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纵然缘浅 奈何情深 > 第31章 缘起(4)

第31章 缘起(4)

 热门推荐:
    从那之后,他再没提过他的家人,而她,也从来不问。她总以为她爱的人是郑伟琛,与他的家人无关,后来有一天,她发现她错了,大错特错。

    三个月后,《黑色人生》在东京电影节上被提名多个奖项,而简葇,也不知是演技被评委广泛认可,还是那次暴力的事件让评委印象深刻,总之,她竟然意外地被提名最佳新人奖,尽管她最后没有拿到这份大奖,可是她的名字又一次上了娱乐新闻。

    随着关注度与日俱增,她参与的戏和通告也越来越多,经常要跟着剧组各地走,自然她和郑伟琛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为了迁就她的时间,郑伟琛一有假期就会去她拍戏的地方,远远看着她拍戏,而她也只能在没人留意的时候,偷偷溜过去,匆匆跟他说上几句话。

    她总是满心愧疚地跟他道歉,他每次都是微笑着对她说:“没关系,我们有得是以后。”

    她去s市拍宣传片,郑伟琛特意申请了事假去看她,偏偏那天她的通告排得满满的。

    等她好容易抽出时间赶去酒店见他,他已经离开,回了学校。空旷的房间只留下一本娱乐杂志。

    不用翻开看,她也知道,这本杂志里面登了她和新戏男主角的绯闻,还有配图。杂志封面上的“娱乐”两个字像是针一样,狠狠刺在她的心上。她把杂志撕得粉碎,却撕碎不了娱乐圈的各种虚情假意。她拨通他的手机,想跟他解释,电话通了,仍是无人应答。

    听着电话里一声声被拉长的等待音,她控制不住哭了出来,因为委屈,因为疲惫,但更多的是心疼,心疼那个爱她的男人为她承担的一切。她正哭着,电话响了,她急忙擦干眼泪拿起手机,原来电话是妈妈打来的,向她求证她和男星交往的事情是不是真的。

    她极力忍着抽泣,妈妈还是听出她的声音不对,一个劲儿追问:“葇葇?你没事吧?发生了什么事?”

    她抹着眼泪说:“妈,我不想做演员了,再这样下去,我一定会失去他的。”

    “你真的在和那个男演员交往?”

    简葇拼命摇头,“不是,不是,那是为了新戏宣传的炒作,我跟那个人根本没说过几句话。妈,我爱上一个男人,我想好好和他在一起,我不想失去他……”

    “好,好!”妈妈劝她说,“你喜欢就好好和人家在一起,别为了炒绯闻伤了人家的心。妈妈以前就不喜欢你进娱乐圈,那个圈子太复杂,女孩子太容易吃亏,就像上次在日本……你寄的钱已经够小婕的学费了,她的腿也好得差不多了,不需要你再给我们寄钱了。你还年轻,也该为自己好好打算打算了。”

    妈妈的安慰让她心绪平静了很多,退出娱乐圈的决心也更加坚定。

    听到电话打进来占线的提示音,她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面显示着侦探社的电话。

    这几个月,她起初经常会打电话问侦探社的进展,他们每次都说有点眉目了,让她再等等,后来她就不再打了。没想到,他们会主动打给她。

    匆匆和妈妈聊了几句,她便挂了电话,打给侦探社,助理小姐告诉她:他们查到了她想找的女人,但是电话里不方便详说,请她有时间过去一趟。

    回到b市,她第一时间赶去了侦探社,当她看到那份简略的资料,她几乎不敢相信,又仔细看了看资料上附带的照片才相信:这个女人叫吕雅非,而她的丈夫竟然是鼎鼎大名的郑耀康,身家之大没几个人敢轻易打探,却又鲜有人知。

    看到这个女人惊人的身份,她背上不禁渗出冷汗,如果林近交往的有夫之妇是这样的身份背景,那么他该有多害怕他们的关系被曝光?!

    可是,到底有多深的爱,让他不要命地去招惹郑耀康的老婆?!

    简葇怎么想都认为不可能,又看向对面的侦探,他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黑色的框架眼镜背后,有一双谨慎又通透的眼睛。

    “你确定是她吗?不会搞错了吧?”她又确认一遍。

    “你没给我们其他的资料,我们只能按照片的相貌和服饰确认,不排除出错的可能。但是可能性很小,你可以仔细对比一下这两张照片。”他指了指两张照片上吕雅非手上的戒指,“你看,这个戒指和tiffany限量款的钻戒完全一样。还有……”他又认真指着两张照片,“她的耳廓边有个黄豆大小的痣,这个也完全吻合。所以,百分之九十九不会错。”

    简葇也仔细对比了两张照片,四年的时间并没有在吕雅非脸上留下太多痕迹,相貌和神韵几乎没有区别,而且,她的手指骨骼也是一模一样,据说人的相貌相似度可能很大,手却是千差万别,不可能相同。

    如果说,跟林近有染的的确是吕雅非,是郑耀康的太太,那么林近一定会极力隐藏这个秘密,不惜任何代价!而她的爸爸无意中拍下了这些照片,林近又怎么可能放过他?

    此刻简葇再想起妈妈提起林近的声音,想起她说的,“别再问了,你惹不起他们……妈妈现在什么都不求了,就要你和简婕好好的,不要再有什么意外……别再追究了,千万别去找林近,知道吗?”

    她身上的血液凝固了一般,手指因为惊惧而冰冷麻痹。

    一定是他们,一定是他们为了掩饰自己的奸情而杀人灭口,甚至不惜对她的妈妈和妹妹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妇孺下毒手……

    忍住手指的颤抖,简葇又将手中寥寥的几行简略资料细看了三遍,里面只有吕雅非基本的个人信息,没有重要的内容。

    “只有这些信息吗?”她问。

    “在合法范围内,我们只能查到这些。”

    是啊!这不是电影,私家侦探的职业范畴只包括寻人,合法的调查取证等项目,涉及个人隐私的调查,那就算是违法了。

    她试探着问:“如果我多付点钱,你们能不能帮我查一下,她经常和什么人来往,经常去什么地方,还有她的经历……”

    “这个我们真的帮不了你。”对方想都没想,一口回绝,“要是别人还行,她这样有地位的显赫夫人,我们可不敢乱调查。万一被发现,追究下来,那可是有生命危险的。说句实话,要是一开始我们知道她是谁,你这个案子我们都不会接的。”

    看到他唯恐惹祸上身的表情,简葇终于明白妈妈为什么不让她知道真相,在强权和财势面前,真相是那么微不足道。

    “哦,那好吧。”简葇交了尾款离开了这家侦探社以后,又去了两家小一点的侦探社,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样的,没有人敢接她的生意。

    即便在重赏之下,也没有勇夫。

    离开侦探社后,简葇去了她爸爸的墓地。

    午后的斜阳照射在冰冷的墓碑上,爸爸永远年轻的脸和永远不褪色的笑容依旧在眼前。她坐在枯萎的白菊花边,听着凄冷又寂寞的风声,想起爸爸牵着她的手哼过的童谣,鼻根酸楚地刺痛着……

    “爸爸,为什么犯错的是他们,躺在冰冷的坟墓里的是你?失去一条腿的是简婕,为什么家破人亡的,是我?”

    回答她的,只有树叶在风中发出的凄凉的沙沙声。

    “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一定不会让他们逍遥法外,就算没有办法让他们替你偿命,我也不会让他们好过……”

    拿出侦探社给她的资料,她在坟前烧成了灰烬,风将灰烬吹散,不留痕迹。

    她下定了决心,既然没有别的办法可以报仇,不能用法律惩治他们的罪行,她要把这些照片公诸于众,让他们身败名裂,让他们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而在这之前,她要去一趟加拿大,她要向妈妈问清楚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然后,她再找国外的新闻媒体或者利用国外的网站把这件事报道出来。她就不相信,这个世界没有公道,没有是非对错,没有因果报应。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