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纵然缘浅 奈何情深 > 第56章 抉择(1)

第56章 抉择(1)

 热门推荐:
    分明很长的路程,思忖间,转眼就到了尽头。

    简葇带着妈妈和妹妹回到属于她和郑伟琛的家。

    房门打开,一双款式相同的情侣拖鞋摆在门口,一黑一白,上面分别绣着小巧精致的两个可爱的昵称:老公、老婆。

    衣架上挂着一男一女的同款家居服。

    阳台上两张躺椅紧紧挨着,一点距离都没有。

    茶几上摆着一对相互依靠的情侣杯,两个杯子刚好凑出一个手绘的图案,男孩儿骑着自行车载着长发的女孩儿,在风里飞驰,风把女孩儿的长发吹起,每一个飞扬的发丝都描绘得细致入微……

    她不知道妈妈和妹妹看到这样的家会有什么样的感触,反正她每次忙完了通告都会迫不及待回家,回到郑伟琛为她创造的二人世界!

    郑伟琛把行李放置好,倒了三杯水,放在茶几上。

    简葇扶着妈妈坐在沙发上,看见妈妈的脸色不太好,额头上的汗珠越积越密,有些担忧,“妈,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要休息一下?”

    “我没事。”

    “那先喝杯水吧。”

    “不用麻烦了,我不渴。”

    郑伟琛在她们对面的椅子上坐下,他刚刚坐稳,就听见简葇的妈妈说:“其实你根本不用浪费口舌,因为你不管说什么,我一定会回答你,你是吕雅非和林近的儿子,是因为你,你的父母才害得我们家破人亡……只要我有一口气在,我决不会让女儿和你在一起!”

    一番话,没有给他留任何余地和后路。

    郑伟琛看了一眼简葇,点头说:“我知道!我也知道简葇非常孝顺,为了妈妈,为了妹妹,她承受多少痛苦都不会有怨言。五年前,她就是因为知道你和简婕不能接受我们在一起,她跟我分了手。她跟我说,让我放过她,她说她太痛苦了,痛得快要活不下去了……她宁可开车撞向街上的护栏,把自己撞得一身是伤,都不肯见我一面。她要是真的不愿意见我,我无话可说,可是我知道,她不是不想见,而是不敢见。她怕看见了我,就没办法再离开我……”

    简葇明显感觉到自己被妈妈握着的手,疼了一下。

    “伯母,这五年来,你和小女儿在加拿大生活得很好吧?有豪华的洋房住,有佣人伺候,有名牌可以穿。简葇也一定告诉你,她过得很好,她赚钱很容易,一部戏就有几十万的片酬,名利双收。那你知不知道,她这五年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她那些片子是怎么拿来的?”

    简葇感觉到妈妈的呼吸已经有些不稳,她想要开口阻止,犹豫了一下,却没有说什么。

    郑伟琛话锋一转,“伯母,有时候,我真的挺羡慕你,你可以什么都不知道,心安理得在加拿大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可是我……每隔几天就会有人告诉我,她陪哪个老板喝酒,跟哪个领导吃饭,又和哪个导演有暧昧关系……她明明知道我可以给她最好的生活,我可以给她一切她想要的,包括爱情,她却宁愿周旋在那些别有用心的男人身边,也不愿意见我……你知道为什么吗?”

    房间安静得只剩下呼吸声。

    一直站在窗边出神地望着仙人掌发呆的简婕,忽然开口:“我记得仙人掌的花语是藏爱在心底。是吗?”

    “是!”郑伟琛说,“那盆仙人掌,是我五年前送给你姐姐的。”

    “很漂亮!”

    郑伟琛看看墙上的时钟,又看向简妈妈紧紧扣着的手指,“伯母,你可能觉得简葇今天对你说,她不管我父母做过什么,她一定要跟我在一起,是大不孝,是大不敬?事实上,那是她做了无数次挣扎,才说出的心里话。”他嘲弄地笑了笑,“却换来你一个巴掌……”

    简妈妈终于控制不住心头复杂的情绪,猛地站起身,颤抖着手指指着他,“你用不着指责我,我女儿本来可以生活得很快乐,又是谁让她家破人亡,毁了她的生活?”

    “我承认,要不是我妈妈和林近为了保护我,你们一家人一定生活得特别幸福。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改变不了了,林近已经被判了无期徒刑,这一生都要在监狱度过,我妈妈也疯了。”

    “什么?吕雅非疯了?”

    “嗯,疯得连我父亲都不认识。”

    她忽然笑了,“我就知道,她一定会受到惩罚的。”

    “是,他们已经得到了应得的报应,你还要再拿他们的错误继续惩罚我和你女儿吗?这么做,能让死去的人复活吗?”

    简妈妈沉默一下,低头看看悄悄抹去眼泪的简葇,突然说:“好,为了我女儿,我可以接受你……不过,我要你和你的父母脱离关系,而且你必须发誓,永远不见吕雅非,也永远不见林近。”

    “妈!”简葇焦急地拉了拉她,“他父母就算有千错万错,始终是他父母,你这样的要求根本就是为难他。”

    她却充耳不闻,“十五分钟已经到了,你要的机会我也给你了,你自己决定吧。”

    “对不起!”他态度坚决。

    “好!你走吧,就算有一口气在,我也不会让我的女儿嫁给你!”

    见郑伟琛站起身,简葇以为他真的要走,正想上前拦住他,没有想到,他却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黑色的绒布盒,在简葇面前打开。

    简葇诧异地看看面前的钻石戒指,看看身边的妈妈,又看向郑伟琛,“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垂眸,深情的目光毫不掩饰地望着简葇,“我记得,五年前,我爸爸也跟我说过类似的话,他说:‘郑伟琛,只要我有一口气在,我就不会让她进郑家的门。’你猜,我是怎么回答他的。”

    “……”她咬着嘴唇,摇头。

    “我说,‘只要我有一口气在,我就一定要娶她,谁都阻止不了!’”

    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从她红透的眼眶中涌出。

    “简葇,这是我送你的第六枚钻戒,也是最后一个了。我等了你这么多年,今天,我只希望你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你到底愿不愿意嫁给我?”

    她终于明白了,郑伟琛那一句“你有没有和我在一起的决心”,原来是让她在关键时刻,背弃亲人和他在一起。

    胸口滚过一阵灼人的火热,她伸手,接过他手中的戒指。

    “妈!”惊呼声来自于一直站在窗边的简婕。

    她急忙回头,看见妈妈摔倒在沙发上,脸上毫无血色,嘴唇变成青紫色。

    “妈?!你没事吧?”

    简婕跑过来,熟练地检查了一番,又去包里翻出了一瓶药,“妈没事,就是高血压犯了,吃了药就没事了。”

    “哦。”简葇拿了水杯,正想喂妈妈吃下,却被她挥手打翻了。

    “妈?!”

    妈妈的声音模糊却丝毫不含糊,“我说过,只要我有一口气在,绝对不会让你嫁给他!”

    “妈,你先把药吃了。其他的事我们再慢慢说,好不好?”简葇心急如焚地劝着。

    妈妈却紧紧闭着嘴,不肯张开,也不看她一眼。

    看着妈妈越来越灰白的脸色,颤抖得越来越剧烈的身体,还有咬得渗出血丝的嘴唇,简葇别无选择,将手中的戒指交还给郑伟琛。

    “我们现在不是谈这个的时候。”她对他略微摇了一下头,想要示意他,等到她妈妈的态度缓和点再谈这个问题。

    可是郑伟琛偏偏出奇的坚决,“现在不是时候?那么什么时候才是时候?七年之后?还是下辈子?”

    “你别逼我,行吗?”

    “是我逼你吗?”他苦笑,那种苦涩还掺杂着更深切的失望,“还是,你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要跟我在一起?”

    “我……我想过,我真的想过!”

    这一刻,她忽然有种强烈的感觉,他会离开她了。永远离开!

    她死死扯住他的衣袖,不时担忧地看向呼吸困难的妈妈。她怎么也想不通,郑伟琛为什么一定要在这个时候逼她做决定。

    “那你为什么要申请移民?”

    简葇愣住了,“你,知道了!”

    “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你亲口告诉我父亲,你会在我结婚之后出国,永远不再回来。你以为他不会告诉我?!简葇,在你心里,你根本没有放下过仇恨,你也从来没打算跟我结婚。”

    他想要抽走被她拉住的衣袖,她忙扯得更紧,“不是!你明知道我爱你,我想跟你在一起,可……我是真的没有办法,我是真的没有选择……”

    他说:“那就放手吧。”

    她哭着摇头,拼命摇头。

    她两只手用尽了全力扯着他,不肯放手。比一个即将失去妈妈的小孩子还要无助,还要惊恐,她的脸上满是肆意横流的眼泪……

    最终,他扯开了她的手,衣袖在她的指甲中碎裂。她的指甲也在撕扯中折断,指尖渗出了鲜血,染红了她手中的布条。

    “郑伟琛!”他的名字在她的抽泣声中颤抖着。

    可他没有回头,他决然打开门,离开了他们的家。

    留下门前的拖鞋,留下茶几上的情侣杯,也留下了泣不成声的她……

    她从未想到,他也可以这么残忍!

    妈妈终于吃了简婕喂她的降压药,平躺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儿,精神好了很多。

    简葇坐在椅子上,脸上的眼泪还没有干,手中紧握的布条上的血渍早已干涸,跌落在地板上。

    她看着缓缓坐起的妈妈,面无表情问:“妈,这样的结果,你满意了吗?”

    “……”

    她没有听到回答。那么,就该是满意了吧。

    她说:“简婕,你好好照顾妈!我累了,我要去睡觉了,我明天早上还有新戏的通告。”

    “姐,”简婕问了个很不合时宜的问题,“你这部新戏,是怎么拿到的?”

    “怎么拿到的?”她蓦然想起那天晚上,她被很多人灌酒,郑伟琛就坐在她身边看着她喝,直到她喝醉了,睡了他的床……

    忽然觉得很可笑,她憋不住笑了出来,“陪男人睡觉!”

    她看看妈妈和妹妹如遭雷劈的表情,平静地走进卧室,锁上卧室的门。

    打开红木雕花的衣柜,里面形形色色的睡衣,她一件件挑选着,选来选去,最终选择……拿出电话打给郑伟琛。

    她想告诉他,她刚才只是想让妈妈先吃药,她是想跟他在一起的。他们还可以继续努力,他们不能就这么放弃。然而,电话响了很久,没人接听。

    她发短信给他,“你别生气了,我妈妈就是那个脾气,不顺着她不行。我明天早上去找你,我们一起想办法说服她,好不好?”

    她等了好久,没有看见回复。

    她又发短信,“不回话就是同意了,我明天一早就去你家找你,就这么定了。早点休息,我保证你明天睁开眼就能看见我!”

    她相信即使郑伟琛没回,他看见了短信就会消气。就算不消气,明天早上她去哄他一下,他也一定会消气。

    他一向都是很好哄的。

    所以,她趴在枕头上很快入睡。

    梦里的郑伟琛从来都不会离开她,更不会这么残忍。他总是温柔地笑着,浅吻着她的额头。他说:“傻瓜,我怎么会不要你,我是故意要这么做,以退为进,你懂吗?”

    她扑在他怀里,埋怨说:“你应该提前把剧本告诉我,我的演技很好的,我肯定演得很逼真。”

    “下次,下次一定告诉你……”

    她笑得醒了过来,睁眼看见东方泛白的天,她悄悄下床,悄悄听了听外面的动静。

    很安静,估计妈妈和简婕一定睡得熟了。

    她蹑手蹑脚出门,风驰电掣地开车到了他在蓝筹名门的公寓。紧闭的防盗门外,她一遍遍地敲门,始终没人回应。

    她只好再打他的电话,一遍一遍,锲而不舍。

    电话在第n次无应答后,终于被接听。

    “你在哪呢?”她惊喜又急切地问。

    回答她的竟然是柔软又细腻的女声,“简小姐,不好意思!郑伟琛睡了,不方便听你电话,请你明天再打来,好吗?”

    她几乎是本能地反问:“你是谁?”

    “我姓乔。”

    乔?乔欣韵!

    恍如真真切切地被人狠狠扇了一个耳光,简葇的脸上火辣辣地疼,响彻脑海的都是嗡嗡的轰鸣声。

    对方得体地抱了一下歉,便挂了电话。

    她拿着手机,孤独地站在陌生又寂静的走廊,被泪水模糊的眼睛根本分不清方向,找不到出路。

    她在走廊里走来走去,走了不知多少个来回,没有找到电梯在哪。

    简葇记不清自己怎么回的家,似乎闯了好多个红灯,又似乎被很多司机怒骂,她完全记不清。

    她只记得回家以后,她换了件特别漂亮的裙子,本想化个特别漂亮的妆,可是眼泪总是把她的眼影漫得一团模糊,俨然一个哀怨的女鬼。

    她洗了重新涂,涂了好多遍,越涂越吓人。

    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进洗手间,递给她一条毛巾,让她擦擦脸,别出去吓人。

    她很听话地擦掉了脸上的妆,一下一下,擦得脸上的皮肤都涨红了,才把脸上五颜六色的化妆品擦得干干净净。

    “小葇,你别怪妈妈……”

    她望着面前的镜子,镜子里映着她血红的眼睛,也映着妈妈痛心又无奈的脸。

    “你是我妈,生我养我,不管你让我做什么,我都不会怪你。”

    “你一定能找到一个比他更好的男人,让你过更好的生活。”

    她闭上眼睛,“妈,这些年,你遇到过比爸爸更好的男人吗?”

    她没有听到回答,那么,就是没有遇到过了。

    “时间差不多了,我要去片场了。”

    “我把饭做好了,是你最爱吃的……”

    “我不吃了。”

    “那怎么行,你昨晚就没吃东西,今天再不吃东西,身体怎么受得了?”

    她笑着说:“没关系!我试过三天不吃东西,什么事都没有。”

    说完,她戴上墨镜,顶着一张粉底都没涂的脸,走出家门。

    今天是《似水流年》第一天正式开机,取景正是选在蓝筹名座的一所公寓。

    因为第一场戏里蓝雨和杨琛重逢是晚上的戏,所以导演先拍杨琛和朋友聚会,聚会之后,他们去了朋友的家,一起看球赛。

    她赶到的时候,正好拍到大家在抢望远镜的场面,气氛很是热烈。简葇便坐在角落里认真看他们拍,脑海里勾勒出的是郑伟琛和朋友聚会的场景,那时的他一定也是这么随性的。

    饰演杨琛朋友的龙套演员说:“杨琛,你别装了,过来看吧。”

    杨琛说:“我对女明星没兴趣,娱乐圈只有镜头是干净的。”

    朋友说:“又没让你娶她做媳妇。”

    杨琛说:“我怕她脏了我的床!”

    简葇愣了愣,低头哗啦哗啦翻剧本,正翻着,她听见龙套演员说:“这个女明星叫什么来着,我能想起来……哦,我想起来了,叫蓝雨!”

    饰演杨琛的江峄城马上冲到窗前,一把抢过朋友的望远镜。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