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纵然缘浅 奈何情深 > 第64章 剧终(3)

第64章 剧终(3)

 热门推荐:
    郑耀康就坐在主位上,身边坐着目光迷离的吕雅非,郑耀康紧紧握着妻子的手,苍老的手指仿佛有着无穷无尽的力量,可以永远把妻子的手握紧,不离不弃。

    她还看见了郑伟琛的朋友们,一双双一对对的恩爱夫妻。

    今天她也终于和他们一样,合法了。

    一场盛宴过后,郑伟琛带着她走向酒店顶楼的天台,天台上停着一辆私人直升飞机,螺旋桨卷起的风吹乱了她的裙摆。

    他脱下黑色的西装,裹在她的身上,扶着她上了飞机。

    ……

    直升飞机降落在海南一处寂静无人的港湾,远方,水天相接处,夕阳将碧蓝染成浓重的紫色,近处,白色的小木屋坐落于海边,木制的楼梯直接延伸至海水中。

    潮起潮落,冲刷着潮湿的楼梯,溅起星星点点的水花。

    她挽着他的手漫步在柔软的沙滩,婚纱的拖尾被海水浸湿,被细沙拖得长长的……

    她说:“我们来早了吧?太阳还没落,还要等很久才能看见日出!”

    “不早,我们有充分的时间干点别的……比如,新婚之夜该做的事情。”

    “可是……”

    “已经过了三个月了,医生说不会有事的。”

    “那是指一般人,你那种折腾法,肯定不行的!”

    “放心,我这次会慢点折腾的……”

    她怎么觉得,他说的“慢”,指的不是速度,而是时间呢?

    结果,事实证明,她的直觉是对的!

    《似水流年》整整拍摄了十个月,进入了尾声。然而,肖大编剧却为电影的结局头疼不已。

    反反复复,她已经写了好几个版本的结局,却没有一个让陈导满意,幸福美满的结局,陈导认为不够感人,无法让人印象深刻;悲伤的结局,又会让人觉得压抑,让整部戏缺少了能打动人的美好。

    第五版的结局被陈导否了,肖裳满脸悲苦地抱着剧本发愁。简葇坐到她的背后,笑着说:“肖大编剧,我想到了一个结局,或许帮你抛砖引玉。”

    肖裳直接扑过来,抓着她的手拼命摇,“我怎么把你给忘了,我的好姐姐,快说,快说!”

    “我觉得陈导说得对,太完美的结局也许会让观众心满意足地离开影院,可是离开后,就再不会记起这个故事,或许你可以试试开放式的结局,给观众留下足够的想象空间……”

    “开放式?”

    “嗯,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上次,你告诉我,郑伟琛和乔欣韵去试婚纱,我找了很多婚纱店,终于找到了他们……那天,隔着橱窗,我看见他们试婚纱,真的有种天崩地裂的感觉。”

    提起婚纱店,肖裳不禁愧疚万分地拉着简葇的手,“小葇姐,对不起!我也不想骗你的,可我看郑伟琛那么爱你,我也记得你说过,你希望《似水流年》会有一个美满的结局,我相信你在内心深处,也一定希望能和他有一个美满的结局,所以我才会帮他……”

    “我明白!”简葇笑了笑,“我真的很感激你,要不是你让我看见他们试婚纱的场面,我可能还会以为郑伟琛永远不会放弃我,还是不懂得珍惜……我相信,故事里的蓝雨,也需要这样一种刺激,让她清醒……”

    肖裳单手撑着下巴努力去构思,简葇在一边描绘着,“当蓝雨以为自己可以放下了,办理了移民手续,准备永远逃避那一段她以为注定了悲剧的爱情,却在一间婚纱店前,看见了杨琛和另一个女人试婚纱,蓝雨站在橱窗外看着他们,看了很久,直到杨琛在转身时,看见了她……”

    “这样的画面,一定会让观众印象深刻。”

    “如果再加上另一段,或许更能打动观众……”

    “哦?是什么?”

    “蓝雨是真的爱杨琛,从始至终,她都没有为了报复而欺骗杨琛的感情……”

    然后,她给肖裳讲了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

    次年,七月初七,中国传统的情人节,也是《似水流年》在院线正式上映的日子。

    简葇和郑伟琛坐在电影院里,一起看《似水流年》的首映。

    一帧一帧的画面,一幕一幕的往事,十五年的岁月再次从眼前晃过。

    年少时,一起坐云霄飞车的画面,骑着自行车在风里飞驰的画面,还有分手时,滴落在仙人掌上鲜红的血珠,重逢时,国际饭店金碧辉煌的观光电梯徐徐下行,每一幅画面,每一句对白,都像是镌刻在心头,从不曾褪色。

    直到最后一幕,银幕上的蓝雨站在婚纱店的橱窗外,晶莹的雪花从天空落下,落在她的脸上,热泪从脸颊滑落,将薄雪融成了水滴,一滴滴地坠落。

    杨琛似乎感觉到什么,缓缓回眸,看见站在雪中的蓝雨。

    然后,画面的颜色一点点褪去,只剩下水墨一般的黑白色,他们眼中从未减退的深爱,不曾褪色。

    电影落幕了,滚动的演员表侵占了整个银幕,观众们都是深深地叹了口气,有些人起身准备离开,但更多的人却没有动,似乎还沉浸在那段美好的爱情童话中,无法自拔。

    郑伟琛用力握住简葇的手,刚要开口,忽然,滚动的演员表一侧出现了画面,暗淡的电影屏幕上又出现了一抹亮丽的色彩。

    十九岁的蓝雨站在窗边,静静默望着对面的军校,军校里传来歌声,“你曾对我说,相逢是首歌……”

    她跟着轻轻地哼唱:“分别是明天的路,思念是生命的火……”

    歌声消失,灯火也熄灭了。

    她拿起写好的“台词”,站在镜子前面,看着自己的表情说:

    “杨琛,我们分手吧。”

    “因为我没爱过你,从来没有爱过。”

    “你真以为我会爱上一个连像样的钻戒都买不起的男人?你真以为我愿意退出演艺圈,指望着你养我一辈子?还是,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父母是谁?你真的以为我放弃韩泽,放弃上位的机会是因为……我爱你?你……”

    眼泪猝不及防地滑落,她怎么擦都擦不尽,最后,她无力地跪坐在地上,瘦弱的肩膀因抽泣而剧烈颤抖,镜子里,清晰倒映她极力压抑的悲伤……

    手机忽然响了,她连眼泪都来不及擦,以最快的速度奔向手机。不小心膝盖撞到了椅子,她的速度也没有因为疼痛而减慢,直到她拿起手机,看见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名字,她的指尖才缓慢而细致地抚摸着屏幕上的名字。

    拿着电话走到窗前,她望着对面黑暗中的宿舍楼,接通。

    电话里响起杨琛的声音,“想我了吗?”

    “想,很想……想和你一起去逛一次街,看一场电影,想和你再坐一次云霄飞车,再吃一次冰淇淋……”

    电影彻底落幕,影厅亮起了刺目的灯光。

    简葇抬头望着身边的男人,他坐在那里,脸上看不见任何的表情,可是她知道,他的内心一定激情澎湃,因为她的手指骨就快要被捏碎了。

    尽管手指疼得快要断了,她的心里还是甜蜜的,因为她知道,她的手指有多疼,他的心就有多疼……

    看过了电影的首映,天色已晚,夜风丝丝缕缕的冰凉。

    他依然没有放开紧握她的手,“还想再坐一次云霄飞车吗?”

    “想!”

    璀璨的七彩灯火伴随着云霄飞车划过夜空,留下一道彩虹般的光影。

    云霄飞车飞速地坠落,她的长发散开,乱了他的眼。

    他拂开她的长发,突然欺身过来,吻住她的唇,带给她比云霄飞车还要刺激的热吻。

    她双手搂住他的肩膀,身体在空中起落,血液在血脉里沸腾,心却突然安稳了下来,因为找到了最安全的归处……

    从游乐场开车回家,已经是深夜。

    因为又想看看她可爱的小肉团,摸摸那肥肥的小脸,还有肉肉的小手,他们去了小肉团的爷爷奶奶家。

    怕吵醒了其他人,简葇特意轻手轻脚推开小肉团的房门,他早已在婴儿车里睡熟了,均匀的呼吸掀动着长长的睫毛,安详而宁静,英气逼人的眉目,微薄的唇线,完全和郑伟琛一模一样,只有垂在枕头上婴儿肥的小脸蛋像极了简葇十岁前的模样。

    她刚想进门,郑伟琛突然拉住她,她才发现小肉团的爷爷和奶奶还坐在婴儿车边,借着完全看不清五指的光线,聚精会神地看着婴儿车里的小肉团。

    郑耀康说:“雅非,很晚了,你该回去睡了。”

    吕雅非赶紧做了个“嘘”的动作,压低声音说:“伟伟睡了很久了,他应该快醒了,他如果醒来看不见我,他会失望的……小孩子的心灵很脆弱,一点点的失望都可能会在他的性格里留下阴影……”

    郑耀康便不再说话。

    “耀康,你说伟伟要什么时候才会叫‘妈妈’呢?我好想听他叫一声!”

    “别急,他会慢慢长大,不但会叫妈妈,还会乖乖听你的话,长大了,他还会保护你,照顾你!”

    吕雅非摇头,“我不想他为我做什么,我只希望他能做他真正想做的事,爱他真正想爱的人……这样,他才不会有遗憾。”

    “我不会让他有遗憾。可是在这之前,我们要教他分清什么是‘是非’,什么是‘对错’。”

    “嗯……”

    轻轻地,简葇合上房门,回头看着郑伟琛低垂的眉目。

    “你说得对,这世上没有不爱孩子的父母……”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