她要怎么回答?

    陪男人吃饭喝酒?他会作何感想?

    骗他说有通告?他那么相信她……

    胡思乱想中,她零零散散听见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聊着。

    “琛哥也来吗?我有半年没见过他了,每次假期约他出来玩,他都说没空,今天有空了?”李公子问。

    他对面的人暧昧地一笑,“你也不看看伍总今天请了谁?他能没空吗?”

    伍建帆插话说:“别说得人家跟重色轻友似的,我只告诉他今天有神秘礼物送,没说送什么。”

    “神秘礼物?哦……”

    众人皆笑,简葇忽然感到强烈的不安,如果他们所谓的神秘礼物指的是她,那么这是否意味着,她今晚可能会有麻烦了。

    她低头喝茶,一言不发地听他们闲聊。

    李公子又说:“好久没组局了,我手痒得不行,咱们今晚还去琛哥别墅再战一个通宵吧,我不赢他一次,我睡不好觉!”

    “通宵?你觉得他今晚有空吗?”

    “呵……”

    简葇虽然听不太懂他们在聊什么,但也从他们的言谈中感觉得出,那个即将出场的是个重要人物,否则伍建帆不会如此刻意地安排,如此刻意地讨好他。

    她不禁有些好奇了。

    满桌人在耐心等待了半小时后,门外终于有了动静。

    敲门声谨慎地响了几下之后,红木浮雕门被轻轻推开,身姿窈窕的迎宾引领着客人进门,伍建帆立刻起身相迎。

    简葇顺着众人的眼光看去,一眼便认出来的人是郑伟琛那个极品发小,叶正宸。

    她正纳闷,郑伟琛不是说晚上要和叶正宸吃饭吗?怎么会……

    随后,那个熟悉得化成灰她都能认得的男人走了进来。

    脑中一阵轰鸣,郑伟琛清爽的笑声分明在耳边,简葇却有些听不清了,“你不是说来了就有神秘礼物送吗,礼物在……”

    他后面的话在看见简葇的一瞬间,消失无踪了……

    短暂的冷场中,简葇看见郑伟琛的脸色由惊讶到惊喜,再变成惊艳。之后,他又似乎想到什么,表情冻结成让人惊心动魄的深沉,一如外面阴云密布的夜空。

    她看不见自己的脸色,猜测着也是千变万化的过程,因为她在见到他郑伟琛的第一眼,也是惊喜的,就像在孤单无助之时,偶遇自己最信赖的人,欣喜若狂得恨不能马上扑进他的怀抱。

    而随后,她想起了伍建帆他们刚才的对话,她忽然感觉眼前的郑伟琛变得陌生,他不再是那个骑着破旧得除了车铃哪里都响的自行车,接她放学的郑伟琛,也不是耐心陪她逛街,把她试过的所有衣服都毫不犹豫买下来的郑伟琛,更不是带着她去最普通的时钟酒店看《泰坦尼克号》的郑伟琛……

    眼前的他,璀璨如星辰,高高挂在她遥不可及的世界。

    再随后,她想起了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经纪公司帮她收了伍建帆六位数的“饭局费”,把她当作“商品”送来当神秘礼物。这样的她,仿佛与他的世界更加遥远……

    瞬间凝结的气氛和郑伟琛脸上千变万化的神情自然也逃不过伍建帆敏锐的洞察力。他大惑不解地看向同样茫然的众人,最后,以询问的视线看向叶正宸。

    作为唯一的知情者,叶正宸靠近伍建帆的身边,低声对他说:“你这个神秘礼物送得太有创意了,琛哥肯定会记你一辈子的。”

    “什么意思?!”

    “我忘了告诉你……”他瞟了一眼简葇的方向,“琛哥已经搞定了。”

    原本想牵线搭桥的伍建帆立刻意识到自己犯了个错误,还是个不小的错误,“不是吧!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我也是上个月才知道,本来想今天给你们隆重爆料的……”叶正宸又靠近他一点,一脸看好戏的笑意,“噢,还有个事儿我也忘了告诉你。琛哥没告诉过简葇他的家世,他说,她一向对我们这种人有偏见,会以为他是一时兴起,随便玩玩而已。”

    “难道……不是吗?!”

    叶正宸想了想,“可能,不是吧?”

    “……”

    简葇听不到他们的对话,只从他们看好戏的笑容中明白,今晚这场好戏,她终于可以演一回女主角了,至于情节发展该是琼瑶剧?青春偶像剧?还是现下流行的无厘头喜剧?她不得而知,她唯一知道的就是他们这个圈子里,高富帅们和女星的风流情史,从来都是只闻新人笑,不见旧人哭。说到底,不过是一幕爱情娱乐秀,拿自己痛彻心扉的爱情娱乐大众,拿身体换身价,拿眼泪换眼球。

    莫名地,她有些恨郑伟琛,恨他不是那个一无所有,但可以在黑夜里紧紧抱着她,给她全部的男人。

    郑伟琛带着一身寒意坐在了简葇身边的位置,叶正宸则别无选择地坐到仅剩的空位上,表情似乎也不太满意这样的蓄意安排。

    东道主伍建帆赶紧调节气氛,“你们两个让我们等了半小时,让我们苦等也就算了,还让美女苦等,老规矩先罚一瓶。”

    “是我有事耽误了,我认罚。”郑伟琛二话不说,拿起桌上的一瓶啤酒,一口气喝得见了底,接着他又把叶正宸的那瓶拿过来,替他喝了。

    看着眼前空空荡荡的啤酒瓶,叶正宸似笑非笑着说:“你就不能给我留点,我也渴着呢!”

    话音刚落,马上有人倒酒,举杯换盏的谈笑声中,饭局的气氛成功解冻。然而,郑伟琛和简葇之间还是隐隐飘散着冰冻三尺的寒气。

    极少喝酒的简葇陪着喝了几杯啤酒,脸上便有点热,眼前的光鲜人影也有些虚无。她半转过脸,带着些许醉意的目光看向郑伟琛凛然的侧脸。以前她只觉得他很帅,帅得很有味道,很有内涵。此刻细细品味,她才明白,他那种的味道叫作气势,那是习惯了居高临下的男人才会拥有的东西,她早该发现的。

    自嘲地苦笑,她端起酒杯,昂贵的啤酒流过味蕾,她尝到的只有苦涩和冰冷。

    又有人敬酒,郑伟琛夺过她正准备端起的酒杯,放回桌上,终于对她说了今晚的第一句对白:“别喝了,你醉了。”

    “我没醉!”

    “你答应过我,会在家等我。”

    “这是公司安排的,由不得我。”如果可以,她也不想来,不想以这样的身份面对这样的他。

    他垂眸,有色的眼光掠过她事业线隐约可见的胸口,转向她精雕细琢的脸,“你经常打扮成这样,参加这样的酒局吗?”

    听出他语气中的不屑,她心中一寒,冷然回答:“一定没有你这种公子哥参加得多。”

    “……”

    气氛骤然降到了冰点,还隐隐弥漫着火药的味道。

    郑伟琛想要缓和一下气氛,伸手握住她纤细而冰凉的手指,她却倔强地抽回手,“对不起,我只陪酒,不提供其他服务。”

    “既然来了,有些事,便由不得你!”他狠狠抓紧她的手,在她没来得及抽回时,强硬地搂着她的后颈,强硬地吻上她的唇。

    古典的宫灯笼罩中,在众人惊诧的注视下,他带着酒气的呼吸将她吞噬,她用尽全力推他、打他,甚至把他的嘴唇咬出咸涩的味道,他都没有放开。

    当然,也没有人阻止他的放肆。

    她知道,郑伟琛在用这个强势的吻和任意的肆虐告诉她,何谓弱肉强食,何谓身不由己!

    如果今晚的男人不是他,结果又会如何?她不敢再想下去……

    结束了纠结着疼痛的吻,他抹了抹嘴角的血迹,对着震惊的观众无所谓地笑了笑,“不好意思,情不自禁了!”

    “噢……”还没太搞清楚状况的李公子,很善解人意问:“要清场不?”

    郑伟琛微笑着回他两个字,“不急!”

    虽然嘴上说不急,简葇明显发觉他们之间的气氛从寒气逼人突然变成如火如荼。一杯接着一杯的酒喝进去,他的一双手也越来越不安分,一会儿撩撩她的头发,一会儿摸摸她的手,时而,滚烫的掌心还会落在她的腿上,轻轻磨蹭……

    看来他是打定了主意让她记住这年头既然出来卖,就没有只卖艺不卖身的规矩。

    于是,她牢牢地铭记于心。

    酒局快要结束,威爷才打电话来,问她能不能应付,需不需要他帮忙脱身。彼时,郑伟琛正牢牢搂着她的肩膀和人聊天,威爷的话自然一字不漏听在他耳中。

    刚好李公子问他:“琛哥,酒喝得也差不多了,不如去你别墅组个局吧。”

    伍建帆补充说:“好久没给你送钱,他手痒痒了。”

    “好啊!”说完,郑伟琛低头看向她,“一起去玩吧。”

    “我……”

    “别跟我说你经纪人找你有事,他不会连伍总的面子都不给吧?”

    简葇看一眼寂静无声的手机,默默挂断,回了条信息,“没关系,我能应付。”

    威爷回,“我已经把钱存到你卡上了。”

    简葇自嘲地笑笑,转眼也发现郑伟琛正看着她的手机屏幕,嘴角抿出冷硬的弧线,“钱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

    心里堵着气,她想起岳启飞的对白,想对他说:女人更想要的是安全感,而钱就是维系安全感最好的东西。傻女人才会在男人身上寻找安全感,男人的承诺是最不安全的东西。

    最终,她还是用没有出息的语气答:“没有你重要!”

    他嘴角冷硬的弧度瞬间柔和了。

    郑伟琛的别墅距离会馆并不算远,宾利车在黑夜里疾驰了没多久,便停在了一栋豪华的别墅外。

    他们进门,佣人已经把别墅的灯都打开,那辉煌的光芒晃得她几乎睁不开眼。麻将机搬到了客厅,水果点心还有香烟茶水也都准备好了,可见佣人对他们的习惯早已了如指掌。

    几个男人迅速开战,麻将机轰隆,烟雾缭绕。简葇最受不了呛人的烟味,一个人走出通风的阳台,看着窗外的风景。

    在这个城市住了十几年,她从不知道还有如此人烟稀少的地方。

    就像她认识郑伟琛这么久,从不知道他有这么一个家。

    阳台的门推开,郑伟琛端着一杯红茶走到她身边,茶香透着高深的幽韵。她低头尝了一口,茶水入口甘醇,味道清淡醇厚,与她平常喝的简便红茶不可同日而语。

    真难为他,跟着她荼毒自己的品位。

    “我不是有意骗你,是你从来没有问过我的家庭……”他对她说。

    她笑笑,“是啊,看见你骑着破自行车在学校门口等我的时候,我应该问问:你爸爸是谁?你的名下有多少资产?你住的房子有几千平米?”

    “……”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