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纵然缘浅 奈何情深 > 第37章 挣脱(3)

第37章 挣脱(3)

 热门推荐:
    “那段时间,我在医院里养病,我妈妈像着了魔一样追查爸爸的死因,有一天她告诉我,她查到了,她查到是谁害死了我爸爸。没想到,第二天晚上,她和简婕在街上被一辆没有牌照的车撞了,车连停都没停,飞驰而去。我的妹妹右腿废了,我妈妈再也不提我爸爸的死因。但我知道,我爸爸不是死于意外,有人害怕他说出不该说的事情,把他害死了。那个人,就是……”

    郑伟琛打断她,“我妈妈不会这么做!她绝对不会杀人。”

    “你不信?没关系,我再给你听点东西……”简葇笑笑,拿出手机,点了一下上面的录音播放键。

    她和吕雅非的对话再次响彻房间。

    “我不会让我爸爸白死,不会让我妹妹的腿白断,就算告不了你们,我不会让你们好过。”

    “你觉得你可以做到吗?”

    “你现在是不是也想杀了我灭口?别说我没提醒你,你的宝贝儿子那么爱我,如果我死了,他一定不会让我死得不明不白的,他一定会找出真相……到时候,你说他会不会原谅你?”

    “好吧。你觉得是我害得你家破人亡,你想怎么报复我都行。我希望你放过我儿子。”

    “你想我放过郑伟琛,可以啊!你和林近去自首,承认是你们的奸情,承认是你们害死了我爸爸,撞伤了我妹妹!否则,我会把这些照片送给你的丈夫和儿子,再贴到网上,看你丈夫会不会放过你和林近,你儿子会不会原谅你!”

    “如果,我愿意还你一条命,你能不能别再追究,别再牵扯其他人,也别再伤害其他人?”

    “我不要你的命,我就想知道真相……”

    录音播放完了,简葇抬头看向郑伟琛紧握的双拳,他手臂上根根青筋绷紧得像随时可能断掉。

    “你还是不相信吗?”她笑着走近他,仰头望着他眼底困兽般的火焰,“其实,我希望你不相信这些,这样你就会自己去查,查查你妈妈和林近的关系,查查我爸爸的死因这才是我接近你的真正目的。”

    他说:“我会去查的。不过,有一句话,我想问清楚。”

    “你说。”

    “我不在乎你为什么接近我,我也不在乎你骗我,我只问你一句:你说过那么多遍的‘我爱你’,有没有一句,是发自内心的?”

    她望向远方,依稀听见了牙根碎裂的声音,“没有,一句都没有!”

    “谢谢!”

    他转身离开,没有一丝的犹豫,所以他没有看见她的不舍,没有看见落在仙人掌上的血滴,红得绝艳,红得惨烈。

    他看见的只有被阳光炙烤的地面,漫起着让人眩晕的热浪,让他分不清眼前的景物,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幻。

    他一直向前走,走到前方没有了路,他才拿出手机,几乎是没有意识地随便拨了个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传来叶正宸轻快的声音,“我要跟教授进手术室了,你要是想发表新婚感言,请长话短说!”

    “她说,她不想跟我结婚,从来没想过。”

    “你在哪儿?”

    “我不知道。”

    “等我,我去找你。”

    叶正宸直接把陈教授丢在了手术室,在一个不知名的巷口找到了郑伟琛。远远地,他看见郑伟琛站在破落的老宅前,面对着剥落了水泥的墙壁出神,血色的残阳落在他脸上,为他黑白分明的眼睛蒙上一层红色的暗影。

    尽管背景是萧索的,背影是落寞的,可郑伟琛那种骨子里散发出的迫人气势,丝毫没有因为他脸上隐隐的颓然有丝毫减弱,反倒让他有种更致命的吸引力。

    这样的男人,居然有人会不想嫁,而且从来没想过。

    叶正宸深思许久,唯一能想到的可能性就是简葇和他一样,是个男人!

    听到发动机的噪音声,郑伟琛转过头,看见叶正宸的车停在他身边。他却没有动,也没说话。

    “你至于吗?!女人偶尔作一作,显示自己的重要性,没什么大不了的。”叶正宸摇下车窗,对他说。

    郑伟琛摇摇头,收起了捏在掌心的电话,一言不发开门上了车。

    “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在你脸上看见了四个字悲恸欲绝。”

    郑伟琛看都没看他一眼,“走吧,找个地方喝一杯。”

    ……

    他说是喝一杯,结果是一杯接着一杯不停地喝,不吃东西,也不说话,好像他的眼中只剩下酒。

    叶正宸终于发觉事态严重了,他们从小到大混在一起,经历过的事情不少,可不管面对什么,郑伟琛从没有如此沉默过,就连跟他的父母断绝关系,还都面不改色,谈笑自若。而此刻,他却好像连说多说一句话的心情都没有。

    许多年后,当叶正宸爱过,伤过之后他才明白,很多时候,毁掉一个男人的并不是枪炮,也不是强权和暴力,而是女人的一句话,一滴泪。

    憋了整整一个晚上,从来不八卦的叶正宸终于憋不住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郑伟琛还是不说话,完全是想把自己灌醉的节奏。

    叶正宸有点急了,一把抢走了酒瓶,“你说句话行不行!是不是真被那个花花公子乘虚而入了?我早就告诉过你,娱乐圈只有镜头是干净的,你偏不信……”

    见没有酒喝了,郑伟琛总算开了金口:“别管为什么,她是下定了决心要甩我!”

    “所以呢?你就甘心被她甩?!”

    这似乎从来都不是郑伟琛的作风。

    郑伟琛刚要说话,他的手机响了。他快速接通,只听里面的人说:“我帮你查了,按照你的形容,你说的林近应该就是se投资公司在中国区域的总裁。今年四十八岁,离异,无子,现住在泰禾……咦!跟你住一个园区,就住你附近。”

    “嗯。有联系方式吗?”

    “有,我回头给你发短信,还有他的近照,我也给你发过去,你确认一下。”

    “好。”挂了电话,他收到了一条彩信,正是照片上的男人,却比照片上清晰。他优雅而自信地坐在老板椅上,棱角分明的半张侧脸依稀在哪里见过,一时却又想不起来。

    晃晃有些眩晕的头,他扶着身边的沙发椅站起来,“走吧。”

    “去哪?”

    “回家。”

    叶正宸马上结了账追出去,“哪个家?”

    “我忽然想看看我爸。”

    “哦,那我要送你去医院了。因为自从你跟他断绝关系,他就进了医院。”

    郑伟琛猛地站住,“进了医院?怎么没人告诉我?!”

    “你们家老爷子下了军令死了都不许通知你去守灵!”

    郑伟琛:“……”

    去医院的路上,叶正宸看着沉默的郑伟琛,想起数天前他问过郑伟琛的问题:“那个女人到底给你喝了什么迷药?你怎么就非她不娶了?”

    他说:“一个男人,要是连喜欢的女人都不能娶,那他还做什么男人?”

    现在他忽然很想问问他:“你现在觉得自己够男人了吗?”

    见他心情不好,他决定等他心情好了再问,没想到,这个问题之后很多年都没机会再问。

    自从分手之后,简葇再没见过郑伟琛。

    她努力让自己很忙碌,忙着把她和岳启飞的绯闻炒得满天飞,忙着和威爷缓和关系,也忙着学校的话剧排练。她以为忙碌会让自己没时间去想念,可是她错了,就像她错误地以为失恋最痛的时刻是说出“分手”两个字的一刻,熬过去就行了。

    其实,不是!

    不记得是谁说过,有一种痛叫心伤,她觉得这两个字形容得太贴切了。心伤,就是心被利刃刺穿的伤痛。

    当利刃刺进心脏的一瞬,感受疼痛的神经还来不及反应,所以只有一种冰冷麻痹的触觉。等到皮开肉绽,等到鲜血淋漓,漫长而剧烈的疼痛过程才真正开始,而且随着伤口被一次次撕扯,疼痛感会越来越剧烈,剧痛漫无边际地持续着……

    比如,她每次看见手机,不论它响还是不响,总会不由自主查看来电显示,当想起上面再不可能显示出她等待的名字,心上的伤口便会被撕裂般疼痛。

    她控制不住翻开短信息。

    “我被关禁闭了,指导员说我光天化日,在军校重地行为不检,严重违反纪律,让我面壁思过三天。我真不明白,我又不是调戏良家妇女,我亲的是我自己媳妇……”

    “我亲了,就是了!”

    “我终于出来了,想我了吧?”

    “嗯,忙着悼念我期盼已久的电影……”

    眼泪模糊了手机屏幕,印在心上的文字却是清晰的。

    她一个人回到曾经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房子,窗前的仙人掌落了一层灰尘,他没来得及拿走的衣服还挂在衣柜里,还有他喝茶的水杯,还与她的摆在一起,上面画着一个男孩儿骑自行车的图案,而她的,画着一个女孩儿坐在自行车上的图案。

    眼泪又湿了脸颊,她拿着还残留着他味道的毛巾,轻轻擦干。

    这些痛苦她都可以忍受,最难熬的是每天晚上他都会出现在她的梦里,一次都不会错过。有时他带着最温柔的笑,有时带着愤怒的吼,有时,他只无言地看着她,不靠近,也不远离,刺眼阳光模糊了他的眼神。

    谁说梦里没有阳光,有他的梦里,总有分手那天的灿烂骄阳,让她无论怎么努力,也看不清他的神情。

    梦醒之后,她会以最快速度翻出安眠药来吃,吃过之后,她重新躺回床上,等待着他再次出现在梦里……她继续一遍遍地说着“我爱你”。

    她以为她只有在梦里才能再见到他。没承想,又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她见到了他。

    那天,安眠药的药力还没褪去,她在沉睡中被敲门声惊醒。

    舍不得离开梦里的人,她蒙上被子,继续睡。

    门铃声停下来,片刻后响起了熟悉的钥匙旋动声,她猛地坐起身,睡意顿时消退得无影无踪。

    什么都没想,她穿着睡衣冲出卧室。当她看见郑伟琛拿着钥匙站在门口,她整个人都懵了,可她清楚地知道,这不是梦境,因为梦境里的郑伟琛从来不会如此清晰,清晰得连他身上浓郁的酒气都闻得清清楚楚。

    才十九天没见面而已,她差点认不出眼前的人。

    他瘦了,虽然只是脸颊有一点点的凹陷;他的脸色也不好,隐隐泛着惨淡的白;他的眼神也变了,似乎一种熟悉的光芒消失了,是坚毅?是自信?还是骄傲?

    好像都没有了,剩下的只有浓重得无法承受的阴郁……

    从没有哪一刻,她这么想拥抱他,告诉他:什么都会过去,多深的伤痛也都会被时间冲淡!

    一时心神恍惚,她不由自主向前迈了一步,他却跨出了数步,紧紧把她抱在怀里。

    他的身上不再是清凉的薄荷混着淡淡的烟草味道,而是浓重的烟酒味道。他说:“我明白了。我现在终于明白你为什么要把仇恨发泄在我身上……”

    她很想问一句:“为什么?”但她没有问,因为此时此刻,她只要开口,一定是哽咽声。

    她的手抬起来,想要拍拍他的背,给他一点安慰,最终她的手落在他的胸口,无力地推了推他。他立即抱得更紧,不给她抗拒的余地,“给我一分钟行吗?”

    她点了点头,两滴眼泪顺着眼角坠落,滑下她白皙的脸庞。泪水滑过嘴角时,她松开紧咬的唇瓣,将两滴苦涩的眼泪含在嘴里,没有让它落在他肩上。

    无言的拥抱中,秒针一下下地跳过心上。

    秒针很快走完了一圈,时间观念一向很强的他……没有放手,

    一圈又一圈,秒针转了整整五圈之后,他开了口:“那三个字,你还想听吗?”

    她在心里回答他:想听,真的想听。如果能听见他说出那三个字,这辈子她就再无遗憾,即使心上的伤口溃烂、腐朽,想起这三个字,她也一定可以忍受。

    可惜,这三个字他一生只说一次,只对那个可以陪伴他一生的女人说。她注定没有这个福气。

    缓缓地,他的呼吸贴在她耳侧,声音微微颤着,“我爱你!虽然你说过那么多遍,没有一句真的,可我这句,是真的!”

    她从来没体会过这样的疼痛,本就鲜血淋漓的心脏好像被他硬生生扯离了胸口,连同所有的神经都被扯断,疼得她眼前一片黑暗,失去了所有知觉和感觉。

    就在她马上就要回抱他时,他放开了手,没有再多看她一眼,转身走向了门前。

    “郑伟琛……”

    呼唤好像自己发出来,完全没有经过意识。等到他转过身,用期待的眼神等着她说下去时,她依然没找到知觉,脑子里除了“我爱你”三个字,竟然什么都想不起来。

    好在他有足够耐心,等着她找回理智。

    她努力了这么多,承受了这么多,为的不就是让他可以洒脱地转身,永远不要回头?她不能在这个时候功亏一篑。

    “你能把钥匙留下吗?”这是她对他说过的最后一句话。

    他毫无笑意地牵动了一下嘴角,放下了手中的钥匙,抬眼时,眼底只剩下冰冷的寒意。

    他毫无眷恋地离开,比上次的脚步坚定了许多。

    关门声消失了很久,僵在原地的她才跌坐在沙发上,压抑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

    从此后,心上的伤口从那一刻溃烂,再难愈合。

    从此后,“我爱你!”这带着微微颤声的三个字,也成了她午夜梦回中再难入眠的魔咒。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