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纵然缘浅 奈何情深 > 第70章 番外之《凄风冷雨》

第70章 番外之《凄风冷雨》

 热门推荐:
    自从在某广受关注的选秀节目上,外形出众的严羽凭借一首深情的歌曲一夜成名后,免不了参与一些邀约她陪唱的局。

    尽管不愿意,她也不得不为了星途坦荡应酬一下,比如今天,经纪公司让她陪几个京城有名的少爷们唱k。少爷们比起老爷们唯一的优点就是年轻,看起来没有那么让人食不下咽,于是她勉为其难答应了。

    私人俱乐部的ktv包房里,严羽唱着动人的情歌,眼光瞄的却不是歌词,而是独坐沙发一角的男人。

    面对着满屋子五光十色,波澜壮阔的美女,男人只低头看着手机,很专注。

    混迹娱乐圈,帅哥对她来说早已不是什么稀罕物,什么美男、型男、俊男,各种男人晃来晃去,她早已审美疲劳。可眼前的男人真心让她有点移不开视线。

    在包房凌乱又破碎的色彩下,五官被模糊的他,有种特别的吸引力。如果一定要把这种特别具体一下,那么言辞匮乏的她只能说,他很像一首情歌,让人不由自主想去听,去解读,去品味,想一遍遍反复地听,不觉间深深地爱上。

    李公子过来给她和声,她趁机指了指沙发的一角,问他:“那个人是谁?”

    李公子告诉她,那个男人叫郑伟琛,是郑耀康的儿子。

    难怪!难怪他安静地坐在沙发一边,一副与世隔绝的神态,还总有人主动跑过去跟他搭话,勾肩搭背热情洋溢似的。

    原来,人家有个好爹!

    ……

    吃也吃了,喝也喝了,唱也唱了,大家有点索然无味,也不知谁突然提议要玩个游戏。

    游戏很简单,大家围坐在一起,女人男人对面坐,空的红酒瓶子在正中间的桌上旋转,酒瓶停下来,酒瓶口和酒瓶底对着的两个人要来一个湿吻,如果被指到的人不同意,那么不同意的一方就要喝三杯52度的白酒,再回答大家一个问题,必须回答,而且必须说真话。

    严羽看清了形势,抢先在郑伟琛对面的位置坐下。

    大家刚入座,包房的门被推开,又一个赏心悦目的帅哥进来,见他进门,大家都笑了,还笑得特别开心。

    郑伟琛与世隔绝的脸上难得有了点笑意,隐约有几分同情,“你来得正好,他们提议的这个游戏正适合你玩儿。”

    “噢?”他坐在郑伟琛旁边,问:“什么游戏?”

    大家帮他复述一遍,他听完,脸色顿时黑了。

    郑伟琛拿了瓶白酒特意放在他面前,“这瓶是你的,你慢慢喝,估计不会有人和你抢。”

    他瞪郑伟琛一眼,“有本事你一口也别喝!”

    “……”

    后来她才知道这个人叫叶正宸,是叶仕中的儿子。这人近乎完美,唯独就是有洁癖,除非最亲近的人,他不会和任何人有亲密的接触,包括肌肤之亲。

    游戏开始了。美女自然不敢尝试52度的白酒,更怕这种真心话大冒险,男人当然不会错过这么好的机会,所以几轮游戏玩下来,热吻一个接一个。

    直到酒瓶口终于停在郑伟琛的方向,酒瓶底自然对着严羽。在众人热切的欢呼声中,严羽不免有些尴尬,羞涩地看向郑伟琛。

    郑伟琛拿起了早已准备好的白酒,一杯接一杯,三杯白酒,瞬间秒杀了。

    没有看到好戏的人当然不会那么便宜他,李公子高举右手,抢先说:“我来问,你的初吻是跟谁?什么时候?”

    问题刚出口,严羽就在郑伟琛的眼中看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痛。

    他靠在椅背上,空着的酒杯在手中旋转,“那年,我十五岁。她是……我的初恋。有一天,她带着我去了她奶奶的老房子……我们玩了一个通宵的牌,说好了一起看日出。日出的时候,她坐在我身边睡着了,我就把她亲了……”

    “后来呢?是不是直接办了?”

    “我们是纯洁的爱情!”

    众人哈哈一笑,不再追问。

    游戏又在继续,又经过几轮,有人喝酒,有人热吻,激情升温后,酒瓶口停在了严羽面前,她看看对面的郑伟琛,不再有任何期待。

    毫无意外,郑伟琛还是选择了喝酒。

    大家自然对刚才没聊完的关键内容感兴趣,异口同声问:“说说初夜吧,要细节,还有……”

    郑伟琛一个寒意的眼神杀了过去,“还有”两个字没有了下文。

    见众人洗耳恭听,郑伟琛也只好回答:“是去年,在g大旁边一间很小的时钟酒店,我们一起看影碟。因为片子太煽情,我一时冲动,就把事情办了。”

    “什么片子这么精彩?该不是日本制作吧?”

    “不是,是美国的,《泰坦尼克号》。”

    叶正宸讶然问:“这么悲壮的片子你都能看到把持不住?”

    众人又是笑声一片,“估计是女人太迷人了吧?”

    郑伟琛嘴角的笑意僵了僵,随即又笑了出来,“关键是我把持很多年了。”

    严羽发觉自己真的喜欢上他了。不是因为他是郑耀康的儿子,而是因为,他是个与众不同的男人,宁可喝醉,宁可自曝初恋和初夜,也不会随便吻一个女人。

    还有,她觉得他提起初吻和初夜时,眼中有着化不开的浓情,她被那浓情融化了。

    ……

    大家笑够了,又继续游戏,这一次酒瓶指向了叶正宸和她对面的女孩儿。

    叶正宸想都没想,直接喝酒。轮到问问题的环节,李公子又要抢着问,郑伟琛提醒他:“别问他什么初吻、初夜的问题了,他肯定无可奉告。”

    “啊?!叶少不会到现在……还没有过吧?”

    郑伟琛转头拍拍叶正宸的肩膀,“我早说过,你的洁癖是病,别怕花钱,得治!”

    一见男女关系挖掘不出什么看点,李公子马上见风使舵,“叶少,我记得你好像不太介意琛哥用你的餐具,你也不介意睡他的床,你该不是……”

    “把那个‘该’字去掉。”

    虽然得到了明确的回答,大家怀疑的眼光还是在两个帅哥身上绕来绕去。郑伟琛干脆搂了叶正宸的肩膀,“要不你坐我对面吧?”

    “……”

    “这样我就不用喝酒了……”

    众人暴汗!

    他继续说:“你一个人喝就够了。”

    叶正宸果然坐去了他的对面。

    从那天后,严羽经常参与他们的聚会,她再没见过郑伟琛。经过打听,她才知道郑伟琛是个军人,军校毕业后他在某指挥学院受训,因为训练严格,他平时几乎没有假期,更没有机会出来玩。

    就在她以为再不能遇上郑伟琛,她却意外地在一次酒局中又遇到了他。

    这一次,郑伟琛的话更加少,大多数时间都是低头喝酒。

    他的手机响了,他有些期待地拿出来,在看到了号码后,将手机原封不动放下,任凭手机震动得快要爆炸了,他还是一动不动地看着。不接听,也不挂断。

    严羽猜想,来电话的一定是个对他有着特别意义的女人,偷偷看了一眼来电显示。

    她猜得一点都没错,果真是个有特别意义的女人上面显示的是:妈妈。

    她见过不少母子关系不好的,但没见过这么不好的,他居然连母亲的电话都不接,足见矛盾有多么严峻。

    吃过饭,郑伟琛离开时,严羽彻底乱了心跳,什么矜持,什么优雅全都被她抛诸脑后,她追了上去,对他说:“我可以搭你的顺风车吗?”

    他没有拒绝,让她蹭了他的车。

    来接他的车刚驶出会所,一个略显憔悴焦虑但不失美丽的中年女人迎了过来,司机急忙刹车。

    郑伟琛直接摇上车窗,对司机说:“开车。”

    “可是,夫人……”

    “开车!”

    司机不敢再多说,将车驶离,留下那个女人满眼的悲痛欲绝。

    严羽仔细看着郑伟琛的脸,他阴冷的脸色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没有痛苦,没有怨恨,也没有悲伤,有的仅是没有阳光的黑暗……

    严羽第三次见郑伟琛,是在他生日的那天,李公子特意邀请她,说是郑伟琛喜欢听她唱歌,让她去唱首祝福的歌曲。

    她当然欣然同意。

    生日趴的氛围很好,郑伟琛看来心情也不错,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郑伟琛的眼神中突然变得很伤痛,又开始狂饮,非但没有拒绝她主动的亲吻,还将她揽进怀中。

    最后,一向酒量不错的他竟然醉得意识模糊。

    见他摇晃着起身,和大家说要出去透个气,严羽不放心他,陪着他一起透气。一路扶着他到了门外,郑伟琛才推开她,与她保持了距离。

    在门口站了一会儿,他含糊着说:“你回去吧,不用陪我。”说完,他转身走进停车场。

    她不安地跟在他身后,见他上车后,启动车子,她有些急了,什么都没想就挡在车前。

    红色的裙子和黑幕一样的长发在发动机的轰鸣中,荡起撩人的色泽。

    他紧急刹车。

    背光的墙角,隔着墨绿色的挡风玻璃,郑伟琛深深望着她,那种爱与恨纠缠的眼神,让她感觉特别陌生。

    突然间,他从车里出来,在严羽没来得及反应时,他将她紧紧抱入怀中。

    “你为什么还要出现在我眼前?为了让我看看你和岳启飞有多恩爱?”

    她一时有点懵了。

    岳启飞?严羽忽然想起最近被炒得白热化的恋情,天世传媒的少东家和天世传媒正在力捧的女星正在热恋。前不久还有人拍到他们同游香港三日三夜,共进美食,共享海滨日光浴。

    难道,郑伟琛错把她看成了那个女星?

    “还是因为……”见她没有回答,他的声音柔了下来,“你想见我?”

    她几乎不相信这个声音是郑伟琛发出来的,一个那么冷淡、那么疏离的男人,竟然会用这样近乎卑微的声音在期待着他想要的答案。

    原来,他内心深处真的藏着一个放不开的女人。

    “我只是想提醒你,你喝了这么多酒,不能开车,会有危险……”明知他认错了人,她没有更正,或许是贪恋他胸口火热的温度吧。

    “如果我真的发生意外,你会伤心吗?”

    “我……会!”

    他的唇落了下来,她急忙躲避,他却不容她反抗,强势的吻印在了她头顶的黑发上。一阵急促的热流涌遍全身,她感受到他压抑已久的爱,不是欲望,而是一种想要宣泄的强烈思念。

    她用力反抗,却敌不过他的力气,他右手臂像铁箍一样扣紧她,左手的手指拂过她柔顺的长发,唇清浅地移到她的耳后。他的动作那么自然,那么熟稔,似乎在无数个夜里,做过无数次相同的事情。

    是对那个女人吧?

    她猛地推开他,不是不想和他发生什么,她只是不希望他把她当成另外的女人,清醒后追悔莫及。

    然而他快她一步,从背后抱住她,将她拖进了车里。

    “不,不行!”她拼命摇头,不让他吻上她的唇,强占与挣扎间,车子在震动。

    就在他即将吻上她躲避不及的红唇时,他的动作猛然停住,幡然醒悟的目光紧紧盯着车外经过的一双男女。顺着他眼光看去,严羽一眼便认出了他们岳启飞和那个女星。

    她感觉到他全身僵硬,所有的热情和渴望都在看见那个女人的瞬间褪去。

    可是,下一秒,他突然垂首,吻上她半解的领口……她已经感受不到他任何的情欲,连呼吸都是凉的。

    岳启飞将那个女人带走,他立刻停下所有的动作,拉了拉扯乱的衬衫,冷淡又疏离地说了句:“对不起!”便下了车。

    他点了支烟,火光闪在他染了醉意的黑眸中,点亮他眼底极力压抑的爱恨纠缠。她明白,如果最初是以为酒后乱性,那么后来,他是故意的。故意要让那个女人看见他的放纵……

    这样幼稚的事情发生在其他男人身上,她丝毫不觉得诧异,可是发生在郑伟琛身上,她不仅仅诧异,更多的是心痛。

    严羽拢了拢被他弄乱的长发,下了车,“她就是那个让你想忘又忘不了的人吧?”

    他没回答,深吸了口烟。他一定是爱惨了她,也恨惨了她,才会在这个醉酒的夜晚,纵情地宣泄出他压抑在内心深处的爱和恨!也或者,还想试探一下那个女人的反应吧?

    “看她刚才伤心欲绝的样子,不像对你没有感情……”她给了点参考意见。

    燃了一半的烟落在地上,他踩熄,“她刚才的样子,真的很伤心吗?”

    “你自己看不出来吗?”刚才那女人虽然没有掉眼泪,可她的眼神分明就把老公捉奸在床表现得淋漓尽致,正常长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

    “她是个演员,还是个演技特别好的演员。”

    “噢?如果她刚才的表情是演的,那她绝对可以拿奥斯卡的小金人了!”

    他转回脸,嘴角隐约闪过一丝笑意,不浓烈,但很真实。

    那晚,他的心情又莫名其妙地多云转晴,和朋友们一醉方休……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