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纵然缘浅 奈何情深 > 第59章 婚了(1)

第59章 婚了(1)

 热门推荐:
    夜半时分,蓝筹名座的万家灯火多半熄灭了,所以那扇窗子透出的灯光显得格外明亮。

    她加快了坚决的脚步,抱着笔记本电脑敲响郑伟琛的房门。

    房门很久才被打开,郑伟琛站在门口,没有给她让开进门的空间。

    “找我有事吗?”他冷淡地问。

    “我来给你送电脑。”

    “谢谢!”他接过了电脑,又看看她空空的两手,“只有电脑吗?我的其他东西呢?”

    她眨眨眼睛,一脸认真说:“我下次给你送过来。”

    他牵了牵嘴角,看不出喜怒哀乐,“不用了,也没什么重要的东西了,我全都不要了,你直接帮我丢了吧。”

    “那我呢?你也不要了吗?”

    郑伟琛:“……”

    在他的沉默中,她冲过去抱住他,感觉到他推了推她的肩膀,她立即抱得更紧。其实她知道自己的力气根本敌不过他,他想要推开她,轻而易举,可是他没有。所以,她更加得寸进尺,踮起脚尖吻上他的唇,他别过脸,避开她熏染了酒气的唇。

    “你喝醉了。”

    “我没醉!”

    她又撕扯他的衣服,固执地解他的衣扣。

    他捉住她的双手,有些烦躁地捏紧,“别闹了!我在电话里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

    她仰起头,泛滥的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五年前,我离开你,我只当自己死了,我每天演着不同的角色,我几乎忘记了我是谁……可你又来招惹我,你让我感觉自己又活过来了……我爱你!比五年前更爱,你知不知道?!我已经离不开你了……”

    “我们……”

    她打断他想说的话,“就一晚上,你再让我陪你睡最后一晚。”

    他握紧她的手有些松动。

    她把握时机,沾满苦涩泪水的唇印在他凉薄的唇边。

    无人的走廊,声控灯点亮了她脸颊晶莹的眼泪,还有她眼中深切的伤痛。

    理性一不留神地脱轨,他拥住她颤抖身体的同时,也让这个吻印得更深……

    简葇惊喜地闭上眼睛,以为他的欲望终于战胜理智,以为她如此有诚意的挽回方式,到底是动摇了他的坚决,然而,他只在她唇上留下了一抹滚烫的温度,便骤然离开。虽然她已经清晰地感受到他身体异样的火热,感觉到他指尖割舍不下的眷恋,可他还是推开了她。

    平复了一下紊乱的呼吸,他说:“谢谢你的好意,我不需要陪我睡觉的女人。”

    他的决绝,将她所有的期待都无情地湮没。

    她望着他,深切地体会到了咫尺天涯的距离,“你真的不想要我了?十五年你都坚持了,你为什么不能再多坚持一天?”

    “我该说的,都说过了,你还不明白为什么吗?”

    “我不明白!你真的觉得我不想跟你在一起吗?你真的以为我每次想起你和严羽在停车场的一幕,什么感觉都没有吗?你真的以为,骆晴亲你的时候,我对你不怨恨,不失望吗?!”眼泪一滴滴跌落在通透的大理石地面上,她抓着他的手臂,支撑着自己哭得虚弱无力的身体,“可我有什么资格指责你,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是我自作自受的结果……今天,我看见你陪你的未婚妻试婚纱,我明明知道你根本不想娶她,我也没有立场去阻止。”

    他深深叹息,“你怎么知道我不想娶她?”

    “你陪她试的那件婚纱太奢华了,根本不适合去海边看日出……”

    他无言地转过脸,不再看她。

    她上前一步,抓住他的手,昨天折断的指甲现在还隐隐作痛,“郑伟琛,你跟我说一句实话,你还爱我吗?”

    “很晚了,我送你回家吧。不然你妈妈和妹妹会担心你的。”他回身,把手上的电脑放在门口的鞋柜上,又拿了车钥匙。

    他的态度决绝得不给她留一点余地。

    如果她在电话里的挽回没有诚意,那么她已经送上门了,不惜色诱,甚至这样卑微地恳求,这还不够吗?!他到底要她怎么样?!

    简葇感觉自己好像已经被他逼到了绝境,再没有退路了,她就像是个站在悬崖的人,退后一步就是万丈深渊。她紧紧抓住他的手,抓着最后一丝求生的希望,“郑伟琛,我们结婚吧。”

    他正要关门的动作停住了,“你说什么?”

    “我们结婚吧!如果你还爱我,我们明天就去登记结婚吧。”

    他有些动容了,眼神不再冰冷,“你不怕你妈妈和妹妹反对吗?”

    “我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妈妈气我怨我,她也永远都是我妈妈,你气我怨我,你就是别人的老公了……”她仰头,望着他炽热的目光,“你说过,只要我愿意,什么时候都不晚,是不是?”

    他深深地拥她入怀,因激动而低哑的声音在她耳边萦绕,“是的,不晚。我等你这句话,等了很久了。”

    她疲惫地靠在他肩上,“我等这一天,也等了十五年。”

    寂静的走廊,声控灯熄灭了,在骤然而来的黑暗中,他轻吻着她的耳畔、脸颊,温柔中释放着压抑的激情。

    大悲和大喜转变得太过突然,心中积压的伤痛好像突然找到一个可以宣泄的出口,她疯狂地回吻着他,只有他越来越凌乱的心跳才能让她感受到真实……

    这一次,他没有再适可而止,而是一鼓作气抱着她进了家门,来了一段深切得几乎把她吞没的热吻……

    早上醒来,他还在沉睡。她以指尖描绘着他嘴角扬起的笑意,被酒精折磨过的太阳穴,疼得也没那么难以忍受了。

    手机刺耳的铃声打扰了这份难得的清静,简葇看了一眼他手机上的来电显示,一见上面赫然显示的三个字“乔欣韵”,她顿时就觉得心凉。

    不知道昨晚乔欣韵接她电话的时候,是否也是如此的情景?

    都说十年风水轮流转,可是这才一夕之间呢!

    简葇还在拿着手机考虑到底该接电话,还是该挂断,郑伟琛被电话声吵醒。

    她把电话递给他,顺便说了一句:“我不管你们以前发生过什么,我希望你能在我们结婚之前,把你们的关系处理好。”

    他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在她面前接通了电话。

    乔欣韵暖暖的笑声传来,“刚才婚纱店把我昨天试的那件婚纱送来了,你不会真的买下来送我吧?”

    他靠在床头,随意说:“你不是说喜欢吗?”

    “那我要是说,我喜欢你,你怎么办呢?”

    “哦?”对于如此尖锐的问题,郑伟琛淡定得不能再淡定地回答,“你乔大小姐这么高的眼光,怎么可能看上我?”

    “我是说,假设……”

    “这个恐怕难办了,我媳妇不会同意的。”

    乔欣韵笑了,笑声很是清脆,“还好我不喜欢你!”

    郑伟琛笑了笑,没再多说什么。

    简葇震惊地看着眼前的郑伟琛,他那张春风得意的笑脸,简直跟昨天婚纱店的他判若两人。

    蓦然之间,她什么都明白了。

    其实她早该想到的,他送她的五枚钻戒全都石沉大海,他都没有放弃,怎么可能因为她在妈妈面前拒绝了他,就选择放手?也许,他会伤心,会失望,可是以他的心理承受力,怎么会这么容易就放弃?

    就算他放弃了,他也不至于迫不及待带着乔欣韵去试婚纱,这样的冲动不是他的性格。

    难道,这一切一定都是他算计好的?

    他是算到了她妈妈会极力反对,算到了十五分钟的谈话根本不可能消除她妈妈积在心头十年的恨,他也算到了她在爱情和亲情的抉择之间,会左右为难,他还算到了,她会拒绝他的钻戒……

    所以,他故意带乔欣韵去试婚纱,故意让肖裳告诉她,他故意用决绝的方式,逼她做出最后的决定。

    想起她昨天经历的心碎,经历的抉择,她真想把眼前的男人碎尸万段。

    可惜她手里没有刀,只有一个枕头,于是拿起枕头狠狠朝着他砸过去,“郑伟琛,你还可以再卑鄙一点吗?!”

    他接住枕头,云淡风轻答:“我才骗了你一天,你骗了我五年……”

    她像一个充足了气的皮球,被人一针戳破了,所有的埋怨指责,都化成了气体,消散殆尽。

    是啊!她当初不也是拿她和岳启飞的绯闻来刺激他,所不同的是,他给了她机会来挽回这段感情,而她,一次机会都没有给过他。

    是与非,对与错,手段或者欺骗,在爱情面前似乎都没有了明确的界限。

    有爱,才是最重要的!

    不过,她还有点想不通,“你既然想算计我,干吗不算计到底,等我们办完登记手续再告诉我真相?你就不怕我现在一气之下不嫁给你?”

    他问:“那你现在还去不去了?”

    “去!当然去!”

    既然决定了要跟他纠缠一辈子,她就不会反悔。现在干脆点把生米煮成熟饭,以后面对再多的指责和为难,她也是受法律保护的郑太太了。

    “那我们走吧。”

    “等一会儿,我已经让帮我代办出国手续的人,把我的材料给我送回来,户口本也在里面呢。”

    “哦,那我先去买早饭。”

    简葇一直觉得,结婚是一件神圣的事情,在神圣的国旗和国徽前宣誓,一生互敬互爱,互信互勉,互谅互让,相濡以沫,不离不弃。多么浪漫,多么庄严!

    没想到,他们早上九点到了民政局,预约结婚的人排到了九百多号。

    办事大厅竟然挤满了人,有的还坐在小板凳上睡觉,俨然火车站排队买票的浩荡场面。

    接待人员直接告诉他们:“今天人太多,办不上手续了,明天早点来吧。”

    “哦!”她习惯性地拿出手机拍照片,打算发条微博提醒所有的有情人,结婚登记这个事儿不能冲动,要提前预约。

    消息刚发出去,马上有人问:“小肉肉,你跑民政局干啥去?该不是要结婚吧?”

    她正琢磨着要怎么回答,就听郑伟琛给民政局的朋友打电话,问问能不能要个空号,办个结婚手续。

    他的朋友反问:“结婚?谁脑子进水了,这年头还领证结婚?不知道现在结婚比买火车票还难吗?”

    郑伟琛言简意赅答:“我!”

    “我没听错吧?你要结婚,谁这么不开眼,往火坑里跳?!”

    郑伟琛理了理衣袖,淡淡说:“朴主任,最近排队结婚的人这么多,你们为什么不想办法解决?结婚这样的人生大事,你们随便一句‘明天再来’就把人打发回去,我看我有空该多来转转,了解一下你们究竟在忙什么呢!”

    对方马上说:“郑少,我错了,我马上过去给你办手续!”

    ……

    不到半小时,两个鲜红的结婚证神速地诞生了。

    简葇仔细读着手中的红本子,对着他们的名字反反复复看了又看。不由得想起了刚才他们宣誓时庄严肃穆的场景。两个人宣读着誓言,那一刻,她差点激动得哭出来,她演戏读过那么多台词,没有一句比这个潸然泪下。

    曾经,她以为阻碍重重,连想都不敢想的婚姻,原来只需要签个字就能搞定,比买火车票容易得多。

    很多事就是这样,你以为比登天还难,做起来其实很容易,关键在于你有没有那份坚定不移的决心……

    郑少仔细收好了自己的小红本,又回头看了一眼大厅里翘首以盼的情侣们,用手指扣了扣办公桌,唤回了朴毅明被新任郑太太勾走的眼神,“朴主任,我看你也没什么事儿,在这儿多办会儿公,好好体会一下什么叫人民公仆。”

    朴毅明咬牙切齿一番,“色迷迷”的眼光又飘向简葇,“郑太太,你想离婚的时候记得找我,保证不用排队!”

    简葇刚要道谢,郑伟琛直接搂了她,替她说:“你放心,你这地方,我永远都不会再来的!”

    朴毅明顿时眉开眼笑,握着郑伟琛的手,狠狠摇了摇,“郑少,我就等你这句话呢!你千万别再来了!”

    捧着小红本走出民政局,迎着阳光,简葇又看了一遍他们的名字。

    新婚之日,她再回想起这两天跌宕起伏的经历,顿时感慨万千地挽紧郑伟琛的手臂,“你昨天那么伤我的心,你就不怕我死心了,移民去加拿大?”

    “怕!很怕!因为……”微风撩动起他额前的黑发,他侧过脸,那双沉如深海的黑眸荡漾着涟漪,“因为那就证明,你说过那么多遍的‘我爱你’,没有一句是真心的!”

    望着眼前的男人,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他总会让很多女人动心,包括她。

    因为他真的很帅,帅的不仅仅是这张迷死人不偿命的样子,还有,他总会在看似不经意时,刺中你的要害……

    “我爱你,每一句都是真心的。”在人来人往中,她快速吻了一下他的脸。

    “我知道了!”

    这一刻,她彻底沉浸在这份难得的甜蜜里,不去想将来要面对什么,也不去在意其他人的目光。

    眼中只容得下眼前的男人。

    ……

    挽着郑伟琛的手臂,一路走到a8前,她刚要上车,郑伟琛的手机又响了。

    电话是叶正宸打来的。

    郑伟琛还以为朴毅明通风报信,不待对方说话,得意地说:“你的消息挺灵通啊!”

    “消息?”叶正宸的声音有些干涩,听不出一点兴奋。

    “噢?你不知道啊?”于是,他一副把世界踩着脚下的语气,宣告说,“哥刚出民政局!”

    “民政局?”

    “哥终于娶上媳妇了,你答应我的大礼,千万别忘了。”

    叶正宸没有说话,估计是惊呆了。

    郑伟琛笑着说:“一会儿请你吃大餐,全b市城,你随便挑地方。”

    电话里还是没有回应,他依稀从叶正宸拖长的呼吸中感觉到反常,收起了笑意问:“你打电话给我,是不是有什么事?”

    “是有件事……”

    “什么事?你说吧。”

    “我现在在第二监狱的医院,林近受伤了……”

    林近两个字传来,简葇拿着小红本的手,无力地垂下。

    然后,她看见郑伟琛停住脚步,缓缓坐在旁边花坛的石沿上,才问:“伤得重吗?”

    “情况不太乐观。我刚请了积水潭医院的几个专家过来,正在给他做检查。”

    郑伟琛垂下脸,她看不见他的表情,只觉得落在他脸上的树影,晃动着斑驳的阴影。

    “他想见见你。”叶正宸说。

    他撑在石沿的手,握成了拳头,“他,有生命危险吗?”

    “这个目前还确定不了。不过,我建议你……尽快做决定!”

    简葇默默坐在他身边,抚平他紧绷的手指。

    直到今天,她还是无法原谅林近,但林近终究是郑伟琛的亲生父亲,他们的血管里流着相同的血液,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你去吧,我也要回剧组了。”

    郑伟琛抬头看看她,又低头对着电话说:“你告诉他,我现在就过去。”

    他收了线,走向他的车。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