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纵然缘浅 奈何情深 > 第38章 真相(1)

第38章 真相(1)

 热门推荐:
    一片被风吹落的黄叶预示着秋天的到来,百年难遇的炎热盛夏终于过去。

    从那天离开后,郑伟琛彻底消失在她的生活中,只有仙人掌还放在窗前,依旧生长着尖锐的刺。她以为凭郑伟琛的个性一定会查出真相,可是时间一天天过去,林近仍然还在投资界呼风唤雨。

    她决定不再等了,订下了三天后去多伦多的机票。

    一场戏拍完,简葇坐在片场的角落,习惯性看了看手机,看见上面的日期,又失魂落魄了。十年前的这个日子,他们在公园里偶遇,那时候她并不知道是他的生日,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竟然十年了……

    收起了手机,她顺手拿起娱乐周刊翻翻。

    翻到女歌星严羽的绯闻,她便多看了几眼。她最近挺喜欢严羽,她不仅人漂亮,歌声也十分动人。尤其是那首让她在选秀节目一夜成名的原创情歌,深情又伤感,每次听了,她都会沉浸其中不可自拔。

    虽然也知道娱乐圈的绯闻多半是炒作,可在娱乐圈连人家的绯闻都不知道,很难和人有共同话题。她随意扫了一眼杂志上的配图,当她看清楚那张角度刁钻的照片,她的视线再也无法移开。

    照片里,严羽从一辆黑色的a8里下来,车内的男人只拍到一个模糊的侧面,还被头发遮挡了大半,一般人绝对看不清男人的长相,可是简葇却可以一眼便认出他……是郑伟琛。

    以指尖细细触摸着照片上模糊的人影,所有美好的记忆都变得那么遥远,无法触及,可依旧美好。

    “拍成这样,你都认得出来?”制片人岳大少不知何时坐在她身边。

    她侧脸,笑靥如花,“怎么会认不出来,这么帅的男人,除了他还能有谁。”

    旁边的岳大帅哥对她的表达极为不满,故意正了正脸,给她一个最上镜的角度,“还有我!”

    她无语,对于岳启飞的自恋,她从来不发表任何意见。

    “晚上有空吗?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玩儿。”

    “没空。”她毫不犹豫答。

    “你晚上不是没有通告吗,还有什么事?别告诉我你要回学校上课。”

    “我要去游乐场转转。”

    “这么重要的事啊!”岳大少顿了顿,接着说:“那家私人俱乐部真心好玩儿,很多明星都爱去玩儿,我听说,今晚严羽也去,好像是要给谁庆祝生日……”

    合上手中的杂志,她叫住正准备起身离开的岳启飞:“我今晚有空!”

    ……

    有特殊表演的私人俱乐部氛围果然与众不同,霓虹灯流光溢彩地落下,把偌大的舞池映衬得忽明忽暗,简直激情四射,奸情四起。而在灯火照不见的黑暗里很多事物都只剩下一片凌乱。

    走进大厅后,简葇和岳启飞找了角度很好的角落,象征性地端着酒杯,眼神始终望着二楼雅间里的人影,身边坐着一身性感妩媚红裙的严羽。才两个月不见,他几乎变了个人一样,黑色的衣服,和暗夜一样的颜色,照不明的晦暗。

    她依稀看见他的眼光看向她这边,她急忙低下头,向靠背里缩了缩。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探头又看过去,他已经开始和朋友喝酒了。她看见他拿着一整瓶的轩尼诗,一口气全都喝了进去,大家都在拍手叫好,而简葇只觉得辛辣的酒液流过喉咙,刺痛难忍。

    他喝完了后,严羽便起身走向了舞台。嘈杂一下子沉静下来,深情舒缓的前奏声响起,整个大厅瞬间高端大气上档次了。

    轻轻的,严羽极其煽情的嗓音飘来……字字句句撩过所有人的心间,而她的眼神中,只有一个人。

    有人说,女人最有魅力的时刻,就是她唱着情歌的时候,以前简葇不信,现在,她相信了。这样的严羽,连她都会动心,更何况男人。

    唱完了歌,严羽坐回原来的位置,甜蜜地依偎在身边人肩上,轻吻了一下他的面颊。而他,没有拒绝,热情地将她搂在怀里。

    她猜到他会很快开始新的恋情,也猜到了他会找到一个完美的女人,现在一切都是按照她预想方向进展,她应该高兴,为什么鼻根是那么酸楚……

    岳启飞由始至终没说话,她也根本无心理会他,眼睛一直瞟向二楼雅间的男女。他们似乎在玩儿什么游戏,大家有时笑,有时狂饮,直到午夜时分。她看得出来,郑伟琛真的喝醉了,因为他的身体已经有些僵硬,手拿酒杯的时候要摸索一阵才能拿到。

    不知说了些什么,他扶着桌子站起来,严羽也紧跟着他站了起来,扶住他摇晃的身体,两个人一起走下楼。

    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郑伟琛和严羽的人影,岳启飞说:“我想,他们不会回来了。”

    简葇端着酒杯还想倒酒,才发现酒瓶里的酒不知不觉就没了,“嗯,我们走吧。”

    强忍着大脑的昏沉,她和岳启飞一起去了地下停车场。

    “死心了吗?”岳启飞问她。

    “早就死了。”

    “那就从了我吧。”

    “我……”

    她的声音消失在空旷的停车场里,震惊的眼神直直盯着旁边黑色的a8。

    寂静无人的停车场,浸透着潮湿陈旧的味道和汽车尾气刺鼻的气味。

    她一生都忘记不了这个味道,就像一生都忘记不了她看到的场景,靠墙停靠的黑色奥迪车内,一双人影交叠纠缠,唇顺着半解的衣衫探索……

    虽然隔着暗色的车膜,她依然可以清晰地看清楚男人的脸,因为那张脸是印在她心上的。

    车身在震颤,每一下颤抖,都像是车轮碾过她早已溃烂的伤口上。她不觉得疼,也没觉得悲伤,她甚至没有任何感觉。

    许多年后,她忘记了很多场景,唯独这一幕她越想忘记,记忆就会越清晰,短短十几秒而已,画面就像一帧一帧刺在她记忆中一样,历历在目,就连停车场里的味道,她也清清楚楚地记得,以至于她后来对停车场有种强烈的抗拒,只要一走进去就会有种窒息感。

    岳启飞拉着她的手,想要拉她离开,她的腿已经动不了,她只能死死攥着他的手,好像他一松开,她就会跌进万丈深渊一样。最后,岳启飞搂着她的肩膀,几乎是将她拖着上了车,以最快的速度驶离了停车场。

    所以,她没有看见,当他们的车消失在停车场的大门,黑色的轿车马上停止了震动,郑伟琛系着衣扣下车,半倚着车门拿出一根烟。

    打火机被划燃,微弱的火苗闪烁着凄冷的光。

    严羽拢了拢头发,下车,脸上还荡漾着未褪下的红晕。

    “对不起!”他说,“我刚才……”

    “没关系!我不会当真的。她就是那个让你想忘又忘不了的人吧?”

    “……”

    “看她刚才伤心欲绝的样子,不像对你没有感情。”

    他侧过脸,问:“她刚才的样子,真的很伤心吗?”

    “你自己看不出来吗?”

    “她是个演员,还是个演技特别好的演员。”

    “噢?如果她刚才的表情是演的,那她绝对可以拿奥斯卡的小金人了!”

    燃了一半的烟落在地上,他踩熄,细密的灰烬碾碎在地上。

    ……

    停车场外,岳启飞看向副驾驶上满脸泪水的简葇。

    “后悔了吗?”

    “后悔了,很后悔……”她伏在双膝上,旁若无人地放任着自己的眼泪和悲伤,“早知道会有今天,我当初一定多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时间,不会只顾着拍戏,错过了那么多个周末。那时候我真傻,以为来日方长,以为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在一起……”

    岳启飞深深叹了口气,“你真是无药可救了!”

    加拿大

    一周后,简葇和多年不见的妈妈、妹妹一起走在多伦多大学的校园,绿草如茵,古树参天,在宁静和典雅的古建筑和设计独特的现代化建筑之间,她疲惫的心总算得到一点喘息的机会。

    简婕的腿恢复得很好,除了快走的时候右腿明显拖沓,其余的时候仅仅有一点不协调。简婕也比以前开朗了很多,拉着她的手给她介绍学校各个学院的建筑,她漂亮的脸蛋上又有了满满的自信。

    妈妈虽然比以前老了,但看着她们的笑容却和从前一样,温暖而祥和了。

    面对着妈妈和妹妹满足的笑脸,简葇才觉得自己还有活下去的价值。

    走了好一会儿,简葇看简婕的腿有些僵硬了,便问妈妈:“妈,走了这么久,你累不累?”

    “嗯,是有点累了,咱们休息一下吧。”

    坐在长椅上休息一下,妈妈见简葇摆弄着手机,脸上隐隐有种落寞,以为她在等电话,于是笑着问:“在等男朋友的电话?”

    “呃?!没有,我在看时间。”

    “哦!你上次说你们要结婚了,什么时候?妈妈还没见过他呢,怎么没带过来?哦,如果不方便,等简婕放假,我们回国去见见也行。”

    “我们分手了。”

    妈妈很想问问为什么,看了看她的表情,又忍住了。

    在多伦多大学逛了大半天,妈妈才带着简葇回到她租住的房子,房子少说也有几十年,看起来并不比奶奶那四处漏风的老房子好多少。如果不是亲眼看见,简葇几乎不相信这被称作世界上最适合生活的城市居然还有这样的贫民窟。

    简葇收拾好东西,正打算休息,妈妈端了盆热水进来。

    简单聊了几句,简葇才问:“妈,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说。”

    “我爸爸是谁害死的?是林近和吕雅非吗?”

    妈妈的脸色突然变了。

    “我只想知道真相,我想知道到底是不是他们。妈,我长大了,我明白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我一定会好好保护自己。”

    妈妈犹豫良久,见她一脸的坚持,点点头,“好吧。”

    她从床下的抽屉里找出了一个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盒子,打开后从最底层拿出一个u盘,“这是我在你爸爸的遗物里发现的。里面有一个音频的文件,录下了林近和吕雅非的对话,你听了就会明白了。”

    简葇把u盘插在了电脑上,点击了里面的一个音频文件,声音播放了出来。

    里面传来吕雅非带着低泣的声音,“你既然走了,为什么还要回来?为什么还要找我?我已经嫁了人,有了孩子,我过得很好……”

    “我回来,是想带你们母子离开这里,我要带你们去德国,我们重新开始,我可以给你们更好的生活。”

    吕雅非的声音有些急躁,“你要我跟你说多少次,郑伟琛不是你儿子!不是!你以后不要再去他的学校打扰他,他只是个孩子……”

    听到这句话,简葇突然听不见任何声音,耳膜里都是轰鸣着同一句话,“郑伟琛不是你儿子……”

    缓了好一阵,她才听到林近的声音说:“你不用再瞒我了,我知道,你当初是怀了我的孩子,为了给孩子一个爸爸,你才嫁给郑耀康。”

    “林近,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你认为我就是这样的女人吗?我嫁给耀康,是因为他真心对我,和他在一起,我真的觉得很幸福。郑伟琛是他的亲生骨肉,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别再胡思乱想了。”

    “我已经验过dna了,匹配度百分之九十九……”

    音频的声音静止了。

    简葇的呼吸也静止了。

    如果说还有比郑伟琛是吕雅非的儿子更让她觉得天崩地裂的事,那么就是林近是郑伟琛的亲生父亲。

    许久,吕雅非的声音才继续,“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我只想弥补我曾经犯过的错误。我想给你们更好的生活。”林近说,“雅非,你当年为什么不告诉我?如果我知道你怀了我的孩子,我一定不会走。”

    “我早知道自己怀孕,我也不会嫁给耀康。”吕雅非的声音带着无法言喻的苦涩,“这十七年,我每天看着耀康把他当亲儿子,为他默默做了那么多,你以为我好受吗?可我真的不敢告诉他,要是让他知道郑伟琛不是他儿子……以他的个性,他一定不会放过我们。我怎么样都无所谓,可我不想让耀康承受这样的打击,更不想毁了儿子的一生,我希望他永远都是郑耀康的儿子,你明白吗?!”

    “郑耀康可以给他的,我也可以给。”

    “你已经给不了!耀康对他付出、给予他的父爱,你已经没办法替代了……现在,就算告诉他真相,他也一辈子都不会认你!你什么都给不了他,你只会毁了他。”

    音频了又一阵沉默,林近说:“那你呢?雅非,郑耀康给予你的东西,我还能替代吗?”

    吕雅非没有回答,只说:“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我是郑太太,永远都是。”

    一段见不得光的录音播放完了,简葇也彻底明白了。这才是吕雅非愿意用生命掩盖的真相,这才是林近害怕她爸爸公开的秘密。他们想保护的并不是自己,而是他们的儿子。

    她也终于明白了郑伟琛那天为什么会来找她,为什么会说:“我明白了,我现在终于明白你为什么要把仇恨发泄到我身上……”他一定是知道了真相,知道了她的家破人亡,都是因为他不可告人的身世。

    所以,他相信了她不会爱他。

    所以,他选择隐藏这个秘密,也选择了让林近继续逍遥法外。

    那么,她该怎么做?该不该揭开了这个秘密?毕竟,秘密一旦公诸于众,她报复的人除了林近和吕雅非,还有郑伟琛,那个她最深爱的男人。

    抱着最后的一线期望,她问妈妈:“妈,就凭这份录音,你怎么知道是他们害死我爸爸?也或许,爸爸的死真的是意外,你和简婕的车祸也是意外呢。”

    妈妈摇摇头,“当年,除了这份录音,我还找到了一个人证,就是我们家楼上的邻居。你爸爸出事那个时间,她正好想把垃圾放在门口,探头时看见林近和那两个所谓的‘窃贼’匆匆下楼。她本来答应了要帮我出庭指正林近,谁知我和小婕出了车祸以后,她也吓得什么都不敢说了,后来,干脆搬了家躲避我……”

    妈妈温暖的手抚过她冰凉的指尖,“小葇,这么多年我都没告诉你这个秘密,因为我也是一个母亲,我明白父母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什么都能做,别说杀人灭口,就算是要他们的命,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吕雅非和林近为了掩埋这个秘密,一定会不惜任何代价。你爸爸的悲剧已经发生了,我不能再让他的悲剧发生在你和小婕身上。你就算为了妈妈,一定要保护好自己,明白吗?”

    “可是,你真的甘心吗?”

    “不甘心,可是我没有别的选择。我只能等待着,主一定会惩罚他们,他们总有一天会有报应的。”

    是啊!是报应,否则像郑伟琛这样的男人怎么会偏偏爱上了她?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