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纵然缘浅 奈何情深 > 第48章 花烛(2)

第48章 花烛(2)

 热门推荐:
    于是,她一遍遍对自己说冲动是魔鬼!

    自从在南州参加完婚礼回来,简葇又回到了原来的轨道,忙着跑各种通告。

    没有那么多相亲相爱的合法夫妻的刺激,简葇也慢慢没那么在意他们不正当的关系,毕竟他们现在在一起,这比什么都重要。

    在长沙录完了娱乐节目,她又去海南拍了一组广告,紧接着《似水流年》为了赶档期,紧锣密鼓地筹备开机,她忙得晕头转向。可无论怎么晕,她还是时刻记得把手机握在手里,以免错过了重要的电话。

    当然,她更不会忘了每周抽出一天的时间陪他。

    所以,《似水流年》的宣传活动刚结束,简葇第一时间赶回b市。她和威爷,还有助理张昕一行三人从出口出来,她正拿着手机编辑短信,“我到了,你……”不经意的视线骤然停滞在滚梯前。

    虽然郑伟琛站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虽然他没有靠近,只远远站着,可他就像黑白默片里突然出现的一抹颜色,夺走了她全部的注意力。

    威爷见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傻站着,推推她,“小葇?”

    “……”

    见她毫无反应,威爷顺着她失魂落魄的眼神看去,顿时懂了。

    “这里人多眼杂,万一让记者拍到,会很麻烦。”威爷很敬业地提醒她,“要不你先给他打个电话,让他去外面的停车场等你。”

    她坚定地摇头,就算人多眼杂,就算有记者拍照,她也绝对不会让他像个观众一样站在远处看着她。

    “你们先走吧,不用管我。”说完,她没给威爷劝阻的机会,直接穿过人群,走向郑伟琛。

    在只有一步之遥时,她毫不犹豫扑进他的怀里,双臂紧紧搂着他的腰。

    他轻叹,“看来我们对低调的定义真是不一样。”

    “没关系,我戴了帽子,没人能认出我!”

    她刚说完,就听见身后有两个女生在小声议论。

    “咦,那是简葇吧?”

    “好像是!”

    “快拍下来,发到微博上,让大家看看是不是她……”

    下一秒,她拉着郑伟琛飞速逃离围观现场。

    唉,以前她没事儿的时候都宅在家里足不出户,没觉得自己多有名,最近跟着郑伟琛招摇过市,才发现她这八年的青春还真没白白浪费,走哪都混个脸熟!

    郑伟琛的车一路超速行驶回了她住的小区。

    刚走进无人的电梯,他就原形毕露了,直接把她按在电梯的角落,吻了过来。

    她一边躲避,一边含糊着提醒他:“唔……有摄像……头。”

    “放心,拍不到这个角度。”

    “哦!早点说嘛!”

    相思之情一发不可收拾,唇舌深切的纠缠已经不足以宣泄思念,他的动作越来越朝着限制级的方向发展。

    电梯到了,他也无心顾及,一双手在她身上越探索越深入,甚至顺着她的背落在她的胸口……

    叮咚一声电梯门打开,她的余光瞥见一袭熟悉的窈窕人影,同时也感受到一道特别强烈的视线。

    她看向门口,骆晴像个雕像一样僵直地站在那里,好像已经站了一万年,快要石化了。

    郑伟琛看见门口站着一位如此聚精会神的观众,不得不暂时按捺下如火如荼的思念之情,整理了一下被她扯乱的衣服,淡定地迈步,走下电梯。

    简葇就没这么好的定力了,走出电梯后,面对脸色千变万化的骆晴,她张口结舌了半天,才憋出一句特别没营养的话,“呃,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她是骆晴,我最好的,姐妹!”

    这“姐妹”两个字,在这种情形下说出来,不止骆晴抖了抖,她自己也抖了抖。

    “他是……”

    “不用介绍了!”骆晴打断她的介绍,“郑少我还能认不出来吗?!”

    郑伟琛假装没听出骆晴的语气有股浓烈的酸味儿,礼貌地伸手,“骆小姐,您好!我是简葇的……男朋友!”

    骆晴瞪大眼睛看着他们,表情比目睹他们激情四射的吻戏更加震惊。

    她伸手拉了骆晴冰凉的手,“进来坐吧。”

    谁知骆晴却直接甩开了她的手,“不用了,我还有事,不打扰了。”说完,她直接按开了电梯门,冲了进去。

    “等一下!”简葇赶紧从即将合上的门挤入,“晴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是,的确不是我想的那样。枉我把你当好姐妹,你居然跟他在一起,你居然还瞒着我!”

    “我不是故意要瞒着你,我是怕你接受不了我跟他在一起。”

    “那你为什么还要跟他在一起?!喜欢你的男人那么多,你为什么偏偏要跟他?你明知道我爱他,爱了那么多年,你还要跟我争……”

    “我从来没想过跟你争,我和他……”她想要解释,可她和郑伟琛千头万绪的感情,她一时不知从何说起。

    “你不是说他这种男人有毒,中毒之后无药可解吗?”

    “……”她跟骆晴说过那么多话,就没见骆晴记住几句,偏偏这句话倒是记得一个字都不错。

    骆晴阴阳怪气地笑着,“怎么,现在轮到自己,不怕被毒死了?!不装清高了?!不装淡定了?!”

    电梯到了一楼,门一打开,骆晴猛地推开她,冲了出去。

    简葇顾不上被撞疼的肩膀,一把拉住她,“是,我装清高,装淡定,我心里想的全都是他,却口口声声劝你别靠近他。你以为我是想跟你争吗,我是怕你跟我一样,明知道跟他不可能有结果,还是五年都忘不了他!”

    “什么?!你的意思,你和他?”

    “我们很多年前就在一起过,后来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本来我也没想过跟他还有机会复合,没想到那次酒局,我又遇到他……”

    骆晴愣住了,“你们以前在一起过?!为什么你从来没跟我说过?”

    “刚分手的时候,因为太伤心,一个字都不想提。后来知道你迷恋上他,我就更没法说了。”

    “有什么没法说的?你看我像个花痴一样,天天跟你说我多么喜欢他,你却不告诉我,他是你的前男友?你到底有没有当我是姐妹?!”

    这一次,简葇真的是无言以对了。

    骆晴见她没有话说,一把推开她,头也不回地离开。

    虽然骆晴的反应有些过激,可她完全能够理解,骆晴是真的爱惨了郑伟琛,也是真的对她失望了。

    认识这么多年,骆晴的个性直率,有什么话都会跟她说,可她有太多的秘密不愿意跟人说起……

    简葇呆呆站在门前,直到郑伟琛下来,搂着她的肩膀,带她上楼。

    回到门口,她才发现门前多了一盆造型如奇峰怪石的仙人掌,在“怪石”脚下盛开着一朵雪白娇嫩的花。

    花盆边挂着张便签纸,她打开来看,便签上写着:

    亲爱的,我在扬州看见这盆仙人掌,我猜你一定喜欢!

    ps.这花盆好重啊,还有,刺好扎人啊!骆晴。

    看见便签纸上留下的轻快的字迹,简葇仿佛可以看见骆晴留言时可爱的笑脸。她一定是在扬州抱回了这盆仙人掌,便迫不及待想拿来给她献宝,见她没在家,想留个便条,给她一个surprise!

    却没想到,她看见了真正“surprise”的一幕。

    其实,自从她脑子一热,把身体的所有权卖给了郑伟琛,简葇很多次想告诉骆晴,却担心她一时间接受不了,想找个机会跟她推心置腹好好聊聊。偏偏最近通告太多,骆晴也刚好去了扬州拍广告,事情就耽搁了。

    结果,她以这样最不合适的方式知道了。

    “你说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她问身边的郑伟琛。

    “你不可能把事情做得让所有人满意。”

    “如果所有我在乎的人都不满意呢?”

    所有看见他们在一起的人,都可能没办法接受,骆晴这样,她的妈妈和妹妹这样。还有他父母,他的未婚妻……一定也没法接受吧。

    他轻轻握了她的手,他的掌心一如既往的温暖而坚定,“至少,你能让我满意。”

    是啊!他满意,就足够了,只是现在这种关系,他真的满意吗?

    “别想太多了,回家洗个热水澡,睡一觉,明天什么事都会过去。”他打开门,抱了地上的仙人掌,走进属于他们的家。

    几天没回来,家里又多了不少东西,衣架上多了几件男人的衣服,鞋架里也多了几双男式皮鞋,茶几上还多了一对情侣杯,图案和他们曾经的那对一模一样。

    还有,卧室里的衣柜也换了,红木雕花的衣柜大得占满了一整面的墙……

    他把仙人掌放在窗台上,正好和她以前的那一株凑成了一对,一红一白的花朵,静静绽放着美丽。

    “你去洗个澡吧,我去给你沏杯茶。”他挽了袖子去厨房烧水,轻车熟路的架势,俨然是这个家的男主人。

    在浴室里洗了个热水澡出来,暖暖的灯光亮起,红茶浓郁的香气弥漫,她如黑白默片一样冷寂的家,变得不再那么孤独。

    简葇拿出手机,给骆晴打了两个电话,都是无人接听,她又打开骆晴的微博,也没见她发布任何消息。能让骆晴遇到惊天动地的事情,却不发微博跟大家分享吐槽,可见她是真的伤心了。

    “来,喝杯茶。”郑伟琛端了他们的情侣杯出来,递给她一杯,拉着她一起坐在沙发上。

    每当这个时候,他就是要跟她促膝长谈了。

    低头喝了一口他亲手沏的金骏眉,嘴里的苦涩被茶水的甘醇冲淡一些,她才开口说:“骆晴喜欢你很久了。”

    他的脸上并无惊讶,足见他已经从骆晴刚才的反应中看出端倪,“可是,我不记得我认识她。”

    她苦笑,“你还记得四年多以前,你在新闻上露过一次脸吗?后来你被很多网站人肉,家世背景很快被曝光了。那时候,你可真谓‘一夜成名’。”

    他点头,“我只记得那天晚上,我来找过你……”

    她假装没听见他语气中的不满,继续说:“骆晴就是从那个时候迷上你的,她说你是现实版的男一号。虽然后来所有的消息都被禁了,可她却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你。就像粉丝迷恋偶像一样,她想尽一切办法搜集有关你的消息,想尽一切办法接近你。一听说有人在哪个夜店看见你,她一定会天天去,就盼着跟你有个美好的邂逅,一见钟情……她还竭尽全力地想出名,就为了引起你的注意。”

    她轻叹了口气,继续说:“甚至你和哪个女人传出关系暧昧的消息,她都会把那个女人好好品鉴一番,剖析你的审美观。她甚至因为你喜欢鼻梁高的女人,特意去垫了鼻梁……”

    郑伟琛默默喝茶。

    “开始,我以为她只是一时沉迷,时间久了就会过去了,或者再迷上别的帅哥,就把你忘了。可是没想到,她竟然越来越疯狂,张口闭口你都是她的……有时候,我觉得她挺傻,可有时候我又觉得她很快乐……她想爱就爱,什么都可以不管,也不怕全世界的人知道……”

    “你从来没有告诉过她,我们之间的关系?”他问。

    “我以为,我们既然已经结束了,也没必要再把以前的事情拿出来说。更何况,对于你,我是真的一个字都不想提,我怕提起你,我会控制不了自己想见你的冲动。后来,我发现骆晴对你越来越着迷,在报纸上看见你一条消息都会兴奋好几天,我更不敢告诉她。骆晴对什么事儿都不上心,唯独对你的事喜欢刨根问底,我怕告诉她我们以前的事情,她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搞清楚来龙去脉……”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