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纵然缘浅 奈何情深 > 第30章 缘起(3)

第30章 缘起(3)

 热门推荐:
    “你这么有钱,跟我谈什么感情,不累吗?直接拿钱包我多省事?”

    “要是能省事儿,谁愿意找麻烦?”他从背后搂住她的腰,将她拥入温热的怀抱,“我知道,你是钱买不下来的。”

    她欲挣脱的手臂骤然失去了力气,再也无力挣脱他的怀抱。明明知道以他的身份,他的承诺很难再兑现,她还是没法说服自己现在放弃。

    带着些许的幻想,她转身靠在他的肩膀上,她是真的舍不得这个怀抱,“郑伟琛,我这样的女人,你真的可以将就吗?就算你能将就,你父母能将就吗?如果不能,你现在就别给我承诺……我没你想的那么坚强,我承受不了。”

    他抱紧她,指尖滑过她的长发,“我答应过会对你负责一辈子,就一定是一辈子。”

    她静静点头,不管将来要面对什么,她依然不后悔选择了这个男人。

    阳台的门被轻轻敲响,她在他怀中看去,只见门外的五十几岁慈眉善目的女管家端着碗热气腾腾的汤面站在外面,对着他们笑。

    郑伟琛打开门,接过汤面端到她面前,“你刚才只喝酒,什么都没吃,吃点面吧,不然晚上又要胃疼了。”

    素白的面条,淡绿色的菠菜丝和黄瓜丝点缀着乳白色的浓汤,她从来没闻到过这么香的面。伸手接过温热的面,一滴眼泪悄然落入,荡起一圈涟漪。

    就算这段爱情最后变成一场娱乐秀,她也会笑着告诉观众,爱过他,她不后悔!

    ……

    有人说,酒足饭饱,就该是思起某些事情的时候了。

    吃完了饭,他带她回主卧休息。

    一片迷离的夜色里,他帮她褪去她的衣服,她没有反抗也没有迎合,安静地看着周围极尽奢华的色彩。

    比她的房子还大的卧室里,设计独特的欧式壁灯荡漾的虚幻的光,映着虚幻般的奢华,虚幻般的男人。这一切仿佛都不是真实的,如同爱丽丝的梦境,华丽而美好,但终究会醒来。

    她被推倒在床上。柔软如云雾一样的床,躺在上面像是无所依托,她死死抓着他的手臂,怕一不小心就会从空中坠落,跌得体无完肤。感受到她的僵硬和极力忍住的颤抖,郑伟琛停下手上的动作,“是不是不习惯这里?”

    她是真的不习惯这样的奢华,这样的陌生。

    “没关系,总会习惯的。”

    “其实我也不习惯,我还是更喜欢你的家,尤其是你的床单,我第一次看见就想睡在上面,可惜等到现在还没机会。”

    她被他的坦白气得笑了出来,眼前的他也变得真实,他仍旧是那个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强吻她的郑伟琛。

    看出她不愿意,郑伟琛没有再勉强她,拉过被子,将她半裸的身体裹得严严实实,又调暗了灯光。

    他吻了吻她的额头,“很晚了,你一定累了,早点睡吧。”

    见他要走,简葇慌忙拉住他,“郑伟琛……”

    “嗯?怎么了?”

    她抱住坐在床边的他,脸深深埋在他的颈窝,清浅的呼吸缭绕在他脖颈间,“我想你了!”

    “你别诱惑我,我禁不住诱惑的。”

    “我没诱惑你!诱惑,应该是这样的……”她解开他的衣扣,浅吻着他的面颊,衣襟敞开后的肩,舌尖轻舐着他壁垒分明的胸膛。直到他耐不住她缓慢的节奏,将她压倒在床上,以他习惯的节奏带给她天翻地覆的眩晕。

    她笑着闭上眼睛,不管将来如何,他们现在是真心相爱,真心相待,如果她连现在都抓不住,又何谈以后!

    宣泄完小别胜新婚的思念,他拥着她,薄汗挂在古铜色的肌肤上,晕着淡薄的光。她倚在他怀里,呼吸着熟悉的男性味道,精疲力尽也是一种幸福。昨晚一夜没睡,今天喝了不少的酒,又加上一番剧烈的运动,简葇趴在他怀里,很快睡着了。

    等到她睡熟了,郑伟琛才小心地抽回被她搂紧的手臂,穿好衣服下楼。

    楼下的麻将局正战得激烈,见郑伟琛下楼,顶替他的付公子立刻把位置让了给他,坐在一边看热闹。

    叶正宸将视线移到他神采飞扬的脸上,“摆平了?”

    “这还用问!”

    “怎么这么久?我们都打完四圈了。我还跟他们打赌,你不超过十分钟肯定能搞定。”

    郑伟琛拿起茶壶,一口气连喝了三杯茶,“久吗?我已经速战速决了。”

    “战了?”叶正宸敏锐地把握住了关键字,“哦,难怪这么久!”

    李公子闻言,一脸艳羡的神往,“爽不?以前在电视上只觉得她长得不错,身材一流,原来本人更漂亮,皮肤嫩得好像能掐出水一样,摸起来一定很爽……”

    他的话还没说完,偌大的客厅响彻一声惨叫,“哎呀!你干吗踹我?!”

    李公子抱着剧痛的小腿,只听郑伟琛阴寒的声音从齿缝间逼出,“我媳妇儿你也敢意淫,还敢当着我的面!”

    “你媳妇儿?你丫来真的?”

    “你看不出来吗?”

    听见他更加阴寒的询问,李公子果断点头,“现在看出来了!”

    二楼的卧室里,简葇轻轻合上房门,重新躺回床上。拥着浸着他味道的被子,睡梦中,她还能听见他那句,“我媳妇你也敢意淫……你看不出来吗?”

    ……

    麻将局战到了天亮才结束,一向逢赌必赢的郑伟琛第一次输了,大获全胜的李公子心情极好地离开。叶正宸懒得走了,说了句:“我上楼睡会儿。”就直接往楼上走。

    “去睡客房。”郑伟琛不忘提醒他。

    “你让我睡主卧,我还不乐意呢。”

    目送着叶正宸进了客房,郑伟琛才放下心,回头看见伍建帆递给他一份文件,“这是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的评估报告,你看下吧。”

    他随意扫了一眼,又把文件还给伍建帆,“你知道我看不懂这些的,你能不能给我一个简单点的,最好只写我占多少股份,值多少人民币。”

    “作为投资人,你能不能专业一点?”

    “哦,对了,我听说你和天世传媒有合作?”

    “是啊!”伍建帆深表欣慰,作为投资人,他总算关心公司的项目了。

    “这么说你应该跟天世传媒的高层很熟。”

    “还行!”他顿悟,“你该不是,想让我帮你照顾一下你媳妇吧?”

    郑伟琛想了想,“也不用太照顾,只要别让她再参与这种饭局就行了。”

    “你不想把她捧红吗?”

    “她一旦红了,就会更沉迷名利!娱乐圈这种是非之地,我还是希望她能早点看透,早点远离。”

    “看来你的确来真的了,都开始筹划她的未来了。”

    郑伟琛没有否认。他既然承诺了要给她未来,要对她负责一辈子,那么他总要为了他们的未来好好打算。

    其实,他以前并不在意她做什么职业,走什么路,毕竟每个人都有他喜欢做的事。可是他们家那个被封建思想禁锢大半辈子的老爷子听说他和女演员在交往,拍桌子大吼着让他们断绝来往,还说娱乐圈乌七八糟,女孩子没有干干净净的。

    虽然上次的日本事件让老爷子对简葇的看法有所改观,可是老爷子还是不同意让一个不入流的“戏子”辱没了郑家的门风。

    而这些,他并不打算告诉简葇,她已经对他的身份心存不安,让她知道他的家人极力反对他们交往,她会更加没有安全感。

    这些艰难险阻,应该交给男人来承担。

    自从那晚在别墅过了一夜之后,郑伟琛没再带简葇去过别墅。

    每周有假期,他就会来她的家,陪着她吃清淡的减肥餐,陪着她看偶像剧,也陪着她喝着劣质红茶。

    有一天,他问她想不想见见他的父母,她缩在他怀里思考了很久,小声说:“我还没准备好,以后再说吧。”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