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纵然缘浅 奈何情深 > 第42章 同居(2)

第42章 同居(2)

 热门推荐:
    她继续游说:“圈子里很多人的恋情都是见光死,就是因为狗仔队总是掘地三尺要挖新闻,他们承受不了压力,只能分手。就像前不久,那个很有名的歌手,出轨了还不承认,后来被狗仔队拍下了铁证,公布出来,弄得人尽皆知。其实他老婆早就知道,只不过为了孩子想给他机会改过,结果事情闹大了,他老婆想给他机会都没办法了……”见郑伟琛还是不说话,她问:“你懂我在说什么吗?”

    “懂了。”他忽然问:“当年你和岳启飞分手,就是因为他和陈瑶瑶热吻被拍到吗?”

    “呃?!我和岳启飞没……”她一时没跟上他的跳跃思维,差一点说错话,幸好及时反应过来,“我和岳启飞分手的原因很复杂,你一定没兴趣知道。”

    他说:“过去的事情,我的确没兴趣,但我有兴趣知道,你们现在算是什么关系?”

    “他是天世传媒的老板,我是签约艺人,就是这么简单。”

    “再没有其他了?”

    “没有了!”她毫不犹豫答。

    “嗯。”

    “我刚才跟你说的……”

    “随你吧,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看来摆事实讲道理的效果非常显著,郑伟琛的脸色比刚才缓和了很多。简葇松了口气,一时间找不出其他的话题,她帮他打开电视,“哦,那你先看电视吧。我去阳台运动运动。”

    她换上舒适的睡衣,去阳台有氧运动,尽管外面的空气不是太新鲜。

    在跑步机上慢跑了一会儿,她又开始练健身操,练着练着,原本正在专注看新闻的郑伟琛忽然走到阳台,寒着一张脸合上窗,还把没有合严的白纱窗帘拉得严严实实,一点缝隙都不留,为这炎热的夏季,挡去最后一丝清凉。

    “我不是告诉过你,别穿着睡衣在阳台站着。”他说。

    她依稀记得好多年前,他好像说过,她早忘了,难为他还记得自己说过。

    简葇低头看看自己,虽说穿的是睡衣,该遮的也都遮了,就算对面楼的人拿天文望眼镜,恐怕也看不见什么景色,作为一个成熟的见过世面的男人,他居然还介意这个?!

    她满不在乎回,“想看就看呗?我连床戏都有演过,还怕人看我穿睡衣……”

    提起“床戏”两个字,郑伟琛的脸色更寒,很明显是品鉴过的。

    她试探着问:“你看过呀?好看不?”

    郑伟琛:“……”

    她无视他一脸的寒气逼人,锲而不舍问:“我的演技是不是比雪野优好很多?”

    终于,某人忍无可忍了,砰的一声摔了阳台的玻璃门,头也不回地回到客厅,留她一个人靠在阳台的落地窗上笑得嘴角都有些僵硬了。

    这些年,她很少演床戏,倒不是她的贞操观念有多强,而是每当和男演员在床上摆造型的时候,她总会不受控制地想起他们欢度的每个周末,情绪会失控,怎么都入不了戏。有一次,她还在床上哭出来,弄得男演员手足无措的。后来,影片上映,她看见自己和几乎陌生的男人在床上演得激情澎湃,特别想看看郑伟琛的表情,担心他会介意,心底又隐隐期盼着他会介意……

    今天看见他的表情,她才知道其实她的内心深处,还是期盼着他会介意,很介意。

    带着百年不遇的好心情,她去洗了个热水澡。

    洗完澡,她又在衣柜前面纠结了,在他可能会喜欢的一件紫色的真丝睡衣和另一件白色的蕾丝睡衣之间左右徘徊,拿不定主意。只听外面有个清淡的声音传来,“我喜欢露得多的。”

    他这品位……还真是大众化!

    于是,她当机立断选了件布料最少的枚红色睡衣,穿上。

    回到客厅,郑伟琛正用自己的电脑上网看新闻,看得十分专注,她以为网上又爆出了什么吸人眼球的八卦,或者标题火辣的视频新闻,也凑过去看。

    谁知他看的是社会新闻版,大到某大学学生投毒杀人案,小到某市的卖菜大妈被城管打得满头血的争斗,还有哪哪的黑社会强拆,哪哪的农民土地非法征用。

    “咦?这些事儿,归你管吗?”

    “不管。”但他还是把每一个网页都另存在电脑硬盘的文件夹里。她留意到,在他的电脑里,不同分类的文件夹中有一个标记为“娱乐新闻”。

    她十分好奇,“这里存的什么?该不会,都是女明星的绯闻吧?”

    “嗯。”

    “真的?都有谁的?有没有我的?”

    “没有。”

    “……”

    虽然没有她的新闻,可她还是耐不住好奇心,想知道他平常会关注什么绯闻。

    趁他去洗澡的空当,简葇找出那个标记为“娱乐新闻”的文件夹打开。当上百个网页文件标题被显示出来,她拿着鼠标的手几乎无法动弹,因为上面无一例外地包含着她的名字。

    她一个个点开,里面所有的网页几乎都是关于她的新闻或者视频,有影视剧的,有录制访谈节目的,有写真照片的,还有影视剧做宣传的,当然也不会缺少她和各种男人的绯闻报道。

    要不是看见这些绯闻,她几乎忘记了这五年里威爷如此敬业地给她安排各种男人。有土豪,有明星,也有业界精英。大多数她根本连名字都不知道,网上却把他们的关系渲染得跟马上就要进教堂结婚一样。

    郑伟琛全部存了下来。

    她想象不出他认真记下这些八卦新闻时的心情,因为自从分手之后,她从来不会主动去查他的消息,甚至极力回避想起这个名字。她相信,想要忘记一个人,遗忘一些事,不让自己记起是最好的方法。

    可是他为什么要选择关注她的消息?

    就因为她在病床前说的那些话,他五年来都不肯放过自己,不肯承认他们的爱情故事已经结局了……她自以为是的决绝,原来毫无意义!

    浴室的门有了响动,她赶紧关掉网页,抬头看向天花板,让湿润干涸在眼眶里。

    用毛巾擦着头发,他走出来,精壮又不过分健硕的身体仅裹着一条浴巾,露出古铜色的胸膛。她走向他,轻轻触摸着他的心口,心脏每一下坚定的跳动仿佛都在宣告着它的执着和坚持。

    她用力抱紧他。

    错过的时间追不回来了,好在他们还有现在,她还有时间好好爱他,“郑伟琛……是真的……”

    “嗯?什么?”

    她仰起头,望着他的脸,“我爱你!”

    他寒冷了一整晚的脸顷刻间春暖花开一般,春意盎然。望着他嘴角扬起的性感的弧线,她按捺不住美色的诱惑,踮起脚浅浅吻上他的嘴角,结果他本着礼尚往来的精神,动情地吻了回来。

    结束了容易缺氧的动作,他问:“能再跟我说一句真话吗?”

    “嗯?”这次换她迷惑了,“什么真话?”

    “这三个字,你还跟别人说过吗?”

    这个问题涵盖的内容貌似相当深刻,不愧是郑少问出的问题。

    简葇以严谨又坦诚的态度回忆后,答:“说过。”

    安静的房间里传来了指骨摩擦的声响,她立刻笑了出来,“我跟我妈妈说过,跟骆晴也说过,好像跟好些朋友都说过的……不过,男人,你是唯一一个。”

    意识到自己被耍了的男人很愤怒,一把横抱起她,走进卧室,大有好好体罚一番的架势。

    “我们中午不是刚……还要啊?”

    他答:“反正是包年的,不要白不要!”

    呃!包年太不划算了,以后再有机会,她要记得论次数卖!

    夜静了,月光柔柔泻下。

    简葇安静地躺在床上,身边的人轻拥着她的肩膀,没有任何情欲的拥抱,让她感觉到许久没有尝过的幸福。就算她是个偷别人幸福的小偷,就算要承受心理的谴责,她也不在乎,反正她那所谓的三观,早就被威爷糟蹋得所剩无几了。

    轻轻动了动身体,她把整个身体都挤进他怀里,享受着偷来的幸福,入眠。

    梦里,她还能感受到他的气息,轻轻吹在她脸侧,还能听见他柔声细语地呼唤她:“媳妇,以后我们可以一起吃早餐了……”

    想起他年少时的理想,她笑得嘴角都抽筋了。

    她偷来这样的幸福,可以两个人一起分享,这才是最重要的。

    清晨,简葇正在做美梦,突然被某人强行从床上拉坐起来。

    “别睡了,都六点了。”

    她闭着眼睛,还在回味被惊扰的美梦,“才六点啊!这么早……”

    这对她来说,分明就是凌晨时分。

    “不早了,快点起来陪我吃早饭。”

    她揉揉鼻子,嗅到豆浆油条的浓香,稍微清醒一点。半睁开眼睛,她看见郑伟琛一张帅气的脸,马上睡意全无,精神饱满奔去洗手间,把自己打扮得光彩夺目才出来吃早餐。

    看看她一身的盛装打扮,郑伟琛盛了一杯豆浆给她,“吃早餐不用穿这么正式,你是知道的,我最喜欢看你穿睡衣……”

    这大众化的品位啊,真让人无语!

    “我看你卧室的衣柜里满满的都是睡衣,一天一件都够穿一年的……”

    她闷头喝豆浆,装作没听见。

    “你不是准备穿给我看的吧?”

    放下豆浆,她抬起头,看着他,“你想听真话?”

    “嗯。”

    “不是,我从来没想过穿给你看。”

    “……”

    “和你分手以后,我得了一种强迫症,看见睡衣就一定要买,控制不住。记得有一次,我在时装杂志上看见一款很漂亮的睡衣,连续两天睡不着觉,后来坐飞机跑去米兰买了,才安下心。我去看过心理医生,他说我的心理压力太大,这是释放压力的一种方式。反正睡衣不贵,我还承受得起……”

    他也看着她,许久,才说:“回头我让人给你定制一个大点的衣柜。”

    “好啊,我要贵的。”

    “上好的红木,雕花。”

    她微笑着低头,继续喝豆浆。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豆浆特别纯,入口浓香久久不淡……

    郑伟琛刚去上班不久,刘继就来接简葇去了房产大厦,在一个专业的房产经纪帮忙下,迅速地办理完别墅的更名手续。

    在房产经纪艳羡的注视下,郑伟琛那栋稀缺资源的别墅上改成了她的名字,她的资产瞬间就从负资产变成了n位数。

    估计那个房产经纪一定觉得她赚钱相当容易,随随便便卖弄点什么,就捞到了一栋别墅。可是,交易都是公平的,她为这栋别墅付出的代价,是女人最美好的年华,最美好的人生,还有最美好的爱情。

    从房产大厦出来,简葇拿着沉甸甸的房产资料,深深觉得自己有必要回报一下慷慨解囊的金主,倾诉一番暖人心脾的甜言蜜语。

    于是乎,她给郑伟琛打了个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但他的声音很冷淡,“喂,你好!”

    “是我,你在忙吗?”

    “嗯,在开会。”

    “哦,那你说话不方便吧?我过会儿再打给你吧。”

    “没关系,方便。有什么事?说吧。”

    憋了半天,她竟然没憋出一句甜言蜜语,“我就是想试试你的电话能不能打通。”

    “……”电话里沉默了几秒,他略带笑意的声音传来,“不用试了,除非没有信号覆盖,任何时候都能通。”

    “哦。那我没事了。”

    挂了电话,简葇就开始傻笑,一直傻笑到郑伟琛打电话给她,说他来接她去机场,已经快到楼下了,让她下楼。

    她赶紧收起傻笑,拖着笨重的行李箱下楼。

    郑伟琛接过她硕大的行李箱,忍不住问她:“你这是什么情况?跟我去旅行,还是去私奔?”

    “旅行啊!私奔的话,带这几件衣服怎么够?!”

    “这些都是衣服?”

    “还有配饰,鞋子。”他们一起参加婚礼,一定会遇到他很多的亲朋好友。她选了一下午都选不出该穿哪件衣服,干脆把所有她觉得漂亮的衣服都带上,顺便还要带上搭配的配饰、鞋子,还有包包。要不是她拼尽全力往皮箱里塞,一个皮箱肯定不够的。

    郑伟琛无奈地把皮箱塞进后备厢,“看来我决定要跟你私奔的时候,一定要雇一辆大卡车。”

    “嗯嗯,二十吨的那种。”

    “……”

    一路讨论着私奔的问题,分明很长的路转眼走完了。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