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综英美]正义路人 > 第39章 今天还是

第39章 今天还是

 热门推荐:
    第39章

    芙蕾雅下意识地伸手想挡住那道火焰,但相比起黑龙而言她太弱小了。滚烫的火舌坚定不移地吞没了她和她的同伴,蛋白质烧焦的气味顿时弥漫了整个空间。有那么一刹那芙蕾雅以为自己要面对死亡,但当攻击过去后她放下手,发现自己竟完好无损,只是视线范围内少了些什么。

    整片天地空空荡荡,只有她一人。

    “布鲁斯?”

    芙蕾雅小声喊道,这才发现自己的喉咙因为过于紧张而声音尖细。

    “哈尔?”

    没有回复。

    她往前走了一步,实验楼的景象消逝,取而代之的是千里荒土在脚下蔓延。沉闷的撞击声从云层里发出,几乎让她以为是雷霆将至,但伴随而来的龙吟声则说明了不同的事。雨点如注,芙蕾雅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满手红色。

    空气里传来了浓重的血腥味。

    她狂奔起来。

    在视野尽头有一面高耸入云的峭壁,崖壁被打磨得十分光滑,上面洞穴遍布。那是龙巢,整个达坦星最热闹的地方,现在却一片寂静。湿漉漉的地面上每隔几步就有战斗的痕迹,高大的远古树木化作焦炭倒伏,河床干涸,露出形状狰狞的巨石。

    芙蕾雅在河道边停留,随后朝上游走去,很快发现了阻拦河流的元凶。

    尤他拉长老庞大的身躯截断了河水,他还有最后的呼吸,金色的龙瞳上却早已覆盖了一层阴翳,似乎是经过了痛苦的挣扎,深深的沟壑像天堑般在他身下蔓延。巨龙的身上满是抓痕,皮肉翻开,鳞片剥落,血水漫入方圆几十里的土地,芙蕾雅这才明白自己刚才行走在什么液体之上暗红色已经浸湿了她的鞋袜。

    她站在离龙尸数百米远的地方抬头仰望这座倒塌的泰山,在试图靠近时差点被绊了一跤。绊倒她的东西是一枚倒插在地上的牙齿,这狰狞的利刃不规则地断裂,像锯齿般的边沿还挂着一整块血肉被硬生生从身体上撕下来的肉块,带着血迹斑驳的黑色鳞片。

    达坦星没有黑色的龙。

    芙蕾雅蹲下身查看这块鳞片。

    滂沱暴雨从在天边拉成一条深红色的线,朝这里笼罩而来。撞击声形成的雷霆在云中游走,伴随着龙的吼叫。芙蕾雅抬头,看到天际落下的陨石。更用力一些,她才看清这不是陨石,而是死去的龙。龙血泼洒,龙身破碎,不可一世的种族从天空坠落在地,离她最近的是强大、美丽的菲欧娜,她的脖子被扭断了,翅膀破开一个大洞,厄伯克就在不远处,身体一侧被长长的利爪完全剖开。

    “不。”芙蕾雅喃喃地说。

    至高恒星沉入大地边缘,蓝色的光芒隐去,最后一具龙的尸体重重砸在地面上,头颅滚落一旁。

    从赤红的天空传来一阵低如滚雷的嘶吼,一双巨大的龙爪拨开乌云,露出隐藏其后的无匹身躯,黑龙红色的竖瞳里涌动着千万冤魂,凝视着地面上的一切。

    “这个世界将会毁减。”

    他隆隆地说。

    “我是初,我是终,我是绝望,我是征服。”

    “跑,芙蕾雅!”

    尤他拉长老的声音像拉动的风箱,他从地上抬起头芙蕾雅不知道他怎么还能抬起头,达坦星最古老也最强大的巨龙从喉咙到胸口破开一个空洞,里面的心脏已经消失不见“快跑!那是尼德霍格!”

    “那是尼德霍格!”

    一百具龙尸转头合声啸叫。

    “快跑,芙蕾雅!”

    “不!”金龙尖叫,“我必须战斗!”

    “快跑!芙蕾雅!”

    “芙蕾雅!”

    她的脑海一片刺痛,实验室的场景又出现在眼前,等到布鲁斯紧紧抓住她的手臂,芙蕾雅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何时已经跪倒在地,巨大的双翼险些掀飞整个实验楼。

    她的头像被铁锤轰过,太阳穴突突地疼,布鲁斯蹲在跟前从蝙蝠侠的头盔里看着她,而哈尔则制造出护盾防止掉落的石块砸中他们。哈利与德拉科在飞快地甩出修复如初咒,建筑一点一点地恢复原貌。

    “是什么?”芙蕾雅按着头问。

    “你被攻击了。”德拉科的魔杖发出白色的光芒,缓解了她的头痛,“刚才似乎有什么人在试图进入我的大脑,我使用了大脑封闭术才免于毫无防范地被控制。等我挣脱出幻境,发现这里已经是这副模样了。”

    “阿尔弗雷德用战衣里的装置叫醒了我,”布鲁斯说,“原本是用来对付恐惧毒气的,这回也派上了用场。你看到了什么,芙蕾雅,为什么陷得这么深?”

    金龙摇头。

    布鲁斯握了握她的手臂,一个飞快的安慰。

    “你们会想看看这个。”巴里从房间的角落找到了一个跳着红光的摄像头。他是最早清醒的人之一,超级速度让任何心灵控制对他而言都不会奏效太久。

    “有人在监视这里。”布鲁斯接过摄像头看了看,脸色阴沉,“有人想知道心灵控制对我们产生的效果。哈利的静音咒和幻身咒一直在起作用,相机背后的人不能得知我们在交流什么,也不知道我们的行为,但这个。”他指了指刚刚倒塌近半的楼房,“这动静绝对算不上小。龙女的英雄身份不算秘密,现在,他已经知道心灵力量对外星人奏效了。”

    “见鬼,”芙蕾雅咒骂了一句,“克拉克在哪里?”

    布鲁斯也想到了这个,他飞快地从腰带上取出通讯器按了几下。

    大约过去了半分钟,通讯器那头什么声音都没有。

    “没有回复。”他说,“也不在庄园。麻烦大了。阿尔弗雷德会用卫星找找超人的痕迹,但在有任何新情况出现之前,我们得先处理一下心灵冲击的源头。”

    “他还在这。”芙蕾雅突然说,“他在对我说话,他在向我展示某些力量,我能感觉到幻象的指向性。”

    “作为一个求救信号这未免太过失控了,不是吗?”德拉科讽刺道,“也许这位外星人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能力,我建议我们小心。”

    既然已经知道有人在这背后,哈利就解除了幻身咒,而绿灯侠毫无避讳地撑起了护盾。

    在不断飞起恢复原状的石块中,他们朝大实验室里面走去。绕过几个白森森的手术台,在房间最里面的控制器上,他们见到了一名四肢吊悬的外星人。它有绿色的皮肤,浑身赤/裸,虽然闭眼垂着头,但胸膛还在起伏。整个控制器连着数台实验设备,四周的屏幕上到处都是跳动的线条和数字。

    太迟了。

    一个声音从芙蕾雅的脑海响起。

    它来过,一切毁减。太迟了。

    芙蕾雅的喉咙紧缩。

    她快步上前,在其他人的帮助下把这个火星人从控制器上解救了下来。

    “让他醒来。”芙蕾雅坚定地说。

    德拉科从杖尖犹豫地喷出白色的柔光,穿入火星人的太阳穴。

    “我只能做到最简单的和缓。”他解释道,“在摸清楚火星人的精神构造前我不能擅自做进一步的治疗,这有违治疗师的初衷。”

    “足够了。”布鲁斯对他点了点头。

    火星人在白光中轻微地抽搐着,他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声音,然后睁开了眼睛。

    哈尔和巴里左右扶着他的身体。

    “谢谢。”火星人的目光四下环顾,打量着他的救援者。几分钟之后,他的情况有所缓解,终于能站起身靠自己的力量行走。

    “你是谁。”布鲁斯问。

    火星人注视着他们,仿佛估量什么。片刻,他犹豫地给自己变出了一对翅膀,然后说道:“也许这样能更好地融入你们。我的名字是荣恩·荣兹,我是火星的最后一个幸存者,在母星毁灭后就试图来地球警告即将到来的危险。但在我抵达这里时飞船遭到了攻击,被地球人捕获。”

    “地球人通常不长翅膀。”巴里双手抱臂。

    荣恩·荣兹礼貌地道了歉,给自己换了一个造型,这回他模仿布鲁斯给自己弄出了衣服和一件披风。

    “你说火星毁灭了。”蝙蝠侠若有所思地说。

    “毁灭君主降临了我们的星球。”荣恩说,“天空燃烧,大地破碎,所有的文明都付之一炬,我在星球被烈焰围绕之前跳上飞船离开了那里。毁灭君主得到了一个星球的绝望,他不会满足于此。对任何一个自负使命为毁灭世界的强者来说,宇宙诸多力量汇聚的地球是再合适不过的目标,我害怕毁灭君主已经把目光投向了这里。”

    “他是尼德霍格!”

    那濒死的咆哮又回荡在芙蕾雅的耳边,她有些恍惚。

    布鲁斯的目光在她身上转了一圈。

    “如果他能降临火星,那么他离这里已经是非常之近了。”哈尔说,“但我从没在辖区里听过毁灭君主的名号。”

    “说真的,火星上什么时候有文明?”巴里则是难以置信地发问,“这么多年看新闻报道,我不敢相信勇气号和机遇号都在骗我。”

    “如果你指的是登陆在火星上的探测器,”荣恩回忆道,“它们确实拍到了些东西,也确实传达了消息,我们的文明和地球文明之间存在联系。”

    “哈!”巴里说,“政治秘密,总有一天我要去趟51区,总有一天。”

    “这个毁灭君主,”哈尔不理会搭档的话语,继续问道,“这是你们星球的叫法吗?”

    “审判者,提丰,尼德霍格,他的名字太多。”荣恩说,“毁灭君主短期内不能穿越世界树的壁障袭击地球,阿斯加德也对他颇有掣肘。在过去的数万亿年里,它执着地想通过咬断世界树根的方式带来诸神黄昏,但我们的文明在几年前发现毁灭君主不知在什么力量的帮助下离开了尼福尔海姆,有人释放了它,移转了它的视线,使它离开世界树的范围在宇宙中翱翔。毁灭君主所到之处,没有其他,唯有毁灭。”

    “我听明白了。”布鲁斯说,“一头神话中的龙脱离了离开了原本应该在的地方,开始到处袭击星球,散布绝望和毁灭。”

    “我们又回到北欧神话了?”哈尔说,“这些神总是轮流敲打我的世界观,幸好戴安娜不在这。”

    “我的文明覆灭了。”荣恩说,“我不能看着另一个文明覆灭。”

    “你有特殊的能力。”布鲁斯简短地点头,“你还记不记得自己被卢瑟用来做了什么?”

    “他们用各种方式刺激我释放能力,并模拟火星人的心灵冲击制造了武器。”荣恩缓缓地说,似乎在理清自己这些日子经历的磨难,“有几次他们给我戴上过一种增幅器,用来把心灵冲击的能力加强并汇聚,使用这种能力,他们制造了一系列假象。我试过反抗,但毁灭君主给我造成的伤势未愈,人类用一种强效的控制剂操纵了我。”

    “原来如此,我是对的,我一直是对的。”芙蕾雅说,“是你欺骗了x教授。”

    “我的确在地球上感应到了一个极具威胁性的个体。”荣恩点头。

    布鲁斯沉默着。

    “我知道要让你们相信我没有恶意很难。”火星人如有所感,看向了蝙蝠侠,“但此刻最应当注意的是这些持有心灵武器的人下一步要做什么,以及毁灭君主要做什么。我的能力很难控制,我将为此道歉,但如果我们不加快速度,你所想的事就会发生。现在的我太虚弱了,无法用力量影响那些即将作恶的人,他们只能被你们所阻止。”

    芙蕾雅按住了蝙蝠侠的肩膀,后者在片刻的愣怔后勉强点头。

    “超人在纽约。”阿尔弗雷德的声音忽然从耳麦里传来,“他不太对劲。”

    “纽约?”巴里叫道。

    “复仇者已经集结。”阿尔弗雷德说。

    “好极了,现在我们有超人大战复仇者的好戏可以看。”哈尔说,“动起来,朋友们,又到了拯救世界的时候了。”

    他们朝门外走去。在走出最后一道门前,布鲁斯忽然停顿了一下。

    “即使卢瑟要在超人那里布局,没道理他会直接把火星人留给我们。”他说。

    所有人都愣了愣。

    芙蕾雅忽然侧头看向了天边。

    “我很抱歉。”阿尔弗雷德的声音紧迫。

    “是什么,阿尔弗雷德?”

    “弹道导/弹,发射者用了某种科技消除了它的痕迹。”老管家说,“一分钟。”

    “大楼里还有人。”荣恩感应道。

    “我去。”巴里飞快地说,“我能把他们都转移出去。”

    “恐怕他们中的一部分就在等你这么做,而另一部分虽然一无所知,也被利用这样做。”荣恩说,“他们在三楼,被集中在一起由一个武装分子看管,所有人身上都套着有距离限制的炸/弹。”

    “他们想要什么?”巴里问。

    “黑锅套餐。”哈尔翻了个白眼,“一不小心炸死一堆人质,被曝光潜入了政府实验室,以及导/弹轰平了半个城。”

    “如果一起移动呢?”哈利问,“魔法能做到这个,我可以控制他们一起移动。”

    “会爆炸。”荣恩简短地说,“他们都活不了。或者在上面的人会引爆炸/弹,再一次的,谁都活不了。”

    “炸/弹的威力如何?”德拉科问,“铠甲护身能否起到作用?”

    “没时间了。”布鲁斯说,“巴里,你去从那个看守手里拿到遥控器。哈尔和巫师们,你们竭尽所能制造防护以免人质受到爆炸的伤害。”

    “半分钟。”阿尔弗雷德说。

    “我去保护人质了,谁去对付那枚导/弹?”哈尔皱眉。

    布鲁斯看向了芙蕾雅。

    金龙在他的视线里缓缓点头。

    “别让它离这里太近了,想办法把它偏转方向到荒芜的地方。”布鲁斯说,“千万千万小心。我们会想办法解决这里。”

    “坏消息,这枚导/弹上有定时装置。”老管家说。

    “见鬼。”哈尔终于爆了粗口。

    “别担心,”芙蕾雅说,“只是卢瑟又要高兴了。”

    “十秒。”

    她最后回头看了一眼,如利箭般冲入了肆虐的暴风雪中。

    在漫天飞舞的雪片里,布鲁斯驻足停留,视线紧紧盯着那道远去的身影。

    雪下得太大了,他看不真切,覆盖着金色鳞片的巨大龙尾甩过实验楼的门前那粗壮的肢体上的每一片金鳞都足有脸盆大小。

    布鲁斯屏息,看着芙蕾雅在向远离实验基地的方向行去。大地在金龙的助跑中振颤,巨大的羽翼在狂风中坚定地举起,扇动,一阵混乱的气旋自龙翼发出,碎石被挟卷着拍击墙面与窗户,砸出一个个白色的凹点。

    然后是龙吟。

    金色的巨龙猛地窜上了天空。在暴风雪中发出狂怒的咆哮,她更用力地扇动自己的翅膀,一次,又一次。

    直到这时布鲁斯才看清龙的全貌。

    那是神话所不能描述的景象。

    巨龙在空中加速,一头撞上了弹道导/弹。

    作者有话要说:    火星叔出场√

    尼德霍格出场√

    芙妹第一次原型√

    不综龙族,是北欧神话的设定啦~~~~~

    谢谢歪歪和泽焉小天使的□□,谢谢gloria小天使的地雷,么么哒!hf();