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综英美]正义路人 > 第20章 气炸的路人

第20章 气炸的路人

 热门推荐:
    “所以,我们从哪里开始。”克拉克手里拿着一沓纸条,上面用漂亮的字体写着一个个问题。

    阿尔弗雷德在每个人跟前放了只精致无比的骨瓷茶杯,将刚泡好的浓茶倒进茶杯里,香气顿时充满了整个客厅,带走了些许深夜的倦意。

    “棒极了,”布鲁斯揉着自己的眉心,“在桌子边坐成一圈,像学前班的小屁孩一样回答老师的问题纸条,再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了。”

    老管家看了他一眼。

    “我是说,这也许是个不错的法子来了解彼此。”布鲁斯改口道。

    阿尔弗雷德心满意足地在他跟前放下最后一碟小甜饼。

    “介绍一下你自己,并说出自己的几个优点。”克拉克抽出其中的一张,读道,“潘尼沃斯先生,请问您是从何处摘抄下这些问题的?”

    “《如何让孩子们友善相处》。”老管家说,“重印三十多次的十大畅销书,我收藏了它的豪华精装版,时时拜读,发现这对解决某些态度问题很有启发性。”

    布鲁斯抱着双臂向后靠在了沙发上,打定主意不置一词。

    克拉克不安地动了动。

    “怎么,蓝大个,你的屁股着火了吗?”奥利弗说,实在难以接受世界上最强大的人穿着自己辣到爆的制服做出这种幼稚的行径。

    “这不公平,如果我们必须要回答这些东西,我建议由布鲁斯先来。”克拉克坐直了身体,他的披风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制成,半点褶皱都找不到。

    “所以现在是布鲁斯了。”蝙蝠侠阴沉地说,“可是韦恩先生更想谈谈他的卫星。”

    “先生们,我们不能一直坐到天亮。”戴安娜指出,“如果你们想继续争吵,不如在把事情解决之后再尽情发挥。”

    芙蕾雅往嘴巴里塞了一块蓝莓小甜饼,老管家贴心地在她的那份里加了三倍的糖。

    “在谈卫星之前先谈谈这些照片怎么样呢。”克拉克从不知道何处取出了被寄到报社的照片,在上面写着“执行官”,“审判者”及“刽子手”。

    布鲁斯微微一愣,旋即叹了口气。“我们稍后会谈谈这个,不过现在我有些东西想让你们看。”

    他起身,从书桌上取来了一台轻薄的笔记本电脑。按动一个按钮,屏幕上的画面就被全系投影到了空中。

    “这是从卢瑟的信息系统中发现的资料。”布鲁斯打开了这些文件夹,尽皆是各类超人类的生活记录。最后他的手指停留在一个带着双“w”标记的文件夹上,询问的目光转向了戴安娜。

    “如果里面的东西与我有关,”亚马逊人微微一笑,“请便。”

    布鲁斯打开了这个文件夹,从中调出了一张陈旧的老照片。它摄于比利时,在1918年的11月。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那张照片上停留。

    “快一百年过去,可你分毫未改。”奥利弗叹道,“这不是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事,却仍会为此感觉震惊。”

    “它属于我的一个朋友。”戴安娜没有接话,而是轻轻地说,“一位忠实的朋友,在战争之中他曾为我们歌唱。也许在他故去之后这张照片流传了出去,现在我得知了它的下落卢瑟攫取了我的珍宝。”

    她的目光穿过老照片,仿佛回到了许久的曾经。“一百年前我从人类世界离开,发现自己对他们内心的**无能为力。在我年幼时曾笃信是阿瑞斯诱惑了人,使他们的善变成了暴/乱的恶,而战争教会了我更多,它告诉我,尽管在人类之中有全然美好之人,但改变这个贪婪世界是神所不能及之事。”

    布鲁斯说。“神。”

    “我是天堂岛女王希波吕忒的女儿,亚马逊的后裔,宙斯是我的父亲。”戴安娜说,“在这张照片拍摄后不久,我杀死了我的兄长阿瑞斯。我虽不曾有一日自诩为神,但传说故事却并不这么认为。”

    “宙斯?阿瑞斯?”奥利弗问道,“是那个宙斯,那个阿瑞斯?你在告诉我宙斯是你的父亲?”

    戴安娜沉稳地看着他。

    “我需要镇定剂,布鲁斯。”绿箭侠深吸了一口气,“你不会碰巧还带着一些吧。”

    芙蕾雅笑了。

    “好极了,现在我们有北欧神祇在地球上,同时还有希腊神祇。”布鲁斯哼了一声,“下一个是什么?上帝?”

    “上帝不是真的。”芙蕾雅和戴安娜异口同声地说。

    “大悲剧。”奥利弗说,“以后我要怎么面对异教徒。”

    “你可以和克拉克抱头痛哭。”芙蕾雅冷酷地说,“克拉克每周日还会去做礼拜,社区的神父把他看作是上帝最宠爱的儿子。”

    “芙蕾雅!”克拉克抗议。

    “啊,多妙啊,一个信上帝的氪星人,”布鲁斯面无表情,“我就说好像少了点什么。”

    “我不知道蝙蝠侠还搞种族歧视。”克拉克嘀咕。

    “所以,卢瑟透露给你的这些超人类只是冰山一角,在他的资料盘中也许有更多。”芙蕾雅把话题转了回来,“我们不能寄希望于卢瑟不知道怎么对付他们,是不是?狼人背后的势力拿走了这些资料,也许很快就会把矛头转向超人类。刚刚从推特上刷出来的新闻,复仇者联盟对外公布这起事件是不规范的生物研究所造成的,狼人的尸体肯定都被他们拿去了。”

    “神盾局吃进去的就别指望他们拿出来。”奥利弗说,“还好我从红胡子身上拿了点东西,蝙蝠侠几乎把他盘剥了个遍。”

    “至少我们知道能用什么来对付超人,而这种石头在地球上掉得到处都是。”布鲁斯说,“事实上我在得到氪石的那天晚上就做出了几百份能杀伤超人的计划。”

    克拉克用“你一定是在跟我开玩笑”的眼神盯着蝙蝠侠。

    “所以,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卢瑟把你们放在斗兽场的两端。”芙蕾雅说,“卢瑟以他自己的标准在匹配超英。”

    他们静默了一会儿。

    “这种状态必须被结束。”片刻,布鲁斯说,“鉴于眼下的局面,我们不能再各自为政,为了对付未知的敌人,一个团体是必要的。”

    “等等,据我所知短期内复仇者联盟没有扩招的打算,我们之中也没有变种人。”奥利弗说。

    “我没有在建议我们成为复仇者,奥利。”布鲁斯给了他一记蝙蝠的死亡射线,“我是在建议我们组建一个新的联盟。”

    “这能防止我们因信息的不通畅而自相残杀。”克拉克赞同道,“只是要把超人类找出来不是件容易的事。我能听到地球另一端的蝴蝶振翅声,尽管如此,我常常发现要注意到某些人的特别之处是困难的。”

    “我也认为这是个不错的主意。”芙蕾雅说,“我们不能冒险把其他超英团体拖入其中,使超能力犯罪事件得不到解决,现行的秩序会瞬间崩塌。”

    戴安娜若有所思,但她没有立刻否认。唯有奥利弗面露不赞同之色。

    “我不认为你可以做出这样的决定,芙蕾雅。”奥利弗看着她,“你已经超出自己的范围太多。”他的视线短暂地在芙蕾雅的脖子停留了片刻。“昨天我收到了一条来自宇宙的消息,也许你会有兴趣看一看。”

    芙蕾雅脸色微变。

    “我不想看。”她说,“如果他认为这很严重,他会自己来见我。”

    奥利弗嗤笑了一声。“几次了?”他问。

    芙蕾雅下意识地握紧了自己的项链。

    “回答我,芙蕾雅,告诉大家这个神圣的数字。”奥利弗说。

    芙蕾雅终于开口。“239。”她说。

    “239。”奥利弗重复道,“我真的很惊讶为什么你还能太太平平地留在这里。当我希望你参与到这件事情中来,我是希望你能够从即将到来的风暴中保护自己,而不是直接把自己卷进风暴的中心,更不是站在风雨欲来的海面上凝视风暴的形成。”

    “什么叫几次了,这是什么意思?”克拉克的蓝眼睛里泛起忧色。

    芙蕾雅抿唇。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勉强把自己的项链从脖子上取了下来。那绿莹莹的宝石里像有细微的墨水在流动,时不时组成一串串数字。

    “你一直戴着这条项链。”克拉克指出。

    “这是一件......礼物。”芙蕾雅说,“vardeo,用你们的话来说,它就像是一种监护设施。”

    “保护你的人身安全?”布鲁斯忽地问道。

    芙蕾雅的眼睛在灯光的辉映下闪烁着流动的金色,她凝视了布鲁斯一会,说道:“不,它的本意是保护其他人免遭我的伤害。”

    “你的族人给你上了个监控器。”布鲁斯含义不明地笑了一声,“而239代表着......”

    “我曾介入地球的纷争达到239次之多。”芙蕾雅说,“更精确地说,我曾伤害过的地球公民达到239个之多。我其实很奇怪为什么至今为止我的指导老师都没有来找我。”

    “你的什么?”克拉克说,好像怀疑自己的超级听力出现了问题。

    “我的指导老师。”芙蕾雅用看文盲的眼神看着他,“我在试图用地球的语言解释这件事。它就好像是一个......实习?只是会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在我的星球上,顺利从第一学院毕业的学生会被分配到不同的扇区进行数百年到数千年不等的游历。我们被期望去了解不同的文明,并尽可能地将这些文明的发展记录下来,以备充实星球最大的......博物馆?图书馆?随便你们怎么叫它。”

    “扇区?”克拉克好奇地问。

    “一种划分宇宙的方式。”芙蕾雅说,“每一届毕业生都会被带到欧阿星接受分配,而我的实习指导老师建议我来到这里。关于这些事我不能说得更多。”

    他们理解地点了点头。

    “所以你到地球上来记录地球的文明。”布鲁斯挑眉,“仍然没有解释为什么会需要你佩戴保护措施,听起来你们的种群对自身实力有一种夸张的自信。”

    也许是他们的错觉,但芙蕾雅似乎微微红了脸。“并不是所有人都需要那个,”她清了清嗓子,“只是我们这一支有点特别。”

    “特别好斗?”奥利弗嗤了一声。

    芙蕾雅瞪了他一眼。“我们尤其痛恨所有不公正和犯罪的行为,这通常会产生一些生理性的反应,比如说不由自主地投入战斗,保护措施能迫使我抑制自己的天性。”她犹豫了一下,声音低落了一点,“它不是个荣誉的勋章,更像是警钟,时刻警醒着我曾改变历史的次数,并且在每一次触犯规定时施以必要的惩罚。”

    布鲁斯的表情严肃了起来。

    “得了吧,”奥利弗看不下去,拆台道,“你在10次的时候天天缠着我打电话给绿灯哭痛得不行,50次的时候赌咒发誓说自己要戒掉路见不平的臭毛病,100次的时候开始担心自己会不会已经变成学校毕业的最差的一届,现在呢,239次,你皮糙肉厚不痛不痒,还能筹谋着加入一个新的组织见天搞事。”

    “我,没有,哭过!”芙蕾雅说。

    一声偷笑,她恶狠狠地转头。

    超人低下头开始玩自己的手指。

    作者有话要说:    所以,我终于让某个一直活在回忆和对话里的二货出来露了个脸,虽然还是活在对话里,但是至少他的名字被说了出来hhhhhhhhh

    谢谢残鸩,辰未明,当时明月在小天使的雷,抱住么么哒!

    今天的花式是可以卷大超的披风(好奇怪的花式......)</dd>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