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纵然缘浅 奈何情深 > 第45章 婚礼(2)

第45章 婚礼(2)

 热门推荐:
    他看着她,没有一丝的慌乱和无措,眼中倒是有几分期待,似乎在等着看一场捉奸的好戏。

    这种场面简葇从来没经历过,不过宫斗宅斗的好戏她是演过几部的,新欢旧爱齐聚一堂钩心斗角的戏码见得多了,也稍微学到了点皮毛。

    借鉴一些争宠的成功案例,她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她非但不能表现出一点妒意,还要使劲儿往贤良淑德温婉体贴里演绎,这样的圣女风范,才能成为女主角。

    所以,她马上调整好情绪,端高手中余香未散的菜盘,噙着甜美的笑迎着郑伟琛走上前去。

    捏着娇柔的嗓音,她说:“我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香辣小排,尝尝好不好吃吧。”

    “你做的?”他扫了眼盘子里的美味,又瞥了一眼她在厨房壮烈牺牲的名牌裙子,一脸诧异。

    “是啊!”她选了一块肉最多的,捏着骨头送到他嘴边,“尝一口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尽管对她的厨艺没有什么信心,他还是给她面子尝了一口。

    “好吃吧?有没有吃出爱的味道?”

    “嗯,很浓!”他搂了她,走向旁边的电梯,“走吧,我们回房间慢慢细品。”

    “你不用招呼你的朋友了吗?”朋友两个字,她故意咬字清晰,顺便瞄了一眼看好戏看得十分投入的严羽。她的脸色有点苍白,但没有她预想的那么伤心欲绝。

    “婚庆公司都安排好了,不用我招呼。”

    “婚庆公司?”

    “嗯,婚庆公司请她来唱歌的。”

    严羽这么大牌的歌星,什么婚庆公司有这么大的面子?!再说怎么这么巧,婚庆公司不请别人,偏偏请她?!

    她正迷惑中,电梯到了。

    郑伟琛搂着她走进电梯后,视线直直地看向她的脸。

    “你干吗这么看着我?”她对着电梯的镜子照了照,没见什么异样。

    “我看你吃醋了没有。”

    “吃醋?!”要是能让人看出她吃醋,她这八年的演艺圈岂不是白混了。她仍然若无其事地笑着,“我为什么要吃醋?你不是说过,你们是朋友吗?”

    “嗯,的确是朋友。”他伸手接过她手中的盘子,才继续说,“不过,我以为你会特别介意五年前……我们车震的事。那天我看你的表情好像伤心欲绝,你该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吧?”

    “你!”

    这男人,非要考验她的承受能力到底有多强吗?!要不是他有先见之明把盘子拿走,她非用盘子砸他不可。

    顶楼到了,电梯门打开,他笑着走出电梯门,临走还丢下一句,“看来你还没忘。”

    她当然不会忘,有些记忆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抹去的。可是,她有点想不明白,他怎么会知道她的表情伤心欲绝,难道是岳启飞告诉他的?

    一定不会,以岳启飞那专爱看好戏的性格,不可能告诉他。

    难道他当时看见了她?

    她几步跟上去,追问:“你怎么知道我的表情伤心欲绝?你看见我了?”

    “嗯。”

    咦?男人在那个时候还有心思关注其他事吗?

    见她百思不得其解的表情,他脸上的笑意更愉悦,“不管你信不信,那天我和严羽什么都没发生。”

    “什么?!你的意思,你那天是故意演戏给我看?”

    他没有否认,“我很多次想跟你说清楚,可是你没给我机会。”

    “……”

    这么说,她这么多年无法摆脱的噩梦,不过是一场声情并茂的床戏……

    她一把捉住他的手臂,在他裸露在外面小臂上狠狠咬下去。他没有躲避,也没有痛呼出声,由着她咬到了解恨为止。

    十分钟后,他品尝他的美食,她抱着医药箱给他的伤口上药,“你为什么不躲?”

    “有些情绪发泄出来,比压抑在心里好得多。你的演技再好,也只能用来骗别人,骗不了自己……”

    没等他说完,她直接将他扑倒在沙发上……

    他们正痴缠得难舍难分,叶正宸很不识时务地打电话来催他们下楼吃饭。

    简葇只能恋恋不舍从他身上上爬下来,去换衣服。

    她换衣服的几分钟时间,一盘子香辣小排被他吃干抹净,渣都不剩,他还有些意犹未尽。又从她身上揩了点油,才心满意足……

    所以,等他们慢慢悠悠下楼时,餐厅里的酒宴已经摆好了,大家成双成对围坐在桌前,有说有笑等着他们。也不知道他们前面说了什么,简葇只听见叶正宸说准备婚礼太累了,他要罢工,准新娘子怒瞪着他,“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

    郑伟琛正好走到叶正宸身边,大惑不解问:“你是不是男人,她还不知道吗?”

    “她要是不知道,就没人知道了。”叶正宸说。

    众人暧昧地笑了起来,笑得准新娘脸色微红,叶正宸凑近她,稍微压低了点声音说:“你要是不相信,我明天晚上再好好证明一下。你放心,做这种事,我绝对不怕苦,不怕累……”

    隐晦的笑声中,郑伟琛拉着简葇在空位置上坐下,一一向她介绍在座的恩爱夫妻。伍建帆她早就认识,所以郑伟琛只着重介绍了一下伍嫂。肖大编剧和卓超然她都认识,他便一带而过了。

    轮到那位很有内涵的教授,郑伟琛只简单告诉她:“他是t大的教授,叫杨岚航,是一位传说中的科学家。”介绍完毕,他又画龙点睛地补充了一句,“你别被他道貌岸然的外表蒙蔽了,他连自己的女学生都潜规则了。”

    闻言,简葇回头看杨太太的反应,从她忍俊不禁的笑意中,她恍悟,这位杨教授还真是潜了自己的女学生,而且还光明正大地娶了,果真有大家风范。

    刚介绍完,又有一对新婚夫妻到了,男人她也认识,是卓超越,郑伟琛在军校里的室友,当年她鼓起勇气选择和郑伟琛在一起,他也是功不可没的,所以她看见卓超越和他清纯可爱的太太有种特别的亲切感。

    轮到郑伟琛向大家介绍她,他指指她,“简葇,不用我介绍,你们都认识吧?”

    酒桌前的众人自然很捧场地点头,杨太太还说看过她演的电视剧,很喜欢她。

    接着,郑伟琛说:“她是我的……”

    简葇不禁有些期待,想知道他在他的好朋友面前,会如何定位他们的关系。

    然而,她听到的答案却是两个字,“朋友。”

    大家的反应明显一愣,就连叶正宸都有些意外。毕竟,在某些特定的场合,“朋友”两个字代表的潜台词就是我们没有关系。

    她知道她不该在意这些,只要他们相爱就够了,何必在意别人的眼光,可她就是没办法不去在意。爱一个人,谁愿意永远做一个见不得光的情人,谁愿意眼看着另一个女人霸占着名分。

    这也许就是人性,当他不属于她时,她以为只要两个人能朝夕相对,什么都不重要,如今在一起了,她又想要更多,想和他像名正言顺的夫妻一样,想和他一起慢慢变老,等到两鬓斑白,还能挽着手一起去看夕阳……

    一阵尴尬的沉寂后,卓超越颇为感慨的声音传来,“琛哥,你真不容易,追了人家半辈子了,到现在还是个朋友!”

    叶正宸接话说:“行了,好歹算是朋友,总比宁死都不愿意见好吧?”

    简葇无言地看了一眼毫无表情的郑伟琛,她怎么忽然之间觉得这一切都是她的错呢?!

    难道他的朋友们只认得她,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女人叫乔欣韵吗?

    为了给郑伟琛挽回点颜面,也让自己显得没那么不识抬举,简葇弯着眼睛微笑说:“我和郑少那些陈年旧事就别再提了,让乔欣韵乔大小姐听到了,郑少就是长一百个嘴,恐怕也说不清了。”

    果然,提起乔欣韵,酒桌上一众内容丰富的表情。

    大家看向郑伟琛的眼神,明显表达着她知道你有未婚妻?!你们到底什么情况?!

    郑伟琛终于在大家热切的注视下,清了清嗓子,发表了一下个人看法,“没关系,乔大小姐不会在意这些。”

    言外之意,乔大小姐有郑太太的名分就够了。

    有人神色茫然,有人表示怀疑,简葇继续保持着职业微笑,尽管嘴角笑得有点酸疼。

    卓超然适时端起酒杯,打破尴尬的气氛,“难得我们有机会聚在一起,是不是应该先敬准新郎新娘一杯酒?”

    众人立刻附和着端起酒杯,“是,是!”

    之后,弧光不断交错在富丽堂皇的大厅内,大家都围绕着今天的主题举杯换盏,再没人提他们的陈年旧事了。

    本就是久别重逢的挚友,又碰上大喜的日子,几个男人自然不会给叶正宸节省酒钱,一杯接着一杯地喝,大有一醉方休的架势。

    简葇也陪着敬了几杯,脸颊也被红酒激荡起几分红晕,笑意更添几分媚色。

    和几位名正言顺的太太们有说有笑聊了一会儿,坐在简葇旁边的肖裳肖大编剧拉着椅子靠近她一点,“小葇姐……”叫得格外亲切。

    “嗯?”听出她要八卦了,简葇轻轻转头,等着她说下去。

    “听说陈导定了你演《似水流年三部曲》的女一号蓝雨,我想跟你交流下。”肖裳委婉地说,“我写《似水流年三部曲》剧本的时候,有个地方怎么都想不通,你方便发表一下看法不?”

    “噢,我尽量。”

    “你认为蓝雨是什么时候爱上杨琛的?”

    这问题还真是委婉,她莞尔一笑,答:“我想,应该是在她十岁的时候吧,对他一见钟情!”

    “那后来呢?变过没有?”

    “没有,而且越爱越深。”她端着酒杯,纤长的指尖滑过杯壁。隔着鲜红色的液体,她看见郑伟琛回头,凝神的目光落在她脸上。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