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综英美]正义路人 > 第6章 崩溃的路人

第6章 崩溃的路人

 热门推荐:
    “周三,布鲁斯·韦恩和新欢伊莱一同出现在了哥谭歌剧院的红毯上,参加沃布斯慈善基金的拍卖酒会。上周日,韦恩曾前往市立医院探望重症患者。连续半个月,我们的哥谭王子都在高调地参加各种公益事业,似乎两个月前由于佩戴不恰当装备的低空跳伞运动给他造成的损伤已经完全好转。市民对韦恩的这一举措议论纷纷,但社评人似乎有不同的见解。‘这是一场精心安排的媒体活动’著名媒体人库克向本报透露,‘摄影师,撰文人,韦恩早就准备好了所有新闻热点需要的元素,他所进行的只是一场又一场完美的作秀,真正目的在于为下个月韦恩集团新开辟的生产线造势。’另几位社评人也给出了类似的评论。然而,布鲁斯·韦恩本人公开否认他把公益事业作为卖点向大众兜售。韦恩表示,做慈善和**一样,是人在感情被触动时发生的本能。”

    “你知道我能听见你说话,阿尔弗雷德。”布鲁斯说。

    “‘慈善和**一样’,”管家先生的声音继续从耳麦里传来,“多么精妙绝伦的比喻啊,韦恩老爷,即使惠特曼本人都说不出比这更有哲理的话。”

    布鲁斯嘟囔了几句,听起来像是,“这不就是媒体想要的噱头,花花公子,美人,以及出言不逊”。

    “恕我直言,您早已过了可以被称为花花公子的年纪了,在这个方面达米安少爷都比您要让人少操心得多。”阿里弗雷德说,“或许我可以期待一下在我死之前会有女主人入主韦恩庄园?”

    轻微的电流声。

    “做梦去吧,阿尔弗雷德。”老管家哼了一声。

    布鲁斯装作没听见的样子。

    今天早些时候主管杰克打电话告诉他那位多次出现在各种酒会上的艾米小姐将不会出现在这次谈判之中,对方临时调换了人过来。布鲁斯立刻查阅了这位女性高管的资料。

    芙蕾雅·谢菲尔德,本科就读于中城大学,研究生在纽约大学法学院读的jd文凭,毕业之后专职从事商业合同谈判顾问,跳过两次槽,最后在现在这家公司落脚。一年半之前从华盛顿搬到大都会,对外声称是由于工作变动,但疑似是因为期间多次被卷入恐怖袭击之中。视频资料显示这位女士受过良好的搏击训练,同时非常乐于助人。饲养犬只,单身,独居,生活简单规律。资料中多家猎头公司给出的评价显示,芙蕾雅·谢菲尔德的业务水平很高,为人不错,事业上对下属比较严苛。薪资要求低,工作环境宽松度要求高。

    公事公办,比较严苛。

    完美。

    布鲁斯的视线在一张生活照上扫了扫,仿佛在估量她的外形条件,随后又回想了一下自己过去几个月口味过于单一的约会名单,立刻决定把接下来的计划提前。

    “这会很有说服力。布鲁西已经连续三个月混迹于模特之中,这时候换方向和过去的规律一致。”他当时对阿尔弗雷德说,立刻拍板决定亲自出席这一轮的谈判。

    这几天哥谭的黑帮似乎又有大动作,码头上多了好几艘从前没有出现过的船,似乎在运送什么相当紧要的物品。从上一个被蝙蝠拜访过的小头目供词来看,可能是武器,或者更糟,毒/品,大都会那边也有势力参与其中。黑帮的大动作意味着黑夜里活动的蝙蝠也要有大动作,于是他前所未有地需要活跃在白天的布鲁西宝贝来打掩护。

    一两个月的头条攻势是可以预见的,原本布鲁斯打算在莱克斯酒会上闹出点动静来,但既然那位狂热的艾米小姐不会出现了,他也可以选择避开那个场合。被记仇的莱克斯盯上可不算什么好事。

    “在与合作伙伴的谈判中出言不逊?韦恩再度深陷风波”不失为一个合格的头条标题。

    “福斯特那边你盯着点,如果她出新闻稿,就帮忙推一把。”布鲁斯又说。

    于是阿尔弗雷德抱着一丁点希望在心底祝福了半个月的超模小姐宣告三振出局。

    还有一个转弯就到博克斯酒店,手机上收到了杰克的消息,表明人已经到了。布鲁斯在红灯时又对着后视镜仔细检查了一下自己的造型,确定一切都很完美。绿灯亮起,黑色的阿斯顿马丁db5嚣张地加速,把其他车远远甩在后面。

    酒店门口的服务生过来帮忙泊车,布鲁斯把钥匙丢过去,自己起身拍了拍衣角。车后座放着一大束艳俗的玫瑰花,他摆出一副兴致勃勃脸别人丝毫看不出他差点被浓烈的花香熏得皱眉抱着花大步流星地走进了酒店,确信自己眼角瞥到了酒店一角此起彼伏的闪光灯动静。

    在布鲁斯·韦恩进房间的时候,芙蕾雅才刚坐下没多久。

    她和杰克寒暄了几句,听见敲门声,刚一抬头,就看到了一捧可以摆在花店里做门面的玫瑰花束。

    有一种富二代高中生在宿舍楼下求爱的既视感。

    她嘴角抽搐了一下,越过花朵看向人。

    布鲁斯·韦恩身量惊人,他相貌堂堂,打扮得体。尽管岁月已经在他身上留下了深深的刻痕,但任谁都不能否认这是个魅力无穷的男人。有一瞬间芙蕾雅看见了他的眼睛,一双钢蓝色的眸子,最开始是一片海,旋即立刻成了一张蓝色的图画。

    韦恩露出一个笑容。

    一个熟悉的,公式化的笑容。

    芙蕾雅这几天见过太多次这个熟悉的弧度,无论是报纸,杂志,电视报道,布鲁斯韦恩只要出现在人前,似乎都带着同样的表情。

    她的好奇心又在心底像小猫一样伸出爪子,芙蕾雅在心里默念了一百遍自己是来谈判的,然后挨个想了想史蒂夫的蓝眼睛和克拉克的蓝眼睛。

    几秒种后,她面带恰到好处的惊喜笑容,彬彬有礼地接过了玫瑰。捧住花,深深地闻一口,然后赞美一番,做完这些收到花朵的固定流程后,她觉得自己的鼻子接下来可能再也闻不到什么菜的香味了。

    韦恩集团的主管杰克为他们介绍彼此,三个人又寒暄了一番。

    大厨开始准备上菜,韦恩很顺手地为芙蕾雅拉开了座位,等她落座后才回到自己的一边坐了下来。

    “这里的酒都是奥比昂酒庄特供,”他修长的手指交叉成塔状撑着下巴,并不过分热情,语气却很真诚,“您一定要尝一些。我从来没有在商务酒会上见过你,真是太可惜了。”

    芙蕾雅报以微笑,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从这句话开始,整顿中饭韦恩都没有消停过,他每句话都拿捏得恰到好处,既让人感觉得了这位哥谭无冕之王的青眼,又使人不禁怀疑是否是自己多想,就像只猫在挑逗老鼠。一次次地,他踩在芙蕾雅的脾气的底线上,却神奇地又退了回去,只留下她一人骨鲠在喉,烦闷不已。

    芙蕾雅向来不擅长任何社交场合,这也是她从一开始就让老板不给她安排任何无谓应酬的初衷,而在半天的折腾之后,她至少希望在公事上得到一些宁静。

    他们用完了表面友好的一餐。

    一顿饭功夫,她感觉自己的道行有了长足的精进。

    芙蕾雅能控制话语始终有礼有节,却不能控制自己的微表情,更不能控制媒体的嘴,于是在她和韦恩在酒店前握手告别时相机的“咔嚓”声就像雨点一样密集。她甚至不在乎自己要上头条,也不在乎哥谭媒体会报道什么她已经笑得有点僵硬了。

    “恕我失礼,不知道谢菲尔德女士今晚有何安排呢?”分开之前,韦恩问道。

    “我计划去新保利区享受哥谭的不眠之夜。”几乎是报复性地直接,芙蕾雅硬邦邦地说,“莫非韦恩先生也肯赏脸?”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韦恩的表情好像凝固了一瞬间。

    “怎么了吗?”芙蕾雅饶有兴趣地问,“新保利区也是由您的企业出资重建,即使在大都会的频道上都有它的广告。我不得不说,那看起来还挺诱人。不过我曾听说过哥谭的治安并不十分让人放心,也听说韦恩先生从来不出现在夜场合......”

    “哥谭很安全。”布鲁斯·韦恩不假思索地接过话头,暧昧地说,“我不出门,不代表我没有社交生活。”

    “报纸上说您曾和蝙蝠侠面对面。”芙蕾雅说。

    韦恩点头。“我见过那个暴徒,他只是个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义警,在民众中大肆制造恐慌。去年韦恩集团才刚给警署支出又一笔投资,这里的警力放眼全美都可以说是首屈一指。哥谭不需要蝙蝠侠。”

    芙蕾雅微笑着附和,心里却打定主意有机会的话定要见见这位义警。

    他们约好明天的谈判时间,各自上了车。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新保利区之类的,有一个视频

    不知道能不能显示出来,是bvs之前的时候土耳其航空做的哥谭和大都会城市广告

    今天去拍证件照

    我和修图的小哥说:能不能把眼睛弄大一点,脸p小一点?对对对,下巴修一下,下巴再修一下

    小哥:要是再给你弄的话到时候过不了人脸识别了

    我:_(:3」∠)_

    所以说脸大能治吗,还有救吗_(:3」∠)_可以说是很绝望了</dd>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